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38章 恢复武功(1)

第238章 恢复武功(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后来呢?”云浅月笑问。 她以前和云暮寒的关系这么好吗?

    “您当时将自己关在浅月阁半个月不出来,连老王爷那里也不去请安了,老王爷后来也忍不住去问你怎么了,但你将老王爷还关在了门外,老王爷进不去,干生气,后来还是世子忍不住找去了浅月阁,您猜怎么着,你关在屋子里半个月不是生气,而且在自己给世子做扇子……”云孟笑道:“那一次你和世子闹得最厉害!不过那一次之后,世子知道让着您了,再不和你打架了。”

    “是吗?什么样的扇子?我还这么有本事啊!自己会做扇子!”云浅月笑了笑。

    “老奴也没看见那扇子,您当时谁都没给看,后来据说做好了之后就给世子了。世子宝贝得不得了,老王爷想看,世子给藏了起来,都不往出拿。后来也一直没见到世子用扇子。到现在估计也就是您和世子知道那把扇子什么样?咱们府中谁也没见过。”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了一处院子门前,云孟止住话匣子,对云浅月道:“就是这里,浅月小姐,还用老奴陪您进去吗?公主看起来还在。”

    “不用了,您去忙吧!”云浅月摇摇头。

    云孟应了一声,转身往回走去。

    云浅月并没有立即进去,而是看着云孟身影消失才收回视线,看着眼前的院子。西枫苑当之无愧这个名字。满院的枫树,淡淡的枫叶香。她没想到以前她和云暮寒的关系这么好,扇子……她亲手做了一把什么样的扇子呢?她笑了笑,抬步走了进去。

    院中静寂,看不见一个小厮婢女,她径自向主院走去。

    刚到主院,主屋内便传来隐隐哭声,还伴随着断断续续地控诉声,“云暮寒,你说了要陪我玩的,你说话不算话,我就要你陪我玩,你陪我玩,你要不陪我玩我就不走……呜呜……”

    云浅月脚步一顿,这声音是清婉公主的!可是这是清婉公主能说出来的话吗?怎么像个小孩子一般?她皱了皱眉,并没有继续向前走,而是站在那听着。

    “父皇说你不喜欢我,母妃也说你不喜欢我,就连宫里的宫女和太监都说你不喜欢我了,不会找我玩了,我不信,你喜欢我的对不对?我就要你陪我玩,你都好几天没进宫了,宫里的那些人都不和我玩捉迷藏……”清婉公主又哭着控诉。

    捉迷藏?云浅月眉头又皱了皱。

    “云暮寒,你陪我玩好不好?我保证一定乖乖的,好不好?你答应我好不好?这几天你不来我好闷,今日趁着母妃不在我才偷偷跑出来的……”清婉公主又哀求道。

    云浅月想着怪不得这么长时间云暮寒都没能从清婉公主身上套出那日灵台寺催情引的事情呢!和着这个女人如今变成了几岁稚龄了。看来她今日就算见到她也不会有什么收获。想到此,她转身走了出去。

    刚出了西枫苑,就见一个人打着折扇大模大样走来,锦袍玉带,风流倜傥。正是南凌睿。她停住脚步看着南凌睿,目光定在他手中的扇子上,如今夕阳西下,本来白花花的仕女图闪着闪闪金红光芒,极是刺目,她移开眼睛,想着这个花花太子不去德亲王府看顾叶倩,跑来这里做什么,刚想到这她忽然觉得哪里不对,重新转过头看向南凌睿手中的扇子,当看到扇面熟悉的线条和仕女图轮廓的画法,面色一变。

    以前没仔细看过他的扇子,刚刚因为云孟的话,她对扇子极其敏感,才认真注意了他的扇子。她想起自己在灵台寺给夜轻染画的那两幅画,后来被容景烧了,但至今她依然记忆犹新,那两幅画像的手法和南凌睿手中的扇面一摸一样。

    就算不记忆犹新,她打死也不会忘记自己从小就学书法绘画熟悉的笔迹,这种用毛笔和素描结合的手法,她不认为在这个世界的人也能会,就算会,也做不到和她的手法的一摸一样,因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绘画手法……

    而如今南凌睿手中的扇面上的仕女图就是她的手法……

    那么说明什么?

    说明南凌睿这把扇子的扇面根本就是她画的,也只能是她画的,因为那种倒弯钩画的手法别人模仿不来……

    又说明什么?

    说明她那日在皇宫鸳鸯池醒来不是才来这个世上,而是早就来了……

    还说明什么?

    说明她是真的失去记忆了,她就是李芸,她也是云浅月,南凌睿的扇面陈旧,看痕迹怎么也有十多年光景了,她最少来了十多年了……

    说明……

    “小丫头,发什么呆?”南凌睿走过来,“啪”的一声将折扇合上,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皱眉道:“怎么弄了一身水?别告诉我你穿着衣服洗了个澡!”

    云浅月神智瞬间被拉回,她定了定神,想扯出一丝笑,却是怎么也笑不出来,僵着脸对南凌睿问,“你怎么没去德亲王府看叶倩,跑来这里做什么?”

    “本太子听说清婉公主来了,清婉公主可是个美人,本太子想进去欣赏欣赏。”南凌睿绕过云浅月,目光向西枫苑看了一眼,这时候隐隐传来清婉公主娇娇婉婉的哭声,他眼睛眨了眨,忽然一乐,“难道里面是在演戏?哭戏?那本太子当真来的正好了。美人啼哭,雨打梨花,好不娇美呀!”

    “美人?”云浅月哼了一声,“三岁小女孩还差不多。”

    “嗯?”南凌睿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此时心中一团乱麻,瞥了南凌睿一眼,视线又不着痕迹地扫过它手中的扇子,扇尾处那一笔她特有的顿笔勾画怎么也错认不了。她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绕过南凌睿抬步就走,丢下一句话道:“你乐意看就进去看吧!”

    “你要去哪里?”南凌睿回身追问。

    “去糟老头子那里。”云浅月头也不回地道。

    “你身上都湿透了,小心染了寒气,还是先回去换衣服再去吧!”南凌睿道。

    “你很关心我?”云浅月停住脚步回身,挑眉看着南凌睿。

    “那是当然,本太子将来要将你娶去南梁做太子妃嘛!”南凌睿笑着点头。

    “不是太子侧妃吗?正妃是你的素素的。”云浅月问。虽然当时她被绑在了监斩台上,但她懂唇语,监斩席上众人的一举一动和每一句话她都听得清清楚楚。

    “本太子糊弄那老皇帝的,怎么可能让你当侧妃,怎么也要正妃。”南凌睿勾唇一笑,“所以,你如今身体这般差劲,还是要好好养着为好,否则到了南梁还需要本太子日日给你用好药调理身子。”

    云浅月看着南凌睿,心思百转千变,忽然一笑,轻声问道:“南梁好不好?”

    南凌睿一怔,随即点头,“自然好!风景优美,山花烂漫,四季如春!”

    “好!若是我没人要,嫁不出去,到时候就和你去南梁。”云浅月扔出一句话,转身就走。

    云孟口中她为她哥哥画的扇子到底是不是南凌睿手中的那把?这把用她手法画的扇子为何被南凌睿视为珍宝?她失去的那十五年的记忆到底是什么?她还有多少秘密?她闭了闭眼睛,告诉自己不急。不要急,人一旦着急,就会做错事儿,越在这个时候,她越应该镇定稳住,不能方寸大乱。

    “没人要才和我去南梁?我什么时候成了垫底的了?”南凌睿不满地咕哝了一声,看着云浅月头也不回地走远,他收回视线,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扇子,忽然一乐,道了句“也好!”,继续轻摇折扇,大模大样向西枫苑走去。

    云浅月在拐角处忽然停住脚步回头,见南凌睿已经进了西枫苑,大模大样,轻车熟路,就跟进自己家一样。她眸光微闪,静静盯着西枫苑看了片刻,转身向老王爷的院子走去。

    不出片刻来到了云老王爷的院子,玉镯早已经等在门口。

    “浅月小姐,您总算来了!老王爷都等您半天了。”玉镯见云浅月走来连忙迎上前,见她身上都是水,连忙询问,“浅月小姐,您……您怎么弄了一身水?如今虽然天已经热了,但风还是寒的,小心染了寒气。”

    “没事儿,我还没那么娇弱!”云浅月摆摆手,心里将容景骂了一遍。

    “那您赶快进屋,奴婢给您拿一套衣物去,您就在老王爷的屋子里换了吧!”玉镯连忙道。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抬步进了院子。

    “臭丫头,你还知道回来?怎么不让那皇帝老儿将你绑在午门外斩首了?”云老王爷薄怒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云浅月正走到门口,脚步一顿,眼皮翻了翻,就知道只要她来,这老头就少不了骂人。这个毛病实在不好。她站在门口不动,对里面道:“爷爷,你若是今日再骂我,我可就不进去了!我娘将我生下来,可不是为了挨您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