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02章 幸好有你(2)

第202章 幸好有你(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证明我眼光好!”云浅月道。

    “是啊,你眼光真是好啊!凡是送去的女子他照收不误。据说现在有十几个小姐都入住了他所在的荣王府客居的翠华轩。翠华轩这几日一直是歌舞升平。”南凌睿笑道。云浅月一愣,这样?这些日子容枫的消息还是第一次流入她耳中。

    “本太子也没想到容枫是一个比本太子还风流之人啊!哈哈,本太子正在考虑是否该退位让贤了,这天下第一风流公子的名头是否就让给他坐了。”南凌睿笑道。

    云浅月蹙眉,忽然一笑,“那又有什么关系?他既然喜欢尽管都纳妾了就是。怎么说来他也是文伯候府的后人,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也该享福一番才是。男人嘛,还不就是那么回事儿!”

    “你还真是大方。如今的容枫就如当初的夜天倾一样,你那时候一颗心拴在了夜天倾身上,夜天倾连正眼都不看你一眼。如今容枫明知道你想嫁给他,偏偏这样,这说明容枫心里没你。”南凌睿默了片刻,道:“所以,你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得了,乖乖自己随本太子嫁去南梁当太子妃为好。”

    “容枫怎么能和夜天倾一样!”云浅月提起夜天倾她就什么兴趣都没了,对南凌睿哼了一声,“你不是嫌弃我长得奇丑无比吗?还要我嫁去南梁做什么?就不怕你那些美人看着我吃不下去饭?”

    “不会,我府中的那些美人需要对比才能知道自己的优点。就需要你这样的去让她们对比一下,找找优点。”南凌睿摇头。

    云浅月大大地翻了个白眼,忽然翻脸赶人,“我如今没有什么兴趣见你那个素素了,也没有兴趣听你那个素素唱什么曲了,我要睡觉,你赶紧离开吧!”

    南凌睿一愣,“小丫头,脸变得这么快?因为容枫?”“你管因为谁呢!赶紧走。”云浅月板下脸赶人。

    “不走!”南凌睿摇摇头,“本太子还没坐够,彩莲美人沏的茶刚喝了两口,怎么能走?”

    “莫离!”云浅月忽然开口。“小姐!”莫离应声而出。

    她刚刚就感觉到莫离的气息了,原来真的回来了!她清了清嗓子对莫离道:“将睿太子请出去!睿太子要是不出去,就将他手中的那把扇子毁了,我看着碍眼。”

    “你……”南凌睿伸手指着云浅月,手中的扇子一抖啊一抖的。

    “是!”莫离应声,顷刻间推门而入。

    关着的窗子“啪”的一声打开,南凌睿身子从窗子飞了出去。动作利索,半丝废话都没有,转眼间就出了浅月阁。声音老远就传来,“你个小丫头,果然和景世子一样黑心。”

    云浅月当没听见,对着要追出去的莫离道:“不用追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属下刚刚回来!请小姐恕罪,属下听从了景……”莫离跪地请罪。

    “不用说了,我只问你,钱焰请来了没有?”云浅月截住莫离的话。她的那些金子和小库房变卖的东西都交给了容景保存,他使用她隐卫也没什么。

    “请来了!如今正在景世子府中。”莫离道。

    “他可知道些什么?路上你可问了?”云浅月问。

    “属下和弦歌一直马不停蹄赶路,并没有问。”莫离摇摇头。

    云浅月见莫离一身疲惫,摆摆手,“那你赶紧去休息吧!不用时刻守着我的。”

    “是!”莫离退了下去。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有些头疼,她想起每次有人提到容枫或者是她想起容枫都是如此,她手下用力,想摒除有些烦闷一团乱麻的感觉。

    “一百年他也还是这副德行,怎么不让美人将他身子掏成皮包骨?”身边的被子忽然被掀开,叶倩露出脑袋,恨恨地看着窗外道。

    云浅月揉额头的手一顿,偏头看叶倩。

    “谁是大红猫?”叶倩收回视线对云浅月瞪眼。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有些无辜地看着叶倩,“那你要我对他说什么?说是个人?那他要问我是谁呢?我就说是你?”

    叶倩顿时哑口,有些恼地道:“那你也不能说是大红猫啊!大花猫不行吗?你这不是明摆着在告诉她是我吗?天下间除了我还有谁穿红衣服?”

    云浅月面皮抽了抽,“我一时口快忘了说别的了。”

    “算了,不跟你计较了。这种混蛋见一次就让我恶心一次,就算他知道是我又如何?还不是没胆子过来掀被子,我早就准备好了,他若是敢过来掀被子看是谁,我就放虫子咬死她。”叶倩忽然很大度地摆摆手,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

    “你身上带着虫子?”云浅月立即来了兴趣,“什么虫子?拿出来看看?是不是像夜轻染那条胭脂赤练蛇一样的虫子?你还有吗?也给我一条玩。”

    叶倩闭上的眼睛睁开,像是看怪物一般地看了云浅月一眼,“你不怕?”

    “怕什么?”云浅月摇摇头,“不怕!”

    “你不怕我还怕呢!别看我们南疆产那些东西,但我从小就怕那些东西。如今都藏着呢!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惹急了我,我是不会放出来的。收起你的好奇心吧!另外胭脂赤练蛇天下间就那一条血赤练,被夜轻染给得了,宝贝的不行,别人想碰一下都不给。你要想玩隔壁找他去要。那家伙对你挺好,你要的话,他估计会给你的。”叶倩又打了个哈欠,声音小了下去。

    “正所谓君子不夺人所好。既然是他的宝贝,那还是算了吧!”云浅月收起了她的兴趣。打量叶倩,无论从哪里也看不出她像是藏着那些宝贝的样子,她暗暗想着不知道将她衣服扒了能不能看到?

    “别想鬼主意了!就算扒了我衣服你也看不到。她们不在我身上,却是一直跟着我隐藏在附近的。”叶倩就像是知道云浅月心里所想一样,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道。

    云浅月无语,敬佩地看了叶倩一眼,“你会读心术吗?怎么跟那黑心的容景似的能知道别人心里所想?”

    “那是因为你的表情太明显了,我再看不出来你想什么就是傻子了。”叶倩白了云浅月一眼,忽然凑近她,神神秘秘地问,“喂,我听外面传言说景世子对你和别人不一样,好得不行,你是怎么让那个天圣第一奇才跟佛爷似的人物对你言听计从的?他是不是喜欢你?居然刚刚听南凌睿说他还在你的床上睡觉?你们两个人定情了?”

    “定个屁情!传言不可信你不知道吗?他还对我言听计从?不整日里欺负死我就不错了。”云浅月哼了一声。

    叶倩愣了愣,“难道不是这样?那他怎么睡在你床上?”

    “就和你一样。你如今睡在我床上,难道说我们俩有情?”云浅月翻了个白眼。

    “说得也是!”叶倩一噎,点点头,话落,她重新躺了回去,总觉得云浅月的话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她本来就不是个好探究到底的人,遂不再想,转了话音问道:“听说你喜欢容枫?向天圣皇上请旨赐婚想嫁给她?那个和夜轻染争夺武状元的人,文伯候府的后人,雪山老人的传人?”

    “嗯!”云浅月懒洋洋地应了一声,有些没精打采。

    “那容枫真的挺好?我怎么听得南凌睿说他也是个花花公子呢!这样的人能好到哪里去?”叶倩提起南凌睿就一副恨恨的语气。

    “南凌睿的话你也信?他是嫉妒容枫长得比他好,如今比他有女人缘。才诽谤他故意污秽他的名声。”云浅月道。

    “你说得也是。”叶倩点头。

    云浅月想着叶倩这孩子是谁家的?怎么和她一样有时候犯傻,这样好糊弄。南凌睿刚刚的话必然是真的。容枫到底想做什么?难道说是因为容景和她的那些传言?她眼睛眯了眯,那股子烦闷又生了起来,杂乱无章,让她想理也理不清。

    “没想到这京城这么好玩,要是早知道我早就来了!”叶倩又闭上眼睛对云浅月道:“喂,明日你带我去荣王府玩一圈呗!听说景世子的紫竹苑内铺设全是宝贝,领我去见识一番。”

    “不去!”云浅月拒绝。

    “你真不够朋友。不去也不行。”叶倩睁开眼睛,忽地坐起身,推开被子拉上云浅月就要下床,“走,我们现在就去。”

    “我说了不去!”云浅月有些无语,这叶小公主怎么说风就是风说雨就是雨呢!去哪里都可以,但是去荣王府肯定不行。她坐着不动,“你不困了?”

    “不困了!再三天不睡觉都行!”叶倩一手用力拉云浅月,一手已经捡起鞋子利落地穿起来,且催促云浅月,“你快些穿鞋,你要不自己动手的话,我不介意帮你的。我轻功很好,抱着你也勉强能抱得动,你要是不去的话,我就扛了你去荣王府。”

    云浅月绝对相信叶倩的话,虽然初见一面,但这个女人绝对是说到做到的性子。她有些无奈地道:“荣王府就那么吸引你?其实那紫竹苑没什么好的,就是一座藏金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