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26章 夫唱妇随(1)

第326章 夫唱妇随(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似乎了然皇后心中所想,他抬头看了皇后一眼,并未说话。

    云浅月看了容景一眼,一边吃着一边缓缓开口。从她失忆那日在皇宫御花园被夜天倾要押入刑部大牢说起,简单的概述她失忆后的主要事情。当然该略的地方都被她略去了!比如南凌睿的扇子,比如她身体里装着的其实不是这个世界的思想,比如她娘留给她的红阁。当然侧重说的是夜天逸回京后这两日的事情。尤其是今日早上太医院发生的事情,以及她和容景在老皇帝御书房听到的事情。

    她声音极低,仅够在座的三个人听到。皇后一直未曾打断她,静静听着,容景也始终未曾开口。将所有的事情交代完,三人一顿饭也吃罢。

    云浅月放下筷子,看着皇后,最后道:“姑姑,就是这样!明日夜天逸会教导我。”

    皇后点点头,面容凝重,半响不语。

    云浅月看向容景,容景斟了一杯茶递给她,温声道:“润润嗓子!”

    云浅月伸手接过,抿了一口,只听皇后终于开口,“我就说有你娘亲那般的女子,你怎么可能真正大字不识的废物?我虽然也料到了这些年你伪装一些东西,但也不曾料到你竟然私下里做了这许多大事儿。开山饮水解除北疆干旱,用计破解了五年前的北疆祸乱,梯田、灌溉、开拓了北疆数万顷贫瘠之地变成富裕土壤。别说还帮七皇子化解了太子殿下派去的杀手,只前面那两样,皇上若是知道的话,就不会放过你!”

    “他如今虽然不知道,但也不会放过我!”云浅月不屑地撇撇嘴。

    “那不一样!”皇后摇摇头,声音极低,“若你是小打小闹的一个小有才华的女子,皇上会当你是跳梁小丑,逗弄逗弄而已,也许让你飞出牢笼,也许会留在皇宫。但若是你大才已经盖过了天下男儿,一举一动可以影响天圣风云变化。那么你若是不留在荣华宫为夜氏皇后,那么只有一条路,就是死。这一点皇上对七皇子没说错。”

    云浅月眼睛眨了眨,“姑姑是不是严重了?皇上已经年迈!更何况他真奈何得了我?”

    “你还是不了解夜氏王朝,不了解皇上。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天圣泱泱大国,屹立百年。南梁、西延等诸国岁岁纳贡,朝中四大王府盘根错节,百年来,多少人想颠覆夜氏江山,但最后还不是无疾而终?”皇后看着云浅月,语气微沉,“夜氏隐卫遍布天下的势力和皇上的心狠手辣,谁若是小视,谁就会死。月儿,姑姑不是危言耸听。他年迈,才更心狠。就像是秋后的蚊子,将死之时,才是最毒之际。”

    云浅月点点头,这一点她承认皇后没说错,老皇帝已经濒临枯竭,才要下狠手洗礼。可是他没想到他最中意一直培养的儿子和她有如此深的牵扯。他大约本来调回夜天逸大约是要他归政,和他联手肃清荣王府和云王府,一番大换血,让天圣时局清明一片,江山蒸蒸日上。他相信夜天逸有这个本事,但是不想她和夜天逸通信数年,这算是一桩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情,此时夜天逸又对她势在必得情深一片以至于反过来威胁他,怕是让他心里吐血,悔不当初这些年怎么就没杀了她了。

    “皇上本来就对荣王府和云王府早有铲除之意。只不过这些年都没有合适的机会。荣王府这两代荣王都甚是小心,没等皇上动手,便提前洞察了皇上意图,化解了数次危难。云王府则是有我和上面的姑姑坐镇,如今月儿的父王又儒弱,行事从不强进,这样虽然弱,但却同样让皇上抓不到把柄。理应外和,一有风吹草动,便提前防范,才让荣王府和云王府一直太平至今。”

    皇后看着二人,叹了口气,郑重地道:“如今你们两情相悦,公然请旨赐婚,算是将所有事情都摆在了明面。这样有一好,就是皇上明着再不好动手。但也有多处不好。就是从今以后,你们若是真改变云王府和荣王府百年命运,能结为连理,荣王府和云王府就会再兴盛百年也不是虚谈,若你们不能结为连理,那么下场不用我说,你们也能明白。荣王府和云王府连根拔起,再不存在。依附荣王府和云王府的根枝全部被摧毁,两府倾塌,你们二人,要么死,要么一死一活,死的人空留千古遗憾,活的人生不如死。”

    “我们就不能浪迹天涯?归隐方外?”云浅月想起容景说他埋在九环山的雪莲香和天雪山的胭脂醉。若是她他们离开,不理会这些,就凭她和容景二人,当真过不来逍遥的日子?她不相信!

    “月儿,你未免想得太简单了!天下看起来大,但也就是那么巴掌之间。归隐方外你们能归隐到哪里去?十大隐士世家全部归隐,可是真正隐了吗?皇室隐卫遍布天下,每一处都有无数暗桩。你们真能归隐?就算归隐,也许凭景世子和你的能力可以做到。但是你们难道要躲躲藏藏一辈子?永远不在世人面前露面?”皇后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立即打消了念头,摇摇头,坚决地道:“不可能!做人就要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凭什么别人光明正大的活着,我要像过街老鼠一般,躲躲藏藏,人人喊打!”

    她想要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畅游天下,但可不是这般委委屈屈,东躲**的活着!

    “你能明白就好!”皇后看着云浅月摇头,目光落在容景脸上,容景面容清清淡淡,她说了这么多,没看到他露出丝毫情绪,她缓了口气道:“皇上本来就不容你们,如今又多了个七皇子。七皇子虽然维护月儿,但这是利也是弊。你们想过没有,若是皇上和七皇子联手,你们该当如何?真能抵抗得过吗?”

    云浅月心思一动,她还没想到老皇帝和夜天逸联手会如何?

    容景面色依然不变,迎上皇后的视线,淡淡道:“倾覆天下,倾我性命,在所不惜。”

    皇后面色动容。

    云浅月嘴角扯了扯,她就知道容景疯了,可是她如今偏偏想和他一起疯。曾经她对皇后说过,若是有朝一日,她不爱自己了,对一个人比对她自己还重要的时候,那么倾覆了天下又如何?如今容景在她心中已经很重了,一人之重,全天下人之轻,包括她自己。既然如此,她还有什么理由不陪着他一起疯?她看了容景一眼,笑道:“舍命陪君子吧!”

    输赢又如何?总也要抗争一回。输了,一座孤坟,合葬一培黄土而已,赢了,便是一生相依。总不能不战就屈己。这不是容景的作风,也不是她的作风。

    “错,是夫唱妇随!”容景纠正云浅月。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怎么不是妇唱夫随?”

    “都一样!”容景清淡的眉眼再次染上深深的笑意。

    云浅月抬头望向棚顶。有些悲哀地想着,还没定亲吧?她怎么就沦为妇女的行列了?

    容景看着云浅月有些郁闷的样子轻笑。

    本来殿内沉重的气氛因为二人两句谈话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们既然有此决心,我也不拦你们,就算想拦,看来也是拦不了的。”皇后也被逗笑了,看着二人道:“我本来不同意你们的事情。但如今既然你们二人心愿如一,至死不渝。更何况事情已经演变成这样,就算我不同意,皇上也不会放过你们。”

    云浅月从棚顶收回视线看着皇后。她对容景的感情若是真能收回的话,也不用皇后说了。老皇帝不放过她不怕,她也不是软柿子任他拿捏。遍布天下的隐卫算什么?她有红阁,红阁未必弱了,况且还有容景的势力。

    “景世子,本宫从今日起就将月儿交给你了!本宫没有儿女,我早已经将月儿当成我的女儿一般看待。这些年看着她长大,一直为她的终身忧心至今。本来以为你遭了大难,大病十年,月儿又一心喜欢太子,这一代你和月儿该不会有牵扯才是,没有想到还是改不了命运。”皇后看向容景,神色庄重,“既然你喜欢她,想要娶她,此生只此一人,那么就要说到做到。爱她护她,倾尽所有,在所不惜。”

    “姑姑放心,容景从不虚言。”容景正色地点头。

    “嗯,本宫相信你的人品。”皇后点点头,又道:“你们今日来我这里算是对了,本宫能知晓你们的情况,也好从旁协助一些,即便帮不上什么忙,也会做到不让皇上利用本宫坏了你们的事儿。”

    “景正是此意,姑姑勿怪景前来叨扰失礼之罪!”容景站起身,对皇后一礼。

    皇后轻笑,“景世子不必客气,你既然和月儿一起喊我姑姑,便是自己人。我等着你们大婚的那一日,也算是安慰了在荣华宫逝去的姑姑们的仙灵。本宫也会欣慰。”

    容景直起身,浅笑,“那一日不会让姑姑等太久的!”

    皇后笑着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