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14章 怒吻温柔(2)

第214章 怒吻温柔(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觉得她已经不能喘息,或许是要窒息而亡。

    这样的疯狂她承受不住,身子从内到外走剧烈地颤了起来。

    容景并没有因为她剧烈的颤意而停止,如雪似莲的气息吞噬她唇瓣由内而外的每一处,每一处都带着狂怒和蚀骨的味道。

    云浅月头开始眩晕起来,身子不但不变软,反而在颤意中越发僵硬。

    容景恍若不见。

    不知过了多久,云浅月脑中忽然有一个的声音突破一团云雾飘飘忽忽地说,“若是十年后我好了,我们一起登上天雪山顶看雪如何?我在天雪山埋了一坛灵芝醉呢!”

    “埋在了哪里?能不能先告诉我?”又一个声音同样飘飘忽忽传来。

    “不告诉你!”早先那个声音又道。

    “若是你好不了呢?那灵芝醉岂不是糟蹋了?”后来那个声音又道。

    “糟蹋不了,等来世再和你一起喝。”早先那个飘飘忽忽的声音忽然暗了去。

    “我可不相信什么来世,所以你还是十年后好了吧!否则我会将天雪山挖遍了也要找到你那一坛灵芝醉自己先喝了,等真有来世,你想喝也没了……”后来那声音也暗了下去。

    云浅月想要再听,那两个声音似乎突然从天外飘来又飘回了天外。她一时间怔怔然,不知道怎么会突然有这样的对话。

    “我果然是疯了,才会将自己的心拿出来让你狠狠地踩。如今我即便和你这样……这样亲密……你还在想着你的私情吗?你还想说和我没关系?半分关系都没有?”容景突然放开云浅月,眸光冰冷地看着她,“好,你不是想要我离你远些吗?那么从今以后我就离你远些,谁也不识得谁。”

    云浅月瞬间惊醒。

    容景闭着眼睛睁开,再不看云浅月一眼,放开他,抬步转身向外走去。

    云浅月怔怔地看着容景离开,往日在她眼里“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举止从容的男子此时一身冷冽,往日不紧不慢轻缓优雅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男子此时正疾步离开,往日那一张如诗似画温润如玉的容颜今日罕见地阴沉狂怒,往日……

    若是十年后我好了,我们一起登上天雪山顶看雪如何?我在天雪山埋了一坛灵芝醉呢!

    十年后我好了……

    灵芝醉……

    曾经有一个人和她说过,他在天雪山埋藏了一坛灵芝醉……

    眼看容景要踏出房门,云浅月忽然如大梦初醒一般追了出去,三步并作两步,从后边拽住容景的袖子,因为她拽得太用力,容景又走得太急,只听“咔”的一声清响,容景的衣袖被她扯下一截。

    这一声清响在静寂的房中极为清晰。

    容景脚步一顿,并未回头,继续向前走去。

    云浅月一惊,手顿了一下,想也不想地又伸出手去拉住他的手臂,紧紧地扣住。

    “你这是做什么?别告诉我浅月小姐喜欢玩这种拉拉扯扯的游戏。若是被人误会,本世子想洗也洗不清。”容景回头,冷冷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紧紧抿着唇瓣,唇瓣传来微微麻痛之感,这种麻痛的感觉刺激她的大脑和心脏,理智早已经飞去了爪哇国,她看着容景冰冷的眼神张了张口,却是一个字也没说出。

    容景看了一眼云浅月手中依然攥着的金叶冷笑了一声,用另一只没有被云浅月拉住的手去掰开她的手,头也转过去,看向外面,“放手!”

    云浅月用力扣住容景的手臂,在他掰开的力道下依然扣得死死地,她再次张开,这回终于发出了声音,却是沙哑得细若蚊蝇,“你吻了我,就打算这么一走了之?”

    容景手上掰开的动作一顿,须臾,他嗤笑了一声,“我以前也吻过你,你还不是口口声声说我们半分关系没有?如今就算吻了你又如何?你还让我负责不成?”

    云浅月身子一颤,用力抿了抿唇,看着容景嗤笑的脸道:“我就要让你负责!”

    容景面上的嗤笑骤然散去,他猛地转头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看着容景,一瞬不瞬,有三分倔强,三分恼怒,还有三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和一分绝然。

    “你想要我负责什么?”容景开口,声音忽然较之云浅月居然还哑还轻。

    “负责……负责……”云浅月垂下头,忽然放开手,怒道:“我哪里知道负责什么?但是你不能白白吻了我!”

    容景眸中黑色渐渐褪去,看着云浅月,并不言语。

    “我疼着呢!”云浅月又低着头似控诉一般地小声道:“你属狗的吗?居然会咬人!”

    容景目光落在云浅月唇瓣上,见她唇角被咬破了一处地方,有丝丝血丝溢出。他眸光忽幻忽灭,依然没有开口,不知道想些什么。

    “要走赶紧走!我不用你负责了。”云浅月说了半天都感觉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她忽然又恼怒地道。

    容景忽然转过身,一手将门关上,一手将云浅月揽在了怀里。云浅月猛地抬头,他的唇又落了下来,伴随着喃喃细语,“我想再让你疼一些,怎么办?”

    云浅月“呃”了一下,容景的唇已经准确无误地又覆在了她的唇上,这回不同于刚刚的狂风怒卷,而是轻得不能再轻,柔得不能再柔。舌尖缠绕在她唇瓣处轻轻舔舐允吻,如春风又似润雨,滋润着刚刚因为狂风扫过的干枯痕迹。冷冽和戾气无形中散去,温暖的感觉让她如沐浴在暖融融的温泉水中,这种温柔能慰烫人的灵魂。

    云浅月就在这种温暖中渐渐沉醉,手中的金叶脱手落在地上,那金叶太轻,落地的声响也同样太轻,根本就不能拉回她的神智。

    容景听到那丝轻响,手臂猛地收紧,云浅月嘤咛一声,他又猛地放松力道,不再轻浅细吻,而是舌尖探入加深这个吻,温柔缱绻,缠缠绵绵。

    云浅月大脑一片空白,身子渐渐瘫软在容景怀里,只感觉心尖在不停地颤动,这种温柔蚀骨和刚刚的狂风暴雨让她一样承受不住,如雪似莲的气息将她笼罩包裹收紧,如一张巨网,不留一丝缝隙,让她几欲窒息,头脑发昏,轻浅的喘息变为急促的喘息,她想着再这样下去自己就会窒息而死,开始用手去推容景,“容……景……你躲开……我要死了……”

    容景依然离开云浅月唇瓣少许,闭着眼睛睁开,眸中似一团火在燃烧。

    云浅月大口大口地喘气,似乎活过来一般,一边喘息一边埋怨地道:“你是不是想让我死啊……来点儿痛快的……我才不要这样死……”

    “我就是想让你这样死……”容景忽然又吻了下来。

    云浅月想避开,可惜慢了一步,又被吻了个正着,她瞪眼,可惜此时她美眸含春,即便嗔怪瞪眼也没有半丝威慑,相反眸光盈盈,这更让容景心动,继续吻上了她鲜红的唇瓣……

    屋中温度骤升,暖融融如化了三江水。

    屋外浅月阁静寂无声,恍若无人。

    就在云浅月再次要窒息的时候,容景终于放开了她,云浅月这回已经说不出话,只剩下急促的喘息声,容景同样喘息,二人的喘息声合于一处。过了片刻,云浅月刚要推开他,容景忽然伸手将她的头按在他的心口处,哑声道,“你听,听见了什么?”

    云浅月清晰地感觉到了容景心口怦怦的跳动声,她哼了一声,故意道:“什么也没听到!”

    “你确定?”容景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眸光温暖如水。

    “嗯!”云浅月又哼了一声。

    “你若是不说我就再吻你。”容景声音又哑了几分。

    云浅月身子一颤,又羞又恼地道:“你还上瘾了是不是?”

    容景忽然低低笑了一声,看着她不满地抬起头,他手臂收紧,让二人之间再不留一丝余地,对她一字一句认真地道:“是,我是上瘾了。怎么办?”

    云浅月本来半红的小脸此时彻底红了,她感觉脸上火烧火燎一般,不敢看他的视线,这种风流阵仗她前世今生哪里经历过?嗤了一声,嘟囔道:“我哪里知道怎么办?你离开我些就好了!”

    “不离开!”容景抱着云浅月不动,只感觉怀里的身子娇软无骨。

    云浅月低着头翻了个白眼,忽然问道:“容景,你是不是喜欢……”

    “小姐,宫里的陆公公前来传旨,请小姐即刻进宫!”忽然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闯进了浅月阁,云孟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云浅月后面的话。

    云浅月将没吐出口的话吞了回去,眉头皱了一下。

    “告诉她,就说你不小心又碰伤了胳膊,导致胳膊的伤严重了,无法进宫!”容景压低声音道。

    “为什么?我明明好好的。”云浅月虽然讨厌进宫,但此时陆公公来传旨,听云孟急匆匆的样子看起来是有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