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27章 求娶立妃(1)

第227章 求娶立妃(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想着这孝亲王果然也是有几分本事的,怪不得这么些年能将孝亲王府屹立不倒,除了有个不孝的儿子外,他也算是只狐狸。 她见老皇帝面有松动,想着不能错过这次机会,眸光现出一丝厉色,今日定要给这孝亲王一个打击。

    想到此,她刚要开口,只听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娇呼。这声娇呼虽弱,但声音可是不低,一下子就揪住了所有人的心,众人包括老皇帝的视线都顺着那声音看去。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想着秦玉凝这声音发出的真是凑巧,而且这声音发出的也真有水平。不止是吸引了老皇帝等人的视线,也将她要说的话打了回去,她见错过了机会,此时她再说话估计也没人听,她收起眼中的神色,缓缓转头向身后看去。

    只见夜天倾和秦玉凝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她身后,夜天倾正痴痴地看着她,而秦玉凝正向地上倒去。她倒下的方向正是台阶下,这监斩席台高五米,若是摔下去,不死也会摔个残废。

    “快扶住她!”老皇帝大惊,连忙对怔愣的夜天倾大喝了一声。

    夜天倾扶着秦玉凝来到的时候是正听得云浅月提到他的名字的时候,他看向云浅月,见她盈盈弱弱站在那里,虽然面容被粉抹得三花五道,但依然掩不住她眉眼的灼灼之华,所以一时痴迷,以至于渐渐松了扶着秦玉凝的手。此时听到众人惊呼和老皇帝大喝,他才惊醒,见秦玉凝向高台下倒去,眼疾手快地去捞她。

    只听“咔”的一声,夜天倾只扯断了秦玉凝一片衣裙,她的人像高台之下跌去。他大惊失色,再想去抓,为时已晚,只眼看着秦玉凝向台下落去。

    “凝儿!”秦丞相骇然大呼。

    老皇帝惊得腾地站了起来,“快!救她!”

    夜天倾立即扔了手中的半截衣片飞身而下,可是他即便速度再快,也抵不过这一番耽搁秦玉凝的坠落速度。

    云浅月眸光扫见也夜轻染站着不动,南凌睿亦站着不动,夜天煜在夜天倾身后也似乎惊住了一般,同样站着不动,叶倩更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她眉头微皱,想着若是秦玉凝摔死的话,会有何后果?她看向容景。

    容景似乎也向她看了一眼,紧接着云浅月便见一道白影一闪,容景所在的位置已经无人。她一愣,只见他飞身而下,千钧一发之际,在秦玉凝落地的瞬间接住了她。她正想着他什么时候已经恢复武功了?这一想法刚冒出来,她便听到“咔嚓”一声,她心中一紧,那是骨头断裂的声音,定睛看去,只见容景接住秦玉凝的那只手臂肘腕处有鲜血流出。

    云浅月目光落在容景的胳膊上,只感觉那一瞬间她呼吸都停了,想迈步冲下去,但她发现脚下像是生了根一般,一步也迈不动,只看着秦玉凝惊魂未定地躺在容景怀里,而容景踉跄地后退了两步,手臂虽然断裂,但依然稳稳地接住了秦玉凝。

    “景世子!”老皇帝听到那声骨头断裂的声响也惊呼一声,疾步来到台阶边缘处向下看去。

    “景世子!”在坐的不少文武大臣都霍然站起跟随老皇帝身后来到台阶边缘,齐齐担忧出声。

    夜轻染不敢置信地看着五米监斩席下将秦玉凝抱在怀里的容景,须臾,他霍然转头看向云浅月,只见云浅月静静地站在那里,脸色并无异样,他眸中闪过一丝疑惑,又转头看向容景,只见容景在接到秦玉凝后并没有立即松手,他眉头皱起,也不明白地看着容景。

    叶倩比夜轻染更不可置信地看着容景,似乎也想不明白容景为何拼尽手臂断裂也要救秦玉凝,她也看向云浅月,同样未从云浅月脸上看到任何情绪,不禁疑惑。

    南凌睿即便发生这一番变故依然不忘记手中的折扇轻摇,面上神情依然风流倜傥,只是无人发现他目光定在容景和秦玉凝身上,一双桃花目讳莫如深。

    “玉凝,你怎么样了?”夜天倾紧随容景身后飘身而落,脚刚站稳便一脸紧张地看着容景怀里的秦玉凝,急急开口。

    秦玉凝似乎受了惊吓一般,只看着容景的脸,仿佛没听到夜天倾的话。

    夜天倾脸色一沉,看向容景,对他伸出手,“景世子,多谢你救了秦小姐,将她给我吧!她如今定是吓坏了。赶紧让太医给她诊治一番。”

    容景淡淡一笑,对夜天倾温声道:“太子殿下将她接过去吧!我的手臂如今提不起力了!将她给不了你。”

    夜天倾这才看到容景接着秦玉凝那只手臂已经被鲜血渲染开,他微沉的脸色稍好,伸手将似乎惊吓住的秦玉凝抱在怀里,对容景道:“幸好有景世子在,否则玉凝定会受伤,只是本太子不知道景世子武功不是很好吗?因何这小小的五米高台接一个人而已还会致使世子受伤?”

    “我身体大不如前,功力退步,如今受伤很正常。也没什么可让太子殿下疑惑的。”容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似乎不以为意,目光向台上看来,对老皇帝苦笑道:“容景幸好不负皇上所望救了秦小姐,只是这副残败身躯果然不禁用了。”

    “幸好有景世子在,救了秦小姐一命,否则若没有景世子在,照刚才的情况秦小姐必死无疑。”老皇帝目光落在容景被鲜血渲染开的胳膊上,连忙吩咐,“快,景世子快看看你的胳膊如何了?”

    “小伤而已!不过是折了一下筋骨!无碍的,皇上勿须挂心!”容景摇摇头。

    “刚刚那声音怎么可能是小伤?”老皇帝对夜轻染吩咐,“轻染,你快下去看看景世子!”

    夜轻染点头,飞身而下,顷刻间落在了容景面前,伸手去扯他胳膊。容景身子一闪,躲开了夜轻染。夜轻染一愣,容景出声提醒,“染小王爷,你离我太近了!”

    “臭毛病!你刚刚不是还抱着……”夜轻染瞪眼。

    容景开口截住他的话,“那是情急之下所为!”

    夜轻染哼了一声,“好个情急之下所为,这秦小姐居然容你不惜断骨而相救!你弱美人何时对人这么好了?”

    老皇帝闻言,老脸上闪过一丝沉思。

    众人脸上都齐齐现出异色,似乎也在思量着夜轻染的话,看向夜天倾怀里的秦玉凝的眼神都不约而同地有了一番变化。

    “别说今日摔下来的是秦小姐,就是任何一个人只要我有能力也会救的。”容景颜色淡淡。

    夜轻染自然不相信容景的冠冕堂皇之言,这么多年打交道,他自然知道这弱美人不做无利之事。今日既然救了秦玉凝,自然是有算计。他才不相信任何人他都会救。不惜用他那刚恢复了几分的微薄之力。他轻哼了一声,见秦丞相疾步走来,不再开口。

    “老臣多谢景世子救了小女一命,否则老臣就要失去这个女儿了!景世子大恩大德,没齿难忘。”秦丞相顺着台阶快步跑下了监斩席,来到容景面前,就要对他跪倒大榭。

    “丞相客气了!小事而已,不必挂齿!”容景在秦丞相跪倒之前淡淡开口,“秦小姐看起来吓坏了,丞相还是赶紧带秦小姐去让叶公主给检查一下,她的身体是否能够放血,如今天色可不早了!”

    秦丞相没想到这个时候容景还想着让叶倩给秦玉凝检查身体。他拜下去的身子一僵,连忙道:“景世子,您的胳膊……”

    “无碍!”容景不再看秦丞相,抬步向监斩席上走去。

    就在这时夜天倾怀里的秦玉凝似乎惊醒一般,急急出口,“景世子……”

    容景脚步一顿,转头看向秦玉凝。

    秦玉凝小脸惨白,惊魂未定的声音说不出的懊悔自责,美眸泪如雨下,“景世子,都是玉凝不好,若不是玉凝没站稳,也不至于让景世子受伤……都是我……”

    云浅月看着秦玉凝,想着雨打梨花大约也就是如此!

    容景淡淡一笑,不以为意,“秦小姐如此才华,若是出事,是皇上和天圣的损失。容景有生之年还能救人也是福气。秦小姐不必挂齿!”

    秦玉凝话语一哽,小脸泪流满面,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

    容景再不看秦玉凝一眼,抬步登上了台阶。

    “幸好有景世子救了你,也怪我不好没有扶住你。”夜天倾温柔地用衣袖给秦玉凝擦去脸上的泪痕,自责地哄道:“别哭了!”

    秦玉凝并不答夜天倾的话,虽然夜天倾给她擦了眼泪,但她泪眼朦胧的目光依然不离容景的背影。

    老皇帝老眼碎然现出幽深的色泽,目光在容景、夜天倾、秦玉凝身上流连片刻,对夜天倾威严地道:“天倾,带秦小姐上来,让叶公主给秦小姐诊治一番!的确如景世子所说,天色不早了!”

    夜天倾身子一僵,看向老皇帝,老皇帝已经转身,向座位走去,他立即应了一声,再不敢耽搁,抱着秦玉凝向监斩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