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97章 豁然开朗(3)

第197章 豁然开朗(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毕竟她如今对云王府已经有了感情,云老王爷,云王爷,云暮寒,以及如今因为她掌家靠着云王府为生的那些旁系族亲以及下人,她的身后有这么多人,她再不是孤身一人,她的身份摆在这里,她一个人犯了错不可怕,可怕的是她身后这些人恐怕承受不住。 所以,她必须要有足够的筹码和准备。

    更何况如今她除了继承了这个身体的那些所学是半丝记忆也无。所以不能操之过急。不过幸好她还有时间,如今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她和容景被青天白日百名死士刺杀这件事情上,南江第一美人叶倩又来到了京城,她受的关注暂时不会太多。她可以趁此机会做些事情的。

    云浅月想到此,遂放下手,见彩莲已经送完孙嬷嬷回来,她立即起身走到门口,对她道:“将你的伞给我,我去爷爷那里一趟。”

    彩莲一惊,“小姐,外面下着雨呢?您找老王爷有急事吗?若是不急等雨停了再去吧!您胳膊的伤不能沾水的。”

    “急事!”云浅月道。

    彩莲突然发现这么短时间小姐似乎又不一样了。让她想要嘴碎劝说都不敢开口,似乎又恢复了以前的小姐,犹豫了一下,也知道拦不住,将手里的伞递给云浅月。“你不用跟着了。”云浅月接过伞撑开,丢下一句话,出了房门。

    她觉得她有必要开诚布公地与云老王爷谈一谈。她以前一直龟缩不想面对,如今不得不去面对。这样黑瞎子一头猛撞,不如摊开来说。若是云老王爷能够不计较,她以后就当她是她的亲爷爷,云王府就是她的家,她会全力保住自己和云王府。若是云老王爷计较,那么最坏的后果大不了她还给她孙女这具身体就是了。

    云浅月这样想着,很快就出了浅月阁。

    细密的雨打在伞上,噼里啪啦,尤其清晰。浅月阁通往云老王爷院子的路上静寂无人,她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到了云老王爷的院子。

    玉镯见云浅月来到一惊,连忙紧张地迎了出来,“浅月小姐,您怎么来了?您要是有什么事情派人来传话说一声就行,您还受着伤呢!”

    云浅月对着玉镯浅浅一笑,“没事儿,我伤好一些了。来看看爷爷。”

    “老王爷正在屋子内呢!您赶快进去吧!”玉镯连忙打开帘子。

    云浅月将伞递给玉镯,缓步进了屋。只见云老王爷刚吃过午膳,正在品茶。她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云老王爷面前,喊了一声爷爷。

    “臭丫头,你不好好养伤,下这么大的雨跑我这里来做什么?”云老王爷看着云浅月,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今日比每次都显得和颜悦色,打量完不住地点头,“转眼间你个小毛丫头就长成人了。不错!我老头子对你那死去的娘总算有交待了。”

    云浅月垂下头,忽然有些犹豫她该不该说,这样的决定到底对不对。但是若不说的话,她对这个身体实在什么都不知道,若是做错了什么,牵累云王府和这个疼他的老头会追悔莫及的。说了的话,云老王爷若是不计较的话必是能给她一些提点,她鼓起勇气开口,“爷爷,我是来告诉您,我不是您的孙女的,我其实是……”

    “混账!”云老王爷本来和颜悦色的脸突然勃然大怒,不等云浅月将话说完就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伸手指着她,“你个臭丫头犯哪门子疯?刚刚气走了景世子,我不理你也就算了,你居然又跑我这里来犯疯!你不是我孙女谁是我孙女?再胡扯一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云浅月一愣,抬头看着云老王爷,她早先瞻前顾后害怕被他发现她不是他的孙女而被绳之以法,如今她上赶门前来说了人家居然不相信。不过这也难怪他不信,这种事情的确匪夷所思,她后退了一步,很是认真地道:“爷爷,我说的是真的,我真不是您的……”

    “你给我滚出去!”云老王爷举起拐杖,对云浅月瞪着老眼大怒道:“再说一句,我管你受伤不受伤,都照打不误!”

    云浅月怎么也没料到是这种情况,但不能就这么打退堂鼓。她又后退了一步,还是试图说服这老头,“爷爷,我跟您说的是真的,我其实是……”

    她刚开个头,云老王爷的拐杖就已经照着她砸了过来。而且对准的正是她的面门,下手丝毫不留情。

    云浅月一惊,连忙侧身躲过,但那只完好的胳膊还是被拐杖的尾巴扫了一下,很疼,她伸手捂住胳膊瞪着云老王爷,“你还真打啊!我受着伤呢!”

    “打的就是你,你再敢胡言乱语一句,看我不打死你这个不孝子孙。”云老王爷看起来着实怒了。往日他虽然咋呼云浅月,但不曾真动过手。如今拐杖扔出去不说,还有准备抄起椅子的架势。

    云浅月有些无语。早知道是这种结果,她早先还畏首畏尾怕他发现个屁啊!她有些恼地哼了一声,“不说就不说!你当我乐意来找你打啊!”

    话落,她再不理会云老王爷,有些赌气地转身就要出门。

    “你既然有力气发疯胡闹,看来跑一趟荣王府是没有问题的。我老头子不管你是怎么招惹了景世子不快了,现在立马去荣王府找他道歉。”云老王爷见云浅月要出房门,对她气哼哼地扔出一句话。

    “不去!”云浅月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头也不回出了房门。

    “你敢!你要是敢不去,我就将你赶出云王府去!”云老王爷大怒。

    “随便你,赶就赶,这个破地方我正不想待了呢!”云浅月有些发狠地顶了一句。她招谁惹谁了?刚醒来就弄了好几肚子气。她办错的事情也就罢了,如今这件事情她认为没错也错了。早知道才不来这里受这趟鸟气。

    “你……”云老王爷似乎气急失语。

    云浅月快步冲入雨中,很快就出了云老王爷的院子。

    玉镯刚刚一直守在门口,不想云浅月刚进去就和老王爷闹了气出来,她愣了片刻,见云浅月淋着雨气冲冲离开,连忙拿着伞追上她,劝道:“浅月小姐,恕奴婢多话,您真不该说那般话气老王爷,老王爷将您捧在手心里疼的,您怎么能说您不是他亲孙女呢!这多伤老王爷的心?”

    云浅月停住脚步,心中有些气闷又有些无奈,伸手接过雨伞打在头上,对玉镯缓和了语气道:“我是发疯了,就想气气他,谁叫他整日里对我颐指气使又骂又吓来着,我今日心里不高兴,就来找他让他也跟着不高兴。”

    玉镯没想到是这个理由,愣了愣,“扑哧”一声笑了,“老王爷那是疼小姐!”

    “我知道!所以我今日也来疼一下他。”云浅月不欲再说,扔下一句话打着伞离开。心中郁闷只有她自己知道。

    玉镯觉得浅月小姐真是孩子气,笑着转身回了云老王爷的屋子,进屋就见老王爷胡子一翘一翘地瞪眼看着窗外,她连忙捡起拐杖,对老王爷笑着劝道:“浅月小姐还是孩子,老王爷千万别气坏了身子,她是故意气您的!”

    云老王爷哼了一声,骂道:“臭丫头,自从撞坏了脑子后越发不像话了!什么胡言乱语都敢说!若是让我再听到一句,我就真打断她的腿!”话落,他犹自气哼哼地道:“你这就去荣王府一趟,找景世子……哎,算了,我老头子才懒得管那个少根筋的臭丫头!她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若是景世子真有心,必定会有法子治了她。”

    玉镯闻言掩唇而笑,“老王爷说得对,您真不必操神的,依奴婢看景世子对浅月小姐那是一百个上心的。只不过皇上和皇后娘娘那里……”

    “我老头子自然不会看错景世子,可是这臭丫头就难说了。她再胡闹下去看人家还理她才怪?至于皇上和皇后娘娘……”云老王爷冷哼了一声,没说话。

    玉镯也不再言语,有些忧心地过来给老王爷捶背。

    “事在人为!”过了许久,云老王爷丢出一句话,闭上了眼睛。

    玉镯心思一动,见老王爷不欲再说,给他捶背的动作放轻,也不再说话。

    云浅月气闷地走了一段路后,停住脚步,回头看向云老王爷的院子。那座大院笼罩在浓浓的烟雨中,她看着看着,忽然为刚刚发生的事情有些好笑。

    占据了这个身体就像是偷来的幸福,这件事情一直是她心里的一个结,她想开诚布公说明除了想弄明白这个身体的秘密对她对抗老皇帝有所帮助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这个结,不想再像小偷一般活着,虽然无人知道,但她总过不去自己心里这一关。如今这一番闹腾,到让她的心结解开了,也将她从内疚和困顿中拉了出来。

    她不是以前的云浅月又有什么关系?从她来到那日到如今这些日子,她的爷爷,她的父亲,她的哥哥,她的婢女,还有那些短短时间就已经和她牵连甚深的人和事,早已经将她拉扯其中,让她再不能充当一个旁观者。她已经就是云浅月,不是也是。不管是因为她这些日子装成这个身体主人水平过高将老王爷给糊弄过了,还是老王爷就算明知道她不是他的孙女心里不糊涂却故意截住她的话将她打出来,总之她此时心结解开,能够踏踏实实再无顾忌地做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