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03章 幸好有你(3)

第203章 幸好有你(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我就对金子有兴趣!”叶倩道。

    云浅月默了一下,叶倩怎么和她一样?

    “快走!别磨蹭了。”叶倩已经穿好了鞋子,站在窗前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有些头疼,将自己受伤的胳膊摆在她面前,“你看,我受伤很重,如今在养伤。”

    “伤的是胳膊又不是腿?就算是腿的话我可以扛着你走,又不用你走路。据说紫竹苑有机关布置,要不是我找不到进去的路,哪里非要拉着你去?快些穿鞋!”叶倩催促云浅月。

    “你看外面还下着雨呢!”云浅月是一百个不愿意再去荣王府见容景。

    “下着雨怕什么?我刚刚不是还来了你这里。谁说下着雨就不能去了?”叶倩挑眉看着云浅月,见她苦着脸一动不动,怀疑地道:“你为什么不想去荣王府?你和景世子不是很好吗?据说你还在他府中住了半个月呢!”

    “你的消息可真灵通!”云浅月有些郁闷。

    “不是我消息灵通,而是你们的传言如今遍传天下,连三岁小孩子都知道景世子对待你是不一样的。”叶倩白了云浅月一眼,见她小脸有些扭曲,她又怀疑地道:“难道是因为容枫?我知道容枫也是住在荣王府的,难道你怕遇到他?”

    “不是!”云浅月断然摇头。

    “既然不是那你还怕什么?赶紧快些穿鞋,趁着天色还早。”叶倩伸手帮云浅月将她脖颈扯开的纽扣系住,就差给亲自给她穿鞋了。

    “明天再去吧!”云浅月做着挣扎,能拖一刻是一刻。

    “明天夜轻染肯定要拉了我去皇宫。我哪里还有时间?”叶倩摇头。

    “那就后天!”云浅月继续拖,最好是永远不见那个黑心的,他不是有脾气吗?那就彼此都离得远一些。

    “不行,后天还有后天的事情呢!再说我也等不了那么久。”叶倩很是坚持,作势要来扛云浅月,威胁道:“你再不动弹我就要扛着你走了啊!到时候别怪我轻功不好也许一个不小心将你摔到地上。”

    云浅月头疼的更加厉害,看着叶倩,见她如今哪里还有半分疲惫和困意,她很是佩服地道:“姑奶奶,你一直都是这么能折腾的吗?夜轻染也受得了你。”

    “他受不了也得受,你快些,到底是自己走还是我扛你,选一个!”叶倩哼道。

    云浅月想着她看来不去也不行了,她真服叶倩了,推开被子,弯身穿上鞋子,心中抑郁不散。

    叶倩满意了,看着云浅月穿戴妥当,伸手拉上她就走。

    云浅月只能无奈跟着她脚步出门。

    “坐车太麻烦,我还是扛着你吧!”叶倩忽然伸手将云浅月抗在了肩上,足尖轻点,如一抹轻烟,转瞬间就飘出了浅月阁。

    云浅月一惊,眼睛不适应地闭了一下,细密的雨噼里啪啦打在她脸上,还有飕飕的凉风扑面而来,如下刀子。她郁闷地开口,“你速度能不能慢些?”

    没想到叶倩的轻功居然这么好,这样到荣王府的话她怀疑自己还能有人样不?

    “坚持一会儿!”叶倩速度不放慢,反而反过来说云浅月,“你可真够娇气的,这么点儿苦算什么?我如今比你苦多了,没看到夜轻染已经追来了吗?”

    呀!云浅月还真不知道,她静耳倾听,果然身后有飕飕衣袂之声。她心下一喜,想着只要夜轻染追上她就好了,她就可以解放了,也不用去荣王府了。

    “你放心,他的轻功没我轻功好,是追不上我的。”叶倩得意地道。

    云浅月刚露出的喜色被打了回去,想着看叶倩这速度还真是快,有些埋怨夜轻染也太废物了,居然轻功不如人家。又觉得这话说得不对,是她自己如今太废物了,居然让人家同样一个女人说扛着走就扛着走,半分反抗也没有,也太丢脸了!

    “叶倩,你带着小丫头要去哪里?”夜轻染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去荣王府!”叶倩头也不回也道。

    “你带着她去荣王府做什么?赶紧将她放下!”夜轻染怒道。

    “自然带着她去荣王府有正事。你就别管了,赶紧回去睡觉,明日早上我跟你进宫就是了。”叶倩赶人,并且保证道:“我保证不再跑了,跟你处理正事儿。而且保证帮你追查到那背后的凶手就是了。”

    “我信你才怪!赶紧将她放下。你不知道她受伤吗?你若不赶紧将她放下来,我跟你没完。”夜轻染不但不听叶倩的,反而更是追得紧。

    “有本事你就追上我再说。追不上我没门。”叶倩拿定注意,不屑地哼了一声。

    “你真当我治不住你吗?”夜轻染恼怒地冷哼一声,吩咐道:“莫离,来,你停住,全力用功将本小王送出去,本小王借你的势定然能追上这个女人!”

    “是!”莫离见到叶倩带着云浅月离开,自然也追了上来。他和夜轻染轻功虽然和叶倩不相上下,但差在他们比叶倩晚了一步,所以如今差距有几丈远。若是夜轻染借他的力气,自然能追的上叶倩。

    “狡猾!”叶倩低咒了一句。

    云浅月想着夜轻染果然好样的!

    后面莫离停住身形让夜轻染踏在他肩上,二人齐齐用力,夜轻染借着莫离的力气果然速度突然之间快了两倍不止。

    “哼,以为这样就能追上我吗?笨蛋!”叶倩低叱了一声,袖中忽然飞出一条彩绸,那彩绸如一片云霞,直直对着身后飞来的夜轻染打去。

    夜轻染一惊,这绽开的彩绸太大,他躲避不及,只能伸手运气打开,奈何他全部精力都在追赶上,此时手下没多少真力,不但没将彩绸推开,身子还被打退回来一些,他稳住身形之后,便听到叶倩清脆的嘲笑声。顿时气冲脑门,喝道:“南凌睿!”

    叶倩正张狂的嘲笑夜轻染,忽然听到这三个字,脚步一顿,一个收势不住就向地上栽去。

    云浅月想着南凌睿原来是这叶倩的软肋,她怎么也没想到夜轻染会拿南凌睿这三个字治叶倩,颇有些好笑,但看着离里面大约有十丈距离又有些发苦,想着她要和叶倩栽下去估计摔不死也摔个半残。

    “叶倩,你敢摔了她,本小王就让我的赤练蛇咬你!”夜轻染急急大喝一声。

    “还不都是你个混蛋害的!”叶倩气得骂了一句,她本来轻功运行到极致,突然听到南凌睿的名字一下子全部散功,此时她根本就收势不住,心下发急,再想运功已经来不及,眸光瞥到一个白影站在一处门前,她急中生智,“喂,那个穿白衣服的,接住啊!”

    话落,她将云浅月甩手照着那个白衣人影扔了出去。

    云浅月也看到了那一抹白影,还没看清楚脸,人已经被叶倩扔了出去,她大脑顿时一阵眩晕,暗暗期盼那人是个懂武功的,否则不但接不住她,也会将人家砸死。

    那白衣身影似乎被突如其来的变故一愣,当看到云浅月直直照着他飞来,他能清楚地看到她苦笑的小脸,面色一变,一双凤眸刹那闪过万千种情绪,身子瞬间僵硬无比。

    “容枫,快,接住她!”夜轻染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容枫?原来这个白衣人影是容枫……

    云浅月感觉她身体里飞速流动的血液霎时僵了,头隐隐又疼起来,怎么会这么巧?不过她也顾不上头疼不头疼,巧不巧,只是盼着他接住她,别这么无情让她摔下去。她如今活得虽然不太如意,但也还算有滋味,她还不想死,尤其是摔个残废,那还不如死了。

    容枫瞬间惊醒,眼看云浅月就要落地,他上前一步,伸手接住了她的身子,因为太急,被云浅月自带的冲力迫使的他后退了一步,但还是稳稳抱住了云浅月。

    云浅月松了一口气,觉得容枫果然很好。

    “总算没摔到你,我可不想被蛇咬。”叶倩也松了一口气,话落,她“砰”地一声栽到了地上。

    云浅月一惊,连忙看去,面色一变,急声道:“叶倩,你怎么样?”

    “她死不了!”夜轻染随后来到,气哼哼地看了叶倩一眼,骂道:“活该!”

    “你个臭人!早知道我就摔死她!”叶倩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皱眉看了一眼身上的水渍,幸好荣王府门前玉石铺路,每日都有人专门打扫,只有水没有脏污,只是让她有些狼狈,她抬起头看向云浅月,对她不满地嘟囔道:“你倒是好命有人接住,我幸好最后一刻有武功护住身体,否则摔死了。”

    云浅月见叶倩起来,松了一口气,看着她狼狈的样子又不由有些好笑。刚刚实在太刺激她的心脏了,如坐云霄飞车。她刚想说一句什么,正对上容枫低头看着她的眼神,她要出口的话刹那吞了回去,对他一笑,“幸好有你接住我!”

    容枫只是看着云浅月不语,眸光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