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74章 谁更喜欢(4)

第274章 谁更喜欢(4)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与你何干?”云浅月声音清冷。

    “是的话,你认为你能配得上景世子?不是的话,那就是你还有自知之明!”六公主娇小温婉的脸上神色果决。她来了荣王府数次,一次都没见过景世子,连容铃兰都没办法帮到她,她听说云浅月住进了紫竹苑,这几日一直不曾出来,她已经等不及了,今日好不容易见到她出来,她自然不会放过她,誓必要问个明白。

    “六公主这是在告诉我只有你配得上景世子吗?”云浅月闻言冷冷一笑。

    六公主一愣。

    “既然六公主这么觉得就去找皇上请旨为你们赐婚啊!若是皇上答应了你,景世子愿意迎娶你的话,到时候我定会备厚礼相贺。”云浅月又冷笑一声,不再理会六公主,对弦歌怒道:“赶车!一个女人就能将你拦住,我看你家世子无论是人还是东西都不能近三尺之距的规矩该废了!”

    弦歌面色一变,再不顾及,立即挥手,一阵掌风扫过,瞬间打开了挡在车前的六公主。随着他掌风扫过,被六公主抓住的辔头被他齐齐销断,他用马鞭转了个圈就代替了辔头。一系列动作不过眨眼之间,马车再不停留,离开了荣王府门口。

    六公主后退了两步站稳身形,便见马车已经走远,她又气又怒,却又发作不得。

    这时青裳拿着包裹慢一步从府内追出来,见马车已经走远,她无奈一叹,刚要足尖轻点用轻功追出去,却被六公主一把抓住,她被迫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六公主。

    “你可是侍候景世子的婢女青裳?”六公主看着青裳。她对容景的关注不亚于秦玉凝,自然从容铃兰那里早打听出了侍候容景身边的都什么人,从青裳穿戴认出她不足为奇。

    “是!”青裳讶异六公主认识她,但想想这些日子六公主常来府中,也不足为奇。

    “你这是要去哪里?”六公主看着青裳手里的包裹。

    “给浅月小姐送衣物!”青裳道。

    “云浅月不住荣王府了?她的身体被景世子调养好了?”六公主心中一喜,感情云浅月是要离开荣王府回府,早知道的话她自然不会出手拦她。

    “嗯!”青裳点头。

    “景世子是不是对云浅月……”六公主见大门口除了她和青裳外只有守门的侍卫再无别人,便试探地询问。

    “奴婢不明白六公主想问什么?”青裳装作不知。

    “景世子是不是喜欢云浅月?”六公主压低声音,微带紧张试探地问。

    青裳有些好笑,这六公主居然这般直白的问她,她能怎么说?说世子何止是喜欢浅月小姐?或者说世子不喜欢浅月小姐?她摇摇头,“奴婢不知!”

    “你能不知道?”六公主秀眉竖起。

    “我家世子对浅月小姐一直以礼相待,未曾有半丝逾矩行为。世子照顾浅月小姐一直受云老王爷当年赠药之情和皇上嘱咐要医治好浅月小姐虚弱的体魄。奴婢的确不知道世子心中作何想法,是否喜欢浅月小姐。”青裳摇头。

    六公主怀疑地看着青裳,觉得她说的合情合理,便点点头,又问:“那浅月小姐对景世子呢?是不是……”

    “六公主,奴婢只是个奴婢而已。不明白主子们之间的事情。”青裳打断六公主。

    六公主脸色有些不好,但青裳是容景的婢女,她也不好发作。尤其是她今日想要见景世子,立即住了口,将手腕的一只翠玉的镯子退下来递给青裳,语气温婉,“我今日要见景世子一面,你带我进去如何?只要你带我进去,我……”

    青裳立即退开一步,看也不看六公主递过来的翠玉镯子,摇摇头,语气坚决,“六公主,这个忙奴婢帮不上,我家世子的规矩是不经允许任何人也不准踏入紫竹苑半步。若您想见我家世子,自己想办法吧!”

    六公主没想到她价值千金的镯子这个小丫头看也不看一眼,面色露出怒意。

    “奴婢还有事,恕不奉陪了!”青裳不再理会六公主,足尖轻点,向云王府而去。她的确帮不上六公主,在她看来十个六公主也及不上一个浅月小姐。

    六公主看着青裳就这样扔下她离开,刚刚受了云浅月一肚子气,如今居然连一个小婢女也是扔下她就走,她堂堂公主何时受过这般委屈?一时间心里又气又恨。

    “公主,要不咱们回宫吧?这样也不是办法,如今清婉公主失了智,七公主又是常年卧病,皇上最喜欢咱们娘娘,如今您也就是他最喜欢的女儿了。与其日日来这里见不到景世子,做无用之功,不如看看是否能从皇上或者娘娘那里下手。毕竟您是公主,嫁入荣王府也不会辱没了景世子。没准皇上会同意呢!”六公主的贴身公主灵儿看着六公主又气又怒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走过来,贴近她耳边低声建议。

    六公主眼睛顿时一亮,“你说得对!”话落,她转身向自己的马车走去。

    灵儿立即抬步跟上六公主。

    荣王府大门口从早上到午时一直车马不断,此时终于清静下来。

    云浅月靠着车壁坐在车中,胸腹中一直压抑着一股莫名的情绪,发泄不出,消散不去,一直堵在心口,即便外面太阳正烈,似乎也烤不化她胸腹中挤压的情绪,让她整个人看起来较之往日冷暗阴沉。

    车外弦歌大气也不敢出,想着浅月小姐发起火来原来也是这般的凌厉。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来到云王府。

    云王府大门口,弦歌停下马车,轻声开口:“浅月小姐,您回府了!”

    云浅月伸手挑开帘子,缓缓下了马车。荣王府三个烫金牌匾映在眼前,她仰着脸看着那三个字,久久目光如定住一般,一动不动。

    “小姐,您回府了!老奴刚刚正要去荣王府请您呢!没想到您这就回来了。是不是景世子得到了什么消息,让您回来的?”云孟正出门口,见到云浅月一愣,连忙上前对她悄声问道。

    云浅月收回视线,看向云孟,淡淡出声,“什么事儿?”

    “您原来不知道?那您怎么突然回府了?”云孟一愣。

    “想回来就回来了!那里又不是我的家,我总住在那里像个什么样子!”云浅月回头看了弦歌一眼,见他还没离开,对他摆摆手。

    弦歌点点头,上了车,马车离开了云王府门口。

    “也是!云王府毕竟才是您的家!如今您总是住在荣王府客居对您和景世子都不大好。”云孟点点头,凑近云浅月,悄声道:“小姐,皇后娘娘来了!想要见您。”

    “我姑姑?”云浅月一怔。

    “皇后娘娘今日趁皇上去了德亲王府亲自看叶公主,她向皇上请旨,说想回来看看。皇上准了。未曾大肆宣扬,算是私访。”云孟低声道。

    “嗯!姑姑如今在哪里?”云浅月问。

    “皇后娘娘来了就直奔小姐的浅月阁了,看来是冲着小姐您来的,连老王爷的院子里都没去呢!老奴看娘娘脸色似乎不大好。您一会儿见了娘娘之后要谨慎说话。”云孟嘱咐完之后才发现云浅月脸色似乎也不太好,他一惊,“浅月小姐,您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才突然回府?”

    “没有!我这就去见姑姑!”云浅月摇摇头,抬步向府内走去。

    云孟点点头,担忧地看了云浅月一眼,不再说话。

    云王府异常清静,丫鬟小厮来回走路都静悄悄,见到云浅月回来都齐齐恭敬见礼。

    云浅月绕过前院,向浅月阁走去。还未走近,便见浅月阁门口早已经聚了一群人守在那里,除了彩莲赵妈妈等浅月阁的人外,还有十几个穿着华丽的宫人。其中有皇后身边侍候的孙嬷嬷。人人站得笔直,即便是私访,皇后也有皇后的做派。

    云浅月淡淡扫了那十多人一眼,收回视线脚步不停。

    彩莲见到云浅月回来一喜,当先迎了上来,小声道:“小姐,皇后娘娘在您屋中等着呢!奴婢看皇后娘娘来者不善,您……您要小心。”

    “嗯!”云浅月点点头。

    彩莲不再说话,云浅月进了院子。

    浅月阁依然如往日一般,没有丝毫变化。云浅月看着浅月阁的一草一木,忽然觉得有些不适应。移开视线,来到屋门口,透过帘幕便见皇后坐在屋中的椅子上,即便是未穿皇后服饰,依然雍容华贵。她挑开门帘,抬步进了房间,淡淡喊了一声,“姑姑!”

    “别叫我姑姑!我没有你这样的侄女!”皇后忽然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扔向云浅月。茶杯“啪”的一声摔在云浅月面前的地上,一碎数瓣,茶水四溅。

    云浅月停住脚步,淡淡地看着皇后,并未说话。

    “跪下!”皇后对她怒喝一声。

    “姑姑是来教训我的?还是来好好与我说话的?若是您来教训我的,我想你白来了,我天生纨绔不化,连爷爷父亲都教训不了,何况姑姑。若是您来与我好好说话的,那么就好好说,我洗耳恭听就是了!您摆出这副架势,恕侄女不恭!”云浅月站着不动,一句话说完,面上也没有什么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