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55章 接收红阁(3)

第255章 接收红阁(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摩天崖距离京城千里,距离西凉八百里。

    红阁没有云浅月想象的势力很大,如传说中的丐帮一般。红阁人数不多,但每个人都是精挑细选,出类拔萃,培养而成,每个人都有一项绝顶的技艺。虽然人数不多,但是却遍布天下,每个城池仅仅分布一人或二人而已,却是做着一般组织十人或者百人的事情。每个人都歃血盟誓,忠于红阁。

    红阁之人以阁主指令为圣旨,阁主之下设七大长老,七大长老分别掌管七个小阁,七个小阁分别为情报、密探、暗桩、武技、掌刑、财力、另外还有一个让云浅月极其意外的部门,就是红阁还有一支军队。虽然仅仅一万人马,但也够让云浅月震惊了。

    因为她知道,皇室是不准民间百姓和组织私养军队的。就算是各地藩王的人马也是没有军队实权,有驻扎在藩王境地的大将军调遣人马,全权受皇上指挥,这是为了以防藩王作乱。

    她不由猜测她娘到底是什么人?居然私养军队?

    她娘去世后,七大长老寻到了替班人归隐,也就是华笙等七人,华笙主管情报,位于七人之首,七人每日都向她禀告各地传来的各方面情报,花落主管密探,凌莲主管暗桩、苍澜是七人中武功最高,主管武技,伊雪主管掌刑,凤颜主管财力,而最为年小的风露却是掌管那支军队。

    云浅月将接收到的信息在脑中过滤了一遍,低头沉思。她想着她娘定然有一个不同寻常的身份。红阁的总阁被设在摩天崖,天圣和南梁的交界处,有什么用意所在呢?

    七人看着云浅月沉思,都静静看着她,无人出声打扰,虽然早就知道那些传言有误,小主不可能是纨绔不化大字不识嚣张跋扈的人,但今日见到云浅月,还是超过他们心中的想象。敬佩的同时又多了一分亲近和喜欢。

    许久,云浅月抬头问华笙,“你手中可有这些年关于红阁诸事的记载?”

    “回小主,有的!不过在摩天崖,属下本来想给小主带来的,但是当时急于赶来,忘记带了。属下曾经看过一遍,能够说出个大概来。若不然属下给小主说说这些年红阁的事迹?”华笙看着云浅月。

    “不必了。等你什么时候回摩天崖给我再带来就可。”云浅月看了一眼天色,将手中的夜明珠放入锦盒里,又问道:“你们什么时候来的京城,如今在哪里下榻?”

    “属下七人前两日来的京城。如今在烟柳楼落榻!”华笙道。

    “烟柳楼?那个有素素的烟柳楼?”云浅月一愣。

    华笙点点头,“烟柳楼鱼龙混杂,方便掩人耳目。属下等走做了乔装打扮。另外烟柳楼是红阁的产业,比较放心。”

    红阁原来也经营青楼!云浅月这样一想又觉得收集情报最好的地方就是青楼,而且正如华笙所说鱼龙混杂,方便掩人耳目。她疑惑地问:“素素也是红阁中人吗?”

    “回小主,是的!”华笙点头。

    “南凌睿和素素是怎么回事儿?”云浅月没想到南凌睿口中口口声声的素素原来是红阁的人。她正对南凌睿一团疑惑。

    那日在醉香楼她看到南凌睿拿的扇面是据说天下第一画师画的,可是两日前在西枫苑门口却看到那把玉扇是她的画法。她当时以为以前没看清,如今想来却不是,她的眼神还没有那么差劲,从来看东西都是过目不忘。而且南凌睿的那把扇子绝对是同一把扇子无疑!这是让她疑惑的地方。

    难道说那扇子其实是正反两面?一面是天下第一画师的画法,一面是她的画法?

    “南梁睿太子莫名而去见素素!每日除了听素素唱曲弹琴再无其它。属下也曾经问过素素,素素也不知南梁太子目前到底何意!”华笙道。

    “素素可是说过南凌睿的扇子,有何不同?”云浅月又问。

    “未曾说过!”华笙摇摇头。

    云浅月蹙眉。

    花落看着云浅月,询问道:“小主,这南梁睿太子有何不对?是否对你不利?”

    “没有!只是南凌睿有一些事情是关于我的,我目前还不理解罢了!也不算什么大事。我就问问。”云浅月摇摇头,看向几人,“你们准备在京城停留多久?”

    华笙一愣,“小主不准备让我们留在你身边?”

    “目前还不需要。盯着我的人太多,我周围的人都是熟悉的,若突然身边出现你们,定会引入注意暗中查探。你们跟在我身边不太好。我目前还不想让人知道你们和我的关系。”云浅月道。

    七人齐齐点点头。华笙道:“我们听从小主吩咐!”

    “七大长老归隐多长时间了?你们接手红阁有多长时间?”云浅月问道。

    “七大长老去年归隐的。我们七人从七大世家出来之后,就一直都跟在七大长老身边习武,对红阁事物从小就熟悉。七大长老都不是个安分的主,每年有大半的时间都带着我们四处去转,在摩天崖待着的时间其实很少。不过七大长老从来未曾带我们来过这天圣京城。”华笙道。

    “哦?”云浅月看向华笙,“你们从来未曾来过天圣京城?”

    “是!七大长老从主子逝去后也一直未踏足天圣京城一步。”华笙道。

    云浅月点点头,想着七大长老大约是怕触景伤情。她想着这七人既然从小就跟随七大长老,对红阁无比熟悉,说明红阁如今尽在他们手中掌控,他们也就不用再对红阁洗牌熟悉了,想了一下道:“这样吧!你们虽然不能跟在我身边,但是可以留在京城多待些时日,还有几日就是乞巧节,过了乞巧节之后就是老皇帝五十五寿辰,未来一段时日应该会很热闹。你们也可以趁机玩玩。”

    “好哦!”风露顿时喜笑颜开。

    华笙等人虽然不像风露那般叫起来,但眉眼间都隐着欢喜地点头。

    “走吧!去给我娘烧纸,然后我们下山!”云浅月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

    “小主,您不用烧纸的,您有所不知,在主子当年埋来云雾山之时,第二日就被七大长老将她的棺木挪走了。主子的墓穴根本就不在这云雾山!”华笙道:“让您每年来,且坚持十二个生肖,是不想被人怀疑!也想着属下等十二年后来这里寻找小主。”

    “嗯?那我娘的棺木在哪里?在摩天崖?”云浅月到没想过这个。

    “没在摩天崖,摩天崖只有一幅主子的画。七大长老没对我们说过。属下们也不知道在哪里。”华笙摇摇头。

    其余几人也都齐齐摇摇头。

    “和着我这么些年都是烧空纸了。”云浅月扯了扯嘴角,笑了一下,话落,她拿出皇后给绣的祈愿符抖了抖,叹道:“可怜了姑姑一片心意!还有我几个小婢女都敖红了眼睛绣的祈愿符,怎么也不能浪费吧!既然我娘的墓穴不在这里,但总归是她忌日,就在这烧了吧!”

    话落,她从怀中掏出火石,将几个祈愿符点燃。

    七人立即排成一线,对着燃烧的祈愿符齐齐一拜!

    云浅月静静看着祈愿符烧成灰烬,对七人道:“走吧,我们下山!”

    “是!”七人齐齐点头。

    云浅月足尖轻点,顺着来时的路施展轻功向山下飘去。七人顿时赞叹地看着她的轻功,对看一眼,连忙施展轻功跟随在她身后。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可是云浅月此时却觉得下山轻松无比,比来时的心境不可同日而语。此来云雾山这一趟,让她收获甚大,丝毫不次于那日在午门外逼迫老皇帝废除了祖训时的欢喜。

    小半个时辰后,云浅月当先下了云雾山。她没立即离开,而是等着身后七人。

    一炷香之后,七人陆续下了山。

    第一个自然是武功最好的苍澜,第二个是花落,第三个是华笙,第四个是凤颜,第五个和五六个是凌莲和伊雪并排,最后一个则是风露。

    这一番比较之下,云浅月立即分出了七个人的武功档次。她笑着对几人点点头,刚要再次飞身离开,华笙忽然拽住她衣袖,低声道:“小主,山下有人!”

    “嗯?”云浅月眼睛眯起。

    “是一辆通体漆黑的马车,似乎是荣王府景世子的马车。”华笙道。

    云浅月顺着华笙的视线看去,果然见云雾山北角隐隐听着一辆马车,透过云雾,看不甚清,那辆马车静静不动,若不经华笙提醒,她很难发现。她眉头皱起,容景的马车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已经迎接七皇子回京了吗?她对几人摆摆手,低声道:“你们晚一些下山,我过去看看!等我先离开后,你们再分别离开。”

    几人对看一眼,点点头。

    云浅月抬步向北山脚走去,刚走一步,花落忽然低声道:“小主以后若是……出门还是带上面纱为好……”一句话分为两段,话落,他立即撇过头去,脸色微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