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52章 心甘情愿(3)

第252章 心甘情愿(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想扯出一丝笑来,却是怎么也扯不出来,轻声道:“你早就准备好了?早早来这里,根本就没想我早早就上云雾山对不对?”

    “嗯!”容景点头。

    云浅月不再说话,坐起身,伸手挑开帘子就要下车。容景忽然伸手拉住她,她回头看着他,他低声道:“今日是你娘忌日,因为我一句话你便未曾早早而去,我……”

    “你内疚?”云浅月截住他的话挑眉。

    “没有!”容景摇头。

    “那你自责?”云浅月又问。

    “没有!”容景依然摇头。

    “难道你想道歉?觉得今日之事你对我提了个不对的要求?”云浅月眉梢挑高。

    “没有!”容景再摇头。

    “既然都没有,那你想说什么?”云浅月笑看着容景。

    “我想说让你上山小心些,别被猛兽吃了。代我给母妃问好,顺便传一句话,就说因为我没能让她女儿在忌日早早去看她,改日我会去负荆请罪。”容景道。

    云浅月嘴角猛地一抽,提醒道:“容景,那是我母妃!”

    “将来也是我的!”容景大言不惭。

    心中有些郁气散去,云浅月又好气又好笑,斜睨着容景,“我怎么不知道你除了毒嘴毒舌黑心黑肺外原来还是一个小气的大醋坛子?”

    “这回你知道了!所以以后一定不要让醋坛子被打翻!”容景道。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想着他倒是真一点儿也不知道脸红为何物!打开他抓着的手,轻声道:“就算过了今日不见,都在一个京城里,迟早也会见的。你总不会想我一辈子不见他吧!”

    “只今日。等回京后你愿意见他就可以去见他!”容景摇摇头。

    “我上山了!放心,不会被猛兽吃掉的!”云浅月丢下一句话,足尖轻点,如一抹青烟飘出了车厢,轻若无声地飞向云雾山。

    她心中清楚,因为今日是她娘的忌日,所以容景不想她在今日见夜天逸,更不想在云雾山她娘的坟墓前见夜天逸。

    夜天逸不早不晚,正好在今日回京上了云雾山,难道她以前和他有过什么约定吗?不管以前有什么约定,她和夜天逸的关系如何,如今她失去了记忆,前尘往事尽数忘却,就算有约定也因为她失忆而作废。

    她如今喜欢容景。记得是谁说过一句话,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要全心全意认认真真地喜欢一个人,不要三心二意。所以,她不觉得今日容景做错了,他提出要求,才说明他在乎她,而她因为喜欢他,所以心甘情愿被他要求在乎。

    马车中,容景伸手挑着帘子,看着云浅月身影消失在黑夜中,嘴角微微勾起。

    “世子,您每年不都在这一日上山吗?今日难道您真不去?浅月小姐一个人上云雾山,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弦歌担忧地询问,“要不属下跟去?”

    容景收回视线,轻声道:“我今年不上山了,你也不用跟去。她如今已经恢复武功,一般人奈何不了她,不会有什么危险。”

    弦歌点点头,不再言语。

    容景看向一马当先走在前面的七皇子,见他忽然回过头看向云雾山,他嘴角淡淡一扯,落下了帘幕。未来的日子还很长,他能做的就是在她恢复记忆之前扎根在她心里,谁也拔不去。夜天逸也不行。

    夜天逸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忽然调转马头,打马返回。

    “七皇子因何返回?”容景伸手挑开帘幕,对夜天逸挑眉。

    夜天逸马不停蹄与容景的马车侧身而过,语气含了一丝急迫,“景世子先行,天逸去去就来!”

    “皇上早就接到消息说七皇子回京的车队在百里外,如今耽搁一番进城就会五更了,七皇子从北疆回京不远千里,来到京城人困马乏才缓了行程晚一些进城说得过去,但若是再晚的话,皇上怕是会究其缘由。到时候七皇子该如何回答?毕竟当今圣上可不是好糊弄的。”容景淡淡道。

    夜天逸猛地勒住马缰。

    容景放下帘幕,再不多言。

    马车缓缓前行,夜天逸看着云雾山的方向,停顿片刻后,缓缓调转马头追上队伍。

    弦歌暗暗叫了一声好险。浅月小姐轻功如此高绝都能被七皇子所察觉。若非七皇子武功同样高绝就是他对浅月小姐有心灵感应,想着怪不得世子对浅月小姐如此紧张,七皇子果然强大。

    队伍再未出现任何变故,一路前行。

    夜天逸骑在马上,在黑暗中脸色变幻莫测。

    容景坐在车中,厚重的帘幕隔绝了夜色,黑暗中他轻轻抚摸着那块轻纱浅浅而笑,声音喃喃低不可闻自语道:“慌忙中连纱都忘记遮在脸上了,看明日你怎么进城……”

    云浅月施展轻功走了一段路后,感觉脸上被凉意打得清冷,伸手去摸,才发现忘了遮面了,她想着幸好是夜晚,没人看到。轻声碎了容景一口,停住身形,回身看去,只见远远有一簇火把照路,显然正是夜天逸的队伍,她犹豫了一下,并没有打开锦盒中的夜明珠,而是摸索着向山上行去。

    以前练就在黑暗中能行动视物的本事起了作用,再加上她此时体内精力充沛,武功高深,看视物并寻常人要清晰,所以即便不用夜明珠也能轻松上山。一边走她一边哼道:“那家伙还给她准备夜明珠,简直多此一举!”

    可是当山路上了一半后她就不这样想了。山下雾气稀薄,所以在黑暗中她也能完全视物,但到半山腰处雾气骤然变浓,可谓伸手不见五指,而且怪石嶙峋,山崖陡峭,几乎寸步难行。她唏嘘了一声,打开锦盒,夜明珠光华散出,她周身三丈之地亮如白昼。她默默念了一句“收回刚刚的话,容景简直太可爱了!”

    有了夜明珠的照亮,即便迷雾重重,云浅月上山的速度也骤然加快一倍。

    山上云雾虽然厚重,但并不让人吸着难受,相反还有一股清晰的雨露香气。云浅月想着大自然果然是一种奇妙的东西。云雾山当之无愧这个名字。

    山高千丈,云浅月有功力傍身,半个时辰后就轻松登上了山顶。到山顶处她才想起只是听云王爷和云老王爷说她娘的墓穴埋在山顶,到底在山顶何处她并没有问,云雾山这么大,如今她手中的夜明珠只能照耀三尺光景,这要如何去找?

    正在她犯难间,忽然传来一声极轻的声音询问,“可是小主上山了?”

    云浅月一愣,这声音是传音入密到她耳里,她分辨不出说话的人在什么位置,但听声音却是个女声,她并没有立即说话,想着小主的称呼说的是她吗?

    “可是小主上山来给主子拜祭烧纸了?”那声音没听到云浅月答话,又轻声询问。

    云浅月听到拜祭烧纸几个字想着这小主的称呼看来说的是她了!她缓缓开口,声音也是极轻,“嗯!是我!”

    “果然是小主!”那声音似乎一喜,这回再开口不再是传音入密,而是声音从前方传来,“属下就说小主定是被什么事情缠住了才没有早上山,今日一定会上山的,果然被我说中了!”

    云浅月目光看向前方,迷雾重重,什么也看不到。却清楚地感觉有衣袂声向她而来,听声音显然还不是一个人,她身子站定不动,等着来人。

    不多时,有几人齐齐而来,谱一见到云浅月当即跪地叩拜,“属下等参见小主!”

    云浅月一惊,看着跪在她面前的人,一共七人,三名男子,四名女子。都极为年轻。七个人同时开口,气息轻缓,可见几人都是身怀高深的武功。她看着几人,一时间有点儿懵。

    “小主?”几人等了半响没听到云浅月说话,都齐齐抬头看向她。

    云浅月想着如何应付这样的情形,她虽然上云雾山做好了知道云雾山有秘密的准备,也未曾想到是这种阵仗,她定了定神,对上七人的视线,想着如何开口。

    还没等她开口,只听中间那女子道:“小主可能疑惑我们是谁,我们奉主子遗命一个生肖轮回之后在此等候小主的,从今以后我等七人听候小主差遣!”

    云浅月看向那说话的女子,只见她居于几人中间,年纪大约比几人都大一些,但看起来也是不足二十芳华,听声音早先对她询问的人就是这名女子。

    “属下等人从今以后都听候小主差遣,万死不辞!”那名女子话落,其余几人都齐齐开口。

    云浅月看着七人,听着七人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话语,心思一时间百转千变。

    她爷爷告诉她说“她娘遗言一个生肖轮回之后她便不必来云雾山拜祭了。”如今他们说“奉主子遗命一个生肖轮回之后在此等候小主,听候小主差遣。”,也就是说他们口中的主子是她娘,而这些人是她娘留给她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