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18章 情深至此(1)

第318章 情深至此(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哈哈,小丫头到有自知之明!”老皇帝大笑着点头,“和月丫头相比,秦丫头是太过规矩了些!似乎从小就是那副样子,嗯,的确是当皇后的料!”

    夜天倾忽然垂下头,袖中的拳头紧紧攥了攥。

    “接着念!”老皇帝扫了夜天倾一眼,老眼眼底暗沉。

    “第五张信纸上说京中最近流传着一个游戏,京中的子弟将买来的穷人家的孩子当成箭靶子,放在围场里,让那些孩子跑,然后众人放箭,谁射中的孩子最多,谁就是赢家,输了的人请客送那人去望春楼花钱买最大的头牌快活!”夜天逸面上笑容收起,看了老皇帝一眼,见老皇帝也板起脸,他继续道:“别看孝亲王府的冷小王爷没有武功,却是每一回都做赢家,因为他有个好老爹,无人敢赢了他。”

    老皇帝看向孝亲王,孝亲王脸色发白,垂着头不敢出声。

    “月儿说这样的游戏进行了一个多月,皇上不管,太子不管,京中的各位王爷也都齐齐跟眼瞎了耳聋了一般都不管,她看不过去了,出手将那些人揍了一顿。揍得最狠的就是冷小王爷,这回孝亲王没敢去找皇上,知道理亏,所以将事情给包下了,但她知道,她从今日起彻底地将孝亲王这只老狐狸给得罪了!”夜天逸看了一眼云浅月,又道。

    云浅月想着原来她和冷邵卓孝亲王的仇是这么结下的!

    老皇帝脸色有些沉底看着孝亲王,并没言语。孝亲王身子发颤,更是大气也不敢出。

    “第六张信纸说的是太子皇兄及笄之后没多久,皇上给太子皇兄选定了凤老将军的孙女做了侧妃,大婚那日她去看了,太子大约是怕她闹场,吩咐人特意在她的桌子上摆了两盘醉虾,她醉虾一口没吃,却是喝了三壶女儿红,喝完之后将桌席照样给他掀了。”夜天逸脸上再次露出笑意,“人人大约都以为她喝的不是酒而是醋,殊不知她心里高兴着呢!悄悄告诉我,她其实一点儿都不喜欢太子,不过总要做些符合她这个身份的事儿!”

    夜天倾猛地抬头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想着这到符合她的作风,原来她以前是那般张扬无忌!

    “哦?原来月丫头不喜欢太子啊!朕这倒是第一次听说!”老皇帝也看向云浅月,笑着道:“数日前太子和朕请旨赐婚说喜欢的人是丞相府的秦丫头,怪不得这小丫头当时闹得比太子还厉害,非要朕成全了太子,原来她也不喜太子!难道这些年她追在太子身后都因为那样做符合她身份?”

    夜天逸不说话。

    夜天倾死死地看着云浅月。

    “月丫头,你跟朕说说!是也不是?”老皇帝看着云浅月问。

    “皇上姑父,您不都知道了吗?还问!”云浅月想着她不喜欢夜天倾可是真的,让大家都知道没什么!省得夜天倾这个自大狂还以为他自己多么好,人人争着抢着要呢!

    “那你喜欢谁?喜欢的是天逸?”老皇帝看着云浅月,又扫了一眼夜天逸,“否则你为何给他这样的信?想必这样的信纸还有很多吧?”

    “皇上姑父,什么叫做喜欢?”云浅月看着老皇帝。

    老皇帝一怔,“月丫头,别告诉我你连喜欢是什么都不知道!”

    “我自然知道喜欢。我喜欢的人多了,可不止喜欢七皇子!”云浅月靠着门框,懒洋洋地道:“我喜欢皇上姑父,喜欢皇后姑姑,喜欢我爷爷,喜欢我哥哥,喜欢夜轻染,喜欢南凌睿,喜欢叶倩,还喜欢我院子里伺候的采莲、听雪、听雨、赵妈妈……对了,还喜欢芙蓉烧鱼、荷叶熏鸡、酱香排骨、酒香醉虾……”

    夜天逸本来含笑的脸色笑容收起,抿唇看着云浅月。

    “月丫头,朕问你的不是这个,是男女之间的喜欢!”老皇帝板起脸,看着云浅月。

    “男女之间的喜欢啊……”云浅月不看老皇帝,看向天空,蔚蓝的天空万里无云,碧空如洗,只有一轮金色的太阳照在她身上,她眯着眼睛看着太阳,声音虽然很轻,但足够太医院内外所有人都听得见,“我喜欢的人是容景!”

    夜天逸身子一僵。

    云浅月继续道:“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他一人之重,全天下人之轻!”

    夜天逸手里的信纸“啪”的一声落在了地上。面色霎时惨白如纸,身子不受控制地后退了一步。

    老皇帝眸光扫了一眼夜天逸,皱眉看着云浅月。

    太医院外站的所有人都惊异地看着云浅月,这样的话她用轻轻的,淡淡的语气说出来,却是比大声喊出来还震动人心。一人之重,全天下人之轻。不亚于昨日在乞巧节景世子那句“此生只此一妻,独一无二。”的话。

    大医院霎时静谧如无人之境。

    就在这时,殿内的帘幕挑起,容景从里面走出来,他谱一出来,阳光霎时打在他的身上,月牙白的锦袍如秋水长天幕然划过天际的那一抹白,又如天雪山之巅簌簌飘落的雪,但这雪飘在暑日,令顶在炎日下所有人的心头齐齐划过一丝清凉。

    众人都看着容景。

    容景出来眼睛似乎也不适地闭了一下,他眸光扫了众人一圈,偏头看着云浅月轻笑道,“我竟不知你心底对我已经情深至此!”

    云浅月从天空收回视线看着容景,目光落在他手上,只见他一双如玉的手藏在袖中,不用看她也知道定是布满了细密的针眼,她脸色不好地哼了一声,“你知道什么?”

    “如今你说出来就好了。免得七皇子对你误会。”容景浅浅一笑,看向孝亲王,“孝亲王,我建议冷小王爷就留在太医院吧!他此时不宜挪动,太医院的太医平日可以看顾他,我以后每日都来这里为冷小王爷行针。一个月后定然还你一个生龙活虎的冷小王爷。”

    “老臣多谢景世子,老臣都听景世子的,就让犬子留在太医院。”孝亲王连声道谢。

    “每日这个时辰你也要来这里!离了你的血可是行不了针的!”容景又对云浅月道。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没拆穿他。想着不知道刚刚是用谁的血行针的!

    “皇上,若是无事,景先回府了!”容景抬步下了台阶,看着老皇帝温声道。

    “今日辛苦景世子了,未来一个月也要多加辛苦景世子!”老皇帝掩饰住老眼中的锋芒,从云浅月身上收回视线,看着容景温和地嘱咐,“景世子别忘了明日早朝!早朝后你来给冷小王爷行针,下午去议事殿,协助秦丞相议事。”

    “容景知道了!”容景点头,缓步向外走去,走了两步忽然回头对夜天逸提醒,“七皇子,关心是处于朋友之义,可不是私定终身有情。容景劝七皇子可要分清楚了,免得深受其害。七皇子聪慧,是明智之人,当该明白这个道理,若是不明白,可就是伤人伤己。”

    夜天逸脸色微沉,并未言语。

    容景再不多言,缓步向外走去。

    “景世子!”六公主见容景离开,立即提着裙摆追上他,很快就拦在他面前。

    容景停住脚步,看着六公主,脸色淡淡,“六公主,三尺之距!”

    六公主本来还想再向前走,闻言立即后退了一步,小脸发白地道:“景世子,你怎么能就这么相信云浅月?她明明和七哥有情意,又勾引你,如此不要脸,你居然还对她……啊……”

    六公主话音未落,容景一挥衣袖,一阵风对着六公主拂了过去,六公主只觉一阵寒意扑面而来,她抵抗不住,身子直直被掀了出去,栽倒了好几米远的地方。

    众人齐齐一惊。

    只听容景淡而冷地道:“六公主,若是再让我听到这样的话,你永远不用再开口说话了!”话落,他再不看六公主一眼,也没看老皇帝,缓步出了太医院。

    六公主躺在地上脸色发白地看着容景离去,忽然“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闭嘴!”老皇帝眸光涌上怒意,不知是气容景将六公主当着他的面打了出去,还是气六公主不争气不得容景的心,在他面前昨日被云浅月打破了额头,今日又被容景如此打出去大失他的颜面。

    “父皇……”六公主委屈地看着老皇帝,忽然转头看向云浅月,怒骂:“云浅月,你凭什么?你凭什么跟我七哥通信数年,还要喜欢景世子?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

    “六妹!我看你是真的永远不想再说话了!”夜天逸忽然转身看着六公主。

    六公主脸色一白,躺在地上的身子一颤,霎时噤了声。

    “看来朕太宠你了,将你宠得无法无天,越来越不成样子了!居然什么混账话都敢说!”老皇帝看了夜天逸一眼,对六公主怒道:“你现在就给朕滚回寝宫去,没有朕的命令再不准出来!”

    “父皇,儿臣要向父皇请旨,儿臣要嫁给景世子!”六公主忽然坐起身,跪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