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07章 打落门牙(2)

第307章 打落门牙(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冷邵卓脸一青,怒道:“云浅月,你敢!”

    “我很敢!你要不要试试?”云浅月挑眉看着他。 发现冷邵卓起色似乎好了许多,大约是这段时间被孝亲王给他戒了女色。

    冷邵卓面色一变,往出撤手,被云浅月攥住,纹丝不动,他怒道:“云浅月,这里是皇宫门口,你敢动本小王一根手指头试试!”

    “上次我动你的时候是在皇宫,还是上书房!”云浅月提醒他。

    “你……”冷邵卓脸色青白交加,一时间没了词。想起一旁的文公公,立即道:“文公公,你的师父陆公公可是她杀的。你就没有想过报仇?”

    “冷小王爷,师父是办错了差,咎由自取,怨不得浅月小姐!奴才是给皇上办差,就算师傅的死和浅月小姐有关奴才也不计个人恩怨。”文莱看着冷邵卓,不卑不吭地道,“您听说浅月小姐在车上一句话不说就要打浅月小姐,奴才可是看得清楚的。这里是宫门口还有这许多宫廷侍卫都看着呢!小王爷,您这可不对!就算浅月小姐伤了您的手,奴才在皇上面前也会照实说是您先出手惹浅月小姐的!”

    “你……”冷邵卓顿时气怒,“好一个不计个人恩怨的文公公!陆公公在天……”“冷小王爷,您的手打紧!”文莱截住冷邵卓的话,提醒道。

    冷邵卓闻言立即住了口,瞪着云浅月,“云浅月,你放开我!”

    “再饶你一次,若是你下次还敢犯我。你这只手我会让它他彻底脱离你的身体!”云浅月甩开冷邵卓的手,伸手入怀,掏出帕子擦擦手。如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老皇帝大约正盯着找她错处呢!她若是因为冷邵卓这只小虾米而让老皇帝找她麻烦太不值过。

    冷邵卓身子一个趔趄,被甩开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身形,他看着手腕被攥出的青紫痕迹大怒,“云浅月,你这个……”

    “这不是冷小王爷吗?多日不见,小王爷怎么刚来皇宫就这么大火气?”不远处一辆马车驶来停下,车帘挑起,夜天倾走下来,看着冷邵卓气怒的脸扬眉。

    “原来是太子殿下!”冷邵卓立即住了口,转身看向夜天倾。闻言怒火不但不消,反而更甚,“还不是车里那个臭女人,本小王每次见到她就一肚子火!”

    “哦?”夜天倾看向云浅月所坐的马车,因为早先冷邵卓挑开车连的动作太大,让车帘直接掀起甩在了棚顶上,此时他正好能看清车内的云浅月和南凌睿,一目了然。他目光扫过呼呼大睡的南凌睿看向云浅月,挑了挑眉,“月妹妹怎么在这里?”

    云浅月当没看见夜天倾,想着苍蝇都喜欢往一块儿凑,如今冷邵卓和夜天倾这两只苍蝇凑一块了!

    “回太子殿下!奴才奉皇上旨意接浅月小姐入宫!”文莱立即回道。

    “父皇有何旨意?”夜天倾看向文莱。

    “皇上有旨,从今日起要将浅月小姐带在身边教导。”文莱言简意赅地陈述。

    “原来是这样!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不相信,原来是真的!父皇可从不将谁带在身边教导。当年我也是跟随太傅学习的,就算父皇喜欢清婉,也不曾带在身边教导。月妹妹好福气!”夜天倾又看向云浅月,见她连个眼神也不瞟给他,他脸色有些沉,想着他就那么招他厌恶?他抬步向马车走来,一边走一边道:“恭喜月妹妹!”

    云浅月不说话,忽然伸手对熟睡的南凌睿拍出一掌。

    南凌睿一惊,本来熟睡的身子瞬间飞出了车外。

    云浅月见将南凌睿打出手,挥手落下帘幕,对文莱道:“文公公,赶车!再耽误下去的话,我看你是不想交差了!”

    “是,奴才这就带您去荣华宫安顿!”文莱连忙应声,动作利索地上了车,一挥马鞭,再不耽搁,马车进了宫门。他自然不想再这里再多待,心中想着浅月小姐早若是将睿太子赶下车的话,何至于耽搁这么久等来了冷小王爷和太子殿下!不过他也感谢这俩人,若不是他们,浅月小姐估计还不将睿太子赶下车!他自然没法将睿太子一并赶车带去荣华宫。

    夜天倾停住脚步,本来沉几分的脸色瞬间阴沉。

    南凌睿迷迷糊糊地站稳身子,看着马车进了宫门,有些恼地道:“死丫头!若本太子没几分本事小命就玩完了!下手真狠!”

    “睿太子怎么睡在那车中?”夜天倾收起眼中神色,看向南凌睿。

    “本太子是搭顺路车过来的!”南凌睿揉揉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对夜轻染说了一句话,抬步向宫门走去。

    “睿太子进宫所为何事?”夜天倾抬步跟上南凌睿。

    “本太子在云王府住得腻烦了,打算进皇宫住两天。”南凌睿头也不回,不停地摇脑袋,显然是想赶走瞌睡虫。走路一步三晃,和夜天倾比起来当真半丝太子的样子也无。

    “哦?睿太子想在皇宫住几日?”夜天倾一愣。

    “夜太子,你耳朵没聋,听到的就是这个!”南凌睿回头瞥了夜天倾一眼,忽然回走一步,哥俩好地将身子搭在夜天倾肩膀上,笑眯眯地问道:“你说我住荣华宫怎么样?本太子早就对荣华宫向往已久了。”

    “恐怕不行!父皇不会答应的。再说不合礼数。”夜天倾摇摇头。

    “那小丫头住进荣华宫也不合礼数不是?还不是要住进去?”南凌睿将全身重量都压在夜天倾肩膀上,没骨头一般地道:“到本太子这里怎么就不合礼数了?”

    “睿太子,你是男子!如何能住进荣华宫?”夜天倾伸手去推南凌睿,发现南凌睿像是巨石一般纹丝不动,他心底一寒,说明南凌睿的武功比他高,而且高出不知多少。他有些不服,猛地体力,却不想他刚一体力,南凌睿忽然撤了力气,身子直直被他推了出去,正撞到了随后跟上来的冷邵卓身上,冷邵卓“啊”的一声,被撞得飞了出去,南凌睿身子晃了两下站稳,冷邵卓“砰”一声栽倒了三米外的地方,顿时昏了过去。

    “夜太子,你怎么如此小气,我靠靠你而已!你想我躲开说句话的事儿,用得着使这么大的劲吗?本太子幸好有些功力护体,否则不死即伤。”南凌睿看向夜天倾,脸色不好,回头看了冷邵卓一眼,怜悯地道:“可怜了这孝亲王府的冷小王爷,半丝功力也没有,如今你看他连声都不出,怕是没了气了!”

    夜天倾面色一变,连忙向冷邵卓走去。走到他身边连忙探他鼻息,当见他还有气息松了口气,回头看向南凌睿,他怎么也想不到南凌睿有这一手,准确无误地撞了冷邵卓。如今冷邵卓气息微弱,他刚提起推拒南凌睿的那些功力全部被南凌睿借力打力传到了冷邵卓身上,冷邵卓没有内功护体,如今却是受了重伤昏迷不醒。他心中恼怒,“睿太子,你……”

    “夜太子,这可不怪本太子,本太子不过靠靠你而已。这宫门口的人可都是看见你推我撞到冷小王爷的身上才将他撞伤的。”南凌睿站在原地不动,看着躺在地上的冷邵卓不停地摇头,“据说孝亲王也是有武功的主,怎么孝亲王府这小王爷就这么窝囊呢?哎,如今我看他就算不死,不躺个一年半载也下不来床了!”

    夜天倾怒气憋在胸口,知道此时也不是和南凌睿争执的时候,立即对宫门的侍卫喊,“过来两个人,抬着冷小王爷立即去太医院!”

    宫门侍卫闻言连忙疾步走过来二人抬起冷邵卓向太医院走去。

    冷邵卓的随从见了不跟上冷邵卓,反而转头向孝亲王府跑去,自然是去急急报信了!

    夜天倾看着那随从离开,犹豫了一下,抬步跟在两名侍卫之后也向太医院走去。他刚刚抵抗南凌睿用的功力他知道,对付南凌睿自然没事儿,但被南凌睿全部打在冷邵卓身上自然会有事。更何况他拿不准南凌睿是否借力打力之时又对冷邵卓是否做了手脚,若是冷邵卓有什么三长两短,孝亲王就这一个独子,他怎么也不好交代。他心下恼怒,今日被南凌睿不显山不漏水的摆了一道。着实可恨。

    南凌睿看着夜天倾和两名宫廷侍卫抬着冷邵卓急急进了宫向太医院走去,嘴角微勾。须臾,他抬步,大模大样地进了宫门向老皇帝的御书房走去。

    荣华宫门口,文莱停住马车,对车内恭敬地道:“浅月小姐,荣华宫到了!”

    云浅月伸手挑开车帘向外看去,只见眼前一座华丽的宫殿。金碧辉煌。她眼睛被明晃晃的光晃得不适,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只见荣华宫门口站了不少人,当前一人正是皇后,皇后身后半步站着明妃和冷贵妃、二人身后还有十几个妃嫔打扮的年轻女子,最后方是一大群宫女嬷嬷等侍候的人。她眸光微闪,想着这排场有点儿大,应该不会是等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