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29章 阴差阳错(2)

第329章 阴差阳错(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不语,静听南凌睿下文。

    “你说你有哪一样好?不止长了一张犯桃花的脸,还有一个到处招摇的身份。荣王府历来就被夜氏皇室所忌惮。小丫头要是嫁给你荆棘就能堆成山。若是一个爬不过去,就会被扎得满身是血,还会一不小心就摔到山下,摔个粉身碎骨。”南凌睿用挑剔的眼光将容景上上下下打量一遍,继续道:“毒嘴毒舌,黑心黑肺,管着小丫头这管着小丫头那,一个不高兴还对她发脾气。本太子真没看出你哪里好了?小丫头若是嫁给七皇子,七皇子怕是能将她宠到天上去。而且七皇子没准就是将来的皇上,小丫头成为他的皇后有什么不好?他说了可是甘愿只娶她一人的。那可是后宫无妃啊,何等羡煞天下人?而且本太子看这荣华宫也没什么不好。”

    容景在南凌睿挑剔的眼光下依然镇定自诺,面色不变。

    “景世子不是要走吗?请啊!看着本太子做什么?”南凌睿说了半响,没见容景吭声,看着他挑眉,“难道景世子还要坐下来陪本太子喝一壶不成?景世子虽然有这个心,本太子可没这个意。”

    “睿太子说够了?”容景淡淡看着南凌睿,开口询问。

    “景世子难道还没听够?那本太子可以继续说!今日小丫头和七皇子去了灵台寺,是去解除凤凰劫吧?保不住七皇子会在解除凤凰劫时做些什么手脚,到时候小丫头没准就不记得你是谁了,就跟忘了七皇子一样忘了你。要是那样的话,哈哈,那可就好玩了。也正合本太子的心意。到时候小丫头和七皇子亲亲我我的从灵台寺出来,欢欢喜喜地去找皇上请旨赐婚,皇上定然龙心大悦,一准能成。到时候本太子定然会陪着成了我的妹夫的七皇子大喝一顿喜酒,哈哈,好不快哉。”南凌睿说到高兴处,哈哈大笑起来。

    “看起来睿太子很喜欢被点住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容景看着南凌睿笑得得意,忽然眸光闪过一丝厉色,话音未落,一阵指风飘过,南凌睿身子霎时一僵,笑声戛然而止。他不再看南凌睿,转头看向皇后,声音温润,听不出半丝气怒,“姑姑,睿太子说了这么半响还如此有力气,其实一点儿也不饿,我看您也不必给他吃饭了!”

    皇后看着容景,又看了一眼南凌睿,不知道该说什么。

    “天色不早了,姑姑早些休息。景先告辞了!”容景对皇后浅浅施了一礼,扔下一句话后,足尖轻点,飘然出了荣华宫。

    “容景!”南凌睿僵住身子不能动,眼睁睁地看着容景离开。

    “景世子!”皇后没想到容景就这么扔下南凌睿在这了,连忙出声,容景已经没了身影。

    “该死的!”南凌睿怒极,气骂出声。

    皇后收回视线看向南凌睿,一时间似乎也不知道说什么。她怎么也没想到面前坐着的这个人才是她的侄子,云暮寒向来和她不亲近,这些年即便她对他和颜悦色也亲近不起来。她以为是遭受了大难,才使那孩子性情变得淡漠了,不想原来调换了身份。如今睿太子言行举止和记忆中渐渐吻合,她想不相信这件事情是真的都难。

    “什么破人!臭丫头找谁不好,偏偏找了个这么黑心的!本太子……”南凌睿瞪着窗外,一边说着一边暗自运功,可是体内经脉像是全部阻住一般,无论任他怎么用力身子都僵硬不动。他更是恼火。

    “皇后娘娘,膳食已经做好了,奴婢这就端进来吗?”这时孙嬷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打断了南凌睿的话。

    皇后转过头,犹豫了一下,吩咐道:“端进来吧!”

    孙嬷嬷推开门走了进来,当见到屋中的人换成了南凌睿一惊,腿一软,手中的托盘险些托不住,不过她今日受的惊吓太多,有了一定的承受能力,腿虽然“噗通”一声磕到了地上,但幸好手中的托盘没摔,她一张老脸惨白,哆嗦地看着皇后,“娘娘,这……这睿太子可不能进来啊……若是被人知道……”

    “本太子进来怕什么?你幸好没将本太子的膳食给摔了,要是摔了的话,本太子就将你脑袋揪下来扔到地上狠摔。”南凌睿正憋了一肚子火气,见到孙嬷嬷险些将他的饭菜扔了,一肚子气终于有了发泄口。

    孙嬷嬷吓得立即噤了声,哆嗦地看着皇后。

    皇后深吸了一口气,看了南凌睿一眼,皱眉叱道:“注意你的身份!再如此言行无忌,不知小心谨慎,本宫现在就命人将你扔出宫外去。”

    “你扔啊!见了面就开始不待见我!让我被容景欺负,我怎么会有你这个……”南凌睿气得甩脸子,话刚说了一半,就被皇后拿着手里的帕子塞住了他的嘴,他动弹不能,反抗不得,只能更气恼地看着皇后。

    “你将膳食放下,出去命人守住宫门。就说本宫身体不舒服,吃过饭后就歇下了。谁来了也不见,即便是皇上来了,也要给我拦住!”皇后不再看南凌睿,转头对孙嬷嬷命令。

    “娘娘,这……这……”孙嬷嬷跪在地上不动,看着南凌睿。

    “孙嬷嬷,他是……”皇后看着孙嬷嬷,话说了一半想起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半丝风声都不能往外透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她立即改了口道:“睿太子是本宫可信之人。你且放心!”

    “是!”孙嬷嬷见皇后对待南凌睿的确非同一般,否则不可能让他坐在这里。她惨白着脸点点头,起身站起来,端着托盘放在桌子上,将桌子上的剩菜残羹端了下去。早先她还奇怪明明娘娘、浅月小姐、景世子三人都坐在桌前用膳的,如今为何又要一份,原来是睿太子要用。

    孙嬷嬷走后,皇后从里面将门用把手插上,又将窗子从里面反锁上。她做完一切,走回桌前,伸手将南凌睿嘴里的娟帕拿出来,对他压低声音道:“谁叫你一时得意逞口舌之快得罪景世子来着?如今被点了穴道。别说本宫不会解,荣王府的点穴之术独步天下,除了他本人外无人能够解开。你如今被点住穴道。动也动不了,你说该如何办?”

    “等小丫头回来,本太子要他好看!”南凌睿脸色极其难看,桌子上的饭菜摆在他面前,他偏偏动不了,吃不着。心里的火气腾腾往上升。

    “女大不中留,回来也不一定就向着你了!”皇后坐在桌前,瞪了南凌睿一眼,“还和小时候一个德行。本宫就说一个人的性情要变的话也不至于变得判若两人。感情这些年就是不同的两个人。那次大难后,你被……他救回府中,本宫当时没能出宫,后来再见他是几个月后,那次本宫总觉得哪里不对,但你爷爷说遭了这么大的难,性情变了也正常。况且他一直觉得你太过顽劣,和月儿一般,变得乖觉了是好事儿。本宫也就打消了疑惑。”

    “哼,糟老头子巴不得有个他那样的木头做孙子,就算知道了也不会管我死活!”南凌睿闻言用鼻子孔哼了一声。

    “刚刚景世子说到容貌之事,别人也许看不出,但是身为亲人的你爷爷和本宫,还有你父王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还有府中侍候你的近身之人,哪里能看不出来?但是本宫记得那次见他时候就是你的样貌。所以本宫才以为经此大难打消了疑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皇后皱眉。

    “还能怎么回事儿,糟老头子自然知道,他动了手脚帮他遮掩了容貌呗!”南凌睿道,“时间一长,渐渐换回本来容貌。谁还能怀疑他不是我?”

    “是这样?你问过你爷爷了?”皇后一愣,随即想到前一阵子云暮寒一直住在云王府,怎么可能不见云老王爷,她压低声音道:“你爷爷认你了?”

    “没有!他不认我,本太子还不屑认他呢!”南凌睿哼了一声。

    皇后看着他虽然被控制住穴道还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又气又笑道:“果然是兄妹!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和月儿说起父王时候就是一个德行。”

    “糟老头子!恨不得我们俩都滚开他身边才好。”南凌睿运功半响,憋得脸通红,还是不能解开穴道,他咬牙道:“我饿死了!我要吃饭!”

    “活该!本宫现在可没地方给你去找景世子回来给你解开穴道!你说那些话,景世子不点住你穴道就不是他了。如今定然是也追去灵台寺了。”皇后嗔了南凌睿一眼,“你明明知道景世子最在意的是什么?偏偏惹火他。有你好果子吃才怪。”

    “是他毁了我的扇子。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姑姑?胳膊肘子往外拐。”南凌睿瞪眼。

    “毁了你的扇子也没有错。那扇子亏你还日日拿着他招摇过市。皇上近来因为太子殿下和秦玉凝请婚之事心绪极差,又因为叶公主施咒受伤忧心,如今又因为景世子和月儿公然请旨赐婚让他方寸大乱,才一时间无暇顾及于你。如今七皇子回京,七皇子可不同于皇上,关于月儿的事情他分毫都不会错过,心神缜密至极,手段也是一等一。若是被他发现,后果会如何?你想过没有?”皇后看着南凌睿,不赞同地反驳,“到时候别说你这南梁太子做不成,小命估计都不保,还要牵连云王府和月儿!皇上正愁找不到云王府错处呢!你正好给送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