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82章 赛马交锋(3)

第282章 赛马交锋(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这一招出其不意,她意在将他打落下马!

    “我就知道你会动手,特意准备了这个!”南凌睿看着云浅月手腕的轻纱直直向他打开,他忽然一乐,手腕一抖,一条轻绸飞出,直直拦住了云浅月的轻纱。

    云浅月哼了一声,手指一划,灌注真气,真气如刀刃顺着轻纱划开,轻纱“咔哧”一声,一分为二,一条拦住南凌睿,一条绕过他向他面门继续击去。

    南凌睿同样手指一划,灌注真气,真气如刀刃顺着轻纱划开,轻绸“咔哧”一声,也一分为二,他两条轻绸同样分开,拦住云浅月。

    云浅月挑了挑眉,两只手指再次一分,两条轻纱一分为四。

    “这也难不住我!”南凌睿大笑一声,同样动作,轻绸一分为四。

    “那这个呢!”云浅月忽然五指并用,真气催动轻纱,四分的轻纱忽然碎裂成无数段,她衣袖轻轻一甩,无数轻纱碎段向南凌睿飞去。

    “这个也难不住我!”南凌睿同样五指并用,真气催动轻绸,四分的轻绸同样碎裂成无数段,他衣袖轻轻一甩,无数轻绸碎段飞向云浅月。

    两匹马和两个人中间如天女散花,轻纱绸缎碎屑霎时洒了一地。

    二人这一番动手的功夫,两匹骏马丝毫不受影响,又行出了十里,距离东山烟雨阁还剩二十里。

    云浅月没想到这一手不管用。她唇瓣紧紧抿起,想着看起来今日要想赢了南凌睿还当真不容易。但是她如何能输?不知道南凌睿是黑是白是红是绿自然不能跟他去南梁。她不服输的个性被挑起,忽然扔了马缰,足轻轻点,身子轻盈飞出。

    “不赛马了?想比轻功?”南凌睿也同样扔了马缰,身子追随云浅月一起飞出。

    “自然赛马,我用轻功我的马也能到烟雨亭。你的马不到烟雨亭,人到烟雨亭也没用!”云浅月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清声呼唤:“踏雪跟上!赢了他的那匹破马以后我吃什么就给你吃什么!”

    踏雪似乎听懂了云浅月的话,顿时来了精神,四蹄扬起,去追云浅月。

    “小丫头!有两下子!”南凌睿忽然大笑,在云浅月话落对他的马道:“月儿追上,你赢了踏雪的话我就给你改名字。以后再不叫你月儿了!”

    那匹马立即扬起四蹄,似乎打了激素一般追上踏雪。

    云浅月本来快了南凌睿一步,听到她居然叫那匹马月儿,真气一泄,险些从半空中跌落,她连忙提出真气,瞪向南凌睿,“可恶!”

    她可是听过南凌睿不止一次喊她月儿的!

    南凌睿就在云浅月这小小的错失中已经追上她,哈哈大笑,“你要想让我改名字,就让我赢了你,别说一匹马,就是我南梁太子府的所有东西都由你做主取名字!”

    “你做梦!”云浅月抛下一句话,再不看他。全力施展轻功,如今她内力精纯,功力高深,她就不信她轻功赢不过他。

    南凌睿又大笑了一声,随着云浅月身形加速,他的速度居然也与她相差无几。

    云浅月心下惊异,没想到南凌睿轻功居然这么好!

    “知道我最拿手的武功是什么吗?就是轻功!我内力虽然没有你的精深,但轻功可是我下过一番功夫苦练的。所以,你估计赢不了我。”南凌睿偏头看云浅月抿着的唇,笑着道。

    云浅月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他,想着轻功靠的是耐力。

    南凌睿也不再说话,二人如两缕轻飘飘的云,四周花草树木一闪而过。

    在二人身后,两匹骏马并排前行,扬起四蹄,像是和自己的主人一般,也各自较劲,所过之处烟尘滚滚。

    不出片刻,又十里地走过。南凌睿却丝毫未见疲惫懈怠。

    云浅月想着这样下去不行,西山和东山都有平坦广阔之地可以赛马,但因为西山有百多里广阔平坦的地面,而东山方圆广阔之地也就仅四十里而已。一般赛马施展不开。所以天圣京中子弟赛马最爱去西山,如今他们已经走了三十里,也就说还有十里地到烟雨亭,十里地不算什么,南凌睿自然可以坚持到。但是她自然不能让他这样坚持到达。想到此,她忽然转身对着南凌睿出手。

    南凌睿立即接招,且张扬大笑,“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否则你输了可就要跟我去南梁!”

    “去南梁不见得,让你躺在这里三天三夜动不了估计成!”云浅月道。

    “这里山清水秀,一会儿赢了你躺着睡觉也不错!”南凌睿四下扫了一眼笑道。

    云浅月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一掌落空之后紧接着第二掌打出,南凌睿轻松躲过,且还能还招。南凌睿的招数快而凌乱,云浅月不懂古人的招数,一时间突然有些手忙脚乱。只能靠着精纯的内力和轻功向前躲闪。

    “原来你空有内力,没有招数!你输定了!”南凌睿凤目闪过一些讶异,大笑。

    “不到最后一刻,别高兴得太早。”云浅月一边躲闪一边凭借过目不忘的本事记住南凌睿出手的招式。南凌睿的招式虽然看起来令人眼花缭乱,但也不是杂乱无章。每一个动作都是行云流水,煞是好看。

    “那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南凌睿招式频繁递出。

    云浅月打起十二分精神。

    二人缠斗间却同时不忘施展轻功向前进行。

    过了片刻,云浅月终于摸清了南凌睿的招式门路。她刚要反攻,就在这时,两匹快马追上来且很快就超过了二人,马蹄声一致,不分上下。卷起一片烟尘滚滚,尘土包裹了二人。

    云浅月忽然闭了一眼,伸手拽住了南凌睿的马尾,那匹马却丝毫不因此停顿,托着她向前走去。与此同时,南凌睿也伸手拉住了云浅月那匹踏雪的马尾,踏雪也不因此停顿半丝,依然向前跑去。

    两人隔着马尾拳脚并用,依然不停。

    云浅月开始转守为攻,动用前世近身格斗所学,一时间将南凌睿打了个手忙脚乱。但南凌睿一边躲闪,一边依然稳稳抓住马尾。一番缠斗过后,她也摸清了云浅月的路数,应对自如。

    两匹马因为二人交手,力量被各自拉住一半,脚步慢下来,但依然费力向前跑。

    最后十里地到达,隔着尘土云浅月隐隐看到前方烟雨亭矗立在那里。距离他们此时不足五百米。她一边出招一边想着对策。忽然灵机一动,她立即松了马尾,一个前滚翻,滚出十丈。后脚一踢,绣花鞋直直从她滚落的空隙向南凌睿面门飞去。

    南凌睿似乎没料到云浅月来这一手,一愣,在绣花鞋要砸在他脸上的空挡慌忙松开马尾侧身躲过,因为马速太快,他没有丝毫准备,身子一个不稳,不向前,反而向后滚去。但他必定身怀武功,几个打滚之后凌空拔起,忽然甩出腰带去缠云浅月的身子。

    云浅月感觉身后袭来的风,知道她若还手,就势必被南凌睿阻住到达不了烟雨亭。她就不信南凌睿真动手伤她。虽然才接触几次,但因为那把她画的扇子,她只觉南凌睿不会伤她,所以不理会,头也不回,身子刚一落地,便直直起身,飞身向烟雨亭内飞去。

    南凌睿忽然将腰带转了个方向打向踏雪。

    云浅月一惊,想着南凌睿不愧是南梁太子,真是狡诈,她立即转身去救踏雪。

    南凌睿得意一笑,刚要开口对云浅月说什么,忽然身后传来“啊”的一声惨呼,极其惨烈,二人手下动作齐齐一顿,同时偏过头去。

    只见他们打得太过激烈忘我,不知何时身后追来一匹马,那马上坐着一名女子,而云浅月刚刚踢出去的绣花鞋虽然被南凌睿躲过,但直直打在了后面追来的女子头上,那女子惨呼一声被打落马下。

    云浅月看出那女子是容铃兰,也来不及想容铃兰怎么会追来这里,但她清楚她刚刚的力度的,打中南凌睿估计无恙,他毕竟有武功,但容铃兰似乎没有武功的一个弱女子而已。鞋打中她会昏迷,但若是这般坠落马下,不摔死也会摔残。她立即住手,施展轻功去打算接住容铃兰。不管以前有多少纠葛,毕竟是一条人命。但她和南凌睿从出了东城门一直交手至今,疲乏不已,真气有些不足,动作自然就慢了一些。

    南凌睿似乎也被惊了个够呛,立即收回腰带,也飞身向坠马的容铃兰接去。他虽然比云浅月近一些,但他耽搁了一下,再加上也是极其疲惫。所以动作还是慢了一分。

    眼看容铃兰要跌落马下,二人谁也接不住。

    就在这时,一道雪青色身影忽然后发先至,端得是轻功高绝,较云浅月和南凌睿都快了一步接住了容铃兰。

    南凌睿和云浅月后一步来到,见容铃兰被接住,云浅月松了一口气,这才看清是一名男子,身穿雪青色锦袍,腰束玉带,身姿秀挺,背如松竹。只见他接住了容铃兰之后立即低头给她把脉,虽然只看到他一个侧脸,但不难想象应该也是一个年轻俊秀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