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11章 咎由自取(3)

第311章 咎由自取(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太医院除了太医都有何人?”老皇帝问。

    “所有太医都在了,都束手无策……”孝亲王抹了一把眼泪。

    “文莱,你速速去德亲王府将染小王爷请进宫给冷小王爷诊治!”老皇帝对身后看了一眼,对文莱吩咐。

    “是!”文莱连忙应声。

    “皇上,老臣已经派人去请染小王爷了,据德王兄说染小王爷从昨日离开后就没回府。”孝亲王立即道。

    “那景世子可在?”老皇帝停住脚步。

    “老臣一时慌忙,没有去请景世子,再说老臣就算去请,景世子也不一定救犬子……”孝亲王听到容景的名字眼睛一亮,随即脸色又是一灰,摇摇头。

    “文莱,你去荣王府一趟,即刻请景世子入宫!景世子知晓仁之大义,定然不会见死不救。”老皇帝犹豫一下,对文莱吩咐。

    “是!”文莱再次应声,连忙向宫外跑去。

    孝亲王一喜,连忙道:“景世子妙手回春,若是能出手,犬子定然能得救……”

    老皇帝闻言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云浅月,缓和了脸色,“月丫头,朕圣旨说从今日起将你带在身边教导,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些跟上!”

    云浅月想着这脸变得真快啊!估计是用到容景了,所以才对她也和颜悦色了!她可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立即摇头,苦着脸道:“皇上姑父,跟在您身边我可不敢了。这还没跟在您身边听您教导呢,冷贵妃就乱骂了我一通,我哪儿还敢跟在您身边?这荣华宫我也不住了,我何德何能,脏污了荣华宫的地方。”

    “一派胡言乱语!朕看在云王府世代效忠和天圣历代皇后出身云王府的份上,才对您带在身边教导,让你知礼。哪里整出这些乱七八糟大逆不道之言?还不快些跟上!”老皇帝薄怒。

    云浅月站在不动,自然不能跟着他就这么走了,让他忙完了冷邵卓回头再找她算账。无视老皇帝地怒意,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冷贵妃道:“可是冷贵妃呢?您不治罪于我了?我可是打了您最尊贵的贵妃!”

    孝亲王闻言此时才猛地回头,发现躺在地上的人是冷贵妃,他一惊,“妹妹?”,话落,他疾步跑到冷贵妃身边,这一看更是脸色灰白,抬头问向老皇帝,“皇上……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冷王兄,冷贵妃说了朕大逆不道的话,同时也冲撞了皇后,月儿才代替朕教训了她!有如此下场实在是咎由自取!你不用管了,她是该吃些苦楚,才方能收敛一些脾性。”老皇帝对孝亲王宽慰道。话落,看向笔直跪在地上的皇后,也缓和了语气道:“皇后起来吧!是朕错怪你了!冷贵妃既然已经受到了教训,你速速命人去太医院找一名太医来给她诊治。这后宫之中你是皇后,理应拿起皇后的威风来!若有人再如冷贵妃一般,你不用拿了她押给朕,直接处置了就是!”

    “是!臣妾遵旨!”皇后也知道这是皇上退后了一步,给她和云浅月了一个台阶,算是将这件事情不追究了。她见好就收,站起身。

    云浅月要的就是这个结果!打了冷贵妃也是白打!但她实在不想住在荣华宫,站着不动。还想借这个机会讨价还价。

    “皇上,冷贵妃到底如何大逆不道了?被打成了这副……”孝亲王看着冷贵妃的话,浑身发颤。要知道女人的脸最为重要,尤其是皇宫里女人的脸,这与毁容何异?这若是医治不好就会留下疤痕,这让她以后在皇宫三千美人如花里如何生活?

    “冷王兄,冷贵妃皮外伤而已,慢慢医治不打紧。还是冷小王爷性命攸关要紧!”老皇帝见孝亲王沉痛地看着冷贵妃的脸,对他提醒,“我们先去太医院等景世子进宫,看看景世子可有办法就冷小王爷才是重要!”

    孝亲王立即惊醒,再顾不得冷贵妃,连忙跟上老皇帝。心中虽然对云浅月打了冷贵妃皇上却不追究恼怒,但如今正是等着景世子进宫救他儿子的命,如今不止他知道景世子对云浅月心仪,居然说出“此生只此一妻,独一无二。”的话,这摆明了非她不娶,如今这天下间也是传遍了!本来他以为容景会因为昨日和云浅月请婚被天下人嘲笑,却不想百姓们不但不嘲笑,反而如今天下传扬景世子痴情,浅月小姐真性情。实乃天生一对。他名声不但丝毫不受影响,反而连云浅月的名声也好了很多。如今又有求于容景,他自然夹起尾巴做人,便不敢说云浅月半句。他儿子的命比什么都重要。

    老皇帝见德亲王上道,便心下宽慰。他儿子没出息,但是他的命根子。他自然不能让冷邵卓死了毁了孝亲王一蹶不振。他往前走去,走了两步见云浅月不动,沉声喝道:“月丫头!还不快跟上!”

    “皇上姑父,我不住荣华宫!”云浅月趁机要求。

    “不住荣华宫你想住哪里?朕不是想让你住荣华宫,是因为你姑姑住荣华宫,你晚上要被她教导,才让你也住进来!难道你让你姑姑也跟着你搬去云王府不成?混账!赶紧跟上来,再多说一句话,朕就命人堵上你的嘴!让你再不能开口。”老皇帝怒喝。

    云浅月蹙眉,想着看来老皇帝是铁了心了!

    “小丫头,本太子可是因为你住荣华宫我才来的荣华宫,如今你不住,难道你让本太子刚刚跟皇上说出了的话后就出尔反尔?本太子可是诚信之人。做不来出尔反尔的小人之举。你快答应得了!”南凌睿摇着折扇跟上老皇帝,装模作样地叹道:“本太子也随皇上去看看冷小王爷,毕竟这事情也是因本太子而起,哎,可怜的冷小王爷。”

    老皇帝不再理南凌睿,疾步向太医院走去。

    孝亲王看了南凌睿一眼,有些恼怒,但也不好发作,也跟在老皇帝身后疾步走去。

    夜天煜眸光微闪,看着云浅月依然不动,出声,“月妹妹走啊!以后你住荣华宫多好,每日我过来给母后请安都能看见你!若是你住荣王府,我十天半个月可都难见你一面。”

    “月儿,还不快跟上。晚上我派人去皇上那里接你。”皇后也开口。

    云浅月点点头,终于抬步跟上老皇帝。反正今日收获也不小,她去看看冷邵卓到底怎么个半死不活也好!

    伺候老皇帝的仪仗队立即跟上,一行人浩浩汤汤向太医院而去。

    荣华宫门口压力骤然一减。皇后收回视线,看了一眼地上的冷贵妃,以及跪在冷贵妃身边的两个嬷嬷,面色一冷,沉声道:“来人!将何嬷嬷,郑嬷嬷两个以下犯上不将本宫看在眼里的奴才拖下去乱棍打死!”

    何嬷嬷,郑嬷嬷正是刚刚皇后要惩治冷贵妃时挡在冷贵妃面前对孙嬷嬷等人出手的嬷嬷。一直仗着冷贵妃受宠,和皇后身边的孙嬷嬷等人平起平坐。很得冷贵妃器重,不将皇后放在眼里。如今闻言两张老脸霎时一灰,大呼,“皇后娘娘饶命,奴才再也不敢了!”

    “拖下去!”皇后冷着脸看着二人求饶。

    孙嬷嬷一挥手,两个和她一样的嬷嬷和两个小太监立即上前,动作利索地掏出帕子将二人的嘴堵上,押着二人托了下去。那二人只喊了两声便没了声息。

    在场的妃嫔本来都以为皇后今日就算不得皇上重罚也会轻罚,云浅月即便有她们作证也会重罚,却没想到最后是这般结果。皇上不但不罚皇后,还彻底的让她皇后之位和权利提升了一层。而云浅月安然无恙被皇上带走了!人人此时见皇后在冷贵妃没醒来就打杀了冷贵妃器重的两个嬷嬷,想着冷贵妃大势已去了!

    这时早先去太医院那嬷嬷带着一名太医正匆匆跑来,她刚一来到,皇后就冷声开口询问,“赵嬷嬷,怎么这么慢?”

    “回皇后娘娘,太医院的所有太医都在给冷小王爷诊治,奴才好不容易……”赵嬷嬷是冷贵妃的陪嫁嬷嬷,深得冷贵妃器重。是冷贵妃最近身之人。

    “一件小事都办不好!留你何用?”皇后不等她说完,冷声喝道:“来人,将赵嬷嬷拖下去同样乱棍打死!这样无用的奴才,皇宫里不需要!”

    “皇后娘娘?”赵嬷嬷不敢置信地看着皇后。

    孙嬷嬷和一名和赵嬷嬷有仇的嬷嬷闻言立即上前按住赵嬷嬷。二人动作利索,也和刚刚一样,转眼间便将赵嬷嬷堵住嘴,赵嬷嬷腿脚一直踢打着,却也耐不住两名嬷嬷夹着,口中呜呜不能说话,不出片刻便被托了下去。

    不远处传来主板子拍打的声音和凄惨的嚎哭求饶声。

    皇后一连气除去了冷贵妃身边三名器重的嬷嬷。好似没听见不远处的声音,面不改色地对跟来的那名太医道:“张太医,你看看冷贵妃,可有办法救治?”

    张太医比较年轻,入太医院较晚。一般入后宫出诊这种事情都是资深太医前来。今日凡是资深太医全部留在太医院想办法医治冷邵卓。他资格最浅,闻言是冷贵妃出了事情,所以被派了来。哪里见过这等乱棍打死的场面,此时已经吓得腿软,闻言“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皇后娘娘,小臣才疏学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