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59章 特意等你(4)

第259章 特意等你(4)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抬眼看着云浅月。

    “算了,你不必说了!”云浅月忽然摆摆手,云淡风轻地笑了笑,“以前的我是以前的我,如今的我是如今的我。若是一辈子可以分成两辈子的话,那么我失忆前就是过的上辈子,如今失忆后一切重新开始,如重生一般,前尘往事尽忘,过的就是这辈子。”

    容景一愣。

    云浅月又缓缓开口,声音虽轻但清晰,“不管我和七皇子以前有过什么,或者和七皇子的关系比我如今和容景的关系还要亲密,或者别的什么关系。但我如今和以前不同了不是吗?如今七皇子即便站在我面前我大约也是对他陌生的。那么又何谈其他?”

    容枫继续怔愣地看着云浅月。

    “我发现我是真的喜欢容景的,这种喜欢不是单纯的喜欢。而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前两日若不是因为七皇子给我的信,我想我大约还意识不到对容景已经是喜欢的。如今我为他喜而喜,为他恼而恼,为他忧而忧,为他怒而怒,为他救秦玉凝吃醋,为他受伤心疼,为他对我做一切不合乎礼数不符合君子的行为不反感,你说,这是不是就是喜欢?”云浅月问容枫。

    容枫微怔过后脸色闪过一丝黯然,但随即隐去,点点头。

    “所以说,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云浅月肯定地道。想着这也许对七皇子不公平,但是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公平可言。她不能因为失去记忆之前和七皇子有关系,就抹杀掉她失忆后对容景相处和发生的那些事情以及对他喜欢,况且也抹杀不去。

    容枫看着云浅月,虽然隔着面纱,但他依然能从她言语和周身气息上感受到那是一种极其清醒的认定。忽然觉得自己的忧心和纠葛在她面前变得微不足道。他抿了抿唇,轻声道:“可是你想过没有,万一见到七皇子之后你想起了什么,或者恢复记忆之后怎么办?”

    容枫想说的是那时候你还能如此对七皇子近乎冷情的理智吗?还能这样说吗?

    云浅月一愣,有片刻的沉默后,她淡淡道:“我会随着我的本心而走!”

    容枫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淡淡一笑,“我虽然对任何事情都无所谓,但对感情一事从来就认真。如今我喜欢容景是真心的,那么等到哪一日恢复记忆后,我若还喜欢他,自然也会随着本心而走。若是……”她顿了顿,叹道:“对于未发生的事情,会有多种可能,我不做设想,免得自扰。”

    容枫沉默。

    云浅月看着容枫,忽然轻笑,凑近他看着他俊逸的脸唏嘘地道:“你看看你,愁苦着一张脸,好像是谁欠了你银子不还似的,不用为我担心,有一句话叫做‘车到山前必有路。’,没路也能走出一条路来。怕什么呢?让老皇帝废除祖训那么大的事情我都做到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容枫脸色稍微缓和一些,无奈一叹,柔缓地道:“只要你能好我就满足了!”

    云浅月再次动容,容枫真好!虽然他话语不多,但是只要和他在一起她就能感受到他深厚的情意。不知道她和他有着怎样相依为命的一段经历。见他还是有些愁容不展,她揶揄地笑道:“还有一句话叫做‘皇帝不急太监急。’,容枫,你难道想成为太监?”

    容枫终于露出轻松一些的笑意。

    “你今日是不是特意等我只为了说这一件事情?还有别的事儿吗?”云浅月见他笑了,也松了一口气,笑着问道。

    容枫摇摇头,“没有了!”

    “那你从来京城除了参加武状元大会外,如今平日都在做什么?”云浅月问。

    “我每日半日时间在房中修习武功,半日时间在读世子安排的兵书,还有熟悉兵部的文案。”容枫道。

    “熟悉兵部的文案?”云浅月扬眉,“这兵部的文案是什么人都能看的吗?”

    “世子有办法,我这些日子看的的确是兵部的文案资料!”容枫道。

    云浅月眨眨眼睛,想着兵部的文案虽然不准泄露外传,但容景的手段的确没有什么弄不到的。容枫武功这般好,老皇帝若是等他和夜轻染一决胜负之后会给他安排职务大约也就是兵部了!容景真是未雨绸缪!她点点头,忽然想起一件事,感兴趣地八卦道:“我知道你住在翠华轩,听说还有京中几个府邸的小姐也被请进了翠华轩客居?”

    容枫面色露出一丝不自然,看着云浅月颇为感兴趣的眼睛,语气微带些恼意和沉闷地道:“那是武状元大会后世子安排的!我除了见到了文大将军府的小姐外,再没见到别人。如今那些女子早就回府了!”

    “容景?”云浅月挑眉。

    “嗯!”容枫脸色难得地有些阴郁,“就在武状元大会你向皇上请旨赐婚要嫁给我的第二日!”

    云浅月恍然大悟,想着容景真是黑心。拉着她去醉香楼吃饭,将他和她传得沸沸扬扬,又在府中容枫的翠华轩请了京中的小姐进进出出客居。她看着容枫难得阴郁的脸有些无语。

    “世子对你当真是上心的!他从来不对谁如此上心。”容枫一叹。

    云浅月想起那一段时间的事情又好气又好笑。她从来没见过有男人喜欢女人喜欢成他那样,喜欢到处处欺负她为乐。她曾经还想着被他喜欢以后嫁给他的女人指不定多倒霉呢!没想到她到是先一步被他匡进了圈套里。她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他就是有虐待倾向,喜欢虐待别人找乐。”

    “多少女子想要世子虐待呢!”容枫笑道。

    云浅月哼唧一声,想起秦玉凝、六公主、这是她知道的,她不知道的指不定多了去了。有些怨愤地骂道:“烂桃花!”

    容枫终于笑出声。

    云浅月见容枫笑她,她面色闪过一丝尴尬,轻咳了一声,刚要转移话题说些什么,只听紫竹林内传来青裳的声音,“浅月小姐,世子命青啼传回来话,说让您尽快去泡浴,他回来检查。也告诉容枫公子,皇上刚刚皇上提到枫公子了。说等皇上寿辰之日让染小王爷和枫公子决一胜负,算是那日给皇上寿辰添一笔彩头。世子说你的武功要想赢染小王爷难,该抓紧了!”

    云浅月抬眼望天!青啼是谁?这消息也传得太快了吧?而且也没看到谁进紫竹林。

    “青啼是世子养的一只鸟!”容枫笑着给云浅月解惑,起身站了起来,拂了拂白衫上本来没沾染的尘土,笑着道:“我的确是该抓紧修习了。你昨日在云雾山待了一夜,凉气是很重,世子的温泉池底下种植了许多水中生存的草药,多泡泡不止驱除寒气,也对你身体有好处。”

    原来青啼是一只鸟!云浅月点点头,温和地一笑,“好,那你快去吧!一定要打败夜轻染。若是你被重用的话,我以后就有靠山了呢!”

    容枫笑着点点头,再不多言。足尖轻点,白色的身影在碧湖上划出一缕白色烟雾,转眼间他就已经掠过了湖面,向紫竹林的西侧跨院而去。

    云浅月赞叹地看着容枫的轻功,这算是踏水无痕吧!她本来得意自己轻功高绝,如今见到容枫的轻功觉得自己不能太过得意,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收回视线,也起身站了起来,抬步下了吊桥,向紫竹林走去。

    出了紫竹林,青裳正在紫竹苑门口等着她,手心里捧了一只翠绿的鸟,她想着这就是青啼了。笑看着那只鸟道:“原来不止青泉和青裳是一家,青家还有个青啼!”

    青裳失笑,“浅月小姐拿奴婢寻开心,这青啼是世子的亲自喂养的信使。”

    云浅月点点头,看着青啼,青啼也歪着脖子看着她,小鸟长得娇小秀气,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起来极其精神,她刚要伸出手去摸它,它忽然抖动翅膀从青裳手里飞了出去。方向正是皇宫。

    云浅月撇撇嘴,“原来还是一只小电报!”

    “浅月小姐,小电报是什么意思?”青裳疑惑不解。

    “就是你家世子的小狗腿!明白了不?”云浅月抬步向内院走去。

    青裳嘴角抽了抽,点点头。青啼自然是去皇宫向世子禀告浅月小姐回到紫竹苑了。想着也难为世子了,在皇宫皇上摆宴也不忘时刻想着浅月小姐,似乎生怕她被别人抢去一般。

    云浅月一路慢慢悠悠地回到容景的房间,想着等他回来她一定要将青啼要过来玩玩,最好是让那小东西叛变,以后再不敢打小报告。

    容景的房间早已经不见丝毫杂乱,被打点的干净整洁。桌子上摆着香炉,不同于一般人家的普通熏香,而是轻浅的安神香,令人走进房间之后就感觉万般繁杂尽数化去,心神安定。

    云浅月走到桌前为自己倒了杯茶,茶水是热的,显然刚砌好的,桌子上摆着精致的糕点,令人一见就有食欲。她捏起一块糕点品了一口,满意地点点头,对跟进来的青裳道:“青裳,改日你跟了我吧!有你这么个细心的人在,这日子过得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