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62章 鸳鸯戏水(3)

第262章 鸳鸯戏水(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的笑声顿止,刚要摇头,云浅月先一步捂住他的嘴,恼意散去,用极其温柔的声音柔声道:“乖,听话,否则我现在就卷铺盖回府!”

    容景看着云浅月温柔的小脸,终于知道自己笑得太早了。 无奈地点头,“好吧!”

    云浅月松开他的手,得意走到容景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拿起筷子,招呼也不打,便大口地吃了起来。心里想着若是治不住你,我以后还怎么混?

    容景看着云浅月得意的神情,烛光下眉眼看起来极其生动清丽。他想着睡软榻就睡软榻吧,免得他抱着她温软的身子夜不能寐受尽煎熬了。

    吃过饭后,云浅月懒洋洋地窝在椅子上,已经睡意全无。

    容景吃得极少,脸色依然微带几分醉意的熏然,同样坐在椅子上不动,浅浅地品茶。

    “你今日喝了多少酒?”云浅月蹙眉看着容景。想起那日在灵台寺的南山上去看广玉兰时,她喝了一杯兰花酿就醉了,而他也喝了一杯居然无事。如今看他这般模样显然是醉得不轻,只不过是这个人克制的功夫向来强大。那他到底今日喝了多少酒?

    “喝了一壶圣灵泉!”容景道。

    “圣灵泉是什么样的酒?比兰花酿还烈?”云浅月询问。

    “圣灵泉啊……”容景眸光有些雾色地看了云浅月一眼,笑着摇摇头,“是七皇子从北疆带回来的,据说是一位酿酒高手酿制的。这种酒在北疆极其有名,没有兰花酿烈,但入口甘醇,飘有浓香。”

    “所以,您就贪杯罪成这样?”云浅月挑眉。

    “也不算贪杯!七皇子据说那酿酒的人能一人喝三壶才醉,我便小试了一下。”容景笑着摇摇头,“可惜,只能喝一壶。”

    “能喝三壶的人定然是武功高强。你如今没有武功,逞什么能?”云浅月白了容景一眼,不过看他浅浅醉酒的模样实在好看,便连斥责都没有力度。

    “也是!”容景笑着点头。

    “让青裳给你做一碗醒酒汤?”云浅月问。

    “不用!”容景摇摇头,看了窗外一眼,对云浅月道:“我们去看星星如何?”

    “院外?”云浅月也看向窗外。想着喝醉酒的人要去看星星,眼睛不就冒星星吗?还用看?

    “房顶!”容景道。

    “你现在上的去吗?”云浅月怀疑地看着容景。想着喝醉酒如容景这般优雅高贵的真是少见,她见过的不是呼呼大睡的就是满世界耍酒疯的人。如今这般醉意微醺的人看起来安安静静,不止令人迷醉,还很可爱。

    “不是有你吗?你带着我上去!”容景站起身。

    “你到不浪费资源!”云浅月嘟囔了一句,也站起身。

    容景笑笑,伸手去拉云浅月,云浅月也不推拒,将手放进他手里。他的手温凉,云浅月的手娇小柔弱无骨。二人抬步向门外走去。

    来到院外,清风寂寂,繁星满天,一弯月牙在满天繁星中冉冉高挂。

    云浅月抬头看向房顶,房顶的高度和紫竹林的竹子差不多高。她转头看向容景,容景静静等着她,她用另一只手臂伸手抱住他的腰,足尖轻点,转眼间便落在了房顶上。她刚要松开手,被容景拽住。她挑眉看着他,容景温柔地道:“就这样看星星。”

    “瘦的跟麻秸秆似的!”云浅月虽然说着,但并没有放开搂着他腰的手。

    容景笑着瞄了云浅月的纤腰一眼,自然地伸手揽住她的腰,在云浅月眼睛不满地瞟来之前拉着她坐下身。柔声道:“既然知道我瘦,你就要负责将我养胖一些。”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随着他坐了下来,“干嘛我负责?”

    “我对你负责,你自然要对我负责。”容景理所当然地道,话落,补充道:“负责将我养胖一些,让你抱着舒服。”

    “什么歪理!”云浅月笑着叱了一句,抬头看向天空,湛蓝的天空繁星满天,璀璨夺目。一颗颗星星如一颗颗夜明珠,将漆黑的大地被神秘的外纱笼罩中添加了丝丝光华的点缀,极其美丽!这样的星空在那个世界已经见不到了。

    容景笑笑不再说话,也看向天空。

    一时间二人的视线汇聚漫天星云之中。

    “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牛郎织女星。”过了半响,云浅月看着天空相距甚远的牛郎星和织女星,想起这句诗便念了出来,再次开口问容景,“乞巧节好玩吗?到时候京城大街上是不是会很热闹?都有什么,你与我说说!”

    “不知道!”容景摇摇头。

    “不知道?”云浅月明显不信,“我失忆了难道你也失忆了不成?”

    “我从来没有在乞巧节这一日去过京城大街上,哪里知道都有什么!”容景一笑。

    云浅月一怔。

    容景又道:“每年的乞巧节之日都是寒毒最重之时,我都会在温泉池里度过。”

    原来是这样!云浅月抱着容景腰的手臂一紧,压下心底的微疼难得温柔地道:“那今年我们一起出去看看好不好?反正你的寒毒解了,今年也不用再在温泉水里泡着了。”

    她失忆以前不知道有没有去逛过京城大街,失忆后还没逛过呢!

    “好!”容景点头。

    云浅月不再说话,继续看向天空。白日里容枫的话多多少少还是在她心中留下了痕迹和波动,如今这样宁静的夜和身边这个醉酒后安安静静的人让她被纷乱困扰的心安定下来。她第一次想着若是以后日日都这样和容景相拥着在清风静寂繁星满天中看星星也不失为一种幸福。

    云浅月难得感性地盯着天空出神,不知不觉沉浸在美好的向往里。直到身边传来轻浅均匀的呼吸声,她才转头看去,只见容景不知何时睡着了,头微微倚在她肩膀上,还能控制住他身体的重量不压着她,也算是一种本事。她有些好笑。想着这人真是醉得极了!

    为了避免他睡着染了夜晚的凉气,云浅月只能带着他下了房顶。

    回到房间,云浅月看着屋内的软榻,又看看容景的身量,嘟囔了一句“便宜你了!”之后,还是将他放在了床上,给他褪去外衣,盖上被子,自己却无睡意,打算继续去看星星,刚一离开床边,容景忽然伸手抓住她。

    云浅月转头看去,见容景依然闭着眼睛,呼吸均匀,拽住她看起来是属于下意识的行为,她翻了个白眼,轻声道:“你先睡!我睡不着,再去房顶坐一会儿。”

    容景似乎闭着眼睛微微睁开一瞬,醉意浓浓困意浓浓地道:“我想要一个鸳鸯戏水的香囊,你既然睡不着,就给我绣吧!我要在乞巧节那日佩戴上。”

    云浅月一怔,“香囊?”

    “嗯!”容景声音几乎低不可闻。

    云浅月看着他,蹙眉,“我不会绣那东西!”

    容景闭上眼睛,不再开口。

    云浅月眉头打成一个结,想着这家伙也太会难为人了!她如何会绣香囊?还鸳鸯戏水的?她盯着容景看了半响,他似乎只是醉话,很快就又睡了过去,她撤出被他拉住的手,他手攥得紧,怎么也撤不出,她有些恼地道:“你不松手我怎么给你绣香囊?”

    她话落,容景的手很快就松开了。

    云浅月想着看着他喝醉不吵不闹还乖巧的份上要不就绣一只香囊吧!可是怎么绣呢?她有些犯愁,抬步向门外走去,站在门口轻喊,“青裳,睡了吗?”

    “回浅月小姐,奴婢没睡呢!”青裳的声音从西侧院子传来,紧跟着人已经走过来。

    “你有绣香囊的针和线还有图样吗?”云浅月看着青裳,想着容景身边的人就是有效率。随叫随到,贴心好用。

    “浅月小姐要绣香囊?”青裳脚步一顿,讶异地看着云浅月。

    “嗯!”云浅月脸色有些不自然地点点头。

    “您要绣什么图样的?”青裳惊讶过后连忙问。

    云浅月怎么也说不出口她要绣鸳鸯戏水的,摆摆手,“随便,你要有的话多拿些样子给我。我选一选,看看绣什么样子的。”

    “您现在就要绣吗?”青裳问。

    “有的话我现在就绣,没有的话明日也成。”云浅月道。

    “有,奴婢这就给您找去。”青裳立即转身走回西侧院子。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今日初二,还有四天七夕,现学现卖也还来得及,她应该能绣一只香囊!鸳鸯戏水……回头向屋内看了一眼,见容景很是乖觉地躺在床上睡得熟了,她轻碎了一句,亏得他说得出口。

    不多时青裳带着一个花篮从西侧院子走出,很快就来到云浅月面前。

    云浅月看了一眼青裳手中的花篮,里面各种针线和一叠草纸图样,以及和容景月牙白锦袍一样颜色的几块月牙白色的上等丝锦,她看着那几块锦绸对青裳挑了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