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08章 独一无(2)

第208章 独一无(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世子?”云浅月挑眉。

    “是景世子!”容枫一叹。

    “他……”云浅月皱眉思索,只感觉头隐隐疼起来,她摇摇头,有些烦闷地道:“我除了你之外没对任何人说过,也不知道他知道还是不知道。即便是他知道又如何?他哪里有那么好心!他最会的就是欺负我而已。”

    容枫垂下头沉默不语。

    云浅月也沉默,和容枫这一席话让她如今心境不显宽松反而又多了愁绪。若是她脑中真有阻塞的话,那说明什么?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容枫将手放在云浅月额头上,轻轻给她揉了两下,柔声道:“我刚刚探知感觉你脑中的阻塞不是因为撞伤,好像是因为功力反噬。”

    云浅月再次惊讶,“功力反噬?”

    “嗯!”容枫点头,“因为撞伤你头部会有肿块,导致堵塞,但这个不是。这个似乎是两大功力挤压之下导致的堵塞。你用寻常医术自然探不出来。”

    “原来是这样!”云浅月想起她初来时候在体内盘踞的两大真气点点头,“我那日醒来时是有两大真气在我身体内的,后来还是容景帮助我融合了那两大真气。”

    “既然世子能帮你融合那两大真气,为何不将你脑中阻塞打通?”容枫一怔。

    云浅月想起灵台寺地下佛堂之事,她全力帮助她打通心脉的阻塞,哪里知道自己还有阻塞?有些抑郁地道:“当时我中了催情引,无奈之下他没有解药才帮我融合了两大真气,他后来都累得一副要死的样子,哪里还能帮我别的?”

    “原来是这样!”容枫点点头,忽然松开轻揉着云浅月的手,低声道:“他对你果然如此好,没有以身解毒,却是走了最难的路子。”

    “才不是!他是怕我脏了他而已。”云浅月嗤了一声,立即反驳。

    容枫看向云浅月,见她神色不屑冷叱,这短短一番交谈下,她都是镇定平静温柔和缓的,但每到关于容景的时候她便都换了一种表情。他眸底深处染上一丝痛苦,转瞬即逝,轻声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云浅月一愣,有些不明白地看着容枫,“什么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没什么!”容枫忽然淡淡一笑,云雾散去,低声道:“你的阻塞是在头部,我也不敢冒然动手。我若是能试的话也就是五成把握。若是一个不好,你可能就会伤了脑子。你真想恢复记忆吗?”

    云浅月蹙眉,这件事情她需要好好想想。

    “我觉得世子一定知道你头部是有阻塞的,任何事情都瞒不住他的眼,他之所以没给你疏通,大概就是有这个顾虑。怕适得其反,伤了你脑子。”容枫又道。

    “我可不觉得他有这个好心!”云浅月冷哼一声,不愿意再说容景,对容枫感兴趣地询问,“我如今什么都不记得了,你给我说说你和我的关系如何?让我也知道知道。”

    容枫沉默。

    “嗯?不能说?”云浅月心中暗暗想着不会是那种定情的关系吧?

    “我和你是……”容枫沉默片刻,缓缓开口。

    “浅月小姐!弦歌有事求见!”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弦歌的声音。

    容枫的话立即止住,云浅月皱眉,看向窗外,因为南凌睿从窗子离开后,紧闭的帘幕就留了一道缝隙,她依稀看到弦歌立在门外,她出声询问,“何事?”

    “奉我家世子之命来给浅月小姐送……丢失的鞋!”弦歌语气僵硬。

    云浅月睁大眼睛,有些恼怒,“他抽哪门子疯?一双鞋而已,丢了就丢了!我不要了,扔了!”

    “女子绣鞋岂能随意扔之?属下反正是受世子之命将您的鞋子找回来了,我已经完成了世子命令,您再扔掉的话就不关我的事了。”弦歌忽然出手,两双鞋子顺着窗子飞进了屋,他扔下一句话,足尖轻点,离开了浅月阁。

    云浅月看着两双鞋子直直奔着她飞来,她脸色一黑,并没有动作。

    容枫立即出手接住了飞来的鞋子,那鞋子似乎灌注了弦歌内力,让容枫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一步。

    “扔出去!”云浅月觉得容景太可恨了。不是抽疯是什么?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护卫。弦歌也太可恨!他估计料到容枫一定会去接,才灌注了内力。

    “他说得对,女子绣鞋岂能随意扔之?还是不要扔了吧!”容枫将鞋子轻轻放在地上,看着云浅月黑着的脸道。

    “神经病!”云浅月低骂了一句。他觉得容景有时候就是神经病!

    容枫看着云浅月,忽然轻笑了一声。

    “你还笑?你说你怎么有这么一个叔叔?黑心黑肺的!荣王府的祖坟冒黑烟了吗?生出这个一个黑山老妖。”云浅月瞪了容枫一眼。

    “叔叔?”容枫一愣。

    “难道不是?容景不是你的叔叔?”云浅月看着容枫,难道容景骗她?

    容枫脸色有一瞬间的怪异情绪闪过,须臾,他点点头,“算起来他是我的叔叔。不过荣王府所有人都喊他景世子。无人以辈分相称。就连荣氏一辈归隐的族老都是喊他景世子的。”

    “原来他真是你叔叔啊!这个混蛋,你怎么不是他叔叔?”云浅月哼了一声。还好他没骗他,否则他们的梁子又结了一段。

    容枫嘴角难得地抽搐了一下,明智地不回答云浅月的话。

    “来,我们接着说。”云浅月也没想容枫回答这种弱智的问题,她如今只想知道她和容枫到底是什么关系。

    “算了。”容枫忽然摇摇头。

    “你刚刚不是都要说的吗?怎么突然改了主意?”云浅月恨死弦歌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正当容枫开口的时候来。

    “你如今失忆也未尝不好。有些事情我不愿意想起,你大约也是不愿意想起的。我们就忘了就好了。你只需要知道我们曾经是相依为命过一段时日的。我将你当做是最亲的人,总之我一生都不会做害你的事情就是了。”容枫道。

    云浅月眨眨眼睛,认真地看着容枫。

    “如今我回来了,定会全力帮你的。关于武状元大会那日之事你也不必觉得对我自责愧疚,无论你对我做什么事情,我都不会怪你的。况且当时你也没有做错,你说得对,不是我也是别人,所以,我宁愿是我。”容景声音低浅,却是语气诚挚,同样认真地看着云浅月道:“从今以后你喜欢谁,我就和你一起喜欢谁,你讨厌谁,我就和你一起讨厌谁。”

    “你……”云浅月有些震惊,不是震惊他这些话,而是震惊于这句话背后所承载的感情,该是多么情深意重,令突他对她如此。她忽然觉得自己假装失忆是多么无耻。她撇开脸,忽然道:“你说我会不会被人给掉包了?我不知道我自己是谁,也许不是你以前认识的那个人呢!”

    “不可能!”容枫断然道。

    “为什么不可能?”云浅月惊异于他的断然。

    “你怎么可能不是你?你是我见过的天下最独一无二的,任何人都不会成为你。只要是你,我不会认错一分。”容枫摇头,很是坚定。

    云浅月怔怔地看着容枫,大脑中有什么闪过,来不及抓住又消退于无形。

    容枫有些心疼地看着云浅月,柔声道:“别胡思乱想了。我会尽力尝试给你解除那处堵塞,就算不能恢复记忆也没什么,只要你如今好好的就行。”

    云浅月不由得笑了,点点头,“好!”

    “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府了,你好好养伤。如今南疆的叶公主来了京城,不管查不查得出凶手,这京城以后怕是都不会平静的。你若有什么事情让你侍卫随时叫我就好。你只需要记得,你永远是我最近的人。喜欢还是太轻了……我们是亲人。”容枫又道。

    “嗯!”云浅月点点头。亲人啊!那是比喜欢更近的人……

    容枫再不多言,抬步向外走去。

    云浅月看着他离开,只觉得心中暖暖的。容枫从初见第一面令他疑惑好奇,第二面武状元大会令她简单纯粹的喜欢欣赏想借老皇帝之势嫁给他,如今第三面却感觉他其实很温柔很温暖,当真如亲人一般。她嘴角扯开,笑意一点点蔓开。

    “哎呦……”门口忽然传来叶倩的痛呼声。

    容枫本来一脚踏出门外,身子又被撞得退回了门里。

    云浅月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叶倩似乎刚刚回来莽莽撞撞就往屋里闯,正与要出门的容枫撞了正着。两个人都后退了一步。

    “你突然出来做什么?”叶倩捂着脑袋对容枫指控。

    容枫淡淡看了叶倩一眼,并不答话,足尖轻点,施展轻功离开了浅月阁。

    叶倩目瞪口呆地看着容枫离开,再转头看向云浅月,不敢置信地道:“他居然不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