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83章 喜欢可好(1)

第283章 喜欢可好(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七皇子好高的轻功!好及时!”南凌睿看着面前的男子赞道。

    七皇子?云浅月一怔。

    “睿太子过奖了!”夜天逸放开容铃兰,抬起头,虽然是对南凌睿说话,目光却是看向云浅月,“她只是昏迷了,并无大恙!”

    云浅月在夜天逸抬起头来的那一刻看清了他的脸,整个人瞬间呆怔在原地。

    曾几何时,有那样一个人,从孤儿院到军校到特种部队到国安局,他都与她形影不离。整整二十五年。他们是亲人,是同学,是朋友,是战友,是最亲密的伙伴,但独独不是恋人。

    曾几何时,有那么一个人,他的世界里有她,她的世界里也有他,他们有共同的理想,共同的信念,共同的兴趣爱好,共同的话题,可是中间偏偏隔了一层窗户纸,他知道她喜欢他,她也知道他喜欢她,可是谁也不捅破。

    曾几何时,有那么一个人,在一次国际大型反恐怖活动中需要一位资深全能高管去执行任务,他各方面都最符合不过。那次活动由她全权调派,她在国安局的天台上坐了一日两夜,下了天台之后,她在向上面递交的名单上写上了他的名字,他未说一句话,去了再未回来。

    后来,她一个人去登山,一个人去采新茶,一个人喝两个人的茶……

    往事回首,多少曾经过往像放电影一般逐一闪过,本来沉埋于心底的东西骤然浮出。

    云浅月看着这张脸,眼前渐渐模糊不清。

    怎么会……

    怎么会在这里见到……他……

    这一瞬间她像是被抽干了魂魄一般,百转千回,无数日夜,两个时空,她以为抛却了前尘往事,也会将那个人深埋进心底,终其灵魂破散,才再不复记得。

    “总算见到了你!”夜天逸忽然一叹,笑意徐徐蔓开,“可真是不容易!”

    “小……七?”云浅月喃喃出声,眼前如一层白雾笼罩。

    “嗯!我回来了!”夜天逸笑着点头,伸手去摸云浅月的脑袋,动作亲密,“我给你传了信,说‘不日即将回京’,你知道我回来却避而不见。是在怪我回来晚了吗?”

    “你真的是小七?”云浅月用手去抹眼睛,很是用力,她想看清眼前的人,却是抹过之后还是一片云雾,她小心翼翼开口,似乎生怕惊走了眼前的人。

    “自然是我!”夜天逸点头,看着云浅月,眸光染上一丝怜惜,“我若是早一些回来就好了,你也不至于如此辛苦。我听到你在灵台寺遭了难,听到你被百名施了咒术的死士刺杀,我当时就后悔为何没答应父皇早些回京。”

    “怎么可能……是你……”云浅月摇头。她记得那座直升飞机在维也纳上空爆炸,国际反恐怖组织在他操作中尽数毁去,而他也灰飞烟灭,她在联网上看得清清楚楚。连骨灰都未曾剩回来。

    “是我!月儿,你怎么了?”夜天逸看着云浅月,见她不停地摇头,他轻声询问。

    月儿?小七从来不喊他月儿的。云浅月又用力地用手去揉眼睛,这一回将眼前的云雾揉开,她看着夜天逸,仔仔细细,不错过任何一分一毫。

    面前的这张脸极其年轻,眉眼俊逸,容貌秀美。乍看之下与小七长得一样,可是细看却也仅是七分相似。小七的眉偏浓,而面前这个人的眉不浓不淡,恰到好处,小七的眼是黑色,而他的眼是鲜有的琥珀色,小七的鼻梁偏微扁,而他的鼻梁偏挺,小七的唇偏厚,而他的唇偏薄。五官合一起像七分,分开来看一分也不像。

    她忽然闭上眼睛,觉得自己是奢望了,怎么可能会看到小七……

    一个人灰飞烟灭之后,灵魂还会重生吗?是否他的灵魂也会灰飞烟灭?

    “月儿,你怎么了?”夜天逸紧张地看着云浅月。

    “小丫头,你怎么了?”南凌睿站在二人旁边看了半响,此时也忍不住开口。云浅月脸上的表情太过丰富,丰富得让他都差点儿怀疑面前的不是她。

    “你会说**宣言吗?”云浅月忽然抬头,看着夜天逸。眸底深处隐藏着谁也读不懂的感情和希意。若是小七,若他真是小七……

    “从十年前第一次见你就问我这句话,没想到十年后还是这句话!”夜天逸轻笑,摇摇头,“十年不改,你果真还是月儿。这些时日我听闻了不少传言,都说你变了许多。如今看来你还是你。并未曾变化。”

    云浅月眸底深处那一丝希意瞬间破灭,原来他不是小七,可是为何会如此相似?相似到让她以为面前的这个人是小七,实在太像。

    “小丫头,你是不是被这荣王府的二小姐吓坏了?怎么这副样子?”南凌睿有些讶异夜天逸对云浅月语气间熟稔亲密的程度,他看云浅月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不明白什么是**宣言。忽然转头看向身后的烟雨亭,“景世子,你过来看看这小丫头怎么了?是不是被吓破了魂?”

    容景?云浅月猛地抬头,顺着南凌睿的视线看去。

    只见在不远处烟雨亭内坐着一个人,月牙白锦袍,轻袍缓带,面如冠玉,眉目如画,正是容景。他面前摆着一局棋,此时他正微低着头看着棋盘,背后青山葱翠,不远处瀑布流水汇聚成一方小湖。青山湖水相映间,他周身如云雾笼罩,气息淡薄高远。当真如画中人一般。

    云浅月看着容景,脑中忽然一片空白。

    夜天逸听到南凌睿的话,抚着云浅月头的手一顿,也转头看向容景。

    容景仿佛没听见南凌睿的话,依然低着头,秀雅的身姿一动不动,眸光静静凝视着棋盘,玉颜看不出什么表情。

    “原来景世子和七皇子是在这里下棋!果然清静,是个下棋的好地方。”南凌睿抬步向容景走去,“本太子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局棋居然难住了景世子。让景世子如此入神。难道说七皇子的棋艺比景世子还要高不成?”

    “在下棋艺不及景世子!”夜天逸余光扫见云浅月出神地看着容景,他眸光一闪。

    南凌睿走到容景三尺之距,抬眼去看棋盘。

    容景忽然衣袖轻轻一拂,棋盘瞬间被他打乱,他低着的头抬起,目光绕过南凌睿看向云浅月,对她温声开口:“过来!”

    南凌睿一怔。有些恼地看了容景一眼,但没发作。

    云浅月站着不动,脑中什么也没想,似乎又想了很多。

    夜天逸凤眸忽然眯了一下,并未开口,手依然放在云浅月头上,也未拿开。

    “过来!”容景再次开口,温润的声音一如既往,听不出任何意味。

    云浅月依然站着不动,整个人如定住了一般,一双眸子从早先的震惊呆怔希意失望到如今平静,仿佛经历了山川夷为平地,沧海化为桑田。

    “昨日我又伤了手!”容景看着云浅月,动了动胳膊,月牙白衣袖隐隐有血迹现出。

    云浅月忽然抬步向他走去。

    夜天逸面色微变,他伸着的手缓缓收回攥紧,并未阻拦。

    云浅月几步就来到容景面前,停住脚步,看着他的胳膊,伸手将他衣袖挽起,果然见胳膊包扎着绢布,绢布有鲜红的血迹溢出,她立即伸手扯开绢布,露出他的胳膊,果然见他本来已经伤好的胳膊此时又错了骨,并未上药,红肿不堪。她面色一变,开口询问,“怎么弄的?”

    她一出声,才知道嗓子哑得厉害。

    “昨日不小心碰了!”容景漫不经心地道。

    “不小心碰了?你怎么不不小心把脑袋碰了?”云浅月顿时恼怒。

    “脑袋也碰了一下,不过没碰破而已。”容景虽然和云浅月说着话,目光却是看着七皇子。他面上颜色依然淡淡,看不出心中想什么。

    七皇子此时面色平静,也看不出想什么。

    两人目光相遇,各自无声。

    “你告诉我,怎么个不小心法,我听听!”云浅月压下心中怒意。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怒,可是此时心中确确实实感受到了怒意。才两日不见而已,他本来好了七八分的伤势又加重,还是不小心弄的,胳膊怎么不废了更好?

    “昨日想起那日没陪你看完星星我就醉得睡着了,便去房顶看星星。却不小心又睡着了,从房顶栽了下来。”容景依然看着七皇子,音色浅淡。

    “你又喝酒了?”云浅月没想到是这个理由。

    “嗯!七皇子送了我两坛圣灵泉,大雨过后,昨日月朗风清,我便喝了。”容景道。

    云浅月转头看向夜天逸,对上那一张熟悉的脸心突地一紧。她瞥开视线,本来恼怒的语气有些僵硬,“弦歌呢?青裳呢?青泉呢?药老呢?怎么没人看着你,让你从房上掉下来?”

    “我吩咐他们不准打扰我!”容景道。

    “你怎么不摔死!”云浅月恨恨地吐出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