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60章 鸳鸯戏水(1)

第260章 鸳鸯戏水(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浅月小姐是说奴婢给您准备了这茶水和糕点吧?这可不是奴婢的功劳,是世子早就派青啼回来传话吩咐下的。 说您先吃一些糕点再泡水才有力气,空腹泡水对身子不好。这糕点都是药老按着世子吩咐用上等好药熬成汁和面做成的,算是药膳。您有世子看顾着,哪里用得到奴婢?”青裳挑开门帘进来,一边笑着,一边走到衣柜旁去给云浅月找出干净的衣服,“等您泡水出来药老也做好午膳了,您吃了晚膳正好休息。世子估计今日会很晚才回来呢!”

    云浅月见青裳打开的衣柜里整齐地叠着容景的衣服和她的衣服。月牙白的锦袍和紫色软烟罗相得益彰。心忽然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下,想着这算不算叫做现代所说的未婚同居?她移开视线,又捏了一块糕点放进嘴里,咕哝道:“我怎么感觉他像是在养一只高贵的波斯猫!”

    “波斯猫?”青裳疑惑地看着云浅月。

    “就是一种长毛的猫,头盖大且宽、呈圆屋顶状,面圆、两颊软而丰满,鼻短而宽,鼻梁塌,眼睛也是大而圆,矮胖、腿短,叫声尖细柔美。是一种看起来极其高贵美丽的猫。”云浅月一边吃着糕点一边给青裳解释。

    青裳好奇地道:“居然有这样的猫?”

    “嗯!有的!”云浅月想着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波斯猫,总之世界上是有的。

    青裳点点头,敬佩地道:“浅月小姐知道得真多,世子怕是也不知道波斯猫的!”

    “你家世子若什么都知道真成神了!”云浅月道。

    青裳笑看着云浅月,不再说话。

    云浅月吃了一小碟糕点,又喝了两杯茶,才接过青裳手里的衣物向温泉池走去。她走到温泉池门口忽然回头问青裳,“你要泡温泉不?一起?”

    青裳立即摇头,“奴婢不泡!”

    云浅月想起容景有洁癖,撇撇嘴走了进去,暗门在她身后关上,青裳才像是完成了一件艰巨的任务一般大松了一口气。

    温泉池的水依然热气蒸蒸,云浅月脱了衣服将自己埋进水里。温热的水汽瞬间将她包裹,暖融融的,她懒洋洋地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一个时辰后,药老做好午膳,青裳见云浅月还没出来,便打开暗门进去看,见云浅月居然睡着了。她想喊,但见她睡得香甜,不忍心打扰,退了出去。

    两个时辰后,云浅月依然在睡,青裳又进来看一次,犹豫了半响,又退了出去。

    一连几次之后,天渐渐黑了,云浅月依然未醒,青裳正下决心想将她喊醒,就在这时容景缓步进了院子。她听见脚步声连忙迎了出去,对容景一礼,“世子,您回来了!”

    “嗯!”容景似乎喝了些酒,脸色微醺,但脚步依然轻缓沉稳,不见丝毫凌乱,进了房间没在床上看到云浅月,被子也是叠得整齐,他心思一动,脸上微醺的色泽去了大半,“她呢?哪里去了?”

    “回世子,浅月小姐依然在温泉池里!”青裳连忙道。

    容景心神安定下来,伸手揉揉额头,皱眉问道:“她什么时间进去的?”

    “浅月小姐从回来就进去了!”青裳道。

    “一直没出来?”容景挑眉。

    “嗯!浅月小姐回来后吃了些点心就进了温泉池,后来就在温泉池睡着了,奴婢见她睡得极好,不忍吵醒,见如今天色已晚,刚要去喊,世子您就回来了。”青裳轻声询问,“奴婢这就去喊醒浅月小姐?”

    “不用,你去将晚膳端上来,我去喊醒她。”容景抬步向屏风后走去。

    “是!”青裳立即退了下去。

    暗门打开,容景在墙壁轻轻一按,墙壁弹出一个暗阁,有一颗小小的夜明珠现出,漆黑一片的温泉池刹那明亮起来。他看向池中,浓浓水雾里,果然见一个纤细玲珑的身影躺在那里,气息轻浅,呼吸均匀,的确是在熟睡,且睡意酣然。他并没有立即走过去,而是站在门口静静看着她,微醺的颜色再次织染上如玉的容颜,他眸光如温泉池的水雾,却在水雾深处透着一抹凝定。

    他站了许久,云浅月无知无觉一般,依然在熟睡。

    许久之后,容景抬步走过去,本来一惯轻浅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放得更为轻浅低缓。来到温泉池边,他蹲下身子,静静凝视云浅月。水雾里,她巴掌大的小脸此时凝润粉红,容颜清丽,长发披在池边,三千青丝如墨。纤细玲珑的身子不再是朦胧的影子,而是如上好的美玉,泛着剔透莹润之光。透过清透的水雾,依稀看到她身上有隐隐的梅花印记,斑斑点点,似乎成了她白玉肌肤的点缀。他看着那些点缀,凝定的眸光忽然突破浓浓水雾,变得极为温暖。

    “好大的酒味!”云浅月忽然咕哝一声。

    容景并没有言语,依然看着她。

    “什么酒啊这是?”云浅月动了动鼻子,又哝哝地道。

    “圣灵泉。”容景温声开口。

    “圣灵泉啊……没听说过……”云浅月迷迷糊糊地伸展了一下手臂,觉得全身上下都暖融融说不出的筋骨舒爽,她喃喃了两句之后觉得不对,忽然睁开眼睛,见容景蹲在她身边,她一怔,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容景见云浅月对他无半丝设防的模样目光更加温柔。

    “刚刚啊……”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感觉手臂光滑,这才发现自己躺在水里,她一愣,见这里是温泉池,才想起泡着温泉睡着了,她手臂僵住,转头看容景,见容景正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她立即护住胸前,又想起早就被他看过了,护住也没用,便放下手,语气有些僵硬地道:“你刚刚回来就跑进来做什么?”

    “喊你吃饭!”容景道。

    “我怎么没听见你喊我?”云浅月语气依然僵硬。

    “我喊了,你睡得太熟,没听见!”容景道。

    云浅月想着这一觉的确睡得舒服,好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她还想睡。对容景摆摆手,“你赶紧出去,我不吃饭了,我要继续睡!”

    “还睡?你可是睡了大半日了吧?”容景挑眉。

    “反正天也黑了,正好接着睡。”云浅月闭上眼睛赶容景,“快些出去!”

    容景忽然坐下身子,看着她温声道:“那你继续睡吧!我在这里陪你!”

    “你在这里我怎么睡得着?快走开!”云浅月脸一黑。一个男人坐在池边看着你,任何一个女人这样也睡不着吧?虽然有水汽挡着,但在她看来别说隔着一层水汽,就是隔着十层衣服也挡不住容景这双眼睛。

    “这温泉的水虽好,但泡多了也会伤肌肤。你起来吃饭,吃过饭后回房间睡!否则你若不起来的话,我就坐在这里陪着你。”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语气不好地道:“那你出去,我穿衣服。”

    容景忽然伸手拿起云浅月放在池边的衣服,如玉的手轻轻一抖,衣服散开,丝带环扣凌乱一片,他对云浅月挑挑眉,“这衣服你会穿?”

    云浅月看着容景手中的衣服,顿时失语。打量半响道:“这好像不是我的衣服!我没有这件衣服!这不是青裳从云王府拿来的吧?”

    居然比玉镯拿的那件繁琐的衣裙还要繁琐,这不是故意让她不会穿吗?

    “嗯,大约不是吧!”容景模棱两可地道。

    “什么叫做大约不是?”云浅月白了容景一眼,“你去,将我的衣服给我拿来!要简单一些的。我肯定会穿。”

    “青裳!”容景坐着不动,对外面温声喊了一声。

    “世子有何吩咐?”青裳在外面问。

    “有没有比这件衣裙简单一些的?”容景问。

    “回世子,没有的。奴婢早先去云王府给浅月小姐收拾衣物,见那些衣服的样式都太过陈旧,就没拿来,而是去仙品阁给浅月小姐卖回来几套。都是今年仙品阁最好的样式,且每件只做了一件,正好合适浅月小姐的尺寸,还都是浅月小姐喜欢的紫色的。”青裳声音清晰地隔着墙壁传来。

    容景转头看向云浅月,“你都听见了?”

    云浅月无语,看着容景手里的衣服有些恼,“你说,青裳的行为是不是你指使的?”

    “回浅月小姐,是奴婢自作主张,浅月小姐您不喜欢那衣服吗?那奴婢再去云王府给您将您的衣服拿来?”青裳听见云浅月的话,在外面小心翼翼地询问。

    “你听见了?她自作主张。大约是你那些衣服实在太陈旧了,连她都看不过去,才自作主张的。否则我的婢女什么时候自作主张过?”容景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瞪了容景一眼,对外面缓和了语气道:“挺好的,我挺喜欢的,你有心了!”

    “浅月小姐喜欢就好!奴婢算是没做错事情。”青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