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20章 狂热如火(1)

第320章 狂热如火(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你……”老皇帝气急,“从现在起,你给朕闭嘴,再不准说一个字!”

    “不说就不说!”云浅月掉头就走。

    老皇帝再没开口喊住云浅月,气得腮帮子一股一股的,瞪着她离开。

    众人都看着老皇帝,这些年里无人敢在老虎头上的拔须,浅月小姐是第一人!

    “父皇,儿臣……”夜天逸看着老皇帝。

    “去吧!好好给朕教导她!”老皇帝对夜天逸摆摆手。

    夜天逸立即抬步跟上云浅月。

    云浅月走了两步听见夜天逸跟上来,她停住脚步,忽然冷冷地看着他,“我今日很生气,你最好别跟着我。我答应你恢复记忆,对你公平一些,可没答应喜欢你!”

    夜天逸停住脚步,看着云浅月。

    “恢复记忆之后对你如何我不知道,但至少现在,今日,目前,我一点儿都不想见到你。你若是再跟上来,有什么后果我不敢保证,别以为你用过去的事情就真的可以威胁我了。”云浅月扔下一句话,再不看夜天逸,向前走去。

    夜天逸看着云浅月,脸色晦暗不明,袖中的手攥了攥,终究是没追上去。

    云浅月很快就转过了太医院的这面墙角,她走得太快,险些和墙角处立着的人撞上,她停住脚步,见是容景,一怔,“你不是走了吗?怎么站在这里?”

    容景不说话,只看着云浅月,眸光凝定。

    云浅月皱眉,“你看着我做什么?我问你怎么没走站在这里?”

    容景仿若未闻,依然看着云浅月不说话。

    云浅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全身上下穿戴妥当,没有哪里不对,她抬头,见容景依然看着她,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她眉头蹙紧,刚要伸手去摸脸,容景忽然一把将她拽进了怀里,她一怔,他足尖轻点,带着她飞身而起。

    “喂,你要带我去哪里?老皇帝不让我出皇宫的!”云浅月想起这个就气,她如今就等于困在笼子里的小鸟,夜天逸居然请旨教导她。

    容景不说话,他轻功高绝,揽着云浅月两人的身影彷如一阵清风拂过皇宫的各处景物。宫廷的护卫和暗卫几乎查无所觉。

    云浅月想着这个人估计哑巴了,三问三不答,她见容景带着她不是向宫外的方向,她瞥了他一眼,便也不再开口。

    不多时,容景带着云浅月飞身进了一处宫殿。宫殿门前的牌匾一晃而过,云浅月看到是御书房三个大字,她一怔,人已经被他带到了殿内。

    老皇帝不在,御书房重兵把守在三丈开外,殿内静寂无人。

    两人身形落下,云浅月还没看清御书房的景象,容景的唇已经落了下来。

    这一次的吻不同于早先在太医院内充满怒气重重的一吻,而是如狂风骤雨,似乎倾注他身心所有热情将她浓浓包裹,像一团火,云浅月的身子霎时软了下来,像是要被火烤化烤着,她几乎承受不住他如此狂热,伸手推他,容景纹丝不动,她只能向后仰去,身子弯在他臂弯处,无力地承受他的吻,任狂热将她淹没。

    大脑一片空白,神智飘飞,眼前水蒙蒙雾蒙蒙,再看不到别的颜色,容景却依然不放过她,如玉的手探入她的罗衣内,触手温滑的肌肤如一匹锦缎,在他手下揉捻出绚丽的玫红色,云浅月身子不停地发出颤栗。

    过了不知多久,云浅月实在承受不住,呜咽出声,“容景……你……混蛋……”

    她的声音极低极小,细弱蚊蝇。容景听见不但不罢手,反而更加狂热,唇离开她的唇,吻上她眉眼、锁骨、胸前……白皙如雪的肌肤在他唇手所过之处留下细细密密的红粉痕迹……

    “我……我要死了……你放开……”云浅月感觉她身子被挑得像是一团火烧,似乎只要再加一把火,就能将她点燃烧着,她无力地垂着手,连抬胳膊的力气都没有了。

    容景终于停下手,低头看着她。

    云浅月急促地喘息,头脑晕晕乎乎,身子如火又如水,似乎随时就要烧着化掉。

    容景眸光有浓浓的火焰在燃烧,火焰深处似乎有一个黑洞,随时都能将云浅月吸进去,他静静地看着她喘息,她白皙的小脸如染了一层胭脂色,她眸光定在她被吻得红肿的唇瓣和凌乱的吻痕上,终于开口,“长记性了没有?”

    他的声音低而哑,似乎压抑着什么破喉而出。

    云浅月急促的喘息停顿了一下,不答话。

    “嗯?长记性了没有?”容景看着云浅月,唇又贴上她的唇,手同时抚着她肌肤揉捻。

    “容景,你混蛋……”云浅月欲打开容景的手。

    容景顺势将她手握住,缠在一起,十指相扣。他脚下轻轻一动,云浅月的身子靠在玉案上,他俯身压在她身上,身体与她亲密无间,盯着她的眼睛又问:“长记性了没有?”

    “长你个大头鬼!”云浅月心里一火,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吼了一句。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她瞪着容景,但即便是吼,她的声音也软绵绵的没有半丝威慑力。

    “看来你还没长记性,不要紧,今日有的是时间,我慢慢教导你长记性……”容景看着云浅月,话落,唇瓣再次落下,含住她娇嫩的唇瓣。

    云浅月还要再说话,可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了,她本来身子就再不能承受,此时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被他紧紧扣住,身子上面如压了一座大山,明明看起来瘦得跟竹竿子似的人,却是力气大得令她推却不动,她本来提起的气力霎时一泄,身子再次软了下来。

    云浅月几欲窒息,容景却依然不放过她,如玉的手划过她身体每一寸肌肤回到腰间,手指轻轻一勾,扯住了她的丝带,丝带本就顺滑,顷刻间被扯掉,她大片的肌肤暴露在他身下,云浅月身子一颤,神智刹那惊醒,容景看着她,漆黑的眸光几乎被**淹没,放开含着她的唇瓣低哑地道:“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在这里其实也不错,你说是不是?”

    “才不要……”云浅月脸红如火烧,吐出口的声音连她自己听了都脸红。她如今虽然被他折磨得酸软无力,可还没有昏厥,可没忘了这里是御书房。

    “那在哪里?你选地方!”容景看着云浅月,眸光黏在她脸上浓得化不开。

    云浅月喘息着看着容景,这个混蛋绝对不君子,不良善,她就知道他不找回场子肯定不罢休,有些愤愤地道:“哪里也不要,你快放开我!”

    “我要放开你也行,那你告诉我,你长记性了没有?”容景手指勾着云浅月裙带打圈。

    云浅月撇开脸不看他。

    “是谁口口声声说要嫁给我,以后在荣王府相夫教子,给我洗衣做饭生孩子?”容景唇瓣贴着云浅月的唇瓣,如雪似莲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哑着嗓子挑眉。

    云浅月腾地脸又红了几分,想着这是容景吗?偷听墙角还说出来也不嫌丢人,她偏着头不说话。

    “是谁说以后若是皇上给我赐婚一个她就要杀一个?嗯?”容景又问。

    云浅月当没听见。

    “是谁说以后要祸害我家,有我管着,嫁过去连荣王府的紫竹林都爬不出?”容景眸光沉淀出一抹笑意,声音低而柔,若清风划过,无痕无声。

    “你羞不羞?脸红不红?居然偷听人说话!”云浅月终于受不住了,转回头看着容景。

    “你不是对皇上说你都不脸红,别人替你红什么吗?”容景笑看着云浅月,眸光在她脸上打转,低声道:“我不脸红,你的脸现在比较红!”

    “你滚开……”云浅月想着感情这混蛋将她的所有话都听全了!她羞愤地伸手推他。

    容景纹丝不动,看着云浅月,云浅月对他瞪眼,他忽然将脸埋在她脖颈处低低笑了起来。他笑声极低,胸膛微微颤动,似乎极其愉悦,听着这样的笑声,似乎大片的雪莲花一层层在眼前绽开。

    云浅月没好气地推他,“笑什么?小心将狼招来!”

    容景依然笑着,仿佛没听见。

    云浅月仰脸无语地看着棚顶,御书房金砖碧瓦,明黄的颜色晃得她眼前金光一片。她想着这么些年老皇帝的眼睛怎么也没被闪瞎了呢!

    “一人之重,全天下人之轻。”容景笑了半响,收了笑意,低低开口,声音似喜似叹,“我终于在你心中很重了吗?云浅月,你总算还有良心!”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她哪里看起来像是没良心的样子了?

    容景忽然放开她直起身,手臂也顺势将她身子揽起,将她被扯开的衣裙拢回肩上,低头给她将扯开的腰带系上。如玉的手动作不见如何快,却是有条不絮片刻就将云浅月散乱的衣物整理妥当。

    云浅月看着容景,面前的人锦袍玉带,衣冠楚楚,连半丝头发丝都没凌乱,她却是被他折磨的一团糟。她有些气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