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68章 举案齐眉(3)

第268章 举案齐眉(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人在冲动的时候最容易出错,所以最好别做事情,她如今对于七皇子还是一片茫然。 所以,还是要顺其自然,静观其变为好。七皇子既然短时间内不会离京,早晚都会见到,不急于这一时。况且七皇子到底是黑是白,与她的关系到底是如何亲密,亲密到何种程度,还要靠她自己去探知。无论是容枫的话,还是容景这几日异常的行为,就像爷爷说的,任何人都有可能对她造成误导。

    青裳站在院中看向屋内半响,见云浅月神情又恢复早先模样,便悄声退了下去。

    一个时辰后,容景回到紫竹苑,青裳迎上去,将早先的事情悄声禀告给容景。容景面色平静,看不出任何异常,待青裳禀告完之后,他点点头,抬步走进房间。

    云浅月此时已经绣出了一个鸳鸯的半个身子。

    “绣得这么快?”容景站到云浅月面前,笑看着她。

    云浅月头也不抬,“你不打扰我,我绣得自然快!”

    “别绣了,长时间对着这个对眼睛不好!”容景按住云浅月的手,对她道:“我带你出去一趟。”

    “去哪里?”云浅月挑眉。

    “德亲王府!”容景道。

    “德亲王府?”云浅月一怔,“去那里干什么?”

    “叶倩醒了!难道你不想去看看?”容景反问。

    “走!看看去!”云浅月立即放下香囊,起身站了起来,一把拉住容景的手,她记得当时南凌睿说叶倩得昏迷七八日,如今也就四五日而已。不由问道:“才四五日,不是说要昏迷七八日吗?”

    “皇宫和德亲王府好药多的是!夜轻染前几日一直看顾着她,这么快醒来也不稀奇。”容景笑笑,看了一眼云浅月拉着她的手,抬步出跟上她。

    云浅月点点头,忽然想起夜轻染昨日似乎来了,她实在困得厉害,问道:“夜轻染昨夜来干嘛?”

    “看你是不是被我给吃了!”容景道。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又问道:“秦玉凝醒来了吗?”

    “昨日就醒来了。”容景道。

    “这么快?比叶倩还快?”云浅月眯起眼睛。

    “夜天倾将皇上给你的五百年的灵芝折了一半给了秦玉凝入了药,自然好得快!”容景顿了顿又道:“另一半被夜轻染拿去给叶倩入药了,否则你以为她们能那么快就好起来?”

    云浅月脚步顿住,脸色不好,“叶倩用也就罢了,皇上都将灵芝给我了,凭什么夜天倾要折了一半去给秦玉凝?他问都没问过我!谁准许的?”

    “五百年的灵芝而已!还没那么稀奇。你要的话我有好几株呢!”容景对她安抚的笑了一下,温声道:“是夜天倾亲自去找皇上请旨的,皇上本来不同意,说既然赐给了你,就要问过你意思。但他这回很聪明地拿叶倩说事。南疆公主因为追查施咒之人,才导致重伤,又同时失去了南疆的至宝万咒之王,这总归是皇上心有愧怼。所以,也就答应了。就这样,那灵芝便折了两半。”

    “夜天倾也有聪明的时候!”云浅月冷笑,“他倒是紧张秦玉凝!”

    “他紧张秦玉凝也不是什么坏事!他越是紧张秦玉凝,说明就越想要那个位置,皇上就越是对他心冷。”容景笑道。

    “也是!”云浅月不置可否,秦玉凝大概要背负那个“堪当国母”的言论一辈子了。夜天倾就冲着这四个字就想娶她,在她看来他这个太子的位置真是坐够了!或者说他觉得自己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已经受到威胁了,才会如此沉不住气,迫不及待。殊不知就是这种迫不及待才是致命的。不过她恨不得这个讨厌鬼早些下台才好,更别说会去提点他了。

    容景再不开口。

    云浅月忽然又低声问,“你说老皇帝如今起了废太子的心思,那么下一任太子会是谁?会是夜天煜吗?”

    “夜天煜?”容景笑笑,并不答话。

    “嗯?”云浅月看着容景,“夜天煜的母妃是陈贵妃,陈贵妃虽死去,但陈老将军可是健在,他的母族是他的后援。而且他又和夜天倾一样教导在我姑姑皇后的名下,身份尊贵。这老皇帝的皇子中可没有人再比他身份更尊贵的了。而且老皇帝如今看起来很重用夜天煜,将武状元大会和午门外那日施咒等许多重要的事情都交给夜天煜处理。而且夜天煜显然也不是没有和夜天倾一争高下的心思。若是夜天倾下台,他到时候倒是能顶上。”

    “夜天煜是将才,不是君才!”容景道。

    云浅月低头寻思,想想也是!夜天煜身份虽然尊贵,又有外戚支援,但到底让她觉得夜天煜心思重是重,也有手段,但从行事上看还是太过小家子气了!君临天下,要的不止是谋略手段,还有一份胸襟。夜天煜的确不堪大用。

    “你说会不会是……”云浅月忽然想起一个人,试探地开口。

    “到门口了!”容景忽然截住她的话,温声道。

    云浅月猛地抬头,只见距离荣王府大门口还有一段距离,但是已经能看到大门口的情形。只见大门口停着两辆马车,一辆是容景那辆通体漆黑的沉香木打造的马车,另一辆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般木质的马车,比一般大臣家眷乘坐的马车材质还要差几分。荣王府的大总管正站在车前笑呵呵地说着什么。她偏头看向容景。

    容景对她淡淡一笑,温声道:“看来七皇子还未曾离去!”

    云浅月看着那辆普通的马车,想着这位七皇子当真低调得很。

    容景目光在云浅月脸上搜寻了一瞬,没看到任何异常,他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继续步履轻缓地向前走去,但是拉着云浅月的手却是紧了紧。

    “你看看人家多低调,你再看看你,生怕老皇帝不知道你多有钱似的。”云浅月没见到七皇子的人,想着大约在车内,收回视线,对容景叱了一声。七皇子乘坐一辆普通官员家眷还不如的马车,这样穿街过巷,如何不得老皇帝喜爱?

    “我若是不让他知道我有钱,我大病这些年,荣王府怕是早不存在了。”容景道。

    云浅月心神一醒,顿时明白了容景的用意。如今国库空虚,荣王府是天下第一首富,可谓是富可敌国。老皇帝想要荣王府的财富,大概是容景将钱财藏得太严实,让老皇帝看得到摸不到,所以,他大病这些年,荣王府却还没被老皇帝吞了的原因。她撇撇嘴,不忿地嘟囔道:“你真是狡诈若狐!”

    “若是没了命,还好说,若是没了钱,拿什么娶你?”容景漫不经心地道。

    云浅月想着她有那么爱钱吗?没钱就没得娶了?见快到大门口了,住口不再言语。

    容景也不再说话。

    二人来到大门口,容福连忙过来见礼,“老奴给世子请安!给浅月小姐请安!”

    容景对容福点点头,看向七皇子的马车,温声道:“原来七皇子还未曾离开!”

    “天逸本来要离开,却见景世子的侍卫备车也要去德亲王府,天逸想着回来后还未曾去德亲王府拜见德亲老王爷,便在此稍等片刻,打算和景世子一同去德亲王府。天逸冒然决定,不知景世子可否愿意一起同行?”车帘未曾掀起,夜天逸的声音从车内传出。

    云浅月听着这声音,依然如那日一般,语气沉静不失凝润,却在这样语气的背后似乎多了一抹忧郁的意味,她心口微微一跳。

    “自然!”容景淡淡一笑,“七皇子请!”

    “景世子请!”帘幕依然未掀开,夜天逸似乎也淡淡一笑。

    容景再不说话,拉着云浅月来到车前,弦歌立即挑开帘幕,他微微一探身,上了车。

    云浅月压下心口刚刚那一瞬的跳动,也跟着容景上了车。

    帘幕刚要落下,只听府内突然传来一声轻喊,“七皇子!”

    云浅月放下帘幕的动作一顿,转头向府内看去。

    只见府内冲出一名女子,女子身量娇小,容姿虽然不如容铃兰、冷疏离貌美,但也是清秀柔美,身穿翠绿色的锦绣百叶罗裙,踏着小碎步跑来,头上的朱钗和手腕的玉镯以及脚腕的银链发出清清脆脆的响声,悦耳如铃。裙摆在她急速跑动间形成百叶盛开的弧线,远远而来,看起来像是初春翠湖边的柳树才露嫩芽,令人眼前呈现一抹翠绿的新意。

    云浅月恍惚地记得见过这女子一面,是她第一次来荣王府的时候,是荣王府的小姐。她转头看向容景。

    容景温声道:“是我四叔家的五小姐!”

    云浅月点点头,想着看着样子这五小姐和七皇子认识了?

    “七皇子!等……”五小姐显然是急急赶来,气喘吁吁地来到大门口,当见到容景的马车立即吓得小脸一白,脚步顿听,人也噤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