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14章 定情信物(3)

第314章 定情信物(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冷王兄,先让天逸看看冷小王爷再说话不迟!”老皇帝拦住孝亲王的话。

    孝亲王立即住了口。一双老泪眼充满希意地看着夜天逸。

    “孝亲王放心,只要冷小王爷有一分可能,天逸定会尽力。”夜天逸放开抓着云浅月的一只手,拉过冷邵卓的手给他把脉。

    云浅月定然不能此时再出手打夜天逸。撤不出被他攥住的手,只能沉着脸站在他身边。

    众人都看着夜天逸。

    不多时,夜天逸放开手,眉峰紧皱,一时间并未说话。

    “七皇子……怎么样?犬子是不是已经……”孝亲王忍着泪,声音颤抖地问夜天逸。

    “天逸,怎么样?”老皇帝也看着夜天逸。

    “冷小王爷没有断气,如今虽然看起来像是气绝,但心脉尚有一丝气息。天逸的医术不精,恐怕救不了他。”夜天逸看向老皇帝,缓缓开口,孝亲王面色一灰,他看向云浅月,似乎犹豫了一下,转了口气道:“不过我知道月儿有一颗大还丹,可以保住冷小王爷的命。若是等景世子前来再出手相救,定能保冷小王爷起死回生。”

    云浅月一怔,她有大还丹?

    孝亲王顿时大喜,看向云浅月。

    老皇帝也是一怔,看向云浅月,有些不信,“哦?月丫头有大还丹?不是说大还丹天下间已经没有了吗?十年前云老王爷有一颗送给了景世子。怎么月丫头还有大还丹?”

    “月儿的大还丹是云王妃留下的,当年云王妃留给了月儿两颗大还丹。其中一颗送给了景世子,另一颗如今就在她身上。”夜天逸看着云浅月,目光定定,温柔地道:“月儿,冷小王爷虽然对你屡次迫害,但如今他也得到了应得的教训。孝亲王就这一嫡出子嗣,我们救他一救吧!也令父皇宽心!大还丹虽然珍贵,但也没有人命珍贵,好不好?”

    云浅月看着夜天逸,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她没有记忆,哪里知道自己有没有大还丹?

    “浅月小姐,老臣求求你了!以前一直是老臣和犬子不对,只要你救了犬子,大臣以后定会感激涕零……”孝亲王“噗通”一声跪在了云浅月面前。

    “月丫头,你真有大还丹便拿出来吧!孝亲王对天圣有功,朕不能看着他老年丧子。你想要什么封赏,或者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只要能救冷小王爷一命。朕全部答应你。”老皇帝做出许诺。

    云浅月心中恼怒,脸色有些沉地看着夜天逸。

    “浅月小姐,老臣求求你了……”孝亲王见云浅月不说话不动作,顾不得什么王爷身份和架子,跪在地上给云浅月磕起头来。

    “月丫头!”老皇帝催促,“朕知道冷小王爷做了许多让你不喜之事。但天逸说的对,大还丹虽然珍贵,但也没有人命珍贵。”

    “月儿,你是不是忘了放在什么地方?”夜天逸看着云浅月,揉揉她的脑袋,宠溺地道:“你记性向来不好,这么多年也没变。当年还是我帮你一起收起来的呢!如今你不记得了?”

    云浅月打开夜天逸的手,沉着脸不语。

    “别气了好不好?我知道我错了。父皇第一次派人去北疆传召我就该回来。但当时实在是走不开。我不能放任北疆百姓不管。我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回来了。你看看,我的手因为骑快马勒出了痕迹,如今还伤着未退……”夜天逸从袖中拿出手掌摊开让云浅月看。手掌上清晰地几道痕迹,正是握马缰的地方,的确像是长时间握马缰勒的。

    云浅月看着夜天逸的手,沉默不语。

    “这是我当年送你的一对耳环,你一直带着没扔。你看,它就是证据,你其实一直念着我的对不对?故意用景世子来气我是不是?别气了好不好?我保证,再没有下次,我们先救冷小王爷,你稍后怎么处置我都行。好不好?”夜天逸伸手去碰触云浅月的耳环,语气诱哄。任谁听了这样的声音都是对心爱女人才有的语气。

    这时太医院的众人看看夜天逸,看看云浅月,不由信了几分。

    “朕记得这一对耳环是当年进贡的贡品,只此一对,你母妃见了喜欢讨了去,却回宫后又被你看中讨了去,原来是送给了小丫头,这些年朕居然一直没注意到小丫头带的是这一对耳环。”老皇帝看向云浅月的耳环。

    云浅月心里咯噔一下子,这下证据落实了!

    “是,父皇记性真好!就是那对当年我从母妃手里讨得的耳环。”夜天逸点头,温柔地看着云浅月道:“用来做定情信物了!”

    云浅月心底一沉。

    “月丫头,你和天逸的事情你们稍后再说。还是先救冷小王爷吧!你放心,只要救好了冷小王爷,朕定然不会亏待于你。”老皇帝收起老眼的精光,再次许诺。

    “浅月小姐,只要你拿出大还丹救犬子,你让老臣做牛做马老臣都甘愿……”孝亲王也连忙许诺。他虽然一颗心全扑在冷邵卓生死存亡身上,但还没失去理智。看七皇子这般神色,知道从今以后即便云浅月不拿出大还丹,他也是不敢再得罪于他的,毕竟七皇子不比当初了!

    云浅月心中不知该怒还是该气,事情到这个地步,话全部夜天逸一人说了。她想反驳,却是没有记忆,连一句话也反驳不出,她恼怒地看着夜天逸,“你说大还丹在我身上,那么你就找好了。”

    “哎,你果然忘了!”夜天逸轻轻一叹,伸手将她左侧的耳环解下,柔声道:“我记得当年你救景世子用的是右侧耳环里的丹药,如今丹药就在这左侧耳环!”话落,他如玉的手在环扣处轻轻一扣,只听“咔”的一声轻响,耳环居然弹开。

    众人都看着他的手,只见他手里放了一枚碧色的药丸。

    “这是大还丹,是大还丹……”王太医大喜,轻呼出声。

    孝亲王同样大喜,恨不得从夜天逸手中夺过去立即喂了冷邵卓。

    老皇帝看着夜天逸的手心,点点头,“不错,当年朕记得云老王爷送给景世子的正是这样一颗丹药。当时朕也在场。没想到居然是云王妃留给月丫头的。”

    云浅月看着那颗丹药,已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将这颗丹药给冷小王爷吧!可好?”夜天逸再次出声询问。

    “随便你!”云浅月冷冷吐出三个字。她对大还丹这种圣药没什么概念,给冷邵卓虽然糟蹋,但总归是一条人命,救了也就救了!她还不会不舍得。只是让她心冷的是夜天逸居然在今日这种情况下将他和她的牵连公布于众,是她完全没有想到的,就算如今她说他和她没关系,也不会有人信了,她唇瓣紧紧抿起,忽然感觉屋中气息不对,她猛地转头看向门口。

    只见容景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正看着她和夜天逸,面色一如既往清淡温润,如诗似画,眸光也极为平静,只是静静地看着这边,但她却感觉到了浓浓的冷意。她面色微微一变,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发现一个字也说不出。

    她忽然悔恨自己若是恢复记忆的话,就不会如此被动了!可是她如今偏偏没有记忆。

    “既然你同意,就给冷小王爷将丹药喂下吧!”夜天逸将手心的丹药递给孝亲王,孝亲王立即接过,往冷邵卓嘴里塞去,他转头看向容景,面色并无异样,笑着道:“景世子来得正好,天逸医术欠佳,有大还丹保命,你再施以妙手,定能让冷小王爷性命无忧。”

    夜天逸话落,众人也都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容景,一时间人人屏息,屋中犹如静若无人。

    “天逸说得对,景世子来得正好,你快过来看看!”老皇帝也看向容景,老眼深处精光乍现,“你能救得了染小王爷,让孝亲王不至于晚年丧子,朕也能宽心了!”

    “景世子,老臣拜托您了!”孝亲王将大还丹用力塞进冷邵卓嘴里,塞了几次才成功,他回头老脸祈求地看着容景。

    容景仿佛没听见几人的话,目光静静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也看着容景。她承认她是贪图和容景目前的美好,不想恢复记忆让过去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纠缠而来。她以为她已经很无情的拒绝了夜天逸,而且她也和容景一起请旨赐婚态度明确,怎么也想不到夜天逸竟然不放弃。她小看了这个人的执着。才让这种事情发生,将她和容景置于一场笑话的境地。唇瓣紧紧抿起,看着容景目光越平静,她的心越是烦乱。这么长时间她比谁都了解容景。这种越平静,说明他心中此时怕是早已经翻江倒海了!她有些承受不住他的目光,甩开夜天逸的手就要走过去。

    夜天逸将她的手紧紧攥住,纹丝不动。

    云浅月转头恼怒地瞪着夜天逸,刚要勃然大怒翻脸,只听夜天逸看向容景身后笑道:“天逸进宫时见到景世子被六妹妹缠住了,没想到六妹妹也跟着来了这里。若是景世子早一步来到的话,也许不必用月儿的大还丹就可以保住冷小王爷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