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30章 特予赐婚(1)

第230章 特予赐婚(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老皇帝一声大喝,立即上来十几名护卫齐齐将云浅月押住。

    容景面色微微一变,袖中的手指忽然动了动,但很快就恢复颜色,没有开口。

    夜轻染大惊失色,想要挥手打开那些护卫,但想到这回要杀云浅月的人不是太子,而是皇上,容不得他为所欲为,他立即“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求道:“皇伯伯不要!”

    云王爷骇得脸色大变,被夜轻染的声音惊醒,连忙也求道:“浅月年幼无知,口无遮拦。老臣可就这一个女儿,求皇上看在云王府一直忠心耿耿的份上,饶了她吧!”

    “父皇,月妹妹一直都心直口快,绝无恶意。”夜天煜也是大惊,连忙出声。

    “父皇……”夜天倾面色一变,也连忙开口。

    “都给朕住口!”老皇帝打断夜天倾的话,对侍卫怒喝:“将她拖下去!谁敢求情,视为同罪论处!”

    夜天倾立即住了口。想要说话的人如云王府亲近之人也都将话吞了回去,而孝亲王老脸现出得意之色。

    监斩席有一瞬间死寂。

    “皇上,老臣求皇上了,皇上不看老臣的面子,总要看云王府列祖列宗的面子,云王府一直对皇上忠心耿耿啊。”云王爷跪着向老皇帝爬去,惊骇得老脸百无血色。心中早已经后悔,若不是他做了废除祖训的引子,浅月也不会顺着杆子爬上去说了大逆不道的话惹了皇上动怒要杀她。

    “皇伯伯,小丫头虽然大逆不道,但她……”夜轻染也彻底慌了,再次出声。也暗自后悔应该在小丫头开口的时候就阻止。不应该任由她触怒了皇伯伯的忌讳。他能感觉出皇伯伯是真要杀了小丫头的。

    “将云王爷和染小王爷的嘴给朕堵上!”老皇帝截住夜轻染的话。

    立即有两个人上前押住云王爷和夜轻染,捂住了二人的嘴。

    夜轻染挥手将人打掉,腾地站了起来,恼怒地道:“皇伯伯,你为什么要杀了小丫头?她的话本来就没错,他……”

    “轻染,住口!”德亲王快步走过来,伸手捂住了夜轻染的嘴,对他怒喝。

    夜轻染说了一半的话被吞了回去,他瞪着德亲王伸手去拍封亲王的手,德亲王死死将他按住,警告道:“你还要打你父王不成?”

    夜轻染手生生顿住。

    “还等着做什么?将这个小丫头拖下去!”老皇帝再次命令。

    “是!”侍卫得令,押着云浅月向外走去。

    夜天倾面色有些灰败,夜天煜张了张口,二人都齐齐垂下头,这回再无人开口为云浅月求情。众人都看着侍卫押着云浅月向监斩席下走去。

    云浅月被拖得脚步踉跄,她的嘴虽然没被堵住,但并没有开口求饶。

    夜轻染见云浅月被压走,顿时大急,他再也忍不住,挥手打开德亲王,德亲王身子一个趔趄,险些跌倒,他以为夜轻染要做大逆不道的事情,老脸一变,刚要再喝止,不想夜轻染这回并不是对老皇帝发怒,也不是去救云浅月,而是转向容景,怒道:“弱美人!你怎么半声也不吭?当真这般狠心让小丫头被杀了?”

    容景面色淡淡,不以为意,“她大逆不道了这么些年,皇上一再容忍,她不知感恩,反而变本加厉。这等女子文墨不通,礼教不懂,不视君王,活着也是没用。不如死了的好!”

    “你……”夜轻染不敢置信地看着容景,怒道:“你属狼心狗肺的吗?你忘了当年若没有云爷爷那一颗圣药便没有你如今站在这里说话了?”

    “当年云爷爷救了我是不错。但是家国为重,私情为轻。容景还分得清轻重。”容景看着云浅月被押下去的背影淡漠地道:“若她死了,以后我就孝敬云爷爷在床榻之侧,也不枉云爷爷赠药之恩。”

    “你?你能抵他的孙女?”夜轻染不屑地看着容景。

    “能!”容景吐出一个字,毫不犹豫。

    夜轻染恶狠狠地看着容景,容景面色淡淡,看着云浅月转眼间就被押在了监斩台上,他眸光冷漠,仿佛看一个陌生人,半丝情绪也无。

    “你怎么抵他孙女?”夜轻染忽然冷笑一声,“别告诉我你变成云浅月!”

    “也未尝不可!”容景淡淡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云爷爷救命之恩,我没齿难忘。若是云浅月死了,我就弃了荣王府,给云爷爷当孙女又如何?”

    夜轻染一愣。

    众人闻言大惊,都齐齐抬头看向容景。

    老皇帝老眼骤然一缩。

    “当真?”夜轻染一愣过后,挑眉看着容景,“若是小丫头死了,你当真弃了荣王府,给云爷爷当孙女?”

    “自然当真,君子一言,容景岂能是随口胡言之人。”容景道。

    “好!那本小王今日就等着皇伯伯杀了小丫头,让你给云爷爷当孙女去!堂堂景世子弃了祖宗,改名云浅月,着女装,想必很让人期待!”夜轻染忽然怒意进退,笑了,一摊手,对老皇帝道:“皇伯伯,您杀吧!我虽然对小丫头有好感,但也抵不过我对这个弱美人在小丫头死后的行为好奇呢!”

    “你有我呢!对她有好感做什么?天圣第一奇才景世子变成天圣第一女纨绔云浅月,本公主也很好奇呀。”一直没开口的叶倩忽然出声,走过来笑着挽住夜轻染的胳膊,对老皇帝天真地道:“我早先还以为云浅月勾引走了这个小魔王呢!就想着用我们南疆的虫子咬死她,如今既然皇上要杀她,这小魔王对她仅是有好感而已,我就放心了。”

    “本来本太子还想娶云浅月为太子妃呢!”南凌睿忽然叹息一声,折扇轻摇,仕女图在阳光下闪着白花花的光,他有些可惜地道:“她虽然文墨不通,但脸蛋不错,还有那小身段,我一直就想着她是否比本太子看中的素素身段要迷人。所以想娶回去看看。要不本太子住进云王府做什么啊!如今看来是不行了!”

    “哦?睿太子想要娶云浅月?”老皇帝怒意不知何时褪去,和蔼地看向南凌睿。

    “是呢!但是天圣的圣祖爷不是有祖训吗?本太子就算有此意也不敢冒然向天圣吾皇请旨。更何况那小丫头对我不喜,她如今心里只有容枫那小子,本太子住进云王府就想着怎么样才能让她喜欢上我,可惜这么些日子依然没让他喜欢上我,偏偏本太子还更喜欢她了。”南凌睿摇摇头,又叹息一声。

    “哦?”老皇帝挑眉,看着南凌睿,“朕听说睿太子还未曾立妃?你想娶云浅月是要立她为太子妃?”

    “不是!”南凌睿摇头,很是果断。

    “哦?那是什么?”老皇帝又问。

    “太子侧妃!本太子的正妃之位是素素的。”南凌睿道。

    “醉香楼的素素?”老皇帝一怔。

    “是!就是醉香楼的素素。谁也不能动摇素素在本太子心中的地位。”南凌睿提起素素,立即换做了一副痴迷的模样。

    “哈哈哈……”老皇帝忽然大笑起来,笑罢,看着南凌睿道:“睿太子啊,怪不得那小丫头不喜欢你。和着你要娶她为太子侧妃?他连太子妃将来的皇后都不想做,还会想做你的太子侧妃?”

    “所以本太子才没向皇上求情啊!女人嘛!就不能惯着。本太子虽然喜欢她,但也没太喜欢她,她和素素比起来,怎么也不及我的素素的。与其将她救下来看着她嫁给别人,还不如让皇上将她杀了!”南凌睿也笑了。

    “哈哈……”老皇帝再次大笑,看着南凌睿道:“恐怕朕要让睿太子失望了!”

    “哦?皇上此话怎讲?”南凌睿看向老皇帝。

    “这小丫头口无遮拦,大逆不道,着实让朕恼火,但她所言所语也不无道理。更何况朕今日若是杀了她,景世子弃了荣王府去云王府当了她给云老王爷尽孝的话,那么朕可就失去了一直臂膀啊!朕可舍不得。”老皇帝笑了笑,对着监斩台上被绑好要行刑的侍卫大喝,“将云浅月放了吧!不必杀了!”

    “是!”那些侍卫连忙给云浅月解开刚系好的捆绳。

    “皇上,云浅月大逆不道,您怎么能将她放了?”孝亲王得意的老脸一僵,立即惊呼出声。

    “冷王兄,早先侮辱云王府是污秽之地,牵累贞婧皇后和历代皇后,朕也未曾责怪于你。小丫头刚刚的言论虽然令朕气愤,但也的确是事实,朕若是真杀了她,岂不是真成了昏君了?”老皇帝看向孝亲王。

    孝亲王立即住了口。心中暗恨,便宜云浅月了!

    夜轻染心底松了一口气,看向容景,见容景依然脸色淡淡,不以为意,他撇撇嘴,想着他出外历练七年,还是不及这只狐狸镇定。他暗自懊恼,想着他若不是情急之下气怒指控了他,让他说出那一番话来的话,这弱美人自己难道就真不开口?当真看着皇伯伯杀了小丫头?可惜偏偏他当时太急,做了他的桥架,不过小丫头没事就好,他也就懒得计较了。经此一番,他终于明白皇伯伯果然深不可测,大变之下,他即便再嚣张,也是能力有限。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底不禁有些暗沉。这就是皇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