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53章 那是圣旨(1)

第353章 那是圣旨(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一惊之后看向容景。夜天逸去请旨赐婚?老皇帝居然答应了?

    容景微变的面色不过一瞬,看了云浅月一眼,温声对外询问,“此事可属实?”

    “回世子,属实无误!”弦歌急迫地点头。

    容景收回视线,低头看着桌面,似乎静静思量。

    云浅月也定下心神,想着无论如何这一道圣旨不能让老皇帝发出去。她被赐婚给夜天逸就是被冠上了皇子妃的名头,她自然不想,想必容景更不想。若是她和容景在一起反了圣旨的话不是不可以,但是以目前云王府、荣王府两府以及依傍两府的人都要受到牵连,他们不是一个人。

    “西山军机大营这两日操练得太狠,士兵们太累,疏于防范失了火也是正常。”容景抬起头,偏头看向云浅月,笑问,“你说呢?”

    “嗯!”云浅月笑着点头。她也想到了西山军机大营,什么是老皇帝最看重的?是江山!守住他的江山的兵器就是军队。西山大营担负着守护京城重地的重要之职。老皇帝自然不会允许西山大营出事。这一招围魏救赵很好。

    “弦歌,吩咐下去。将西山军机大营的粮库烧了吧!”容景对外吩咐。

    “是!”弦歌立即应声,话落不见容景再吩咐,连忙问,“世子,皇上那里刻不容缓!我们就只烧军机大营的粮库吗?不着人去禀告皇上?属下怕……”

    “西山军机大营有皇上的眼线,第一时间会禀告回去。你只管吩咐下去就可以。要做到不留痕迹。”容景拦住弦歌的话,吩咐道。

    “是!”弦歌立即退了下去。

    容景重新坐下身,对云浅月柔声道:“吃面吧!”

    云浅月哪里还有心情吃面,摇摇头,“不吃了!”

    “你看看窗外,八十二岁的老人家亲手做的面,你忍心不吃?”容景向窗外瞥了一眼。

    云浅月看向窗外,只见张老不知何时在院中开始料理院中种植的那些草药。苍颜白发,八十老人,每一株草药都像是他的孩子,在悉心养护。她收回视线,重新坐下身子,拿起筷子吃面,到嘴的面条此时又觉得很香。

    将一碗面吃静,云浅月放下筷子,看向容景,见他早已经放下筷子,正看着面前的那一碗汤药皱眉,她瞥了他一眼,“快些喝,喝完我们进宫。”

    “你喂我!”容景坐着不动。

    “容公子,你该请一个保姆,我当保姆不够格!”云浅月白了容景一眼。

    “保姆是什么?”容景不耻下问。

    “丫鬟!”云浅月吐出两个字。

    “原来是丫鬟,什么词到你口中出来都会新鲜一番。”容景笑了笑,看着云浅月,柔声道:“谁也代替不了你的位置。你喂我,我才能喝得下。”

    云浅月本不想理,以前只知道这个家伙毒嘴毒舌,黑心黑肺,从来不知道他若是好话哄起人来也是一箩筐。她好笑地端起药碗,放在他唇瓣,没好气地道:“喝吧!”

    容景皱着眉头张口。

    云浅月看着他眉头皱紧,因为吞咽喉结有规律地动作,喝药对他来说是最厌恶的事情,可是坐在这里还是如此优雅,她有些嫉妒地看着他。想着男人要这么美做什么?引人想犯罪!

    容景喝到一半住了口,对云浅月摇摇头。

    “不喝了?”云浅月挑眉。

    “不喝了!”容景道。

    “都喝了!一滴也不准剩下。”云浅月瞪了容景一眼,这臭毛病必须得改改。这一碗药只闻到气味她就知道里面放了多少珍贵药材才熬成了这一碗。喝一半倒一半,简直浪费。

    “好!”容景很好说话地点点头。

    云浅月看着他,见他果然乖觉地喝了起来,想着这么听她的话,还算有救!见他一滴也没剩的将一碗药都喝完,她刚想表扬一句,容景忽然一推碗,将她抱住,俯身低头就吻上了她的唇,顿时一阵苦味由他唇瓣传递到她唇瓣,霎时唇齿间都是苦的。

    云浅月瞪着容景,容景皱着的眉头疏散开,加深这个吻。

    直到云浅月气喘吁吁,容景才放开她,意犹未尽地道:“以后每次我喝药你都要在身边,这样才不觉得苦了!”

    云浅月满嘴苦味,苦到心里。天知道她也不爱喝药。她娇喘着瞪着容景,一时无语。

    容景看着云浅月,眉眼俱是深深的笑意。

    “真不想认识你!”云浅月撇开脸。

    容景轻笑,伸手将她拉起来,柔声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进宫去给冷小王爷施针!”

    云浅月点点头,起身站了起来,刚站起来,脚一软,容景立即伸手将她扶住,笑道:“今日我没有让你累到啊,怎么回事儿?”

    云浅月红着脸瞪了容景一眼,警告道:“下次喝药规矩些!”

    “好!”容景点头,笑着牵了云浅月的手抬步向外走去。

    二人出了房门,云浅月看向院子中的张老,刚要说话,容景对她低声道:“不用告辞了,张老只喜欢我们来,不喜欢我们走。”

    云浅月住了口,想着张老真是一个有个性的老头!她点点头,看了一眼天色,拉着容景足尖轻点,顷刻间上了房檐,她脚步不停,施展轻功向皇宫行去。

    解除凤凰劫,恢复记忆后,她的武功高了一倍!

    “你如今武功比我高,一定要照顾好我。”容景偏头对云浅月道。

    云浅月看着前方,当没听见。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一丝功力不使,将身体的全部重量都交给云浅月,叹道:“妻子比丈夫武功高真不是什么好事儿,我还是尽快恢复功力吧!”

    云浅月依然当没听见,想着他倒是会提前行驶权利!

    “都是那可恶的老道!”容景又叹息一声。

    云浅月听他提起老道,偏头看向他,“他真是你师傅?这件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没听他说吗?教了我几招而已。教一招也是师傅。”容景道。

    “老道有名号吗?什么时候教的你?”云浅月询问。

    “我也不知道他名号。大约就是十二年前吧!那时候我才五岁多,你才两岁多而已。还没出云王府的浅月阁呢,哪里会知道我的事情?”容景笑了笑。

    云浅月心思一动,十二年前?她的娘亲就是那一年去世的。她蹙了蹙眉,又问,“教你的是什么时候?老道这样的武功,和普善大师齐名,应该有名号才对,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教我那年也是这样的一个夏天。”容景浅浅道:“八十年前,普善大师未出家时候江湖上称翻云掌孙云舟,当时和他形影不离的一个人称作情花剑萧雨。后来翻云掌出家,法号普善,而情花剑在江湖独自游荡了一阵子,后来便失去了踪迹。普天之下无人知道他道号。你没听说过也是正常。”

    云浅月点点头,想着那一年夏天,也是这个时候,那正是她娘亲去世的时候!她总感觉老道对她不仅仅是因为容景的关系。虽然没对她说过几句话,但很是亲近的感觉。这种感觉说不出来,但就让她觉得亲近。

    “你是否觉得我师傅和你娘亲有某种联系?”容景询问。

    “嗯!”云浅月点头。

    “我也这么觉得!他那年出现在天圣京城只逗留了一日。我正巧出府遇到了他。他大约是见我资质不错,一时手痒,给了我已经失传的天地真经,还教了我几招。”容景笑道:“当时他可是没有悔意的,不知怎么的十几年不见如今见到我如此不待见我。”

    “估计是你小时候比较招人爱,如今不招人爱,招人恨了。”云浅月总结结论。

    “我小时候很招人爱吗?”容景挑眉,忽然恍然道:“哦,我忘了,你当时一直看着我,喜欢我的。”

    “不知羞!”云浅月愤了一句。

    容景轻笑。

    “如今老道走了吧?”云浅月又问。她当时恢复记忆就离开了,一是不想面对当时的夜天逸和让她疼了个半死的容景,一是想去西风崖下看看那些人。根本没想起去找老道探究这件事情。

    “嗯,离开了,还带走了普善大师!”容景点头。

    “若想找我娘亲的遗体,看来只需要以后有机缘了。”云浅月叹息一声。当年她娘亲离去时,她虽然小,但也是跟着去云雾山的,后来由隐卫抱着再去,发现云雾山陵墓的土被动过。她回去后一直暗中追查,却是片丝踪迹也无。知道发现哥哥被调换……想起此事,她立即问,“你将我哥哥如何了?”

    当时在她姑姑的寝宫里,她自然发现了躲在暗处的南凌睿!不过没点破而已。她走后知道容景会处理。况且直觉南凌睿不会害她,如今恢复记忆方才知道他才是他的哥哥!

    “他被我点住了穴道!”容景看了云浅月一眼,又看向前方,荣华宫隐隐约约现出宫殿的影子,他顿了顿又道:“如今大约还是在荣华宫的!”

    云浅月一怔,“你给他点住了穴道?你不知道他是我哥哥吗?”

    “嗯!”容景点头,“知道!”

    知道还点住了穴道!定然是南凌睿那张破嘴招惹容景了!云浅月看了一眼天色,皱眉问,“你的穴道何时能自动解开?”

    “我不亲手给解的话,大约三日!”容景道。

    “你完了!”云浅月给了容景一个“你完了”的眼神,得罪南凌睿,没好果子吃的!那个家伙从就最喜欢记仇。

    “不怕!有你顶着我呢!”容景笑着道。

    云浅月哼了一声,不再说话,速度顿时快了一倍。大约一炷香时间,二人来到宫门口,云浅月本来想带着容景飞跃宫门而过。又想起他们进宫不能悄悄的进,怎么也要闹出一点儿动静让老皇帝知道的,于是拉着容景飘身而落,在宫门口停住身形。

    守门的御林军统领见二人来到,对身后一个小侍卫一摆手,那人立即向御书房跑了去。

    云浅月看了那名御林军侍卫统领一眼,拉着容景的手抬步迈进宫门。刚一进宫门,便迎头遇见夜天煜,夜天煜走得很急,险些撞到二人身上。他停住脚步,乍一看到二人似乎有些惊异,“景世子?月妹妹?”

    “四皇子何事如此急迫?”容景护住云浅月,轻轻拂袖,躲开夜天煜,保持三尺之距。

    夜天煜看着二人,目光在容景和云浅月身上流连了一圈,道:“是军机大营出了事情,父皇命我立即去军机大营查看!景世子不是应该在军机大营视察吗?怎么回来了?”

    “我是去了,军机大营的将领和士兵这两日一直昼夜不停在训练,很是疲惫,我想着改日再去,便回来了。”容景淡淡道。

    “那你知道军机大营出事儿了吗?”夜天煜又问,话落,又觉得问容景这样的话等于废话。他如何能不知道?况且军机大营出事也太巧了。偏偏是七弟找父皇请旨赐婚,父皇答应要下圣旨的时候。很难不让人怀疑是不是眼前这人动的手脚。若说容景没在宫中父皇身边和军机大营安插眼线,他自然是不信的!

    “嗯,刚刚知道了!”容景淡淡点头,叹道:“去年干旱,粮食的收成不好。今年的雨水也不是很勤,收成还很难说。如今军机大营出了这等事情,恐怕又要向百姓们增加赋税。实在令人忧心!”

    云浅月抬眼望天,他就装吧!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也是!所以父皇命我这就前去救粮,查看损失。据说发现的及时,应该不会造成太大的损失。景世子、月妹妹,我先走了!”夜天煜看了云浅月一眼,对二人道。

    “四皇子快去吧!”容景点点头。

    夜天煜立即出了宫门,翻身上马,快马加鞭向军机大营而去。

    云浅月从天空收回视线,拉着容景刚要足尖轻点,准备向荣华宫而去,只见从通往御书房的方向疾步走来一人,正是文莱,文莱一见到二人就扬声喊,“景世子,皇上知道您进宫了!请您去御书房一趟。”

    云浅月脚步一顿。

    “奴才给景世子和浅月小姐请安!”文莱转眼间就来到了二人面前,匆匆对二人深施了一礼,对容景道:“景世子,皇上有请!”

    云浅月看向容景,容景看着文莱,温声道:“文公公,见你这么急,皇上可有急事?”

    “回景世子,西山军机大营出了事情,皇上得知您正好进宫,请您过去商议。”文莱垂下头,恭敬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