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10章 咎由自取(2)

第310章 咎由自取(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臣妾不敢虚假蒙蔽皇上!”明妃点头。

    老皇帝紧紧地盯了片刻,明妃垂着头一动不动,他移开视线,看向其他人,其他人不等他开口,哗啦啦跪了一地,参差不齐地道:“回皇上,浅月小姐说得是真的,我等都亲耳听到!没有半点虚假!”

    云浅月嘴角微勾,果真是皇宫中的女人们,没有半点儿虚假?那她故意加上的昏君的词汇哪儿来的?

    “哦?这么说冷贵妃是咎由自取了?”老皇帝眯着眼睛看着他的一众妃嫔。他自然不相信冷贵妃骂他昏君。但大抵上只能说云浅月说了一半实话,只是他不知道何时后宫如此统一了?

    众人都无人开口。

    “即便冷贵妃咎由自取,也轮不到月丫头来教训!自有朕教训她!后宫出了此等事情,皇后身为后宫之主,责无旁贷!”老皇帝收回视线,看向皇后,“从今日起,皇后……”

    “皇上,您不会真如冷贵妃所说,要废了臣妾吧?”皇后拦住老皇帝的话,“臣妾自问不曾做过不对之事!冷贵妃一直以来言语无忌,臣妾都念在她是皇上的贵妃网开一面。今日她太过放肆,不止侮辱臣妾,还侮辱皇上,且臣妾让她住口,她不听训斥,还大言不惭有皇上撑腰,孙嬷嬷等人受臣妾之命要押她去皇上那里管教。她居然让手下的嬷嬷还手。试问自古有哪个妃嫔敢对皇后如此冒犯?若不是皇上将她宠得无法无天,她焉能如此大胆言行无忌,放肆无礼?皇上若是就这一桩事情就拿臣妾问罪,未免太过不智,传扬出去天下百姓都会说皇上宠妾灭妻。”

    “你……”老皇帝大怒。

    “若是如此,臣妾自请皇上废后就是!让天下百姓看看,臣妾如何被皇上欺压至如斯境地的!”皇后忽然跪下身,冷静地道:“皇上宣旨吧!这个皇后臣妾不做也罢!”

    “你……”老皇帝没想到皇后来这一招。恼怒地瞪着他。

    这就叫做以退为进!好一个宠妾灭妻!云浅月心中大乐,觉得她这个姑姑不愧是皇后。拿捏住了老皇帝的七寸。古人最重结发夫妻,夫为天,妻为尊,妾为贱。冷贵妃再尊贵和皇后比起来也是个妾。老皇帝被这么一顶高帽子扣下来,他还如何废后?

    “你这个……”老皇帝气急,看着皇后虽然跪着但身板听得笔直,他气冲脑门,却是盘算落了个空,忽然转头,对云浅月大喝道:“来人,云浅月以下犯上,将她……”

    终于转向她了!看来老皇帝打的是双赢的算盘,先借此整治了皇后,然后皇后一倒,顺势拿下她。如今无法治皇后的罪,便回头治罪于她。云浅月心里冷笑,不说话,静静听着老皇帝对她有什么惩罚再翻牌不迟!

    “呵,这事儿真是新鲜。”南凌睿忽然开口,截住老皇帝的话,笑道:“天圣泱泱大国,众国俯首称臣。皇上英明睿智,天下传诵。本太子没来天圣之前,还对吾皇的英明神武甚是仰慕,以为和我南梁的父王相同,后宫定然一派风和日丽,不想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冷贵妃这般的女人听其言论就知德行亏空,居然还封为贵妃,啧啧,若是放在我南梁,这样的女人可是连宫门都进不了的!”

    老皇帝闻言这才想起南凌睿,他立即住了口,脸色不好地看向南凌睿,“睿太子,你怎么来了?”话落,发现夜天煜也在,皱眉,冷喝道:“煜儿,你怎么也在?”

    “本太子刚刚和皇上说想住荣华宫,您答应了,我自然就跟来了!”南凌睿笑道。

    “朕何时答应了?”老皇帝看着南凌睿。

    “我说我在云王府住腻味了,想来皇宫住几日。您同意。我说我要挑一处最称心的地方住下,您说皇宫的所有宫殿随便我挑。您都答应。我挑中了荣华宫。”南凌睿话落,问道:“天圣吾皇,您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老皇帝闻言脸色阴沉,不说话,看向夜天煜。

    云浅月想着这也太简单了!她瞥了南凌睿一眼,南凌睿对她眨眨眼睛。她有些无语。

    夜天煜接受到老皇帝的视线,立即恭敬地道:“回父皇,儿臣有要事要禀告父皇,见您来了荣华宫,想着事情太急,耽搁下去怕是会出大事,所以儿臣便也跟来了!”。

    “有何要事?”老皇帝声音冷厉。显然气得不轻。

    “儿臣刚刚听说太子皇兄将冷小王爷给打了,如今送去了太医院,昏迷不醒。这可是大事儿,儿臣特意来禀告!”夜天煜道。

    “嗯?天倾打了冷小王爷?因何?”老皇帝看着夜天煜,不太相信。

    “儿臣也不知道因何,儿臣是见孝亲王骑了快马进宫,到宫门都不曾下马,直接就向太医院奔了去,打听之下知道冷小王爷似乎被打得很是严重,性命堪忧,才赶紧来禀告父皇!”夜天煜立即回道。

    “你怎么不早说?”老皇帝怒看着夜天煜。

    “儿臣只是听闻而已,也不敢十分确实。又想着这里的事情也是大事,便等父皇处理完再禀告,免得惹父皇不快!”夜天煜垂着头,回答的滴水不漏。

    “你现在就去太医院看看!到底事情是否属实?”老皇帝命令。他还是不能相信夜天倾会打冷邵卓。夜天倾这个太子虽然不令他满意,但行事向来还是有分寸的。更何况如今之计他这个太子从请旨赐婚要娶秦玉凝后更加小心翼翼,不让他揪到半分错处。如何会冒着得罪孝亲王的危险打冷邵卓?他又不是不知道孝亲王最护犊子。

    “是!”夜天煜领命,转身离去。

    “不用去问了!这件事情我知道,我不但知道,还亲身经历的呢!”南凌睿再次开口,看着老皇帝道:“早先我进宫之时,在宫门外遇到冷小王爷和太子殿下,我对夜太子也甚是仰慕,便靠近了些想与他亲近说话,再加之我实在太困,便将身子靠在了他身上,可是谁知道夜太子不知是太过小气还是对我不喜,出手将我推开,居然还动用了内力,我不妨之下被打飞出去,撞到了冷小王爷身上,我有内力护体也是受了些小伤,冷小王爷就昏死了过去。夜太子带着他去太医院了!我本来想跟过去看看,怕太子殿下对我不喜再出手,那我受了伤可就不是他的对手了,所以就去见皇上您!后来就跟了您来了这荣华宫。荣华宫果然不愧是天圣历代皇后居所,当真是个好地方,我一见就甚是喜欢,所以……”

    南凌睿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荣华宫,满意之情溢于言表。

    “你说这件事情属实?”老皇帝打断南凌睿的话,脸色有些沉。

    “自然属实!”南凌睿点头,“本太子从不虚言!本来我想向吾皇讨个说法的,后来怕伤了和气,便没将这样的事情说出。再说太子殿下也是无心之举。我就不计较了!只可怜了那冷小王爷,实在是倒霉,偏偏凑到我和太子殿下身后听悄悄话。夜太子当时可是运了八成内力不止,他没有武功抵抗,如今若是不及时相救,恐怕一条小命可就完了……”

    “皇上,皇上……”南凌睿话音未落,远处传来一阵疾呼,正是孝亲王的声音。

    老皇帝立即顺着声音看去,云浅月也看去,只见孝亲王正疾步走来,孝亲王此时看起来甚是狼狈,官服的外衣都未曾系好,一路奔跑而来,脸上神色跟死了娘有的一拼。她心思微动,再次看向南凌睿,南凌睿对她又眨眨眼睛。她想着夜天倾不会无缘无故对他出手,定是这丫的做了什么。

    “皇上,求您救救犬子吧……”孝亲王人刚到,也顾不得看眼前的情形,就对老皇帝“噗通”一声跪下,痛哭流涕。

    “冷王兄,你先起来,有话慢慢说,冷小王爷怎么了?”老皇帝装作不知地问。

    “犬子……犬子被太子殿下打伤,如今在太医院,所有太医都束手无策……恐怕……恐怕……老臣可就这一个儿子啊……”孝亲王不停地磕头。

    老皇帝面色大变,急声道:“居然这般严重?”

    “太医说内腹俱损……如今就吊着一口气了……”孝亲王泪流满面,不停地祈求,“皇上,;老臣求您救救犬子……老臣不能没有这个儿子啊……”

    “冷王兄快起来,朕这就随你去太医院看看!”老皇帝也顾不得治云浅月的罪了,连忙疾步向太医院走去。

    孝亲王立即爬起来,跟在老皇帝身后,自始至终根本没心思看躺在地上的冷贵妃,一边疾步走着一边哭道:“皇上,您将御药房的五百年灵芝给小儿救命吧!太医院的太医们说若是有五百年的灵芝犬子兴许有救……”

    “冷王兄,你难道忘了?那五百年灵芝早就被太子求去给丞相府的秦小姐和南疆的叶公主用了!哪里还有?”老皇帝回头看了孝亲王一眼。

    孝亲王老脸一灰,险些栽倒,“难道我儿就无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