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37章 喜欢之重(2)

第237章 喜欢之重(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走进云王府,正想着今日怎么没见云孟,就见云孟急匆匆迎了出来,见到云浅月看向她身后,“浅月小姐,景世子呢?”

    “他回府了!”云浅月想着这云孟从来见到容景比见到她都欢喜。

    “景世子怎么回府了?您和景世子难道还没和好?”云孟看向云浅月的脸,觉得还是看小姐未施脂粉的脸舒服。

    “他为救秦玉凝受伤了,回府养伤了!”云浅月眼皮翻了翻,她和容景打架了吗?就算那叫做打架,但是打架之前他们有好过吗?什么叫做和好了?她见云孟紧张地又要再问,不等他开口就避重就轻地道:“胳膊断了一根筋骨而已,没什么大事!”

    “那就好!”云孟似乎松了一口气,对云浅月道:“老王爷知道景世子送您回来,本来想要老奴截住景世子将景世子请进来,让您和景世子一起去他那里,如今既然景世子回府了,那小姐赶快去老王爷那里一趟吧!”

    云浅月想着今日发生这么些事情,那老头大约是要了解一下情况,她点点头,“好,我这就去爷爷那里!”

    云孟点点头,不再说话。

    云浅月向云老王爷的院子里走去,走了两步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回头问云孟,“孟叔,今日府中怎么这么安静?”

    “回浅月小姐,清婉公主来了,如今在世子那里。”云孟道。

    云浅月想着原来是清婉公主来了,怪不得府中这么安静呢!公主驾临,自然丫鬟小厮都不敢大声喧哗,安静得很。她本来要去云老王爷那里忽然改了主意,对云孟道:“孟叔,你忙吗?”

    “浅月小姐有什么吩咐吗?既然景世子没进来,老奴正想准备东西去荣王府看望景世子!”云孟道。

    “他的东西等会儿再准备,你先带我去我哥哥那里。”云浅月道。

    云孟一惊,“小姐要去世子那里?”

    “嗯?有什么不对吗?不能去?”云浅月见云孟惊异的神色问道。

    “不是不能去!是小姐十年没踏入世子的院子了,老奴一时间欣喜而已。”云孟连忙摇头,“老奴这就带小姐过去!”

    这回轮到云浅月惊异了。她这个身体有十年没踏入云暮寒的院子了吗?她皱了皱眉,笑道:“原来有十年没踏入哥哥的院子了啊!我都忘了,那我为什么不去啊?”

    “从世子那次遭了大难回来,小姐就再没踏入世子的院子,起先老王爷和王爷瞒着您不让您知道世子出了事,后来您知道了也没去。那时候世子醒来很是冷漠,三个月没说一句话。后来您一直追着太子殿下身后,也对世子冷漠了,时间太长,老奴也记不得了,大约是这样!”云孟道。

    “那时候年幼不知事,如今我总算知事了。”云浅月想着定然是发生了什么,才让她这个身体主人十年不踏入云暮寒的院子。不过如今再不比以前,云暮寒对她很好,再不能如以前一般淡漠疏远。况且清婉公主今日来了,她定然不能错过机会,一定要问出灵台寺她中催情引的原由来。

    “是,老王爷也说小姐从撞坏了脑子之后知事了,但是也比以前更会惹他生气了。”云孟笑着点头。

    云浅月一愣,停住脚步,看着云孟,“孟叔?你说什么?你说……爷爷也知道我撞坏了脑子?他怎么知道的?我没说啊!”

    “浅月小姐,咱们云王府在皇宫有眼线的啊!您在鸳鸯池被孝亲王府小郡主和荣王府二小姐推了撞到了脑子,眼线就传回了府中,老王爷当时还气得跳脚呢!说您怎么就这么笨,不知道推回去……”云孟也停住脚步。

    “那爷爷知道我不记得不少事情了?”云浅月犹豫了一下,又问道。

    云孟叹了口气,安慰道:“只要小姐您没事儿就好,老王爷知道您不想让他担心,也就没挑明装作不知道……”

    靠!她藏着掖着怕被发现人说她不是云浅月,感情人家根本就装作不知道以为是她失忆了。云浅月无语望天,忽然感觉不对,想起容枫的话和容景说她就是她自己的话,她浑身打了个寒颤,收回视线,认真地看着云孟问,“孟叔,我从撞坏了脑子之后是不是改变很大?”

    云孟疑惑地看了云浅月一眼,忽然一乐,摇摇头,“小姐是有些改变,但也不是很大。除了和太子殿下断了关系之外,也没别的变化。您还和以前一样,没个大家闺秀的气质。”

    云浅月又问,“那其他的呢?比如说你没觉得我变得陌生过?”

    “怎么会呢?熟悉你的人一眼就能认出你。”云孟立即摇摇头。

    “那我说话呢?你就没觉得我说话有时候奇怪?”云浅月又问。

    “您以前说话也奇怪,偶尔别人都听不懂。老奴还真没觉得你哪里和以前不一样。哦,有一点,就是您以前和浅月阁的人都不太亲近,除了奶娘。和咱们王府的人也不太亲近。如今和浅月阁的人亲近了,和咱们王府的人也亲近了,却打杀了奶娘,尤其是您的贴身丫头,以前半年准换一个,如今彩莲都过了半年了您还没给换掉。嗯,这一点变了。老奴还想着彩莲什么时候被换掉呢!一直没见您动静。”云孟道。

    “这样啊!”云浅月扯了扯嘴角,想扯出一丝笑来,但实在扯不出来。她又问道:“奶娘的死的确是我要赶走她却被人杀了灭口了,这我知道。可是我不知道我以前为什么要半年换一次贴身婢女,你知道吗?”

    “浅月小姐……您是真的忘了很多事情?”云孟担忧地看着云浅月。

    “也没忘多少,只不过小事儿都不记得了。”云浅月摇摇头。她不能说自己都忘了,云孟不是容枫和容景。不能让她百分之百信任。

    “原来是这样!有些事情忘了也好。从世子遭了大难后,老奴一直觉得小姐您不开心,如今景世子对您这样好,您也日日开心,就挺好。”云孟松了一口气,“至于您为何半年换一次婢女,老奴曾经私下里问过被您打发的婢女,好几个都说您不喜欢了,看腻了,要换新鲜的面孔。”

    “嗯,的确,我如今看彩莲就腻味了。”云浅月点头。

    “那小姐想将彩莲换了?那个丫头忒恬噪,您要换了也好。老奴这就去替小姐物色一个眼力价好些的来。”云孟连忙道。

    云浅月想着彩莲那丫头如今成长了些,也没有以前那么碎嘴了,但是还是不得她心意,不觉得和她贴心,而听雪、听雨也是小孩子心性,不堪大用。这三人的确不让她满意,若是能有青裳那样的婢女跟在身边就好了,可惜她是容景的人!换一个新人也不一定有彩莲好用,况且她想到彩莲说她收留了不少孤儿,都是从冷邵卓手里抢来的,她曾经跟随她去过那个地方,如今她没了记忆,还要靠彩莲才能找到那个地方,她摇摇头,“先用着吧!那小丫头虽然嘴碎,但还是和我挺贴心的。知冷知热。”

    “那小姐就先用着!等什么时候不想用了再告诉老奴,老奴再给您找。”云孟道。

    “好!”云浅月点头。

    “如今天色不早了,咱们赶紧去世子那里吧!等太阳落山的话老奴就没法去云王府送礼看望景世子了。”云孟又道。

    云浅月看了一眼天色,已经申时,她点点头,“好!”

    云孟当先领路,二人向云暮寒的院子走去。

    云浅月边走边消化着云孟刚刚的话,心中不禁来回反问,难道她真的是云浅月?不过是失去了记忆忘了而已?当一个人说你是,你会惊异,当两个人说你是,你会怀疑,当第三个人说你是,你会思索你到底是不是,当第四个人第五个人第六个人第七个人所有人都说你是的时候,那么你可能不是吗?

    若她根本就是这个身体主人的话,那么她脑中李芸的记忆是怎么回事儿?

    云浅月感觉头又开始隐隐疼了起来,她不敢再想。正如容景所说,早晚会知道,又何必急于一时半刻。她伸手揉揉额头,摒除脑中的想法,不管她到底是不是云浅月,总之她如今就是云浅月。

    “世子没遭大难以前,您是一年有大半年要腻在世子的西枫苑,都不回自己的浅月阁呢!当时吃住都和世子挤在一起,半夜将世子被子抢走,将世子时常冻感冒,世子每次都气得大怒,要将您赶出去,您就是不走,照样赖在西枫苑吃住,后来世子拿您没辙,也就由着您了。那时候您和世子感情多好啊……”云孟似乎很是怀念地笑着道。

    “这样?我那时候居然这么死皮赖脸啊!”云浅月脚步一顿,若无其事地笑问。

    “是啊,世子当时就说您死皮赖脸。但依老奴看啊!世子是乐在其中。每次他说赶您走都不是真心想赶你,有一次你毁了世子很喜欢的一把扇子,世子气得大怒,将你扔了出去,说是扔,但当时您可是轻飘飘被扔出墙外的,半点儿也没摔着。后来您气得半个月不去世子那里,还是世子忍不住了,自己跑去了浅月阁……”云孟拉开了话匣子,絮絮叨叨说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