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06章 打落门牙(1)

第306章 打落门牙(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孟再不说话,云浅月挑开帘幕上了车。

    文公公一摆手,跟来的小太监和他一起坐在车前,马车离开云王府向皇宫而去。

    皇宫御用的马车极其奢华,车厢宽敞,云浅月和云暮寒各坐在车厢一边。云浅月等了片刻也不见云暮寒开口说话,便身子一歪,准备继续补觉。

    云暮寒看着云浅月,眸光深邃如海,依然未言语。

    “是文公公啊!你是不是要回宫?”马车刚走不远,车外忽然传来南凌睿熟悉的声音。

    “回瑞太子,奴才是要接浅月小姐进宫!”车外文莱立即回话。

    “那正好,本太子也要进宫,搭个顺路车吧!”南凌睿说话间已经来到车前,不等文莱还话,已经伸手挑开了帘子跳上了车,他上车后看见云暮寒一笑,“呵,云世子原来也在啊!”

    “嗯!”云暮寒收起眼中神色,淡淡点头。

    “小丫头,往那边挪挪,给我腾出个地方!”南凌睿坐过来云浅月这边,紧挨着他一屁股坐下,用胳膊撞她身子,打了个哈欠道:“我一夜没睡,困死了!”

    云浅月被挤得身子动了一下,睁开眼睛看向南凌睿,见他灰头土脸,冠发松散,浑身带着凉气,还一脸困倦,看起来在外面被风吹了一夜的样子,皱了皱眉,“一夜没睡你回院子去睡啊,云王府又不是没你的地方。你进宫干嘛?”

    还跑来搭顺风车,他到真会!

    南凌睿见云浅月身子不动,直接将身子靠她身上,闭上眼睛,困意浓浓地道:“在云王府住得腻味了,本太子打算进宫住两天!正巧你也进宫不是?正好有伴了,你要知道,本太子可离不开你了。你以后在哪,我就去哪里住。”

    云浅月无语。

    “别吵我啊!我睡一觉。”南凌睿将身子全部重量都压在云浅月身上,警告道。

    “我不是你靠枕,一边睡去!”云浅月伸手推他。

    “你个小丫头,昨日和你赛马我累坏了,你一只绣花鞋打坏了美人扔下我就走了,可是我帮你善后将美人送回去的。于情于理,你是不是该让我靠一下?”南凌睿靠着不动,哈欠打个不停,“况且昨日晚上叶倩居然弄了数百个虫子来咬我,本太子跑了一夜才甩开她回来。太可恶了!你不能不近人情。”

    “叶倩为什么弄虫子咬你?”云浅月见他不像说假,不再推开他,问道。

    “夜轻染不要她,恼羞成怒!”南凌睿闭着眼睛,困意浓浓地道:“本太子本来看她可怜,想要陪她一起乞巧的,后来在皇宫门口看到我的素素形单影只,楚楚可怜地等在冷风中,本太子哪里还有空理会她?她嫉妒本太子有美人在怀,就回头放虫子咬咬我。你说可恶不可恶!”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叶倩醋了!他和叶倩相比,也不知道是谁更可恶!

    “小丫头,你去皇宫住在哪里?”南凌睿问。

    “我姑姑的荣华宫!”云浅月道。

    “荣华宫啊!那可是天圣历代皇后的居所。极好,本太子一直对荣华宫仰慕至极。就陪你一起住荣华宫吧!”南凌睿忽然一乐。

    云浅月抬眼望向棚顶,“你能住得进去我没意见。”

    荣华宫是历代皇后的居所,整个皇宫除了老皇帝的圣阳殿便是荣华宫最为尊贵。别说男子,除了皇后和伺候皇后的人外,寻常女子也无资格入住荣华宫,老皇帝已经给了她一个特例,她不觉得特例到还能让她带着南凌睿一起住进去!

    “小丫头,等着瞧吧!你可别小看本太子的魅力。”南凌睿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将整个身子的重量都靠在云浅月身上。

    云浅月想着谁敢小看他就大错特错了!南凌睿可不是真正的花花太子!她从棚顶收回视线,对着靠在身上的重量警告道:“不想让我将你扔出去就一边睡去!”

    南凌睿佯装没听见,依然靠着云浅月,似乎准备睡去。

    云浅月忽然对他出手。

    南凌睿身子瞬间错开了些距离,用手臂挡住云浅月的手,睁开眼睛瞪了她一眼,见云浅月对他挑眉,他知道再靠过去无望,他伸手夺过云浅月背后的靠枕放在自己身后,身子一歪,靠着靠枕闭上眼睛。嘴里不满地嘟囔道:“狠心的小丫头!”

    云浅月身上轻快下来,已经被南凌睿搅得没了睡意,抬眼看向云暮寒。

    从南凌睿上车,她虽然和南凌睿说着话,但眼角余光一直没错过云暮寒的表情。云暮寒一直没有表情,没有表情其实是最不正常的表情,就像是表皮被带了一层面具,所有一切情绪全部都掩盖在这种没有表情的面具之下。

    云暮寒见云浅月看来,从南凌睿身上移开视线看向他,一双眸子漆黑如子夜。

    云浅月觉得她早先的想法定然是准的,南凌睿和云暮寒定然有某些牵扯。她扯了扯嘴角,问道:“哥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找我?或者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云浅月话落,云暮寒忽然起身,冷漠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话落,他身影一闪,施展轻功飘出了车厢。

    云浅月看着车帘掀起又落下,飘动了两下静止,她淡淡一笑,转头看向南凌睿。南凌睿看起来像是累极了,已经睡着,还有轻微的鼾声传出。她盯着南凌睿看了片刻,闭上眼睛。想着有些事情早晚会知道。

    车内恢复静静,再无人声传出。

    车外文莱听见动静回头看了一眼,见云暮寒离开,眼睛眨了一下,收回视线向车内看了一眼,回转头,清秀的小脸现出与年龄不符的沉思。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向皇宫而去。

    半个时辰后,来到皇宫门口,马车停住,文莱对车内道:“睿太子、奴才接浅月小姐是直接去皇后宫的。您还是在此下车吧!皇后宫没有皇上旨意,皇后娘娘召见,除太子和诸位皇子每日请安外,是不准其他男子随意进入的。这您该是知道的。”

    文莱话落,南凌睿依然呼呼大睡,仿佛没听见。

    云浅月闭着眼睛不说话。南凌睿自己上车的,不关她的事儿,她自然没义务赶他下车。

    “睿太子?”文莱没听见声音,对车内轻喊。

    车中依然无声音传出。

    文莱伸手挑开帘子,见南凌睿睡得正熟,他看了云浅月一眼,伸手去拍南凌睿,“睿太子,皇宫到了!皇上吩咐浅月小姐先去皇后娘娘宫里安排妥当,奴才才带着她去御书房。您不能就这样跟了去!”

    南凌睿动了动身子,打开文莱的手,迷迷糊糊地警告道:“别吵,本太子睡得正香,你若再吵我,本太子让你再没有手拍我。”

    文莱手立即撤了回来,无奈地看着南凌睿,“睿太子,不是奴才要吵您,实在是您没有旨意不能跟着去皇后宫……”

    南凌睿当没听见。

    文莱有些着急,看向云浅月,云浅月闭着眼睛,半丝帮忙的意思没有。文莱对跟着他的小太监开口,“李子,你去……”

    “这不是文公公吗?”文莱话说了一半,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宫外传来,“本小王数日不出府,听说公公荣升了,恭喜恭喜!”

    云浅月听到这声音首先一恶。想着冷邵卓这闭门思过养伤被放出来的也太快了!这才几日就滚出孝亲王府了?出来还是这个德行!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文莱本来要吩咐小太监的话吞了回去,连忙转身,对冷邵卓一礼,“奴才给小王爷请安!多日不见,小王爷越发英伟了!”

    “哈哈,还是文公公会说话。说出的话本小王就是爱听。”冷邵卓走近文莱,看了马车一眼,问道:“文公公这是要出宫办差?”

    “奴才是奉了皇上旨意出宫办差,如今差已经办完了,正要回宫!”文莱道。

    “公公往日出宫办差都骑马,今日却是赶车。看来荣升为大总管果然不一样啊!”冷邵卓上下打量文莱,目光定在他皇宫大总管的腰牌上。

    “哪里!冷小王爷抬高奴才了!奴才出宫办差还是爱骑马,只不过今日这差事不同。是出宫接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入宫才赶了车。”文莱道。

    “哦?你说是接云浅月进宫?这车中坐着的是云浅月?”冷邵卓猛地转头再次看向马车。

    “是!”文莱点头。

    冷邵卓带笑的脸瞬间收起,眸光闪过阴狠之色,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车前,一把挑开帘幕,当看到车内云浅月闭着眼睛靠在车壁上,他一句话不说就对她脸打去。

    “冷小王爷!”文莱一惊。

    云浅月冷笑一声,果然是一头蠢猪,半丝长进也没有!她睁开眼睛,瞬间出手攥住了他伸过来的手,冷冷地道:“你这只手上次没废了,是不是很不甘心?要不要我彻底给你拧掉了再也按不上你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