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99章 南疆美人(2)

第199章 南疆美人(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你也令我好奇许久,或许比你对我好奇的时间要长很多。 ”叶倩收起对云浅月的打量,举步走了进来,径直来到她床前,对她一笑,极为爽利,“什么叶公主的,我听着别人这么叫我还可以,由你口中说来我听来说不出的别扭。你就叫我叶倩得了。我也叫你云浅月。”

    云浅月听她所言,就觉得这定是个爽快不拘小节的女子,第一印象就极好,她也爽快地点头,“好!那就叶倩。你若不嫌弃,我将床让给你一半,我们聊聊。”

    “比如?聊什么?”叶倩站着不动,笑看着云浅月。

    “比如你对我为何好奇已久?有多久?再比如两日前那些要杀我和容景的百名杀手死士为何会中你南疆不外传的离魂术,再比如你是早就来了京城故弄玄虚装作才来,还是真的昨日才到三十里地外?这些都需要一个人给我解惑,你正合适。”云浅月偏着头看着叶倩浅笑。

    “我对你好奇不是因为你纨绔不化天下皆知的废物名声,而是有一个十分讨厌的人以前总是在我耳边叨咕你。大约有十多年了吧!开始觉得烦,后来就好奇起来。”叶倩道。

    十多年?云浅月一愣,“谁?”

    “既然是讨厌的人,你以为我会说?”叶倩白了云浅月一眼,忽然伸手掀开她的被子,利索地踢飞了自己的鞋子,顷刻间就上了云浅月的床,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对她道:“往里面一些,给我腾点儿地方。”

    云浅月“扑哧”一声笑了,想着她还真不客气,遂往里面挪了一些,让出些地方给叶倩。

    叶倩扯过云浅月一半被子盖在身上,又将靠枕扔开,拿过枕头摆好,弄成了舒服的姿势躺下,才转头对云浅月道:“还是你这里舒服,夜轻染的府里床板硬邦邦的,怎么躺怎么难受,我昨日都没睡好觉。”

    云浅月挑眉,“你昨日住在夜轻染的府里了?”

    “嗯,我刚来这天圣京城,就认识他一个,不住他那住哪里?”叶倩道。

    云浅月想想也是,她和夜轻染都定情了,自然是要住进夜轻染府里的,也不稀奇,她问的话简直就是废话。遂转了话题,“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话呢?”“回答什么?我如今只想睡觉,走了十多天才来到这京城,昨日刚到就被夜轻染拉去了刑部的停尸房,后来没休息又被他拉去了皇宫,昨夜半夜才睡下,今早又被他逼着找证据,如今我好不容易趁他不注意偷跑了来,你觉得我还有力气给你解惑?”叶倩挑眉。

    云浅月见叶倩果然眉眼间有着隐隐的疲惫之色,她默了一下,有些无语,想着这夜轻染也太不近人情了,就说是自己人吧,也不能这么可着劲的折腾啊,谁受得了?她颇有些怜悯地看了叶倩一眼,无奈地道:“那你睡吧!”

    “嗯!那我睡了,夜轻染来了你帮我挡在门外,就说我不在。别说你挡不住啊!”叶倩果然闭上了眼睛。

    “我还真挡不住他!”云浅月想着夜轻染从来就有闯人家屋子的本事。她的房间他闯了不止一次了。

    “挡不住也没关系,别让他吵醒我就成。这点你做得到吧?”叶倩又道。

    云浅月寻思了一下,点点头,保证道:“这点大约我还是能做得到的。”

    “那就好!”叶倩满意地睡去,不出片刻,均匀的呼吸声就传了出来。

    云浅月看着叶倩,毫无防备初见一面就躺在她的床上霸占她的地方且放心安稳睡着的人天下间怕是再找不出第二个来。她有些想笑,又觉得这才是她的性格,有些人见过无数面,比如玉凝,却是怎么也让她近不起来也喜欢不起来,有些人虽然只见一面,但一面就能令人喜欢引以为知己相见恨晚,比如叶倩。

    “小姐?这……叶小公主……”彩莲等人听说叶倩来了,都从屋子里出来,人人都知道南疆旁门左道的虫咒之术厉害无比,生怕云浅月吃亏,不想透过门缝就见叶倩居然躺在她家小姐的床上睡着了,众人都惊异无比。

    “没事儿!你们各自去忙自己的事儿吧!她很好,在我这里睡一觉。”云浅月笑着对外面摆手,对没离开的云孟道:“孟叔也去忙吧,不用理会这里。再来什么来照样拦住。”

    “是!”云孟想着浅月小姐就够另类的了,没想到这叶小公主也非同一般。

    聚在门口的人都离开,外面再次静了下来,云浅月继续拿起那本书看了起来。脑中却是想着叶倩刚刚的话,有一个她非常讨厌的人十多年前就一直在说她,那个人是谁?这个身体主人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她想的有些头疼,遂不再想。

    大约半个时辰后,外面又有脚步声冲进浅月阁,这脚步声极为轻浅,像是一阵风刮来。转眼间就来到了她房间门口。

    云浅月放下书本,想着夜轻染来得可真快。她偏头看了叶倩一眼,见她依然熟睡,雷打不动。她笑了笑,对外面道:“你轻点儿!人在我这里又跑不了。”

    夜轻染本来要推门的手放轻,房门缓缓打开,他微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就见叶倩正睡在云浅月的床上,不由一愣,怒道:“她倒是会找地方,跑你这里来了!”

    “就说是自己人吧!有你这么可着劲的折磨人家的吗?你没看她都累成这样子了,居然还不放过。要查找凶手也不急于一时。”云浅月嗔了夜轻染一眼。

    夜轻染脚步顿住,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你在帮她说话?”

    “你耳朵没聋,还能听出我是在帮她说话。对女人要温柔些,懂不懂?不懂我来教你。”云浅月用看笨蛋的眼神看了一眼夜轻染,这么好的一个女人要是被他这小魔王这般折磨,早晚给吓跑了。叶倩如今还没跑,那是他魅力大,等他的魅力值消耗没了的时候,他就等着被甩吧!

    “她都跟你说了什么?”夜轻染看着云浅月。

    “还能说什么?说从她来了你就没让她休息呗!”云浅月瞪了夜轻染一眼。

    “她说是我不让她休息?”夜轻染闻言大怒,“她说什么你怎么就信什么?这个女人最会的就是胡说八道。她从来了没休息是没错,但不是为了查找背后黑手,而是整个天圣京城都被她转遍了,专门捡那些青楼酒楼歌坊赌坊,但凡是吃喝玩乐的地方她都没有错过,我追在她后面跟了她从昨日到现在,她玩得累了居然跑你这里来睡觉。你说她可恶不可恶?居然还恶人先告状!”

    云浅月一愣,“是这样?”

    “那你以为是哪样?你个小丫头,笨死了,被她忽悠了还帮她数银子。”夜轻染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偏头看叶倩,见她仿似不知道夜轻染进来,好像也不知道在说她一般,依然呼呼大睡,而且睡得极为香甜,她有些无语地看着她。

    “这个臭女人!赶紧给本小王滚起来!”夜轻染见叶倩睡得香甜更是恼怒,几步走来床前伸手就要将她拽起来,端看那架势就知道无比粗鲁。

    “别了,你让她睡吧!”云浅月连忙拦住夜轻染,又好气又好笑。

    “不行!皇伯伯还等着她进宫呢!她就这样睡像什么话!必须赶紧去给个交代。”夜轻染怒冲脑门,额头青筋突突直跳,显然是气了个够呛。

    “她是第一次来这天圣京城不?”云浅月问。

    “嗯!”夜轻染哼了一声。

    “那不就得了,若是我第一次来这天圣京城我也会如她一般好好玩一番的。她看起来真是累坏了,你就让她睡一会儿吧!那些死士的尸体不是被你用她教给你的方法保存起来了吗?既然看管好了,追查凶手也不在这一时半刻。”云浅月道。

    “那就这么便宜她了?”夜轻染气得呼呼的,看着叶倩,颇有些咬牙切齿。

    “等她睡醒了你再随便收拾不就得了。”云浅月笑道。

    夜轻染缓缓放开了手,瞪了熟睡的叶倩一眼,冷哼了一声,“就看在你的面子上饶了她,等她醒来本小王定要她好看!”

    云浅月想着她的面子真够大啊!笑着点点头。

    夜轻染转身走到桌子上端起茶水就一气猛灌,好几杯茶水下肚,都不带换气的。

    云浅月看着夜轻染,见他一身疲惫,衣衫还是她昨日见到的那件,像是几天没换过一样,头发凌乱,脸虽然白净,但她估计也没洗,不由好笑地问,“你几天没休息了?”

    夜轻染放下茶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有些不自然地哼了一声,“我也不知道了,大约好几日了吧!”

    云浅月无语,又有些感动,只为了她那天一句必须彻查的话,就让他和云暮寒二人衣不解带日夜奔波了好几日,她缓和了语气,温声道:“你快回府休息吧!这样下去怎么成?就算查不出来也没什么,那背后凶手早晚会露出马脚的,真不急在这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