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05章 滟福不浅(2)

第205章 滟福不浅(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枫公子……”文如燕面色一变,急追了一步呼喊了一声,拦在了容枫面前。

    “如今天色还早,文小姐也不是柔弱女子,荣王府距离文大将军府也不是太远。文小姐自行回去即可。”容枫看了文如燕一眼,没什么表情地道。

    “可是我父亲说想见你……”文如燕做着挣扎。

    “我改日再去拜见文大将军。”容枫绕开文如燕,再不欲逗留,抱着云浅月足尖轻点,施展轻功向云王府飞去。

    文如燕咬着唇瓣小脸发白地看着容枫离开的身影,一双美眸又恨又妒,她怎么也想不到容枫竟然扔下她带着云浅月那个废物送回云王府了。尤其更想象不到景世子当真如传言一般对云浅月非同一般,他阻止叶公主靠近三步之内,却要伸手去接云浅月,她从来未曾被人当众甩了个没脸,不由心下恼恨。

    “原来果然如她所说,容枫真的很好啊!”叶倩啧啧称赞。

    “你这个女人也知道什么叫做好?”夜轻染叱了一句,哼道:“你今天到底还跟不跟我进宫?”

    “不去!我要参观景世子的紫竹苑!”叶倩摇摇头。

    “本世子今日累了,叶公主想要参观紫竹苑改日再来吧!”容景忽然转身向府内走去,月牙白的锦袍卷起一阵微风,清清凉凉的寒意赛过了飘雨的凉意,他清淡的声音此时虽然依然清淡,但任谁听了都有一股凉入骨髓的冷。这一刻的他,疏离冷淡,别说三尺之内令人望而却步,就是十丈方圆内的花草都现出颤颤寒意。

    叶倩一愣。

    夜轻染忽然嗤笑一声,“弱美人,你也有今日!”

    容景脚步一顿,忽然转回头,淡而冷地看着夜轻染,“你连今日都没有!”

    夜轻染顿时大怒,刚要发作,容景再不理会于他,转身向府内走去。夜轻染气得瞪眼,想不理会他又有些不甘心,刚要拉开架势去给容景一掌,叶倩忽然走过来一把拉住他,“走,我跟你去皇宫!”

    “还去什么皇宫?不去!我要回小丫头那里睡觉!你爱哪儿去哪儿去!又不是小丫头一人被遇刺,犯得着本小王累死累活而某人却清闲吗?这案子爱查不查。”夜轻染来了脾气,猛地甩开叶倩,足尖轻点,追随容枫的身影而去。

    他也没有想到容枫居然真当着那个弱美人的面抱走了小丫头!有两下子嘛!

    “你……”叶倩顿时一恼,瞪着眼睛看着夜轻染离开,发作不得。她回身,只见容景的身影早已经走入了内院,荣王府大门口的侍卫很有眼力价的将大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她更是有些恼,如今的她算不算得上鸡飞蛋打?她哼了一声,气怒道:“莫名其妙!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她怒骂了一句后觉得今日这事儿不对味啊!“小女子文如燕,叶公主有礼了!”文如燕走过来笑着对叶倩一礼。

    叶倩本来想好好琢磨琢磨今日是怎么回事儿,还没来得及琢磨就见文如燕笑站在自己面前,她挑了挑眉,并未答话。

    “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刁蛮任性胡作非为纨绔不化不知礼数,在我们天圣可是出了名的大字不识不通文墨。叶公主今日见到其人,想必觉得她和传言果然一般无二吧?当年她喜欢太子殿下,一直追在太子殿下身后十多年,如今居然又喜欢上的容枫公子,还居然在武状元大会上向皇上请旨赐婚,你说可笑不可笑?此举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不但如此居然和景世子在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言论,景世子是我们天圣第一奇才,神邸一般的人物,怎么可能行出不君子之举?定是她胡乱污秽众人耳目,污染了景世子清雅。”文如燕也不在意叶倩不对她答话,行礼后对她缓缓开口。

    叶倩又挑了挑眉,面色不动,悉心静听,似乎不明白这位美人想说什么。

    “我听说叶公主和染小王爷曾经定情,两情相悦。可是如今依照染小王爷这个架势似乎对云浅月太过在意了些。叶公主难道就一点儿也不介意吗?”文如燕凑近叶倩,低声询问。

    叶倩眨眨眼睛,似乎依然不明白。

    “哎,叶公主一直生活在南疆,不明白天圣京城的诸多污秽事儿也不奇怪。这浅月小姐时常做勾三搭四的勾当,早先是中意太子殿下,后来太子殿下不喜,正当她犯事火烧望春楼,太子殿下要将她押入天牢,却正逢景世子十年后出府和染小王爷回京,她便对太子殿下绝了念头,转而看上了景世子和染小王爷,一直不清不楚的。后来武状元大会在京举行,容枫公子回京,她又看上了容枫公子,非要请皇上在武状元大会上当场赐婚,皇上没应,转而她便又欺辱污染景世子,如今这京中还因为她对景世子的举动传得沸沸扬扬……”文如燕压低声音,身子几乎要贴叶倩身上,嘴也快贴到叶倩耳朵上了,一番话语说来很有技巧,避轻就重。

    叶倩站着不动,眸光闪过一丝亮光,稍纵即逝。依然不语,静听下文。

    “这种女子,连皇上都对她十分头疼,据说云老王爷曾经也给气得大病一场,如今都不理会于她,云王爷更是十来年对她不闻不问甚是不喜。只是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迷惑住了景世子对她另眼相看,连染小王爷也对她……”文如燕说到此,话语顿了顿,看了一眼叶倩脸色,见她一副感兴趣的神色,她再无顾忌,继续拉近关系道:“妹妹虽然初次见公主,就为公主风采折服,觉得这天下女子都不如公主才貌,就连丞相府的玉凝小姐也抵不过公主,恕小妹斗胆,您这样才貌双全且武功高绝又心思玲珑剔透的女子染小王爷怎么会不喜欢呢?染小王爷如今对云浅月在意指定是被她用什么魅惑手段迷惑住了。”

    叶倩眼皮细微地翻了翻,继续沉默。

    “男人嘛,有时候是受不了诱惑的,云浅月虽然什么都不懂不会大字不识不通礼数文墨,但她还是有一样拿得出手的,那就是长了一张狐媚子的脸。男人还不是就爱女人的身子和脸蛋?所以,恕妹妹斗胆,请公主还是要多加看着染小王爷才是。”文如燕将要说的话都说完了,退离开叶倩,心中想着她这番话的重量,让和染小王爷定情的这个小公主不对云浅月恨死才怪。她虽然动不了云浅月,但有人动得了。比如这个精通咒术的南疆小公主。

    叶倩到如今总算是明白了,和着眼前这个美人将她当成一条线上的蚂蚱了。算什么?同病相怜?还是都被人刚刚给甩了惺惺相惜?她不由有些好笑,没想到自己今日听了这么一番话,她暗暗想着不知道将这一番话转给云浅月那个女人听她会是什么表情,反正她是觉得实在太新鲜了,也太……令她长了见识。

    “叶公主,妹妹说了这么多,你有什么想法?”文如燕没想到这个小公主性子如此镇定,她是女人,最了解女人。府中姨娘小妾庶女整如里斗来斗去,这些个本事她学得得心应手,女人的嫉妒心理和占有欲有时候是很可怕的。她没想到听了这么一番话后这小公主什么动作都没有,脸上虽然情绪怪异,但不像是恼怒。

    “想法?”叶倩挑眉。

    文如燕一愣,点点头,“是啊,叶公主,难道您刚刚没仔细听妹妹之言?”

    “听了,只是有些不太明白。”叶倩看着文如燕,极为纯真且认真地问,“我父王没有私生女啊,你为什么对我自称妹妹?”

    文如燕小脸一白,一时间呐呐无言。她没想到这小公主开口就是这样一句话。她们平日里京中大家小姐坐在一起喝茶聊天谈论琴棋书画等艺技都是相互姐姐妹妹称呼的,有时候连清婉公主在得意之时都忘记自己身份也是这样随着她们称呼的,她想不到在叶倩这里居然行不通。

    “嗯?文小姐?你是不是该给本公主解释一下?”叶倩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

    文如燕忽然后退了一步,勉强扯出一丝笑意道:“是小女子一见公主特别投缘,一时间忘了公主身份,就兀自姐妹相称起来,还请公主勿怪。”

    “哦!原来是这样!”叶倩恍然大悟,对文如燕郑重地道:“以后这样的话文小姐还是不要对本公主说了,害得本公主以为我父王在外有私生女呢!我父王就我一个女儿,很是疼爱我,我也引以为自豪,可不想再多一个妹妹,姐姐更不想。”

    “叶公主说得是,小女子以后不会了!”文如燕连忙告罪。

    “不会就好。”叶倩看着文如燕小脸一阵红一阵白的,煞是好看,她盯着她不错眼珠的看,忽然抬步凑近她,小声问道:“你刚刚说的那些都是真的?那云浅月当真那么不像话?”

    “是呢!小女子绝无半句虚言!”文如燕一见叶倩上钩,连忙保证。

    “你说她勾引了景世子,又勾引夜轻染?如今还勾引容枫?”叶倩又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