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38章 恢复记忆(3)

第338章 恢复记忆(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功夫还算马马虎虎!”老道哼了一声。

    “死老道!这叫马马虎虎?险些将我们两个活埋了!怎么不将你砸死?”普善大师看着老道瞪眼。

    “区区一个小破禅房,还能埋住我老道?笑话!”老道抹了一把脸上的灰,看着容景,“还算你有几分本事儿,我老道答应给小丫头解除凤凰劫。”

    “多谢师傅!”容景淡声道谢。

    “不用谢,是你自己求得的!”老道挥挥手,向云浅月走来,几步就来到了她面前,仔细看了她一眼,忽然出手,解开了她的穴道。

    云浅月僵硬的身子一松,冰冻的血液瞬间流转,她并未回头,身子依然一动不动地站着。脑中想些什么,又没想些什么。只觉得这一刻天地之大,她渺小至极。

    “小丫头,盘膝坐下!我老道这就给你解除凤凰劫!”老道对云浅月道。

    云浅月站着不动,仿若未闻。

    “怎么?你小丫头不想解除凤凰劫了?”老道斜眼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依然不动,也不答话。

    “臭小子!看来你白费一番功夫了!这小丫头如今不买你的账,不解了!”老道看向容景,对他挑了挑眉。

    容景站在云浅月身后并未上前,看着她的背影,面色清淡,也并未答话。

    “浅月小姐!老衲虽然会无上真经,但的确如死老道所说,少林寺的无上真经虽然可以解除凤凰劫,但也是强行破除劫印,一个差错,便对你身体造成伤害。如今这死老道懂得如何破解凤凰劫的门路,定然不会损伤你身体根本。过了今日你不解的话,可就没有明日了!老衲二十年没见着这老道的踪影,你若不解,天下之大,等他走了,你后悔再想找他可都找不到了。”普善大师走上前来,对云浅月道。

    “好!”云浅月忽然开口,声音平静,听不出任何情绪。话落,她盘膝坐在地上。

    “师叔祖,道长,请移至前面禅房,这里不适合解除封印。地上凉气重。”慈云大师走过来,看着云浅月,对老道和普善大师建议道。

    “如今是伏天,这么点儿凉气算什么!这小丫头若是连一点儿凉气都承受不住,等一会儿老衲施展功力她岂不是更承受不住?”老道说话间盘膝在云浅月对面坐了下来。对普善道:“秃和尚,你在我身后助我。我刚刚损失了一半功力,恐怕不够!”

    “好!”普善大师盘膝坐在老道身后。

    “告诉你,别趁机对我下手啊!”老道回头瞥了普善大师一眼。

    “你个死老道,我要想杀你几十年前就杀了,多少机会?你那时候抱着酒坛子醉得昏天暗地,我若是不将你拖回去就睡着冰天雪地里被雪埋住冻死了。哪里还有你如今活蹦乱跳的来和我比试!”普善大师叱了一声。

    “几十年前的旧账了,亏你不脸红还说出来!”老道鼻子哼了一声。

    “老衲不和你理论,赶紧开始吧!”普善大师不再理会老道,对云浅月背后的容景道:“劳烦景世子护法。”

    “大师放心!”容景温声开口。

    “慈云,你带着人都退下吧!这里站了这么多人做什么?”普善似乎这才看到灵台寺的所有僧人都齐集在了达摩堂外,皱了皱眉,对慈云方丈吩咐了一句。

    “是,师叔祖!”慈云方丈对身边一名长老低声吩咐了一句,那名长老立即向外走去。

    “七皇子,你内腹被震伤,还是赶紧坐下来调息吧!”普善大师看着站在一旁的夜天逸,缓缓开口。

    “我无事。”夜天逸摇摇头。嘴角的血迹未擦,胸前的血迹已经干枯,他站在不动,凤目一眨不眨地看着云浅月。

    普善大师心里叹息一声。老道哼了一声,忽然招呼也不打一声,双手凝聚内力,两道冰蓝的光汇聚在他双手中指指尖,形成一小道蓝色的光圈,他对准云浅月出手,两只冰蓝的光圈一对准云浅月的百会穴,一对准她的眉心印堂处。

    云浅月忽然闭上眼睛,只感觉两道强大的力量瞬间通过两处穴道直抵她脑海深处,且迅速在她脑海深处占据左右脑两端,在里面盘旋两三个来回,忽然两道光圈齐齐向她脑海深处那处阻塞而去。很快就到达那处阻塞,一左一右,形成一个半月的连环,对那处阻塞进行拉伸。

    云浅月头突然疼了起来,拉扯之间,像是有一把锯齿在她脑中挥舞。全身所有的感觉和思想都汇聚在那一点。有一种灵魂脱离身体的痛。可是脑中虽然痛,但这痛却并未传达进她心里。她只觉得心里木木的,如一堵厚厚的墙,似乎堵死了身体心里与大脑的串联。

    这一刻,按理说这疼痛是她前世今生以来感受到最疼不过的痛,可是她却觉得这痛是如此之轻,因为到达不了她心里。到达不了心里,她却丝毫也感觉不到疼。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老道大喝一声,“秃和尚,助我!”

    “好!”普善大师应了一声,在老道背后出掌,将真气渡入他体内。

    二人显然是熟悉彼此武功,且了解甚深,不必适应,便很快就将功力融合在一起。

    云浅月只感觉脑中本来松懈的两道功力顷刻间又翻涨了一倍。如在她脑中形成两个大光圈,须臾之间两个大光圈合于一处,像是一把巨斧砍下,她似乎听到大脑中“砰”的一声,像是礼花爆炸,无数的图片如开了闸的洪水,汹涌而出,无数人的脸,有熟悉的,有不熟悉,有小孩,有大人,无数的事件,无数的片段,无数的情景……

    那是属于她被封锁了十几年的记忆!奔腾而出,让她几乎承接不住!

    无数片段如流水般奔腾流过,她脑中像是划开一道长长的长河,由她铺就,参与,搭建的长河,长河一寸寸拉长,延伸……

    其中有一个女子,容貌绝美,依稀与她有几分相像。坐在云王府浅月阁窗前的藤椅上,怀中抱着一团锦被,锦被里露出一个小脑袋,依稀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须臾,那小女孩变大了一圈,裹着的锦被换成了薄薄的毯子,然后转眼之间,小女孩穿着紫色的小袄子,似乎一岁多,乖乖巧巧地坐在女子的怀里,再然后小女孩似乎又大了一岁,剥葡萄给女子吃,女子含笑看着她,眉眼温暖慈爱,再之后,女子苍白着脸躺在床上,小女孩站在床前,紧紧抿着嘴唇看着女子,再之后,云王府大门口,所有人披麻戴孝,送一台棺木出府,小女孩走在棺木旁边,纸钱从空中飞下,打在棺木上,打在她的身上,她小小的脸现出与年龄不符的忧伤……

    其中有两个小男孩,一个穿着白色的锦袍,小小年纪,便眉目如画,如仙子神童,少年老成;一个穿着雪青色锦袍,依稀像是小时候的小七,眉目俊逸,小小年纪,便现出聪慧尊贵,同样少年老成。

    五岁时老皇帝的四十五大寿,她将穿白色锦袍的小男孩推下了湖,后来救上来之后没了气,她给他做了人工呼吸。同一年,雪青色锦袍的小孩搬到了她家隔壁,每晚闲得无聊,她便找他坐到墙头去看星星,讲故事,有时候一夜一晃而过,第二天小男孩早课耐不住困意睡在了课堂上,回来对她抱怨挨了师傅板子,可第二天还是接着和她一起躺在墙头看星星,听故事。

    同一年,白色锦袍的小男孩在文武大会上以八岁稚龄技压群雄,被老皇帝封为天圣第一奇才,可是她并没见他有多高兴……

    同一年,荣王府的荣王受了瘴毒死在途中,荣王妃自缢殉夫,那爱穿白色锦袍的小男孩一下子失去了双亲,她跑去安慰他,却被他抱住当枕头胳膊被压麻了一夜……

    同一年,她亲眼目睹了一场血腥杀戮,文伯侯府满门遇害,她从杀戮中偷偷救出了一个小男孩,怕暴露,她谁也没告诉,乔装只身将他秘密送去了天雪山……

    同一年,她亲眼目睹了白色锦袍的小男孩中毒和受暗杀的所有经过,她借爷爷的名义给她送去了一颗大还丹。从此后,那小男孩再未出府……同一年,她开始追在一个爱穿黄袍子的小男孩身后,遭他白眼也不知后退……

    同一年……

    十岁时,雪青色锦袍的男孩已经长成了少年,丰神玉润……

    十岁时,白色锦袍的男孩也已经长成了少年,如诗似画……

    “大功告成!”老道忽然大喝一声,收了手。

    普善大师也缓缓收手,苍老的声音难掩喜色,“恭喜浅月小姐解除凤凰劫!”

    普善大师和老道两人的声音似乎破空传来,打断了云浅月的记忆,将她拉回现实。

    她闭着的眼睛睁开,一眼就见到了站在普善大师身后欣喜紧张地看着她的夜天逸。从那个和她一样喜欢叼着草躺在墙头看星星的小男孩,似乎一下子就长成了如今丰神俊朗的年轻男子,她看着他,十五年的光阴在脑中飞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