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80章 赛马交锋(1)

第280章 赛马交锋(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一怔,看着夜轻染。

    “我们走错路了,东山山场宽阔,才适合赛马!”夜轻染对云浅月解释了一句,一挥马鞭,打向云浅月身下的马和他身下的马。

    云浅月立即明白,夜轻染这是不想他们赛马被打扰。

    夜轻染的鞭子还未落下,一条水红的鞭子横空插进来截住夜轻染马鞭,紧接着一匹枣红的骏马快一步拦在二人面前,叶倩不满地看着夜轻染,“夜轻染,你什么意思?我们都等你们半天了,你们来了走什么?”

    夜轻染被迫勒住马缰,脸色不好地看着叶倩,语气僵硬,“你不是在府中玩得欢快吗?跑这里来做什么?”

    “自然是要跟你们去赛马!”叶倩白了夜轻染一眼,“在府中玩哪里有赛马有意思?你也真可以,拉着云浅月跑出来赛马,居然都不告诉我一声。要不是文大将军府的文小姐告诉我你去云王府找云浅月赛马,我还不知道呢!”

    云浅月心思一动,转头去看文如燕。想着她怎么知道夜轻染要带她去赛马?

    夜轻染也猛地转头看向文如燕,挑眉,“文小姐怎么知道我和小丫头要去赛马?”

    文如燕依然蒙着面纱,只不过这次的面纱换成了稍微轻薄一些,她端坐在马上,左边挨着一匹马上端坐的是冷疏离,右边挨着同样端坐在马上一个云浅月不认识的女子,她见云浅月和夜轻染看来,偏头看了右边的女子一眼,立即对夜轻染回话,“是兵部侍郎府的赵小姐告诉我的。”

    云浅月这才知道文如燕右边的女子是兵部侍郎府的小姐赵可菡。她仔细地看了那女子一眼,只见她身量较一般女子端正矫健,眉眼英气逼人。据说这位赵小姐会用十八般武艺,尤其是一口大刀耍得极好。算是将门虎女。

    “哦?赵小姐是怎么知道的?”夜轻染看向赵可菡。

    赵可菡对上夜轻染的视线,脸有些红,但还是颇为利落爽快地道:“是荣王府的二小姐告知我的。”

    云浅月看向容铃兰。

    夜轻染也看向容铃兰,冷冷挑眉,“别告诉我说是你那个弱美人的哥哥告诉你的!”

    容铃兰似乎很怕夜轻染,立即摇头,“不是,我是听六公主说的。”

    云浅月看向六公主,想着这真是一传十,十传百了。

    夜轻染也看向六公主,挑眉,“六公主的消息好灵通啊!”

    “不是,我是听丞相府的秦小姐说的!”六公主似乎也很怕夜轻染,立即摇头。

    云浅月看向秦玉凝,秦玉凝今日一改往日的素淡,则是身穿一身粉红罗衫,再不见前几日在武状元大会时的苍白虚弱模样,面容莹润粉红,阳光下闪闪发光。她眸光微闪了一下,想着秦玉凝看起来这些日子被夜天倾照顾得极好。

    “哦?秦小姐怎么知道的?”夜轻染看向秦玉凝,“秦小姐在府中养伤,还能知道本小王的动静,未卜先知不成?”

    秦玉凝温婉一笑,看了旁边的夜天倾一眼,柔声道:“是太子殿下说的!六公主今日早上去我府中,我和她聊天顺便提了一句,没想到就被六公主传了出去,染小王爷见谅。”

    “那就是太子皇兄未卜先知了?”夜轻染看向夜天倾。

    “是四弟说与我听的,你不如说四弟未卜先知。”夜天倾虽然是对夜轻染说话,目光却是看着云浅月。尽管身边的秦玉凝温婉端庄,粉红珠润,可是他偏偏就像是着了魔一般看着秦玉凝会想着她,如今她一身紫衣软烟罗,端坐在通体雪白的骏马上,眉眼淡淡,神情淡淡,可是他偏偏看到了从她刚一来到似乎太阳光就全部聚拢在了她的身上,清丽脱俗,风情婉约,令人触目难忘。

    云浅月想着真是一波三折,她当没看到夜天倾看过来的视线,看向夜天煜。

    夜轻染也看向夜天煜,脸色阴沉,“你个胆小鬼何时学起算卦了?”

    夜天煜似乎没料到他对夜天倾说了一句话居然就转了无数个弯,而且传了这么多人,他轻咳一声道:“我是听睿太子说的,睿太子学算卦还差不多,我可学不来那个。”

    云浅月看向南凌睿,想着今日的人真齐全。她认识的,不认识的全到了。

    南凌睿端坐在马上,一身锦衣华裳,打着折扇,身姿挺拔,风流无比,见云浅月和夜轻染看来,他不等夜轻染开口,扬唇一笑,“我听景世子说的!”

    容景?云浅月心思一动,今日这里人齐全无比,却也不算齐全,因为独独没有容景。

    “弱美人?”夜轻染四下看了一眼,也没看到容景的身影,他对南凌睿冷哼,“他怎么会知道?而且还告诉了你?”

    “景世子天纵奇才,未卜先知也不奇怪。反正本太子是听他说的,不如你去问问他?”南凌睿对夜轻染挑眉。丝毫不觉得因为他一句话就传了这么多人做了长舌妇而脸红。

    “他怎么与你说的?”夜轻染心下恼恨。他就觉得今日这事儿定然与那黑心的弱美人脱不了关系,果不其然,果然是他搞的鬼。

    “他怎么与我说的本太子凭什么要告诉你?”南凌睿瞥了夜轻染一眼,看向云浅月,“本太子可是要娶月儿做太子妃的,自然不能让她和你一起乞巧。要乞巧的话她也是该和我一起乞巧。”

    夜轻染恼怒,“你做梦!她才不会嫁入南梁!”

    “她嫁不嫁去南梁可不是你说了算!”南凌睿打马来到云浅月身边,折扇“啪”的一下子打开合上,凑近她状似亲密地道:“本太子虽然喜欢素素,但是还是心里觉得你最好。你看,今日这样的特殊日子本太子就扔下她陪你过了。感动吗?”

    云浅月看着南凌睿的扇子,一开一合间,熟悉的线条在她眼前一晃而过。她想着他到底与她有什么关系。余光扫见云暮寒正抿唇看着她,而云暮寒身边坐着一脸无知的清婉公主。她有些头疼,推开南凌睿,“别靠这么近!”

    南凌睿纹丝不动,对云浅月不满,“你这小丫头,我好几日没见到你了。亲近一下怎么了?反正你早晚要嫁给我的。”

    云浅月想着早知道就不答应夜轻染出来了,这叫什么事儿啊!两个人的赛马等同于集体出游了,她可是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尤其这些还是她不愿意见到的人。她瞪了南凌睿一眼,不再理会他。忽然一挥马鞭,调转马头,身下踏雪似乎有灵性一般,四蹄拔起,原路返了回去。

    “月儿,等等我啊!”南凌睿一惊,连忙打马去追云浅月。

    夜轻染一见也立即挥鞭也要离开。

    “你不准走!”叶倩火红的鞭子截住夜轻染。

    “你滚开!”夜轻染对叶倩恼怒。这个女人凭的讨厌,每次都出来搅局。

    “不滚开!你走了谁陪我乞巧?你的小丫头有人陪,我可没人陪。”叶倩不让夜轻染离开,用马缰绳死死套住他的马头。

    “谁要陪你乞巧?不可理喻!”夜轻染挥出一掌。

    叶倩不还手,却是稳稳挡在夜轻染面前像是扎了根一般一动不动。

    夜轻染掌风生生顿住,死死地瞪着叶倩,忽然压低声音警告道:“你躲开不?你若是真不躲开的话,本小王对你再不客气。将你绑了扔给南凌睿去!”

    “你这招不管用了!本公主如今对他不喜欢,就喜欢你。”叶倩白了夜轻染一眼,也压低声音道:“那女人对你根本就没情意,你还看不清事实要一头扎进去不成?本公主可是在救你,你别不知恩图报。”

    夜轻染目光如刀,怒道:“本小王如何不用你管!”

    “好,那你就去吧!撞个头破血流时候别赖我没提醒你!”叶倩忽然撤回马鞭。

    夜轻染看向云浅月离去的方向,此时哪里还有她的身影。他脸色阴沉地看向叶倩,忽然他一把拉住她的马缰,恶狠狠地道:“你说你喜欢我是不是?本小王这就拉了你去皇伯伯那里请旨,让你嫁给我,你若是不嫁给我都不成!”

    叶倩一惊。

    夜轻染拉着她打马就走,方向不是云浅月和南凌睿离开的方向,而是皇宫方向。

    “谁说我要嫁给你了?”叶倩被拉着走了一段路,似乎突然反应过来,打开夜轻染。

    “你不是喜欢我吗?”夜轻染语气阴森森,抓住叶倩不让她动作。

    “喜欢你我也不……”叶倩挣扎。

    “由不得你!”夜轻染怒哼了一句,一挥马鞭,两匹骏马受不住大力,四蹄扬起奔向皇宫。

    叶倩又说了一句什么,远远传来声音迷糊不清。

    不出片刻二人便消失在长街尽头。

    夜天煜看着夜轻染和叶倩离开的方向,忽然笑道:“这小魔王要成全和叶公主的好事,今日可是个好日子,父皇正巴不得和南疆联姻呢!一准会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