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41章 心之温暖(3)

第341章 心之温暖(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松了蔓藤,云浅月放开铁老。

    铁老抹了抹额头的汗刚要说话,一个人影忽然飞奔而来,转眼间就到了云浅月面前,小小的身子一把搂住云浅月的脖子,“云姐姐,我想死你了,你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来看我们,也没有书信传来?”

    云浅月身子被撞得后退了一步,好笑地看着像八爪鱼一般挂在自己身上的小男孩,“黎亭,你吃了多少?怎么两个多月就重了这么多?是不是没好好练功,只知道吃了?”

    “才没有!我是长高了而已!”黎亭立即放开云浅月,站在她面前,挺直腰板,清秀的小脸得意地道:“云姐姐,你看看我是不是快赶上你了?”

    “嗯,是长了不少。”云浅月笑着摸了摸他的头,“你是怎么知道我来的?”

    “是风哥哥说的!”黎亭道。

    云浅月眨眨眼睛,“原来是风烬说的!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还没睡?”

    “我们这几日都是白天睡,晚上不睡。为了等姐姐你呗!你都多长时间没来了?风哥哥说你这两日估计就会来了!果然被风哥哥说对了!”黎亭嘟起嘴,“为什么云姐姐每次来风哥哥都最先知道?以前他没受伤武功好感知了姐姐的气息也就罢了,可是他如今受伤很重啊,怎么还能知道?”

    “这就需要你去问他了!我也想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云浅月笑了笑,看向前面,草木葱郁,湖水清幽,一排排房舍林立,几乎处处都亮着灯。她拉着黎亭的手向里走去。这一片曾经被她视为最安静的世外桃源,心之温暖,难以想象竟然被她忘记了两个月。

    “我一定去问!”黎亭点点头,忽然大喊了一声,“你们都出来!云姐姐来了!”

    “是小姐来了!”

    “是主子来了!”

    “是云姐姐来了!”

    黎亭喊声刚落,各个房间的门齐齐从里面打开,露出一张张或小或大,或男或女,或年幼,或年轻,或年老的脸。人人面带喜色地看着她,看着这些人的脸,她骤然温暖。一身凉意似乎也驱散了许多。

    “小姐!您终于来了!我们二人白天还说您呢!以为刚过了七夕,您又被皇上圣旨传进宫里,怕是短时间内都来不了,没想到今日就来了!”两个和她年龄差不多的女子提着裙子当先走过来,其中一绿衣女子叫做浅碧,对她笑着打量了一遍,道:“小姐瘦了!”

    “小姐遭了好几回难,能不瘦吗?当时我都忍不住去冲进云王府去了,后来想起小姐交待,没她的吩咐不准出入云王府或者去她身边。我才咬着牙忍住了!”另一个黄衣女子叫做洛瑶,也打量着云浅月忧心地问:“小姐,你还好吧?”

    二人说话间,众人都齐齐围了过来,一时间纷纷问好。

    “还好!”云浅月看着众人,待众人话落,笑着点点头。

    “她有什么不好的?都将景世子那般的人物给骗到手了!不好才怪!”众人身后,靠前排一间房屋门口传来一个邪魅懒散的声音。

    众人听见这声音都齐齐噤了声。

    云浅月顺着声音越过众人看去,只见一个年轻男子披着一件墨绿的袍子,懒洋洋地倚着门框正向她看来。身形清瘦,手臂处用白布缠着,邪魅的俊脸上挂着冷笑。神态散漫。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须臾,将手拿开,看向风烬,笑道:“这是谁又得罪我们风大公子了?不是我吧?”

    众人对看一眼,都用一副你完了的神色看着她。

    云浅月接收到众人视线又伸手揉揉额头,若说这世上有她惹不起的人一共就三个。其一是容景,其二是夜天逸,其三嘛,就是风烬莫属了。风烬的脾气上来,她是真的惹不起。曾经一次她惹火了他,他居然提着剑纠缠着她打了三天三夜,直到她累得手指头抬不起来他才罢手,还有一次他将一间房拆了,而她被压在了房底下,他头都不带回的,不管她死活。还有一次他将她从上面的悬崖直接踢了下来,她感受了一次千丈悬崖玩跳水,掉到了前面的湖里。这三次她记忆犹新,从此以后,她再不敢惹他。如今看这幅样子这人又发脾气了。她揉着额头想着怎么才让他不发火,却怎么想也没有好主意,风烬可谓是柴米油盐都不进。她忽然转身,足尖轻点,向原路返回。

    “云姐姐?”黎亭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居然刚来就走。

    众人都都齐齐唏嘘一声,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风烬不可惹。人人都怕主子,主子怕风烬发火。而黎亭才来这里不到一年,自然不知道云浅月对风烬是怕了又怕。因为这一年云浅月没惹风烬,风烬也没发过火。

    “你要是走了,以后就别来了!你知道我是有办法让你永远别来的。”风烬懒洋洋地吐出一句话。

    云浅月脚步顿停,无奈一叹,转回身,看着风烬,撇撇嘴,“受伤了还这么牛!说吧!我又哪里得罪你了?算了,你直接说这次怎么才能不发火!”

    “我以为景世子的温柔乡将你迷晕了头呢!原来还知道怕!”风烬看着云浅月,冷哼一声,忽然转身,那只没受伤的手向屋内一抓,一个包裹从床上飞来,被他抓在手中,他拿着包裹向云浅月走来。

    众人都连忙让开路。

    云浅月看着风烬,她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从今日起,我跟在你身边。”风烬走到云浅月面前,将手中的包裹塞进她手里,见她黑下脸,他邪魅的凤眸挑起,“怎么?不同意?你是想打三天三夜?还是想被压在房屋下?还是想从崖顶上掉下来再玩一回刺激?”

    云浅月摇摇头。那个她也不想。

    “那就走吧!也让我见识见识景世子到底有多大能耐,居然让你一人之重,天下人之轻。非他不嫁。”风烬话落,伸手一拉云浅月,足尖轻点,飞身向山崖而去,他身法极快,转眼间便来到了山崖,居然用嘴叼着绳索攀岩之上。

    云浅月听到身后无数人的喊声,她回头看了一眼,黎亭已经追到崖下,奈何他武功不高,正委屈着小脸看着他和风烬,风烬转眼间已经拉着她上了半崖,她回过头,看着他一只胳膊受伤不能动,用嘴叼着绳索,有些无语,只能伸手帮她,二人转眼间便上了半山崖,风烬用脚一踢,暗门打开,他拉着云浅月钻了进去。

    “我刚来!”云浅月被他拉着,没好气地提醒。

    “谁说刚来就不能走了?”风烬瞥了她一眼,触动机关,一阵天旋地转,二人被一股大力向上打去。

    云浅月随着他向上而去,怕他触动伤口,只能反手拉了他,施展轻功掌控主动。一边继续没好气地道:“我还没看风阁这两个月的动态呢!就算你要跟着我走,急什么!”

    “包裹里除了装了我的衣服外,还装了这两个月以来纪录的天圣以及各国的大小事件和动态。你回去看也一样。”风烬瞥了云浅月一眼,冷声道:“我要不现在就跟你走,如今你武功高了,我受伤,保不准住我看不住你会偷偷溜走。防患于未然。”

    云浅月无语,片刻道:“听说风家人找到了你!你如今就跟我这么出去不怕?”

    “不是有你在?谁敢从你手中将我抢走不成?”风烬挑眉。

    “合着你早就准备好了,等我来了你就跟我走,和着我这一趟到成了来接你了!”云浅月心下后悔,早知道不来好了,如今带了个阎王爷回去。只是她恢复记忆哪里也不想去,首先想要来的地方就是这里。

    “嗯!”风烬哼了一声。

    云浅月有些头疼,不过想想风烬以后跟在她身边也无不可。以后与以前再不一样。她身边是需要人。便不再说话。

    不出片刻,二人过了暗道来到暗门处,云浅月伸手转了一颗夜明珠,壁橱的门无声打开,她探出身子,拉着风烬回到了铁老的房间,暗门在二人身后关上。她松开风烬,刚要飞身离开,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冲进来一个人,她一惊刚要出手,只听那人惊讶地道:“小丫头?”

    云浅月一怔,顿时住了手,她怎么也想不到夜轻染居然来了这里。早先她来的时候他不是在前面广场练兵吗?怎么这么大一会儿就跑到这里来了?她看着夜轻染,夜轻染也看着她,两双眼睛都一眨不眨。

    屋中静静,前方广场依然隐隐传来呼喝的操练声。

    “小丫头,你怎么在这里?”片刻后,夜轻染收起惊讶,看着云浅月。

    “我……”云浅月不知道找什么样的理由对于她出现在这里才合适充分。要是别人她直接出手了结封口,自然不能被人发现她出现在这里。可这个人是夜轻染,她如何下得去手?

    “他是谁?”夜轻染忽然转向风烬。

    云浅月偏头看向风烬,这才想起她还带了一个阎王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