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57章 特意等你(2)

第257章 特意等你(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没有!我将七皇子迎进城,并且一路迎接进了七皇子府。 想着你没有骑马,云雾山距离京城百里,到时候你下了山怎么回来呢?索性也无事,就又出城来接你了!”容景道。

    “嗯,还算够男人!”云浅月心里有小小的感动。如今她有武功,一路施展轻功行走百里以她如今的内力来说自己走回来应该也不算什么。不过容景有这份心还是让她觉得自己是一个被人宠着的女人,从心里就觉得欢喜。

    “这就感动了?”容景笑着挑眉。

    云浅月哼哼了一声,自然不承认,“一件小事而已。有什么可感动的?”

    容景轻笑,低头在云浅月唇瓣又啄了一下,也不点破她,“好!没感动!那我问你可累?可困?可是想睡觉?”

    “嗯!困着呢!”云浅月早先没觉得她身上凉,如今躺在容景怀里才对比出她身上凉气很重,她动了动身子,想从容景怀里退出去,“你别吵我,让我好好睡一觉。”

    “我和你一起睡。”容景顺势躺下身子,还和昨日一般,将云浅月圈在怀里。

    云浅月仿佛习惯了容景的动作,不再说话,头枕着他那只完好的胳膊,闭上眼睛。

    容景也同时闭上了眼睛,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弦歌特意放慢赶车的速度,马车缓缓而行。暖阳打在漆黑的车厢帘幕上,沉香木因为阳光散发出青黑色光芒。

    一路无话,云浅月被温暖包裹,睡得极为香甜。容景呼吸轻浅,同样睡意极好。

    两个时辰后,马车一路没有任何阻拦地进了城。

    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声将云浅月吵醒,她眼睛似睁非睁间听得大街上传来隐隐的谈论声。期间多次提到“七皇子”的字样。她仔细听了片刻,大多是在说七皇子丰神俊朗之类的话,又说若是景世子是天下第一美男子的话,那么七皇子就仅次于景世子……

    她听了半天,重新闭上眼睛。

    容景却仿佛一直睡着,什么动静也没有。

    马车径直回到荣王府。

    弦歌刚停稳车,荣王府大总管容福的声音就急急传来,“世子,您终于回府了?”

    容景睁开眼睛,并没有立即出声。

    云浅月伸了个懒腰,想着即便再好的马车也是马车,用来睡觉也没有床舒服。

    “大总管,何事?”弦歌开口询问。

    “宫里一清早就派人传来话,说因七皇子回京,皇上龙心大悦,为了给七皇子接风洗尘,在御花园摆了宴席,午时开宴。皇上请世子也进宫赴宴。”容福话落,又补充道:“宫里来的人特意强调了,说世子昨日深夜迎接七皇子辛苦,请世子务必进宫!”

    云浅月想着这老皇帝对七皇子当真重视。

    “嗯,知道了!”容景淡淡应声。

    “浅月小姐可否在车内?”车外又传来云孟的声音。

    云浅月没想到云孟也等在荣王府,她点点头,应了一声,“嗯!”

    “刚刚宫里也来人去了咱们府里,请浅月小姐也入宫赴宴。”云孟道。

    云浅月伸胳膊的动作一僵。她也进宫?她看向容景。

    容景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云浅月起身坐了起来,伸手去挑帘子,容景忽然伸手挡住她,她回头看向他,他拿过面纱给她盖在头上,她眼皮翻了翻,容景松开手,她才继续挑开帘子看向外面。

    只见荣王府大门口不止站着荣王府的大管家容福和云王府的大管家云孟,还有一个和她一样同样带着面纱的女子。女子的面纱不像她一样盖在头上,而是绕过耳后蒙在脸上,面纱也不如云浅月的薄能透物,而是稍厚,看不到模样,但看身形和衣着打扮正是文如燕。

    云浅月看着文如燕挑了挑眉,她为了遮掩脖子上的痕迹带了面纱,而文如燕为了什么呢?她想起叶倩那日的话,让她的那些小可爱去喜欢文如燕,这大约就是她被喜欢出的结果,她笑了笑。

    文如燕此时也看到了云浅月,露在外面的一双美眸露出恼恨之色。

    云孟见云浅月盖着面纱一愣,又道:“宫里来的人传的话也是和给景世子传的话一样,说请您务必进宫。皇上说那日将你吓坏了,这次借七皇子的接风宴给您补偿一下。”

    补偿?指不定打什么主意吧?云浅月不吃这套,摇摇头,有些虚弱地道:“那日着实吓坏了,我如今身体虚弱,昨日娘亲忌日去给她烧纸也让我心中难受,如今如今浑身都不舒服,就不进宫了!孟叔,你派人去宫里回一声吧!”

    “这……皇上要去浅月小姐您务必去,您不去的话岂不是违抗圣旨?”云孟看着云浅月,在她提起她娘的时候脸色也有些感伤。

    “不过是七皇子的接风宴而已,我实在难受不想去。皇上姑父也不能不近人情不是?再说他也应该是知道昨日是我娘亲的忌日。你放心,皇上姑父不会怪我的。就派人去宫里说一声吧!”云浅月摆摆手。

    云孟见云浅月看起来真的很难受的样子,想着她如今盖着面纱大约是给王妃烧纸哭得伤心不能见人,点点头道:“那……王妃忌日小姐伤心,难受些也是应当。既然小姐难受那就不必去了!老奴亲自去宫里说一声吧!”

    云浅月点点头,“嗯,你亲自去一趟最好不过!”

    “那小姐好好休息,也不要过于伤心,否则王妃在天之灵见小姐为她伤心也会伤心的。”云孟劝慰道。

    “好,多谢孟叔,我知道了!”云浅月点头。

    云孟不再说话,转身离开了荣王府门口。

    云浅月见云孟离开,回头看向容景。

    “你先回紫竹苑吧!我自己进宫!”容景看着云浅月,眸光温暖,用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道:“昨夜你在云雾山受了半夜凉气,今日回去后去温泉池泡泡,驱除寒气,免得伤身,若是伤了身子还要我帮你调理。”

    云浅月想着容景真婆妈!不当她奶奶真是可惜了!应了一声,轻身跳下了车。

    帘幕落下,容景似乎笑了一下,对弦歌温声吩咐,“去皇宫!”

    “是!”弦歌调转马头,马车离开了荣王府门口。

    云浅月抬步当进自己家大门一般向荣王府内走去。

    荣王府大管家容福躬身给云浅月见礼让路。不管外面如何私下谈论,但荣王府上下无论是明处,还是暗处,都无人敢谈论一句世子和浅月小姐的关系,他毕竟是侍候容老王爷的老人,也是看着容景长大的,容景从大病后一直对荣王府所有人冷淡,对外界也是疏离冷漠,偏偏对着浅月小姐亲近,尤其还让浅月小姐第二次住进连老王爷都不让踏足的紫竹苑,他心中自然明白世子怕是对浅月小姐上心了,只有对一个人上心才会做出一些超乎寻常的举动。

    文如燕见云浅月大摇大摆走进去,她也立即抬步向里面走去。

    “文小姐请留步!”容福拦在文如燕面前。

    “你拦我做什么?为什么她能进去你不拦,而偏偏拦我?”文如燕恼怒地看着容福。她今日必须要见到容枫不可,从那日之后容枫根本就没去文将军府。她等了两日已经受不住了,所以今日特意来荣王府见容枫,不想却被挡在了门外,说枫公子吩咐不见客。本来她正想着怎么样才能寻个说法进去,没想到见云浅月居然乘坐了景世子的马车回府,而且还一句话不说当进自己家门一般大模大样走了进去,这种明显就是不同的对待让她心中气恼不已。

    “云小姐,如今浅月小姐客居在荣王府,她自然能进去!”容福客气地道。

    “她能客居我也能客居!”文如燕见云浅月根本理都没理她,见容福拦住她头也不回,不由更是恼怒。

    “您可不行!荣王府不是什么人都能住进来客居的。”容福摇头。

    “那云浅月为什么可以?”文如燕忍着怒意问道。

    “浅月小姐身体极度虚弱,需要我家世子帮助调养身子。而我家世子如今有伤在身,不能来回奔波在荣王府和云王府之间。所以只能浅月小姐住进荣王府了。”容福解释道。

    “宫中那么多太医不用,偏偏用景世子,我看她是对景世子有所企图吧?”文如燕故意说得很大声,就是为了让云浅月听到。

    容福脸色立即沉了下来,警告道:“文小姐慎言!”

    文如燕也知道自己这话不该说,毕竟站在荣王府门口搬弄景世子是非可不是什么明智行为,但她心中就是不甘,尤其是云浅月在武状元大会对皇上请旨赐婚要嫁给容枫,如今却日日和景世子厮混在一起,若是容枫对云浅月不好她还不会理会,但偏偏容枫那日扔下了她却将云浅月送回府,她声音低了些,对容福道:“我说的又没错。宫中多少太医不用,景世子又受伤,她还偏偏用景世子,这明摆着是对景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