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47章 缘深情深(1)

第347章 缘深情深(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夜天倾和她是老皇帝的弃子!夜天逸和秦玉凝是老皇帝选定的!

    虽然老皇帝半丝也没表现出来,可她就有这种感觉。 为了试验这种感觉,她暗中趁老皇帝和陆公公不注意,用从凤凰真经上乾坤斗转偷梁换柱了夜天倾和夜天逸的阄,夜天倾的府邸换到了丞相府,将夜天逸的府邸换到了云王府旁边。果然当时三人将抓的阄摊开,老皇帝的脸变了一变。她想着果然猜对了!

    当时她距离抓阄的地方最近,怕老皇帝起疑,所以跳下椅子,抓住夜天倾要她和夜天逸交换。夜天倾似乎懵了,她开始大哭大闹。终于惹了夜天倾反感,老皇帝大约是以为陆公公弄错了,便打消了疑惑,他对夜天倾笑道:“既然如此,你就和天逸换了吧!”

    夜天倾却第一次违抗了老皇帝的命令,坚决不换。且用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抓阄也有规矩,否则以一人的意愿打破的话,如何还有规矩?她清楚地看到老皇帝的脸当时就青了。虽然大哭大闹着,心里却是笑了,不想这时又看到了容景用那种嘲讽的眼光看着她。

    后来老皇帝只能照她偷梁换柱后的结果分派了府邸。夜天逸分到了云王府旁。

    宴席未散,他见容景离席出了殿,她便也找了个借口追了出去。一路跟到他鸳鸯池,他回头对她嘲讽地道:“不想嫁给夜天倾,原来你想嫁给夜天逸?”

    她忽然大怒,觉得这个孩子凭地讨厌,一把将他推下了鸳鸯池。他大概没想到她会推他下去,因为她推她的时候,没感觉到他做任何防护。她听着那一声“噗通”的落水声,只觉得心里痛快。坐在池边看着他跟落汤鸡一般爬上来。

    不想这一幕被随后跟着他们出来的夜轻染看到了,夜轻染跑到她身边看着鸳鸯池告诉她,“这个弱美人不会水,你知道吗?”

    他话音未落,她便跳进了水里。果然那人已经沉了底。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他拖上了池边时,他已经没了呼吸。她咬了咬牙,给他做了人工呼吸……

    也许从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她将来有朝一日会启动凤凰劫!

    云浅月打住回忆,忽然笑了笑,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那么久远的记忆,如今却是记得清清楚楚。甚至连容景当时那似嘲似讽的表情她都看得清清楚楚。

    “你在笑什么?”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温润低浅。

    云浅月一惊,猛地回头,只见容景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后。

    此时太阳已经出来,晨起金色的阳光打在他如诗如画的玉颜上,他容颜清透,月牙白的锦袍似乎冰了一层霜雪,可是他整个人却是说不出的温润温暖。

    云浅月看着容景,眼眶忽然瞬间湿润。似乎几世轮回,暮然回首,那人就在她身后,太阳升起的地方,驻足等待,从未离去。她咬着唇瓣看着他,视线忽然朦胧不清。

    火烧望春楼之后,她在云王府的墙头上整整躺了一夜,那一日是阴天,天空连一丝星光都没有,她对着黑漆漆的天幕一直看着,在第二日天刚破晓时做出了决定,启动了凤凰劫。那时候想什么呢!似乎在想若是上天怜悯,他大病痊愈,她愿意倾十五年记忆,换个重生,让紫竹林住进她的心里,让云浅月住进荣王府。

    有时候一个人清醒得时间太长,总想疯狂那么一回!

    她娘给她下了凤凰劫,是不是就料到有朝一日她躲不开这个劫?容景就是她的劫数!

    云浅月蜷了蜷手心,眼角一滴清泪无声落下。

    容景忽然伸手,那一滴清泪落在了他手心,阳光照在他手心上,那滴泪晶莹剔透。他静静地看着那滴泪,如玉的手微微轻颤,似乎接不住。他如玉的手白皙清透,那一滴泪更透。

    云浅月忽然闭了闭眼睛,再睁开,不看容景,转身就走。她还没挪动脚步,手臂就被容景紧紧抓住,她刚要催动内力去甩,只听容景声音暗哑地道:“我如今折损了一半功力,是抓不住你了,可是你确定你要甩开我吗?”

    云浅月顿时住了手。

    “以前一直想着有一天你会为我流泪,可是当看到你为我流泪,我的心却如此之疼,恨不得这一滴泪从没流出来过。”容景摊开的手心忽然用力攥了攥,似乎这样便将那一滴泪顺着手心流进了他心里,他目光一直看着云浅月的脸,静静凝视。

    云浅月唇瓣紧紧抿起,偏过头不看容景。

    “倾一世之功,换一世之情,可我想倾尽生命,换生生世世情。”容景如玉的手松开,去轻抚云浅月的眉眼,低声暗哑地道:“云浅月,你到底对我下了什么魔咒?”

    云浅月闻言“啪”地拍掉他的手,转过头看着他怒道:“这话应该我问你,你对我到底下了什么魔咒?”

    容景的手被打掉,白玉的手背霎时一片红,他仿若未见,眸光凝定地看着云浅月的恼怒的小脸,须臾,他垂下头,忽然低低笑了起来。

    云浅月看着容景被打红的手背,心微微一疼。爱一个人是不是舍不得他受半点儿疼痛?否则当时他强行运功分开普善大师和老道之时她的心为何都痛得麻木了?解除凤凰劫之时却是半丝也没感觉到疼?她看着容景低低而笑,嗓音暗哑却愉悦,她忽然忍不住用力去捶向他胸口,可是手到他胸口一寸之处又猛地顿住,恼怒道:“你笑什么?”

    “我在笑,我竟然不知你心里一直有我。”容景抬起头,看着停在他胸前的手,伸手将她的手紧紧握住。忽然一叹,“我知道天下事,却独独不知道你的心。”

    云浅月冷哼一声,抬头看天。她的心曾经连自己都看不明白,否则又何必启动凤凰劫。

    容景忽然松开手,将云浅月紧紧抱在他怀里,她纤细的身子在他的怀里柔弱无骨,即便照了这么久的阳光,还是泛着丝丝凉意,他手臂收紧,一寸寸,声音低压,一声声轻唤,“云浅月,云浅月,云浅月……”

    云浅月心中的昏暗忽然如潮水般的泄去,这一刻才感受了阳光温暖,面前抱着她的这个人身体温暖,他低压的嗓音仿佛轻柔的风在她耳边吹拂,一直吹进她心里。所有的委屈,气怒,不理解,冷情,背负,压力,全部在这一声声低唤里消失无形。多少人喊她小姐,云姑娘,云姐姐,月姐姐,月妹妹,月儿,可是有谁知道她最喜欢的就是容景连名带姓的喊她云浅月。他口中吐出她的名字,让她从心里会触动那一根名叫情网的心弦,将她牢牢锁住。

    夜天逸给了她五年时间,可是他可知她给了容景十年……

    “你那些话说得不全对,我是拉着你沉沦,但不是你自己,而且和我一起。我是用尽心机计谋手段谋略,让你陷入我怀里,但不是你自己陷入,是我陪着你一起陷入。你是重生,可是对我来说就是一场随时会醒的大梦,可是我想要那场大梦永远不醒。你一旦醒来,便不是我一个人的,云浅月,你可知我多么不愿意那场大梦醒来。但迫不得已,还必须要它醒来。”容景停住轻唤,低声道:“我怕醒来,你便不再是心里眼里只有我一个人的云浅月了。你眼中心中装的人何其之多?我能排到第几?”

    云浅月身子忽然软了,任容景抱在怀里,将她身体的全部重量都给他。

    “你可知我每日看着你对我恼我怒我笑是何种心情?那种一梦十年,魂牵梦绕,终于来到了我的怀里。更何况我解了寒毒,去除了旧疾,不再会有一日心脉枯竭死去,我可以占有你,将你变成我一个人的。我可以亲你,吻你,拥你,抱你,或者更近一步,将你娶进荣王府,成为紫竹院的女主人。如此这些,心一旦成魔,再净化不去,我怎么可能会想放手?”容景手轻抚着云浅月秀发,手指将她发簪挑开,让五指在她三千青丝里丝丝缠绕,似乎三千青丝网住了他的心。

    云浅月静静听着,不置一词。

    “师傅和普善大师比拼内力,我承认我想让你即便恢复记忆也永远记住那一刻。即便恢复记忆后你会当成这两个月是一场笑话,会跟着夜天逸走,会投入夜天逸的怀里,你也会记住我。”容景声音忽然极低极哑,“我就想你永远记住我,就想要你心疼,要你想起那一刻就疼得不能呼吸。我是想证明你心中有我。我就站在你身后,即便你恢复记忆醒来第一个看见的是夜天逸,你也会想起身后的我……”

    云浅月唇瓣再次紧抿。

    “可是你一眼未曾看我……我就想着,有一场大梦,也算够了。这副身子的伤不治也罢!你若不管我死活,我还活着何意?有一副好好的身子,你不在身边,我岂不是一样残败不堪?”容景指尖细细地缠绕起云浅月一缕青丝,将他垂落在额前的一缕青丝缠绕在一起,继续道:“可是我心底竟然留了一丝希望,我想着即便是梦,但这两个月你是真的人,真的心,如何梦醒了就能将一切抹杀?我抹杀不了夜天逸和你视为重要的那些亲人,你又如何能抹杀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