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25章 千钧一发(2)

第225章 千钧一发(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想着看老皇帝这架势是要成全二人好事儿?都问起叶倩的生辰来了!

    夜轻染脸色一变,恼道,“皇伯伯,你问她年岁做什么?我才不喜欢这个女人!”

    “德王兄,看看你家这个泼猴子!是不是该给他娶了亲安定下来了?”老皇帝看向一旁的德亲王。

    德亲王看了叶倩一眼,眸光扫过云浅月,含笑点头,“皇上说得极是!这个泼猴子,小魔王,是该有个人管管他了!”

    “嗯,朕觉得也是。他比景世子大一年。景世子今冬及冠。这小魔王是在今年初春的时候及冠的。虽然朕没给他办及冠之礼,但年岁也是到了的。”老皇帝道。

    “不错!”德亲王点头。

    “叶公主,朕看着你和月丫头年岁差不多。可是如此?”老皇帝又询问叶倩。

    叶倩眨眨眼睛,不答反问,“我还不知道云浅月生辰,也不知道和她是不是差不多!”

    云浅月想着她如今也不知道自己生辰,一直都在听人说她快及笄了,可是都没有告诉她那个日子,她一直也没有问人。

    “朕记得月丫头的及笄之日与景世子的及冠之日是同日吧?若是朕没记错的话都是冬至日那一天。”老皇帝转头问容景。

    云浅月一怔,和着说她和容景是同一天生日?这……也太巧了吧?古代男子十八及冠,女子十五及冠。容景比她整整大三岁?一天不多一天不少?

    “似乎是!”容景淡淡一笑,对老皇帝点点头。

    云浅月想着大家一直都在说她快要及笄了,她还以为真的很快呢,如今才将七月初,距离冬至日还有小半年呢!她本来急于想办法定要阻止老皇帝将她嫁出去的心顿时安定了几分,半年够她准备了。老皇帝总不可能将她没到及笄就嫁出去。因为古代女子不过及笄之后是不算成人,不出嫁,除非童养媳。但她的身份可不会成为童养媳的。所以,最少半年之内,她还是安全的。

    “哈哈,果然是这样!等到那一日,朕定给景世子和月丫头大办及冠之礼和及笄之礼!”老皇帝大笑道。

    容景浅笑不语,云浅月不以为然,好话谁都会说,指不定到时候什么样呢!

    “原来景世子和云浅月的生辰都是冬至日啊!”叶倩目光在二人身上扫了一圈,对老皇帝笑道:“真是巧,我也是冬至日呢!”

    云浅月一愣,容景淡淡瞥了叶倩一眼。

    老皇帝也是一愣,“叶公主的生辰也是冬至日?和景世子、月丫头同日?”

    “她胡说!她的生辰明明的重阳日!”夜轻染怒瞪了叶倩一眼,“胡说八道也不知道脸红!连生辰你都能胡乱改的?”

    叶倩忽然大乐,看着夜轻染,眉眼都笑出了一朵花,“连我的生辰之日你都能知道,还说你不喜欢我?看,露出马脚了吧?”

    云浅月无语地看着叶倩,她今日方觉这女人真是一只狡猾的狐狸。夜轻染斗不过她,她怜悯地看了一眼夜轻染,见他脸色霎时铁青。

    “呃……哈哈哈……”老皇帝大笑起来,“原来如此!”

    “你个臭女人!我记得你生辰是因为那日……”夜轻染觉得他今日真是栽倒这个女人手里了,不由心里恨得牙痒痒。

    “嘘,你若是敢说出来那日因为什么,我就将我们躺在一张床上的事情说出来。那么你就非娶我不可了。”叶倩嘴角微动,对夜轻染传音入密。

    夜轻染投鼠忌器,立即噤了声。

    云浅月能看得懂唇语,想着叶倩所说的事情大约是她给夜轻染解毒赤身**躺在一起被南凌睿撞见之事。若是真被叶倩说出来,毕竟这算是夜轻染毁了叶倩名节,那么依照老皇帝和德亲王此时的态度看来,估计当即就会定了二人的婚事,她不由好笑。

    “德王兄,你也看见了,这小魔王也有今日!”老皇帝大笑罢,对德亲王笑道。

    “这个小兔崽子!总有人能治了他了!”德亲王笑着点头。

    叶倩得意地挑了挑眉,刚想说什么,眸光扫见远处走来的身影,脸色瞬间一变。

    夜轻染正恼怒地瞪着叶倩,见她脸色微变顺着她视线看去,就见到有三辆马车缓缓停在了不远处。第三辆车帘当先打开,从车中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折扇轻摇,风流无匹,正是南凌睿,他顿时笑了,凑近叶倩,咬牙切齿地道:“终于有治你的人来了!你这个臭女人若是再不老实的话,我就将你扒光了送到南凌睿的床上去!看你到时候还乖不乖!”

    叶倩闻言收回视线,看着夜轻染,微变的脸色忽然娇媚一笑,含羞带怯地低声道:“比起他,我更喜欢你的床!”

    夜轻染立即躲开了叶倩身边,一副嫌恶至极的脸色。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二人,目光也看向那处,南凌睿依然如往日一般风流俊美,仕女图轻摇慢晃,在正午太阳光的照样下,那仕女图看起来比他本人还醒目。她想着依照南凌睿、叶倩、夜轻染三人的关系,今日又有好戏看了。

    她移开视线看向另外两辆马车,只见在第二辆内出来的人是夜天煜,夜天煜下车后许久,第一辆车的车帘才缓缓打开,从里面探出夜天倾的身影。夜太子下车后亲自挑着车帘,之后丞相府秦小姐探出身子……

    云浅月眼睛眨了眨,想着秦玉凝终究还是来了!

    “她就是秦玉凝?我看长得也不怎么样嘛!”叶倩对着云浅月低声嘟囔。

    云浅月好笑,低声道:“你都还没看到她的脸,怎么知道她长得不怎么样?”

    “因为我在她身上看到了一只大蝎子!”叶倩道。

    云浅月看着秦玉凝一身素雅衣裙,娇柔虚弱的模样,她笑了笑。叶倩是指蛇蝎美人吗?秦玉凝算吗?也许是算的,只不过这个美人目光还没露出她的蛇蝎心肠让她看到。

    “原来夜天倾是因为喜欢这个女人才不喜欢你的?”叶倩又问。

    云浅月看到秦玉凝下车后脚落地险些跌倒,夜太子怜惜美人抱了个满怀。这场面怎么看怎么才子佳人,她收回视线扫了一眼监斩席,只见所有人除了她和容景外包括老皇帝都看向了那处,她笑着点点头,“嗯,大约是吧!”

    夜天倾未免太蠢,因为容景一句“秦小姐大才,堪当国母”的话就如此表现。他是不是忘了太子有可能成为皇帝也有可能不是皇帝?老皇帝虽然身体不好,但年岁可不大,执掌皇权一生,岂能是那么轻易放手的?夜天倾这个太子想要登基继位未免太急了些吧!

    “看来丞相府的秦小姐的确病得厉害!”孝亲王忽然开口。

    “是啊,小女从昨日染了风寒后就一直卧病在床,昏昏沉沉,太医院的太医进进出出了好几趟丞相府,老臣也不明白这风寒今次怎地这般厉害。”秦丞相忧心忡忡地道。

    “有景世子在,一会儿待秦小姐过来让景世子给辛苦看诊一下。风寒而已,并无大碍的。”老皇帝看着夜天倾扶着秦玉凝走来,他老眼闪过一丝厉色,语气却温和。

    云浅月一直注意着这里所有人的神色,清清楚楚看到老皇帝那抹厉光,心里冷笑一声。这就是帝王,在皇权高位下,他的眼里此时看夜天倾就是一个和他争夺权力的人,而不是他的儿子。

    “如今看到脸也看不出长得多好,还是天圣第一美人呢?我看比云浅月差远了,为何她不是天圣第一美人?”叶倩此时看到了秦玉凝的脸,为云浅月打抱不平。

    众人因为她的话一怔,都收回视线看向云浅月,见她脸上厚厚的粉因为被夜轻染擦掉大部分,露出清晰的眉目,虽然面色苍白,但半遮半掩下依稀可见倾城姿色。因为浅月小姐的纨绔不化大字不识不通礼数的名声太大,才导致所有人都忽视了她的容貌。此时一看,当真如叶倩所说,她比秦玉凝的容貌要胜一分。

    “女子之美不仅仅是美在容貌,管长一张好容貌有什么用?胸无点墨,不知礼仪,不懂礼数,没有半丝女子该有的样子,哪里就能称得上天圣第一美人?天圣第一美人自然是才貌都是第一的。”孝亲王冷哼一声。

    众人都暗暗点了点头,赞同孝亲王的话,从云浅月脸上收回视线,这时秦玉凝盈盈弱弱走来,即便面色苍白,但依然有大家闺秀的知书达礼的气质,天圣第一美人当之无愧!

    叶倩被孝亲王反驳得一时哑口无言,她看向云浅月。云浅月淡淡而笑,不以为意。她撇撇嘴,不再说话。

    夜轻染想反驳,但余光扫见云浅月无所谓的脸色,将要说的话吞了回去。

    容景似乎没听见孝亲王的话,目光淡淡。

    “本太子还以为来晚了,看不到好玩的了,原来还不晚!”南凌睿打着折扇当先走过来,对老皇帝行了个站礼,“天圣吾皇万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