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13章 定情信物(2)

第313章 定情信物(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夜天倾自然不敢躲闪,也不敢运功抵抗,着着实实挨了老皇帝一脚,天圣的帝王也都是身具武功,再加上老皇帝这一脚是用了劲的,他“噗”地吐出一口鲜血,身子被踢得仰面栽倒。

    “没用的东西!”老皇帝见夜天倾连他一脚都扛不住,更是怒极,又接连踹了两脚,夜天倾又吐了两口血,他怒气不消,喝道:“你给朕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夜天倾一连受了老皇帝气怒之下的三脚,此时只觉得心口疼得厉害,一句话也说不出。

    “朕问你话呢?你哑巴了?”老皇帝怒瞪着夜天倾。

    “父……父皇,睿太子靠着儿臣,儿臣要将睿太子推开……睿太子撞到了冷小王爷身上,儿臣的确是无心之举……”夜天倾虽然心中恨怒,但此时不敢反抗一丝。他知道今日之事若是处理不好,他的太子之位就坐到头了!

    “你推睿太子因何用了功力?”老皇帝看着夜天倾,理智找回几分。

    “睿太子对儿臣使了千斤坠……”夜天倾看了南凌睿一眼,那一眼极厉。

    老皇帝看向南凌睿蹙眉,声音威严,“睿太子,你和朕可没说使用了千斤坠!”

    “本太子不过是靠着夜太子用了些力而已,哪里使了什么千斤坠?夜太子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定是以为本太子用了千斤坠,怪不得用功将本太子打了出去!”南凌睿话落,伸出手臂递给跪在地上的一名老太医,“来,你给本太子诊诊脉,本太子也是伤了内腹的,若不是冷小王爷接了本太子些力去,如今躺在这太医院的就是本太子。”

    那名太医抬头看了老皇帝一眼,见老皇帝没出声,他连忙伸手给南凌睿号脉。

    众人目光都定在南凌睿的手上。

    片刻,那名太医放开手,对老皇帝恭敬地道:“回皇上,睿太子的确受了伤,伤及了内腹,不过睿太子有功力护身,伤得轻一些。”

    “天圣吾皇,难道您希望躺在里面的如今是本太子不成?本太子虽然不成气候,在南梁时常气我父王,但我父王可是最疼我。若是我有个三长两短,我父王可是受不住的。”南凌睿收回手,看向老皇帝。

    “睿太子哪里话!朕不过是想了解一些真相,这事情只怪天倾学艺不精,一时失误。”老皇帝被堵了个哑口无言,看向夜天倾,怒道:“给朕跪着,若是冷小王爷没救的话,你就是跪死也不准起来。”

    夜天倾身子一颤,跪在地上不敢出声。

    老皇帝不再理会夜天倾,看向一名老太医,“王太医,你给朕说说冷小王爷有多严重?”

    “回皇上,冷小王爷五脏六腑具被内力震伤,筋脉碎裂,除非有五百年的灵芝或者天山雪莲等药中至宝才能接上经脉,否则药石无医……”王太医颤着声音道:“老臣等医术不精,如今太医院没有这等宝药,老臣等也不敢乱开药方,或许景世子能有别的办法……”

    “嗯,那就等景世子来吧!”老皇帝点点头。

    王太医不再说话。

    老皇帝看向夜天煜,“天煜,你去迎迎景世子!”

    “是!”夜天煜连忙应声,转身向外走去。

    夜天煜还没走出太医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文莱从外面跑了进来,不等他开口,孝亲王就疾步迎上前,急急问道,“文公公,景世子可是来了?”

    “景世子来了!可是刚入宫就被六公主给缠住了,六公主说景世子不答应她一事,她就不让景世子离开,奴才先一步来禀告皇上。”文莱气喘吁吁地道。显然赶得很急。

    孝亲王顿时大急,看向老皇帝,“皇上……”

    “胡闹!”老皇帝怒喝一声,“天煜,你速速去将景世子请来!若六公主再敢拦阻,你让人将她拿下押回寝宫。”

    “是,儿臣这就去!”夜天煜施展轻功,出了太医院。

    云浅月心里腹徘,她就说容景是一株烂桃花,六公主到底让他答应什么?

    “皇上,小王爷怕是不好,如今小臣看着他出气多进气少了……若是再不救治,恐怕……”一名看守冷邵卓的小太医从里面跑了出来,慌慌张张地道。

    孝亲王闻言立即跑进了殿内,老皇帝也连忙向内殿走去。

    一众太医都从地上爬起来也急急忙忙跟了进去。

    云浅月站在院中不动,冷邵卓死活她才没有兴趣,死了更好,活着她也不怕他。

    医殿内众人进去一阵骚乱后,传出孝亲王的嚎哭声,“我的儿啊……你不能死,父王再不骂你打你了,只要你活着……”

    “冷王兄节哀!”屋中传来老皇帝痛惜的声音。

    云浅月听着里面的阵势看起来冷邵卓是这一口气没吊住死了!她看向夜天倾,只见夜天倾脸色如死灰一般。这一刻她忽然有些怜悯他,汲汲营营,他恐怕没料到是栽在了南凌睿手里。

    “小丫头,走,我们进去看看!”南凌睿对云浅月挑挑眉。

    “死人有什么好看的!”云浅月站着不动。

    “死人也好看,我最喜欢看别人哭了!走!”南凌睿不容分说拉上云浅月向里面走去。

    云浅月无语,什么破爱好!

    二人来到门口,一眼就看到了冷邵卓无声无息地耷拉着胳膊躺在床上,本来数日养得极好的脸色无半丝血色,嘴唇血迹斑斑。孝亲王跪在床前抱着冷邵卓痛哭,老皇帝站在床前,老脸颜色极其暗沉。她收回视线,刚要撤回被南凌睿拉着的手,便听到有脚步声进了太医院,立即回头看去,当看到来人不是容景而是夜天逸一怔。

    夜天逸依然穿一身天青色的锦袍,腰束玉带,迎着阳光,天青色的锦袍如落了一层霜华。他缓步而来,脚步沉稳,眸光内敛,周身无任何凌厉锋芒的气势,却令人感觉他有着无上的尊华。他刚进院中,便正见到云浅月回头看来,他眸光微微变化了一瞬,便不带任何情绪地向门口走来。

    云浅月看着夜天逸,即便理智地知道他不是小七,但还是有几分恍惚。

    夜天逸来到门口,伸手自然地摸了云浅月的头一下,声音带了三分暖意,“怎么站在这里不进去?”

    云浅月惊醒,看着夜天逸,并没有开口。

    “是天逸来了吗?朕怎么将你给忘了,朕记得你也是懂医术的,快进来,看看冷小王爷还有救没有?”老皇帝听到夜天逸的声音,立即向门口看来,当看到夜天逸摸着云浅月头的手老脸精光一闪,急声道。

    “回父皇,儿臣正是为此事而来!”夜天逸放下手,对挡在他面前的南凌睿道:“劳烦睿太子借过!”

    南凌睿放开云浅月的手,让开身子。

    夜天逸却将云浅月的手拉住,云浅月一惊,将手撤出,夜天逸紧紧攥住她的手,纹丝不动,柔缓一笑,“月儿,你还在和我闹脾气吗?昨日你和景世子请旨赐婚气了我一场,今日气还没消吗?我知道是我回京得晚了不对。别气了好不好?”

    云浅月心里咯噔一下子,看着夜天逸,他什么意思?

    太医院的众人都看向夜天逸,包括抱着冷邵卓痛哭的孝亲王。

    “天逸,你在说什么?你和月丫头生气?”老皇帝老眼眯了一下,看着夜天逸。

    “回父皇,不是我和月儿在生气,是她在和我生气,才和景世子请旨赐婚,实则是气我回京得晚了。我曾经答应她早些回京的。”夜天逸无奈地叹息一声,对上老皇帝的视线,缓声道:“这件事情我稍后再向父皇禀告。我刚刚进宫,便听说了冷小王爷的事情。想着我懂些医术,过来也许有些用处,看看能否为父皇分忧。”

    “好,这件事情稍后再说,那你快些进来看看冷小王爷!”老皇帝点点头。

    夜天逸拉着云浅月向里面走去,云浅月运功,却依然挣脱不开他,心下恼怒。夜天逸想做什么!什么叫做她和他生气才和容景请旨赐婚?这样的言论一出,置她和容景何地?她想到此,恼怒地低叱,“放手!”

    “别闹!冷小王爷如今性命攸关!我先给他看看,回头你让我跪下给你请罪都成。好不好?”夜天逸声音放柔,轻哄云浅月。声音虽轻,但此时太医院众人静静,自然人人都听得清楚。均是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他和云浅月。

    云浅月用没被夜天逸抓住的那只手伸手挥出一掌,恼怒,“你胡说什么?”

    夜天逸用另一只手轻轻将她的手握住,不说话,拉着她向床前走去。

    云浅月气急,但是发现她武功根本不是夜天逸的对手。

    站在床边的老皇帝见二人过来让开路,孝亲王哪里顾得上惊异,此时见夜天逸走来,将他当成了救命的活菩萨,连忙放开冷邵卓,似乎溺水的人抱住了最后一块浮木,“七皇子,你快看看邵卓,看看他是不是还有救?你一定要救救他,若是你能救邵卓的命,老臣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