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04章 两道圣旨(2)

第304章 两道圣旨(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顺势躺下身,“我也很困!”

    “那你睡啊!”云浅月偏头看了容景一眼,见他眼睛睁得明亮,她哼了一声,没见过困的人还这么精神的!

    “可是我睡不着。 ”容景道。

    “睡不着眯着,别打扰我。”云浅月警告。这人明显是愉悦过度!

    “嗯!”容景听话地应了一声。

    云浅月的确是困了,今日折腾一天,连番刺激下神经有些吃不消,不出片刻便睡了去。

    容景看着棚顶,想着他终于走进她的内心了!这一步走了十年!上天才眷顾他!夜天逸,你到底是比我幸运,还是没我幸运?十年我都能等到她喜欢,自然不怕她恢复记忆!

    一个时辰后,马车一路无任何阻碍进了城。

    走到荣王府和云王府两岔路口之时,弦歌低声询问,“世子,是送浅月小姐回云王府还是跟我们回荣王府?”

    “送她回云王府!”容景吩咐。

    弦歌不再说话,转了路向云王府驶去!

    此时五更时分,大街上人声极少。马车一路顺畅,很快就来到了云王府。

    马车刚停下,云孟的声音就在外面响起,“景世子和浅月小姐终于回来了!”

    “奴才终于等到景世子和浅月小姐了,可以回宫交差了!”文莱的声音随后从外面传来。

    听到云孟的声音云浅月依然闭着眼睛熟睡,听到文莱的声音她瞬间醒来睁开了眼睛。看向容景。文莱是老皇帝的大总管,不知道如今等在这里交的是什么差!

    容景温和地看了云浅月一眼,躺着的身子坐起,伸手挑开帘子。

    “奴才拜见景世子,拜见浅月小姐!奴才奉皇上之命前来给您二人传旨。”文莱见容景露面,连忙上前一步,对着马车躬身一拜。

    “嗯!”容景看着文莱,淡淡应了一声。

    云浅月躺着的身子坐起,也看着文莱,想着老皇帝传的什么旨意,怎么也不会答应给她和容景赐婚吧!这个概率几乎等于零,她才不相信老皇帝有这个好心。

    “皇上圣旨,景世子才华冠盖,已近及冠之龄,如今天圣正值用人之际,景世子虽未承袭荣王爵位,但大才天下皆知,可破格提前启用,从明日起入朝,官暂拜丞相左卿长吏,协助凤丞相共同辅佐皇上处理朝政。钦此!”文莱从袖中拿出圣旨,直起身板宣读。

    云浅月一怔,老皇帝这是要容景提前入朝?她前不久听她父王提起说四大王府的继承人只有大婚之后才可以世袭王爵入朝参政。夜轻染出外历练七年,因没大婚,不得承袭王位,才只是被打发去了西山军机大营而已,也不算参政。而老皇帝此举是要容景不以荣王的身份参政了!而且还是官暂拜丞相左卿长吏,这个位置一般都是未来丞相的位置。在昨日老皇帝气怒甩袖而走之后今日却是下了这样一道圣旨,为何?她看向容景。

    容景面色不变,甚至连一丝一毫的讶异或者惊怔的表情都无,他在文莱读罢圣旨后缓缓探身下了车,微微一欠身,淡声道:“容景接旨,吾皇万岁!”

    “恭喜景世子!”文莱将手中圣旨双手递给容景。

    容景站着不动,弦歌立即上前伸手接过。

    文莱大约是知道容景不让人近身三尺碰触的距离的,所以也不恼怒,将圣旨递给了弦歌。又从袖中抽出一份圣旨,看向云浅月,“浅月小姐接旨!”

    云浅月坐在车上不动,她想着皇上让容景提前入朝,如今给她怎么安排?她看着文莱。

    文莱对她不跪拜也无任何恼怒,打开圣旨宣读,“皇上有旨,云王府嫡女云浅月,实在纨绔,疏于管教,行止不淑,品行略欠,朕心甚忧,云王府百年王族,曾出数位天圣国母,母仪天下称颂,不能因为一女而毁云王府百年声名。历代皇后在天之灵也难以安心。从今日起入宫由朕亲自带在身边管教,已慰贞婧皇后之下历代天圣皇母后安心。钦此!”

    云浅月一怔,老皇帝要将她带在身边亲自管教?什么意思?她看向容景。

    容景眸光微闪,并未言语。

    云浅月蹙眉,不接旨就是抗旨,老皇帝估计立即就有理由收拾她!接旨的话岂不是要日日对着老皇帝?她心里有些沉,怎么也没料到老皇帝会来这一手,想做什么?放在身边看着她?

    “浅月小姐?”文莱见云浅月半天不说话,也没动作,出声提醒。

    云浅月看着圣旨,想着接还是不接!接的话如何?不接的话如何?

    “皇上连公主都不曾带在身边教导,你算是亘古第一人。当该荣幸!”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接旨,吾皇万岁!”云浅月忽然一笑,轻身跳下车,走到文莱跟前,伸手去拿圣旨,对他又灿然笑道:“文公公辛苦了!”

    “恭喜浅月小姐!”文莱露出两颗虎牙,将圣旨递给云浅月,清秀的脸上带了三分笑意,“以后您被皇上带在身边教导,奴才和您会日日得见。浅月小姐无须对奴才客气!”

    “也是!以后你我打交道的地方多着呢!来日方长!”云浅月拍怕文莱肩膀。面上虽然笑着,心中却冷笑,不管老皇帝打得是什么主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还能将她教养残废了不成?再说她如今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她到要看看他想做什么!

    文莱身子一矮,苦道:“浅月小姐,您武功好,奴才武功不及您,可禁不起您这一拍!”

    “这是联络一下感情!”云浅月撤回手,看着文莱苦着的脸,面色带了几分真笑。偏头对容景挑眉,“这是不是好事儿?等于皇上姑父同意你我的婚事儿了,将我带在身边亲自教导,到时候谁还敢说我配不上你?”

    “嗯!所以你要跟在皇上身边好好学习。不要辜负皇上一番苦心!”容景笑着点头。

    “嗯!”云浅月点头。想着这老皇帝越来越有意思了!她自然要好好学习的!她扫了一眼大门口内跪着黑压压一片众人,古代一人接旨全家跪拜。云王爷领头,各房各院姨娘小妾庶女和云王府旁支,除了云老王爷和云暮寒外,今日大门口的人跪得很齐。云香荷跪在一众庶女之首,正嫉妒地看着她,她眼神扫过不停留,定在云王爷身上,发现云王爷脸色发白,似乎一副被惊雷打了的摸样,大约是事先不知道圣旨的内容。她看着他,发现他从昨日到今日似乎一下子老了好几岁。想来昨日她和容景请旨赐婚之事对他冲击太大,她撇开视线,对一旁的云孟问,“我爷爷呢?”

    “老王爷这几日身体一直不好,在院子里养着呢!”云孟也是一副惊吓的摸样。

    “嗯,我进去看看爷爷!”云浅月拿着圣旨向府内走去,走了两步回头问容景,“你去看看我爷爷不?”

    “云爷爷身体既然又不舒适,我自然该进去看看!”容景点头,抬步向里面走去。

    “浅月小姐,您请留步,奴才还有皇上口谕未传!”文莱叫住云浅月。

    云浅月停住脚步,挑眉,“还有口谕?”

    “是!皇上吩咐您接到圣旨即刻收拾行囊入宫。皇上已经吩咐人禀告了皇后娘娘在荣华宫收拾出了房间。你从今日起就要住在宫中。”文莱恭敬地道,“所以您去看老王爷奴才可以等片刻,但您最好不要耽搁太久!”

    “我住进姑姑的荣华宫?”云浅月心思一动,扬眉。

    “是!皇上说他白日将你带在身边教导,晚上由皇后娘娘看顾教导您!”文莱点头。

    这是将她圈在皇宫了?云浅月眼睛眯了一下,点点头,“好,我知道了,你稍等片刻,我去看望一下爷爷,就随你入宫!”

    “是!”文莱恭敬应声,再不言语。

    “孟叔,你去浅月阁吩咐一声,将东西给我收拾妥当。一会儿我从爷爷那里出来直接跟文公公入宫!”云浅月转身继续向里面走去,对云孟吩咐道。

    “是!老奴这就去!”云孟立即应声,当先越过云浅月跑向浅月阁。

    容景抬步跟在云浅月身后。

    二人身影很快就过了前院。

    “你说老皇帝什么意思?”云浅月回头问容景。不答应她和容景请旨赐婚,如今偏偏将她二人都安排了事情。一个放在了凤丞相身边参政,一个是亲自放在身边看管。这样她觉得老皇帝怎么像是分开击破的招数!荣华宫,皇后居所,寻常女人自然住不进去!而老皇帝如今以让她姑姑管教她的名义让她住进去,让她觉得老皇帝怕是又有什么预谋了!

    毕竟荣华宫在她看来不是一个什么好地方!

    “什么意思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时刻想着我。”容景眸底有什么一闪而逝,温声道。

    “想着你能当饭吃吗?”云浅月叱了一声,回转头不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