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31章 特予赐婚(2)

第231章 特予赐婚(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看来本太子还是要继续努力了,既然她死不了,我还是想办法将她娶了吧!”南凌睿很会顺应形式。

    “哈哈,睿太子若是能征得这小丫头同意,朕就将她嫁给你也未尝不可。她在天圣没有一日不给朕捣乱,将她嫁去南梁的话朕也省得对她头疼了。”老皇帝又大笑道。刚才的乌云一扫而空,仿佛从来没出现过雷霆震怒,话落,对夜轻染道:“小魔王,朕不杀小丫头,这回你该满意了吧?”

    “皇伯伯英明!”夜轻染笑了笑。

    “哼,夜轻染,我告诉你,即便天圣吾皇不杀云浅月,你也不能喜欢上她。否则本公主就阉了你。”叶倩立即对夜轻染警告。

    夜轻染俊脸一沉,刚要开口,只听老皇帝又哈哈大笑道:“这个小魔王,当真是有人治得住你了。好,朕同意叶公主的话,若是这小魔王敢喜欢上小丫头,你就阉了他。不怕的,朕给你做主!”

    “多谢皇上!”叶倩立即松开夜轻染,笑颜如花地谢恩。

    夜轻染脸色发寒,看向南凌睿。

    南凌睿轻摇折扇,似笑非笑地道:“看来今日不是一喜,而是两喜了?夜太子求娶丞相府秦小姐,染小王爷被南疆招为驸马。本太子难道要准备两份贺礼了?”

    叶倩直起身的动作一僵,不过一瞬,就笑看着南凌睿,笑道:“等你娶得到云浅月的时候,我和夜轻染也会给你准备一份大礼的!”

    “那本太子就承叶公主吉言了!”南凌睿风流一笑,看向监斩台上被松开绑的云浅月,忽然足尖轻点,向监斩台飘去,声音传来,“这小丫头从被皇上押住后就一声不吭,大约是吓坏了,本太子可怕这小丫头晕过去,就去接她一下。让她感动一下,没准她就用意嫁我为太子侧妃了。”

    话音未落,人已经到了监斩台。

    老皇帝和众人都向监斩台看去,只见南凌睿到监斩台之后就见云浅月松开绑虚弱地向地上倒去,正被他抱了个满怀。

    老皇帝笑着开口,“难道这小丫头还当真吓住了不成?朕还以为她当真天不怕地不怕呢!”

    “皇伯伯,您可是要杀她的头,她能不怕吗?”夜轻染提醒老皇帝。

    “这个小丫头胡言乱语,什么都敢说。居然还敢说朕是昏君,简直岂有此理!”老皇帝此时虽然骂着,但面上却是笑着,对跪在地上的云王爷摆摆手,“云王兄起来吧!朕不过是吓吓那小丫头而已。让她知道有个怕的,否则当真无法无天了!”

    云王爷老脸本来死灰一片,以为今日云浅月必死无疑,他能清楚地感觉到皇上刚刚的杀气,没想到因为景世子和睿太子一番话便峰回路转,他至今依然如置梦中,听到老皇帝的话才惊醒,大舒了一口气,颤着音道:“皇上,您可吓死老臣了……”

    “让云王兄受惊了,是朕之过。”老皇帝笑着安抚,对身后一摆手,“来人,将云王兄扶起来!”

    “是,皇上!”老皇帝身后立即走出二人去搀扶云王爷。

    “老臣年岁大了,不禁吓了。”云王爷由两个小太监搀扶着起身,叹道。

    “唉,云王兄若是年纪大了,那云老王爷岂不是更年纪大了?老王爷英雄一生,这话大约是不爱听的。”老皇帝呵呵一笑,“朕觉得这小丫头太过顽皮了,若是再不杀杀她的性子,她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再这样下去,朕和她姑姑也是忧心。不想吓到了云王兄,还请云王兄莫怪。”

    “浅月这丫头的确是该受些教训!皇上教训得是!”云王爷垂首。

    老皇帝笑着点点头,移开视线看向监斩台,见南凌睿正在云浅月脸上轻拍,他笑着扬声道:“睿太子,小丫头当真昏过去了?她可还没答应嫁与你,俗话说男女授受不亲,你是不是该将她先带回来再说。”

    “好!”南凌睿应声,抱着云浅月飞身而起,向监斩席而来。他的轻功高绝,抱着一个人也是身法轻盈潇洒,转眼间飘然落在了老皇帝面前。

    “睿太子好轻功!”老皇帝大赞了一声。

    “本太子的轻功可是下了一番狠功夫的,可惜不及景世子!”南凌睿道。

    “哈哈,景世子是我天圣第一奇才。睿太子若是比得过景世子,那么这天圣第一奇才的桂冠该易主了!”老皇帝大笑了一声,看向南凌睿怀里的云浅月,见她无声无息躺在南凌睿怀里,皱眉道:“月丫头!醒醒,朕不杀你了!”

    云浅月一动不动。

    “可怜见的,她当真吓昏过去了,我拍了她半天都没醒!”南凌睿怜悯地看着怀里昏迷的云浅月,无限怜惜地道。

    “景世子,劳烦你给小丫头看看!”老皇帝转向容景和气吩咐。

    容景点点头,抬步走向云浅月,夜轻染忽然拦在他面前,冷哼一声,“不用你这个弱美人假好心,小丫头才不想用你看。我给她看!”

    话落,夜轻染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南凌睿面前,伸手把上了云浅月的脉搏。

    容景停住脚步,对夜轻染的动作似乎不以为意。

    “的确是吓昏过去了,不过我能很快就让她醒来!”夜轻染看向老皇帝,“皇伯伯,要不就让她昏一会儿,她醒来估计也不想见您。看您将她给吓得。”

    “原来这小丫头就这么大一点儿的胆子居然就敢无法无天,果然是被宠坏了!无碍的,你将她弄醒!”老皇帝吩咐。

    夜轻染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在云浅月人中上轻轻一点,口中道:“小丫头,你快醒来,皇伯伯说不杀你了。”

    云浅月似乎活过来一般发出一声细小的声音,在夜轻染话落,幽幽睁开眼睛。有些迷茫地看着眼前。

    “小丫头,朕不杀你了!这次就让你长长记性,下不为例!”老皇帝看着云浅月,声音浑厚威严,不怒自威。

    云浅月扁扁嘴,忽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老皇帝一愣。

    “皇上姑父欺负我……我要去皇宫里告诉姑姑,要去九泉之下告诉姑奶奶,要去告诉贞婧太太姑奶奶,要去告诉始祖太太姑父……”云浅月跳出南凌睿的怀里,泪如雨下地对老皇帝指控。

    老皇帝本来板着的脸听到云浅月的话有些哭笑不得,见云浅月眼泪和断了线的珍珠一样,若不喝止就会泛滥成灾的趋势,他喝道:“闭嘴,再若是哭一声,朕当真就让你去九泉之下告状了!”

    云浅月哭声戛然而止,眼泪虽然流的冲,但却一丝声音也没了。

    “朕今日就给你一个教训!若不是怕你死了景世子当真弃了荣王府去云王府代替你给你爷爷尽孝的话,朕今日就杀了你这个无法无天大逆不道的小丫头。”老皇帝道。

    云浅月闻言看向容景,见他面色淡淡,她扁扁嘴,哼道:“关他什么事儿啊?”

    “你个浑丫头!果然不懂,只知道一味胡闹。你爷爷当年用一颗圣药救了景世子,朕若杀了你他就会去云王府报恩,代替你去给云老王爷尽孝。朕看在景世子的面子上,就饶了你。朕可舍不得能抵十万雄兵的景世子从此变成了你这个无法无天的蠢丫头!”老皇帝好心地给云浅月解释。

    云浅月眨眨眼睛,认真地看着容景,忽然一乐,对老皇帝道:“居然有这样的好事儿?那您还是杀了我吧!”

    “哈哈……你这丫头!刚刚不是还昏过去了吗?这回倒不怕死了?”老皇帝笑问。

    “我才不是被吓晕过去的,而是自动晕过去的,晕过去你砍头的时候我就不知道了,不知道就不疼了,怕什么?死就死呗,十八年后又是一条英雄好汉。我若死了,能让皇上姑父废除这已经不符合当下时局的祖训,也算是死得其所。”云浅月用袖子抹抹脸上的眼泪,一番话说得豪气干云。

    “哦?看来朕没吓住你?”老皇帝笑问。

    云浅月嘴角扯了扯,眼神躲闪了一下,声音忽然小了一些,“有一点吓住了!”

    “就一点儿?”老皇帝又问。

    “嗯……一大点吧!”云浅月垂下头,声音更小了。

    “呵,你承认就好!否则朕不介意真再让你长一回教训。”老皇帝看到云浅月耷拉下的小脑袋,见她松口,总算满意地笑了。再不理会于她,将目光看向夜天倾,收了笑意询问,“天倾,你当真喜欢丞相府秦小姐?想要娶她为太子妃?”

    云浅月心里冷笑一声,老皇帝这是在给夜天倾最后一次机会吗?开弓没有回头箭,。他此时反悔的话,岂不是推翻了他对秦玉凝一番深情不悔的言论?也放弃了群臣拥护?他已经被架在悬梁上了,即便老皇帝给他一个机会,他也下不来了。更何况夜天倾怎么会反悔不抓住这次机会?而且秦玉凝的才华和第一才女的名声是他保住太子之位的筹码。夜天倾是一个懂得自己要的是什么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