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55章 敢毁圣旨(1)

第355章 敢毁圣旨(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听到了你还睡?看来你一点儿也不想我!”云浅月继续揪南凌睿耳朵。

    “我好不容易逃脱了你的魔爪,高兴还来不及,想你做什么?别闹!我真困着呢!”南凌睿耳朵被云浅月拽得老长,但眼角依然不睁开。

    “好你!真本事啊!你是怎么答应……”云浅月瞪着南凌睿,想说怎么答应娘亲要好好照顾我的?话到嘴边想起还有个叶倩在,这件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只能转口,恨恨地道:“活该容景给你点住穴道!在我看来就该点,最好点你一辈子!”

    南凌睿听到容景的名字闭着眼睛立即睁开,怒道:“容景来了没?”

    云浅月慢悠悠地松开拽着南凌睿耳朵的手,摇摇头,对他道:“没来!”

    “他怎么不来?居然敢点住我穴道,太可恨了!你不是恢复记忆了吗?是不是不喜欢他了?不喜欢他最好,我看七皇子就不错,你以后别再喜欢那个黑心的了!”南凌睿立即道。此时哪里还有一丝睡意。

    云浅月想着容景本事真大,人不在这里都能给某人解困了。她对南凌睿甜甜地一笑,“可是我还喜欢他!而是更喜欢他了!怎么办?”

    南凌睿眉头竖起,“你还喜欢他?”

    “嗯!”云浅月点点头。

    “我不准!”南凌睿强硬地道。

    “不准没用,反对无效!而且我本来想很好心地让他给你解开穴道,如今看你真是欠多点几日,最好等自动解开的时候浑身僵硬得走不了道才好!”云浅月起身站起来,又觉得不解恨,伸手在南凌睿脸上轻轻拍了两下,“你既然这么困,就继续睡吧!我走了!”

    话落,云浅月转身离开。

    “你给我回……”南凌睿瞪着云浅月,刚要说什么,云浅月回头在他身上一点,他声音戛然而止,他一惊,只见云浅月看着他笑道:“我虽然不会别的点穴,但是这哑穴可是早就跟容景学会了的。如今我觉得给你用正好!”

    南凌睿顿时委屈地看着她。

    “别摆出这副神色,如今没用了!”云浅月瞥了一眼南凌睿,不再看他,转过身,想着让你再说不想我,活该受罪。她看着皇后,刚要拉着她出去说话,只听外面有熟悉的脚步声传来,她神色微动。

    “怎么了?”皇后见云浅月神色有异,出声询问。

    “是七皇子来了!”云浅月低声道。

    “你不想见他?”皇后看着云浅月,见她不语,她压低声音道:“据说昨夜七皇子找了你一夜。将皇上的一支隐卫都要去了。也没找到你,看来七皇子对你……如今你既然还喜欢景世子,这不是什么好事儿……”

    云浅月想起早先听到他和容枫的那一段对话,心情忽然沉重无比。夜天逸是她不想伤害的人!可是又注定不得不伤害的人!她抿了抿唇,深吸了一口气,“姑姑,我出去一下。”

    “嗯!”皇后点点头,面容有些忧色。

    云浅月抬步走了出去,她推开主殿的房门,就见夜天逸正进了荣华宫,手中拿着一个明黄的卷轴,她看到他手中的卷轴面色微微一变。那是圣旨!

    夜天逸也看到了云浅月,停住脚步,站在宫门口看着她。

    此时阳光正烈,金色的阳光普照整个荣华宫,将本来就华丽辉煌的荣华宫又踱上了一层金色。荣华宫的花草树木都在承受着阳光洗礼,花草树叶枝头金光闪闪。

    云浅月看着夜天逸,目光从他手中的圣旨上移开,微变的面色不着痕迹地收回,静静看着他。当年就是在这里第一次相见,他和蓝妃娘娘前来给皇后请安,她拉着他跑出了荣华宫。那年她三岁,如今她将近十五岁,大约十二年。他从一个俊秀的小男孩,变成了如今丰神俊朗的年轻男子,当年对她言听计从的小男孩,如今变成了懂得自己要什么的男人。不,也许他从来就不是言听计从的,从来就懂得自己要什么,只不过是她悟错了他,五年前她就该明白。她收回视线,抬头看天,万里无云,碧空如洗,她看着蔚蓝的天空,心刹那澄如明镜。

    她的心很小,只能装得下一个人!

    那个人是容景!

    从第一次见面就对她黑心,她恢复记忆后还一直对她黑心的男人!可是她偏偏被他的黑心圈在了他的牢笼里,甘愿为他画地为牢,心里再不装别人!也装不进别人!

    夜天逸站在原地不动,看着云浅月,俊逸的容颜掩在门匾投射的阴影里,表情虚幻莫测了片刻,忽然抬步向她走来。他脚步微重,一步一步踩在荣华宫金砖铺就的路面上,路面发出难以承受的细微声响,在静寂的荣华宫里尤为清晰。

    云浅月忽然笑了笑,从天空收回视线,看向向她走来的夜天逸。

    夜天逸来到云浅月近前,停住脚步,将他手中的黄色卷轴打开,不看云浅月,沉声开口,“云浅月接旨!”

    云浅月站在不动,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云浅月接旨!”夜天逸又沉声说了一遍。

    云浅月依然站着不动。

    “云浅月,你想抗旨吗?”夜天逸抬头看着云浅月,眸光微沉。

    “夜天逸,你拿一张空白的圣旨想让我接什么?”云浅月对夜天逸挑眉。

    “空白的圣旨上可以写很多内容!”夜天逸忽然将圣旨摊开,果然见圣旨上一片空白,他伸手指着空白的地方,沉声道:“这里可以写将你赐给我为皇子妃!”

    云浅月忽然轻笑,须臾,她收了笑意,看着夜天逸认真地道:“夜天逸,你该明白,我心里喜欢的人真的是容景。”

    “那我是什么?是你这么些年的玩偶吗?”夜天逸挑眉。

    云浅月不答他的话,继续道:“以前我一直躲避他,只是我太过清醒理智,知道我一旦喜欢他或者说爱上他会代表着什么。所以,我将我的感情控制在理智之内,深埋。可是有朝一日我突然发现,我将对他的感情已经深埋得太深,也积压的太多,再也盛不下,溢出来的时候,我才醒悟,才正视,才不得不被迫将这种感情搬上台面。”

    夜天逸不再开口,死死地看着云浅月。

    “我启动了凤凰劫,想要给他和我一个机会。可是你可知,这个机会是我和他的,但同时也是你和我的。我启动凤凰劫前一日,对他一言未说,我却给你去了书信,让你尽快回京。就是前两日你借六公主的手拿给容景的那封信。”云浅月对上夜天逸的目光,虽然是笑着,但语气忧伤,“若是但分有一种可能,我最不愿意爱上的人就是容景。我最愿意喜欢上的人是你。可是怎么说呢!我们终究是缘深情浅。”

    “缘深情浅?”夜天逸冷笑一声,“月儿,是他阻止我回京!是他用尽心机智谋手段,才在你失忆这段时间又对他不一样的。否则我若回京,你自然对我不一样。”

    “可是你没回来不是吗?”云浅月挑眉,看着夜天逸,“天逸,我从小就认识你,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最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也最清楚。你自认为我在你心中很重要,重要到不能失去我,可是实际上呢?实际上真的是这样吗?”

    “自然是!”夜天逸毫不犹豫。

    “你再好好想想,用心想想。”云浅月看着他,轻声道:“真的是这样吗?”

    “不用想,自然是!我都可以为你成全母妃的选择,为你甘愿大不孝。月儿,你在我心中如何重要我清楚的很。”夜天逸眉眼坚定。

    “错了!我曾经也认为我对你来说很重要。可是事实永远胜于雄辩。我在你心中,其实没有皇位重要,没有你辛苦打下的北疆重要,甚至没有你手中的那支皇室隐卫重要。”云浅月笑了一声。

    “月儿,我没想到你对我如此不信任?这些年我对你如何?你居然还怀疑我对你的心?只是因为你如今被容景蒙蔽了心,便想抹杀我?”夜天逸沉着脸看着云浅月。

    “我不是对你不信任,实则是太了解你。”云浅月忽然长叹一声,心中似乎有某种东西在缠绕,又有某种东西在化开,须臾,她继续道:“容景的确用了心机智谋手段,甚至是背后玩了阴的,但是你为何会中了圈套?因为你舍不得北疆,舍不得辛苦打下被你揽在怀里的北疆。你太相信自己在我心中的地位,甚至是自信过了头,以为你先收拾了北疆被容景弄乱的摊子回来我还依然会等你。只是不成想,你晚了两个月,对于容景来说就是机会。”

    “这能说明什么?月儿,北疆不是我一个人的,是我们一起辛苦打下的。容景令人在北疆作乱,我阻住了他有什么不对?难道你想我回来空手而归?这些年付出毁于一旦?”夜天逸忽然有些激动,语气高扬,有些激烈。

    “你既然了解我,你当该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吧!”云浅月看着夜天逸,语气平静,“我想要的无非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我向往大千世界,天雪山的雪,栖霞山的日出,九环山的松柏苍翠,云雾山的云雾迷宫,南疆,北疆,南梁,西延……我不是甘于被圈在宫廷让谁金屋藏娇的鸟。北疆的那些势力,甚至整个北疆,对我来说都是过眼云烟而已。你看重的东西,我不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