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09章 独一无(3)

第209章 独一无(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好笑,容枫只是对她不一样罢了。

    “他们荣王府的男人都是这么脾性古怪吗?真受不了!”叶倩抬步走进屋,对云浅月不满地哼哼,“明明说得好好的,我要去景世子的紫竹苑参观,你猜怎么着?你刚头脚一走,他说翻脸就翻脸,将我拒之门外。我连紫竹苑的一个竹影都没看到。”

    云浅月收起笑意,嗤了一声,“他时常抽疯!那就是他的本色!”

    “原来是这样!我就说荣王府的男人脾气都怪吧?刚刚容枫也是那个德行,你怎么喜欢他的?这种闷性子岂不是会闷死个人?”叶倩走过来,也不动手,两脚一蹬就踢飞了自己的鞋子,爬上了云浅月的床。

    “容枫比他可好多了。”云浅月提起容枫就觉得心窝都是暖的。无论老王爷有多护着她,无论这荣王府众人已经对她牵连甚深割舍不开,但是她始终都没有那种暖心暖肺的感觉,今日容枫就令她有这种感觉。

    “没看出来!”叶倩撇了撇嘴,忽然眼睛晶晶亮地看着云浅月道:“喂,你知道你离开后我见识到了一件多么好玩的事情吗?要不要听听?”

    “那你就说说,我看看多好玩。”云浅月挑眉。

    叶倩立即来了精神,将云浅月走后在荣王府大门口文如燕的一番话给云浅月重复了一遍,而且声情并茂,将文如燕当时的每一个表情都形容的绘声绘色。云浅月一直听着,不时扯扯嘴角,话落,叶倩像献宝一样地对她道:“你说这件事情好玩不好玩?”

    “你那些小蜘蛛倒是很可爱!”云浅月不置可否。

    “那是当然!”叶倩顿时得意。

    “你让它们去欢喜她,欢喜出什么后果?”云浅月比较感兴趣的是这个。

    叶倩刚要告诉她,忽然住了口,对她神秘一笑,“过两日你就知道了!”

    云浅月见叶倩卖关子的的俏皮神色笑了笑,也不追问,点点头,“好,那我等着看看她到底怎样。”话落,她见叶倩一副精神奕奕的模样,挑眉,“你真一点儿都不困?”

    “怎么不困?困死了,我要睡觉!”叶倩立即闭上眼睛,没了精神,一副困倦的样子,对云浅月警告道:“你不准打扰我,我这回真要睡了,等醒来你陪我去荣王府,我算是想明白了,景世子果真只对你不一样。你要是不带着我去,他连门边都不让我踏进去。”

    云浅月哼了一声,“我没那么重要。你快睡吧!”

    叶倩扁扁嘴,想说什么终是没说,困意袭来,她很快就睡了去,本来就从南疆而来一路奔波,来到京城没休息就各处游玩,如今又去荣王府折腾一番,铁打的身子也是受不住的,她很快就睡了过去。

    云浅月靠着靠枕躺在床上却是了无困意。她在仔细地回想容枫所说的话。尤其是他无比肯定的说她不可能是别人,只能是她,天下独一无二的,那么断然,没有丝毫犹豫。还有当时她去找云老王爷打算坦白时的情形也浮现出来,云老王爷一副要劈了她的模样。她当时觉得老王爷是精明的,就算知道她说的不是真的也不会点破,可是如今她不禁怀疑自己的猜测到底对不对了?

    容枫的话让她对自己初来这个世界到如今一直坚定不移的东西忽然有了质疑。

    两个人即便是一摸一样,但也还是有不同的。若是容枫说的那么肯定,不留余地,认为她就是以前的云浅月的话,那么她这个身体里如今装着的灵魂又是谁的?

    云浅月头隐隐又疼了起来,而且这次疼得有些剧烈,她连忙摒除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头才舒服了一些。每次她用力去想什么就头疼,让她不由得相信容枫所说她头部是有堵塞的。那堵塞之处封锁了这个身体的记忆。或许只要她将记忆打开,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云浅月按照容枫刚刚的方法用手轻轻揉着额头,闭上眼睛,不再去想。她想着如今任何事情都急不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幸好她今日和容枫摊开说明了,她如今身后有容枫,终于让她对这个世界踏实了些。嘴角扯开,也有些疲惫地睡了过去。

    院外,彩莲、听雪、听雨等人都大眼瞪小眼互相看着彼此,每个人心中的想法都大同小异。在她们的心里容枫公子虽然好,但还是比不上景世子的。不明白小姐怎么会就不喜欢景世子偏偏喜欢没见过两面的容枫公子。她们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同时清楚地知道小姐的想法是不受她们左右的,以后不管小姐喜欢谁,她们只好好侍候好小姐就成了,天色渐晚,众人都散了去。

    夜幕划下黑纱,浅月阁彻底静了下来。

    云浅月这一夜并未睡好,半夜醒来了好几次,导致天色大亮她还依然在睡。

    叶倩则是一夜好眠,但她实在太累了,天色大亮也依然在睡。

    夜轻染昨日回到隔壁房间竖起耳朵使劲听云浅月屋里的动静,可是听了半响什么也没听到,那二人的声音都太低,他不敢动用内力去探知,生怕容枫发现,让云浅月知道,他会多没面子。直到容枫离开后,他才撇撇嘴,躺回床上睡了。他这几日也是太累,自然一番好睡,早早就醒了,神采奕奕。

    夜轻染先是练了一个时辰武功,又吩咐彩莲打了水洗漱,洗漱过后又在屋外转了好几圈,依然没见到云浅月那屋的动静,眼看天已经大亮,他实在等不住,只能和往常一样推开门闯进了云浅月的房间。

    “小王爷,小姐和叶公主还在睡着呢!”彩莲连忙拦住夜轻染,可惜已经晚了,夜轻染快一步将门踹开了。她小脸一白,用小身子挡住了门口,急道:“小王爷您快退出去,您这样是累了小姐和叶公主名声的。”

    “有什么名声?她们两个可不是在乎名声的人!你闪开!我又不是没进来过!”夜轻染一眼就看到盖着被子呼呼大睡的二人,他想着他若是不喊醒她们,她们估计得睡八天去,尤其是叶倩那女人。他扒拉开彩莲,快步走了进来,倒是很知礼地没有掀开被子,只用脚在床板边上踹了两脚,大声道:“叶倩,赶紧滚起来和本小王进宫。今日你再若是不进宫的话,本小王就将你扒光了挂到城门上去。”

    云浅月被吵醒,听见夜轻染的话顿时冷汗直冒。

    叶倩仿佛没听到夜轻染的话,踹床板的动作也没将她吵醒,继续呼呼大睡。

    云浅月偏头看叶倩,对她的睡功佩服无比。她看了一眼夜轻染,夜轻染对她道:“你先起来,等我将她拖走办正事之后你再继续睡。”

    “嗯!”云浅月点点头,起身坐了起来,伸手披上衣服,弯身捡起床边的鞋子穿上,让开了床前。

    “臭女人,滚起来!”夜轻染这回没了顾忌,又照着床板踹了两脚。床板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显然是对他粗鲁的动作进行抗议。

    “我的床可搁不住你这样踹,你再踹两脚的后果就是要帮我买一张新床。”云浅月无奈,对夜轻染提醒。

    夜轻染本来要再踹,立即住了脚,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云浅月一眼,随即对叶倩打出一掌。掌风呼啸而至,叶倩依然恍若未觉,夜轻染无奈收回手,怒道:“你这个女人,你真不信本小王能将你扒光了挂到城门上是不是?”

    叶倩依然雷打不动。

    “南凌睿!你来做什么?”夜轻染忽然大喝了一声。

    云浅月眨眨眼睛,回身看向叶倩。只见叶倩忽地一下子坐起了身,刚刚还呼呼大睡的女人立即醒来了,哪有半点儿困意,一双美眸紧张警惕地向门口看去。她有些无语,想着叶倩这可怜的孩子,怎么就被夜轻染抓住了她的弱点,还百试不爽。

    “果然还是这一招能治了你!”夜轻染沉着脸看着叶倩。

    “你骗人!”叶倩没见到人,对夜轻染瞪眼。

    夜轻染冷哼一声,“你再睡啊!”

    “我还就要睡!”叶倩忽地一下子又躺了回去。

    “你敢再给本小王睡一下试试,我便这就去将南凌睿喊来!”夜轻染威胁道。

    叶倩顿时大怒,刚躺下的身子忽地又坐起,怒道:“你喊他来又怎么样?本公主就要睡,难道你想要他来看你我恩爱的戏码?”

    云浅月闻言顿时来了看戏的隐,眼睛一亮,没想到醒来就有好戏看。

    “你……你这个无耻的女人,谁喜欢你了?”夜轻染立即如炸了毛的狮子。

    “你不喜欢我怎么了?我喜欢你啊!”叶倩白了夜轻染一眼,得意地对他挑了挑眉,“整个天下都知道我叶倩喜欢你。你还害羞什么?”

    “你……你别胡说八道!”夜轻染额头青筋跳了跳。

    叶倩冷哼一声,“我才没胡说八道!难道你忘了?南凌睿可是曾经看见我们两个赤身**躺在一张床上,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我们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