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18章 粉面桃花(3)

第218章 粉面桃花(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浅月小姐,景世子的车稳些,既然景世子也要去,您就赶快上景世子的马车吧!”陆公公催促云浅月,扔下一句话,连忙上了自己赶来的车。 不知为何,只要景世子在,就有一种令人天塌下来你也安心的力量。他想着怪不得皇上每次提到景世子都是一副讳莫如深的神色。

    云浅月恍若不闻,抬步跟上陆公公,想着她才不要和那个混蛋坐一辆车。

    “陆公公是公公!”容景忽然开口,加重公公两字。

    云浅月脚步一顿,猛地转头又走了回来,粗鲁地一把打开了马车的帘幕,见弦歌手僵在半空中,憋着笑不敢看她,她瞪了弦歌一眼,跳上了车。

    容景微带笑意地看了云浅月一眼,对弦歌吩咐,“赶车!”

    “是,世子!”弦歌想着青天白日里原来也是可以有鬼的,那个让人变成鬼的源头就是女人用的粉。他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丞相府,又快又稳。

    陆公公的马车紧随其后,快马加鞭,两辆马车直直向皇宫驰去。

    车中,云浅月早已经忍不住动用她早就想动用的脚,狠狠地踹了容景两脚。容景不躲不闪,任她踹来,待她踹罢,声音温柔,“可解了气了?”

    “没解,我还想再揍你一顿。”云浅月嘴里虽然说着,但并没有动作。她清楚自己的脚劲,刚刚那两脚踢得太用力了些,而他却眉头都不皱一下,此时到让她有些后悔用力太大了些。暗自奇怪,以前也曾经用力踹过他,却只恨没踹得更狠些,如今居然踹完还后悔,果然是越活越回去了。不过气也消了大半。

    “你可真舍得!”容景盯着云浅月的脸,将她刚刚那一丝悔色看尽眼底,连眸光都染了笑意。

    “那有什么不舍得?你又不是……”云浅月哼了一声,想说什么,忽然觉得不能再说你又不是我的谁那句话了。她改了口,没好气地道:“你不知道躲开吗?”

    “踹我两脚总比你气急了踹自己两脚强一些。就不躲了吧!”容景笑着摇摇头。

    云浅月看着容景,忽然“扑哧”一声笑了,问道:“我好不好看?”

    容景伸手抚额,“你还是别笑了,不笑还可以一看。笑的话更像鬼了!”

    云浅月大怒,立即出手去打掉容景抚额的手,怒道:“说,我好不好看!”

    “哎,这样横眉怒目也还勉强一看。不过也不会看成人的。”容景道。

    云浅月闻言立即欺身上前,将脸凑近容景,恶狠狠地道:“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再敢说出让我不满意的话,我就将我脸上的东西都抹你脸上。”

    容景伸手揽住凑近的云浅月,看着她一张小脸除了白色再看不出其它颜色,只一双眸子此时恶狠狠地瞪着他,的确是有些威慑力,至少小孩子可以被吓哭。他柔声笑道:“没想到女子用的粉还有这等好处,可以用来遮羞!”

    云浅月脸一红,刚要发作,容景忽然贴向她的脸,她一惊避开,与此同时容景也退了回去,口中低喃,似乎对云浅月说又似乎在对自己说,“这回真是下不去口了!”

    云浅月闻言嘴角抽了抽,咝咝疼痛随着她动作传来,她恨恨地道:“以后我天天这样,让你看个够!”

    “都说女为悦己者容。若是你以后日日专门为我一人而这样费心扑粉着装,我大约日日夜晚做梦都会笑醒的。”容景笑着道。

    “行,你等着,就算你做梦不笑醒,我以后也会做这般打扮,夜夜跑到你床前晃悠让你吓醒的。”云浅月撂出狠话。

    “夜夜跑我床前晃悠啊……”容景眸光忽然破碎出一道光亮,看着云浅月,笑得意味幽深地道:“欢迎之至!”

    云浅月本来没察觉,此时听到他怪异的声音才知道被他拐了道。她脸一红,当然粉太厚,看不出什么来,她余光扫到车壁上居然有一块梳妆镜,镜中人脸色白如鬼。即便她此时脸上如火烧,面上也看不出一分神色,她想着原来这粉虽然味太呛,但可是个好东西。能将她脸皮变厚,厚如城墙,她感慨了一下,懒得和容景再计较,推开他,要退回身子。

    容景抱着云浅月不松手,对她皱眉道:“难道就没有一种没有味道的脂粉吗?”

    云浅月哼了一声,“我哪里知道?这种破东西抹在脸上难受死了。”

    “难受也没办法,你且忍忍吧。”容景闭上眼睛,似乎也强忍着什么似地道:“我也忍忍吧!”话语间的神态和表情似乎比抹了厚厚一层粉的云浅月还要难受。

    云浅月睁大眼睛看着容景,看了片刻,她顿时气焰顿消,觉得圆满了。原来有人比她更难受啊!她见容景不松手,也不强行退出容景的怀里,将身子软下来,任他抱着。只要让这个家伙恶心的事情,她都愿意做一些,比如离得近,他才能更浓更清晰地闻到这种粉味。

    “你真是……”容景似乎猜透云浅月的心思了,有些哭笑不得。

    云浅月哼哼了一声,觉得有个比软垫和靠枕还软和的垫子靠着似乎不错。

    二人再不说话,马车一路穿街而过,车轱辘压着路面快速噶动的声音就可以想象马车的行驶此时有多快。

    云浅月想着弦歌的技术真好,这样赶车的速度与骑马不相上下了。她有些困倦地打了个哈欠,也闭上眼睛。感觉没多大一会儿,马车便停了下来。

    “世子,到了!”弦歌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云浅月睁开眼睛看向容景,容景给她理了理微微散乱的发丝,低声道:“今日你什么也不用说,只管听我的,如何?”

    云浅月眨眨眼睛,容景看着他,眸光温润。

    云浅月在那温柔的眸光中忽然找到了某中东西,那是上一世她一直追寻的,却从来触不可及的。她忽然一笑,“好!”

    话落,容景松开手,云浅月退出他怀里,伸手挑开帘子向外看去。

    只见这里不是皇宫门口,而是午门外。往日作为监斩犯人的监斩席上此时正坐着身穿一身龙袍的老皇帝,老皇帝身后或坐或站数十人。老皇帝身边有她熟悉的身影,夜天倾、夜轻染、夜天煜等人,移开目光看向前方的监斩台,只见上面围成圈摆放着百多名身穿黑衣的尸首,正是那日刺杀她和容景的人,而叶倩站在监斩台中央。

    云浅月一眼将午门外的情形看入眼底,收回视线看向容景。

    容景对她浅浅一笑,低声道:“你今日要少笑,否则这监斩台上就不止那些等着被叶倩施咒焚烧的尸首了,还会多了因你的笑而吓死的可怜鬼。”

    “你真是不欺负我就不痛快!”云浅月闻言又气又笑。当她愿意成为这副鬼样子啊!还不是没有粉的那张脸太见不得人了。至少这粉不禁遮住了她的脸,连嘴角的那一处伤口也遮住了。

    “我日日欺负你,总有一天没了我的欺负,你会觉得连世界都失去了色彩!只有做到这样,大概你眼中心中就再也放不下别人了……”容景低声咕哝了一句。

    “你说什么?”容景的声音太小,云浅月没听清。

    “没什么!赶紧下车吧!如今正赶上时辰。”容景抬起头对云浅月一笑。

    云浅月扁扁嘴,刚要跳下车,忽然想起什么,她立即改了主意,扶着车辕慢悠悠下了车,往车前一站,盈盈弱弱。

    容景看着云浅月的动作眸光隐了一丝笑意,在云浅月身后也缓缓下了车。

    陆公公的马车慢一步地来到,马车刚一停,陆公公就连忙从车中下来,向监斩席的皇上那里跑去。

    “我们呢?去哪里?”云浅月问容景。

    容景还没答话,只听监斩台上叶倩大喊,“云浅月,快些过来,时辰就要到了。”

    云浅月闻言看去,只见叶倩正向她招手,她点点头,刚要过去,眼前一阵风飘来一个人,正是夜轻染,她只能再停住脚步看着夜轻染。

    “小丫头,你……”夜轻染来到就见到云浅月在阳光下更为惨白的脸,他一惊,后退了一步,以为看错人了,再仔细一看,才知道没看错人,指着云浅月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会这个样子?”

    还能怎么回事儿?她总不能告诉他因为某人欺负她的脸已经不能见人了,只能用粉遮羞了吧?她摇摇头,虚弱地道:“没事儿!”

    “小丫头,你怎么了这么虚弱?”夜轻染皱眉看着云浅月,关心地问。

    “昨夜被子都被叶倩抢走了,我染上了风寒。”云浅月胡诌。

    容景抬头望天。

    “这个可恶的女人!”夜轻染闻言有些恼怒,又不赞同地道:“染了风寒你怎么还来?”

    “查找凶手这么大的事儿,染了风寒怕什么?别说我还能走来了,就是卧床不起爬也要爬来。”云浅月继续胡诌,否则她能说什么?说容景欺负了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