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06章 滟福不浅(3)

第206章 滟福不浅(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大家都这样说的!”文如燕点点头,回答的很是有技巧而且精明。

    “哦,原来是大家都这样说的?那就错不了。”叶倩似乎相信了一般,又凑近了文如燕一步,恨恨地道:“你说这个女人勾引景世子和容枫也就罢了,居然敢勾引夜轻染,我该怎么治了她才好?你给我出出主意如何?”

    文如燕心里一喜,但面上不动声色,为难地道:“叶公主,这……恐怕是不好吧!她可是云王府的嫡女,如今还掌云王府的家业呢,而且景世子,容枫公子,染小王爷都对她很是维护……”

    “你不是刚刚说和我投缘吗?还对我姐妹相称呢!我虽然没有你这样的妹妹,但这份情面我还是对你赏脸的,你就说说,我该怎么治她?我初来京城,也不了解这天圣京城的情况,怎么才能治她个狠的,让她以后再不敢肖想夜轻染!”叶倩又问。

    “这……我也没什么好主意!”文如燕摇摇头,还是比较谨慎。毕竟这里是荣王府大门口。

    “你怕景世子护着她?我看这个你根本就不用操心,你没看刚刚景世子的脸色吗?他根本就不喜欢那个女人的,而且那个女人那么不识抬举,敢对景世子撂挑子。景世子以前照拂她大约是看在云王府云老王爷的面子上吧?”叶倩又问。

    “嗯,是看在云王府云老王爷的面子上才对她照拂的。没想到她得寸进尺想要妄想景世子。”文如燕点点头,似乎犹豫了一下,见叶倩一副真想要对云浅月出手惩治的架势,她觉得也差不多了,低声建议道:“据说南疆擅长虫咒之术,能不声不响让人死去活来,叶公主若是真对她恼恨想惩治了她那还不简单!”

    “哦!我倒是忘了我的身份了。幸好你提醒。”叶倩恍然,点头。

    文如燕柔声一笑,毫不吝啬自己的好话奉承,“那是因为叶公主您太心底纯善了,可惜您不知道人心险恶,你对别人纯善别人不一定对你纯善,染小王爷是如此风流俊逸的人物,你们本来就两情相悦,偏偏今日他因为云浅月居然对你甩脸子,你可一定要想个法子,免得她真被云浅月给勾引了去!”

    叶倩点点头,用佩服地眼神看了一眼文如燕,天圣女子当真令她刮目相看啊!她又凑近她问,“你是不是喜欢容枫?”

    文如燕一惊,小脸霎时一红,连忙垂下头,声音也低了,“小女子是对容枫公子倾慕,但也仅限于倾慕。我们天圣女子除了云浅月一个不顾礼数的外,可都是谨守礼仪,不敢做出格的事情的。和叶公主不同,听说南疆和南梁一带很是开放,男女可以私下定情。公主千万别以为是小女子藏了什么私心,小女子都说了是和公主你投缘,同时也觉得公主和染小王爷如此相配,令人羡慕,看不过去云浅月将染小王爷勾引了去,才提醒公主一声,免得到时候追悔莫及,悔之晚矣。”

    “原来是这样!那谢谢你了!”叶倩笑着道谢,随即怒道:“我这就去云王府,非要惩治了云浅月不可,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恶了!本公主不给她些教训,她恐怕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文如燕喜色染上眉心,又连忙掩藏了去。

    “用不用我将你送回去?”叶倩很好心地问文如燕。

    “公主有正经事情要忙就赶紧去吧!我自己回府就好,如今天色还早!”文如燕连忙摇头,谢绝了叶倩好意。

    “那行,今日你的人情我记住了!改日定然回报你的。”叶倩丢下一句话,足尖轻点,向云王府而去。

    “叶公主慢走!”文如燕对着叶倩离开的方向浅浅一礼,直起身时,面色露出冷笑,一双眸子也现出恶毒之色。她自小和表姐最是亲近,不想因为云浅月太子殿下对太子侧妃冷落至今,云浅月如今和以前有些不同,不止太子对她转变了态度,就连景世子和染小王爷也对她另眼相待,更何况还有一个云世子如今对其妹也甚是爱护,她本来不想招惹她,不成想她居然如今霸上了容枫公子。她那日听闻云浅月请旨赐婚的传言因为好奇去了墨宝斋,不想对容枫的画像一见钟情,自此便心心念念上了他,想尽办法才接近了容枫,好不容易今日借她父亲回京让他送她回府打算更亲近一步,不想跑出来个云浅月搅局,这让她十分恼恨。正好赶上叶倩也被夜轻染甩了脸子,所以她顿时心生一计,何不让这个叶公主去对付云浅月?她坐收渔翁之利岂不是更好?她就不信云浅月有本事躲得过南疆的虫咒之术。

    文如燕一番想法自然不敢说出来,此时见叶倩离开,她虽然没得容枫护送回府,但还是为自己的伎俩得意,颇有些志得意满地向文大将军府而回。

    “啧啧,这个女人很可爱,小蜘蛛,你们说是不是?”叶倩并没有离开,而是倚在不远处房檐一角,将文如燕刚刚的表情看了个十足十。她啧啧赞叹的同时又似乎对谁自言自语,“你们去追上她,好好对她欢喜一番,没欢喜够不准回来。”

    她话落,四周响起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奔着离开的文如燕而去。

    “你们别急啊,等她回了府见了文大将军之后再稀罕她,否则她要是半路出事儿责任不就因为容枫没护送而惹祸上身了吗?既然浅月美人喜欢容枫,我可不能害了他。”叶倩又嘱咐了一句。

    她话落,那些悉悉索索的声音忽然放慢了。

    “也不用太狠了,让她半个月不能出门就行。”叶倩又叮嘱道。

    四周传来无数声细小的吱吱声,似乎是在回应叶倩的话。

    叶倩圆满了,足尖轻点,向云王府飞去。既然进不去紫竹苑,夜轻染又改了主意不拉她去皇宫了,那她还是回去睡觉得了。

    叶倩离开后,荣王府大门口才彻底安静下来。

    这时紫竹苑主屋内,容景面无表情地立在窗前,许久,他温润清凉的声音吩咐道:“弦歌,将她丢的那双鞋子找回来送去云王府!”

    “世子?”弦歌有些不情愿。浅月小姐如此不识时务,世子又何必非她莫属?

    “还不快去!”容景沉下脸。

    “是!”弦歌再不敢耽搁,连忙退了下去。

    容景依然站在窗前一动不动,看着窗外细小的雨渐渐停止,看着灰蒙蒙的天空露出青白,又看着那青白渐渐褪去,暮色划上天际。他如玉的容颜鲜少地现出沉暗莫测的情绪。

    云浅月此时躺在容枫怀里,轻轻柔柔的风雨迎面打来,她感受不到半分凉意,容枫轻功虽然高绝,但显然是为了顾忌她承受不住风雨侵袭所以速度轻缓。与叶倩的粗鲁对待简直是天壤之别。她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感动有之,愧疚有之,烦乱有之,迷茫有之,还有那么一丝丝被自己压制心底深处腾涌而出的乌云,是黑色的,说不清,也道不明。

    容枫薄唇微微抿着,一路上并不说话,也并未看怀里云浅月一眼,他眸中如云雾笼罩,任何情绪都掩在云雾之下,细细的风雨中更是分辨不出一丝情绪。

    大约盏茶时间,容枫带着云浅月来到了云王府,并未走大门,而是直奔浅月阁。

    “你知道我住在哪里?”云浅月一愣,话出口人已经站在了浅月阁门口,让她觉得她问的根本就是废话。

    容枫低头看了云浅月一眼,并不答话,抱着她向她的房间走去。

    “小姐?”彩莲等人从屋中出来,都惊异地看着云浅月被容枫抱回来,人人睁大眼睛,陌生又好奇地看着容枫,一时间愣在当地。

    “小姐这是又受伤了?”赵妈妈毕竟年纪大,很快就惊醒,连忙走过来紧张问。

    “没有!鞋子丢了而已!”云浅月摇摇头。

    赵妈妈松了一口气,看向容枫,想说什么,又住了口,连忙快步走了两步来到门口,挑开帘子,让容枫抱着云浅月走进。

    容枫目不斜视,直接抱着云浅月进了她的房间。走到她的床上将她放下,一言不发转身就向外走去。

    云浅月手比大脑快动作地出手拽住了容枫衣袖,声音有些哑,“等一下!”

    容枫脚步顿住,回头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垂下头,轻抿了一下唇瓣,沉默了片刻,忽然抬起头,对跟进屋的赵妈妈彩莲等人吩咐,“他是容枫,你们都下去吧!”

    赵妈妈显然是猜出来了,因为容枫眉目间与景世子有几分相像,虽然不明显,但只要是熟悉的人还是能隐约细看出几分相似。彩莲、听雪、听雨三人则是张大嘴巴,想着原来这就是小姐向皇上请旨赐婚想要嫁给的容枫公子,她们三人似乎惊住了一般,不明白小姐是被叶小公主带走的,怎么是容枫公子将她送了回来。赵妈妈挨个拽了一下三人,三人才惊醒,跟着赵妈妈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