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10章 杨叶传书(1)

第210章 杨叶传书(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夜轻染俊颜一白。

    云浅月眼睛更是亮了几分,合着这还是一出捉奸在床的戏码……

    叶倩见夜轻染吃噶,这才得意地挑了挑眉,移开视线见云浅月一副看好戏的笑眯眯的模样不由寒了一下,小脸一红,羞怒道:“你这个女人脑子里想什么龌龊想法?我虽然和他曾经躺在一张床上,那还不是因为我帮他驱毒疗伤?我们可没发生什么!”

    “哦!原来没发生什么!”云浅月拉长音,表示了解了。

    “小丫头,你那什么破表情!本小王才看不上这个恶毒的女人!”夜轻染脸色白了又黑,一把拽住叶倩手腕,“滚起来,赶紧跟我进宫。”

    “进宫就进宫呗!我本来今日也要跟你进宫的。”叶倩甩开夜轻染的手,“你松开,我得穿衣服梳洗打扮,难道你就让我这副样子进宫?岂不是失礼于天圣吾皇?”

    “你还懂得什么是失礼?”夜轻染冷哼一声,但还是松开了手。

    “我的行囊衣物都在你府中,给我拿过来了没有?”叶倩又问。

    “不知道!”夜轻染没好气地道。

    “现在就去问问,没拿过来赶紧找人给我去拿。你不是想要我跟你进宫吗?你若是不给我收拾,我就不进宫。”叶倩道。

    夜轻染黑着脸走了出去。

    云浅月觉得好笑,他从来没见过夜轻染脸上可以有这么多种表情。这叶倩可真是一个宝。能让天圣有名的小魔王变脸,不得不说不强大,令她佩服。

    “喂,你想不想知道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叶倩忽然对云浅月开口。

    云浅月眼中露出八卦的神色,刚要点头,夜轻染忽然怒道:“你敢对她胡说八道一个字,我就让你光着进宫。要不相信你就试试。别以为本小王真没有手段治了你。”

    叶倩立即住了嘴,恼道:“不说就不说!”

    夜轻染才举步走了出去。

    云浅月没想到夜轻染对他和叶倩的相识如此忌讳,她收起八卦的神色,想着容景说叶倩三戏夜轻染兰陵断桥的事情,她觉得估计是夜轻染觉得没面子,才不让叶倩说来的。不由有些好笑。

    “这个小阎王!早知道他这么叽歪,我才不会去招惹他!”叶倩对着夜轻染的背影气得骂了一句。

    “先梳洗吧!天色不早了!否则你该进宫去吃午膳了。”云浅月好笑。

    叶倩“嗯”了一声,赤着脚下了床。

    彩莲和听雪一人端着一盆清水进来,给二人见了礼。云浅月走到一个清水盆前刚将手伸进去,叶倩的手也同时伸了进来,云浅月挑眉,叶倩对她道:“一起挤着洗,省水!”

    云浅月无语,“难道我还管不起你这点儿洗脸水?”

    “你这满满一盆子水在我们南疆可够一家好口人洗脸的。太浪费了!”叶倩道。

    云浅月这才想起南疆这两年干旱,似乎用水很是节约。她笑了笑,点点头,“是有些浪费了,好,那我们就一起洗吧!”

    叶倩点点头。

    于是云浅月生平第一次和人合用一盆洗脸水。

    二人洗漱过后,叶倩先一步坐在了镜子前,对云浅月招呼,“过来给我梳头!”

    云浅月摇摇头,“我不会!”

    “你也不会?”叶倩一愣,顿时很不淑女地哈哈大笑了一声,“我总算找到一个和我一样不会自己梳头的人了。”

    云浅月无语望天,对彩莲吩咐,“给她梳头!”

    彩莲应了一声,笑着走过来给叶倩梳头。再不如早先一般对叶倩防范排斥。她觉得叶小公主看起来和小姐一般性情,真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

    二人梳好头,夜轻染已经拿了一个包裹走了进来,往叶倩怀里一扔,冷着脸道:“赶紧换了,皇伯伯此时大约下朝了,我们得赶紧去!”

    叶倩这回没反驳,也不顾忌夜轻染在,立即打开包裹,找出一件干净的衣服抖了抖,伸手一把扯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只剩下一件单衣,径自旁若无人地换了起来。

    夜轻染立即背转过身,恼道:“你这个女人知不知道什么是脸红?”

    “你又不是没见过我身子?”叶倩白了夜轻染一眼。

    云浅月“噗”了一声,觉得这叶倩真是太有意思了!她见夜轻染脸色黑了又红红了又白,煞是好看。一时间不禁怜悯起夜轻染来了。遇到叶倩就是他小魔王也无可奈何。

    “不知羞耻!”夜轻染叱了一句。

    叶倩不以为然,利索地换好衣服,对着镜子看了一眼,又转了一圈,对云浅月道:“这是我来京城新买的衣服,还是天圣的衣服好看,比我们南疆的衣服要好看。你看我穿上是不是很好看?”

    “嗯,不穿更好看!”云浅月笑道。

    “我觉得也是!”叶倩点点头,附和道。

    云浅月呆了一下,夜轻染脸一寒,过来一把拽过叶倩,托着她就向门外走去。叶倩大喊,“我还没吃早膳……”

    “不吃饿着你才身子苗条,会更好看。”夜轻染沉着脸道。

    “可是我饿!”叶倩强调。

    “我看你一点儿都不饿,赶紧走,先去皇宫,皇宫御书房多的是好吃的,只要你办好正事,查出凶手,随便给你吃。”夜轻染连胁迫带诱惑。

    叶倩立即噤了声,这回不用夜轻染拽她就跟着他走了。

    云浅月看着二人离开,嘴角的笑意怎么也掩饰不住。她觉得看着身边的人这样有意思,若是每日都能这样,她再大的烦恼也没了。

    “小姐,这叶小公主好有意思。和小姐您一样,又爱吃又爱睡觉。”彩莲笑道。

    “嗯!难得遇到一个投脾性的。”云浅月笑着收回视线,她原以为这古代的女子都和秦玉凝、冷疏离、容铃兰等一般呢!没想到有个不一样的叶倩。幸好还有叶倩,让她不至于对古代这些女人都失去兴趣。

    “奴婢给小姐端早膳来!”彩莲笑着询问。

    云浅月点点头,彩莲走了出去。听雪过来将桌子用布抹了一遍,对云浅月道:“小姐,明日就是七月初一了。您给王妃去烧纸除了让奴婢等人绣几个祈愿符外还有什么要准备的吗?”

    云浅月这才想起明日要去给她娘烧纸,寻思了一下,对听雪问道:“听雪,你来我这院子多久了?”

    “回小姐,奴婢和听雨来您这里大约有三年了。比彩莲姐姐还要早两年半呢!彩莲姐姐才来了半年。只是我们以前一直被安排负责在外面打扫院子,靠近不了小姐您的屋子。也没和小姐说过话,所以小姐大约不记得奴婢的。”听雪道。

    “原来你和听雨来了三年了啊!”云浅月点点头,问道:“那我每年都是如何处理我娘亲忌日的?你可知道?”

    听雪一愣,不明白云浅月为何这么问,但也不作他想,立即道:“您往年是什么都不准备的,只是拿了皇后娘娘给王妃的祈愿符去王妃坟前烧了。奴婢见今年小姐不同以往,让我们绣几个祈愿符,奴婢以为您要给王妃准备一番呢,所以才问问您。”

    云浅月嘴角扯了扯,“时间来不及了。今年就绣几个祈愿符吧!明年我再给娘亲好好准备一番。这些年也该表表我的孝心的。”

    听雪点点头。

    “每年都是谁陪我一起去的?”云浅月又问。“每年都是小姐自己一个人!”听雪这才感觉小姐不太对,连忙紧张地问,“小姐您怎么了?您不记得了吗?”

    “不是,我就是考考你。看你今天气色不好,一副大黑眼圈,跟没睡醒的似的,就想看看你脑子还会转不?果然还不错。”云浅月睁着眼睛说瞎话。

    听雪立即捂上小脸,顿时一副困困的样子,“小姐,您只看到奴婢脸色不好了吗?就没发现彩莲姐姐、听雪也是和我一样?昨夜我们一夜没睡。”

    “为什么不睡觉?”云浅月疑惑。

    “当然是为了给王妃绣祈愿符啊!要不连夜绣的话绣不完。”听雪道。

    “原来是这样!那你们绣了几个了?”云浅月问。

    “彩莲姐姐手巧绣了两个,我和听雪一人绣了一个,若是今天白天和今天晚上再接着绣的话,肯定能多绣出几个来的。”听雪道。

    “算了,不用绣了,有这些就够了。”云浅月见彩莲和听雨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端着早膳进来,她对三人道:“你们一会儿就都去睡觉。”

    “奴婢们可以坚持的。”听雪摇摇头。

    “小姐放心,我们一定赶在明日晚上之前多给王妃绣出几个祈愿符来的。”彩莲也立即道。

    听雨也点点头,附和道。

    “不用,我说够了就够了。这种东西不在多少,在的是一份心意。我娘在天之灵是知道你们一份心意的。”云浅月摇摇头。

    “那听小姐的!”彩莲等人点点头,过来将早膳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