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61章 情深一片(1)

第361章 情深一片(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香荷伸手指着云浅月,脸色发白,“你……你快放那,这一对鼻烟壶珍贵着呢!可别被你摔了!”

    “大姐姐,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我说爷爷不喜欢。”云浅月不理会云香荷警告,继续将鼻烟壶抛起又接住,对她重复了一句。

    “云浅月,我的话你没听到吗?小心摔了!”云香荷此时哪里还顾得云老王爷喜欢不喜欢,她眼里只有那一对鼻烟壶,听凤老将军说是始祖皇帝时候的玉中宝,那得值多少钱?

    “哦!摔了啊!”云浅月忽然将鼻烟壶高高抛起,她抛得极高,只见两个鼻烟壶成两条翠绿的直线向天上飞去,她摊摊手,看向云香荷,笑着道:“大姐姐,我听你的,将它们摔了。”

    “你……”云香荷看着云浅月,忽然身子一软,昏了过去。

    原来就这么点儿出息!云浅月冷笑。

    “浅月小姐,那可是皇上御赐之物!是玉中宝!”凤老将军也顾不得理会吓昏过去的云香荷,腾地站起身,怒看着云浅月,“你怎么……怎么能给扔出去?”

    “是大姐姐让我扔的!”云浅月无辜地看着凤老将军。

    “你……你……”凤老将军你了半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皮一翻,也昏了过去,身子直直向地上栽去。地面是玉石铺就,云香荷栽了一下没事儿,但他七十高龄,若是栽一下,可想而知。

    云浅月轻轻一拂衣袖,凤老将军软软躺倒了地上,一丝也没摔到。

    “臭丫头!还不赶紧将那对鼻烟壶接住,要是真摔碎了,我跟你没完!”老王爷瞪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对老王爷吐吐舌头,足尖在地面轻轻一点,飞身而起,她水袖轻轻一拢,两对鼻烟壶飞进了她袖中,她飘身而落,晃了晃衣袖,对云老王爷挑眉,“你想要这对鼻烟壶?”

    “好东西谁不想要,我老头子惦记好些年了!”云老王爷哼了一声。

    “所以见到了这对鼻烟壶,你就想和孝亲王府联姻?”云浅月继续挑眉。

    “联姻怕什么?有了第一才能有第二。如今和孝亲王府联了姻,再和荣王府联姻,就名正言顺了。小丫头,你懂什么?”云老王爷斥了一句,对云浅月伸手,“将这对鼻烟壶给我!”

    “话可以这样说?不见得吧!”云浅月撇撇嘴。

    “反正这对鼻烟壶既然送来了就不可能还回去。不过是一个庶出的丫头而已。免得留在府里讨人嫌,嫁了就嫁了!”云老王爷眼睛盯着云浅月的袖子,不以为意地道。

    “说得轻巧!”云浅月将手往身后一背,见老王爷瞪眼,她不再理会他,对候在门口的云孟道:“孟叔!”

    “浅月小姐,老奴在!”云孟吓坏了。那对鼻烟壶的确是宝贝,就这么摔了可惜!不过幸好浅月小姐接住了!若是浅月小姐真摔了的话,他都不觉得稀奇。

    “我看见凤老将军府的马车不是停在门口吗?找两个人将凤老将军抬出去,送回府中。”云浅月看着凤老将军昏迷不醒,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道,“凤老将军果然是年纪大了!经不住刺激。告诉凤府的人,以后劝着点儿老将军吧!没什么事儿不要随意再出来了。尤其是没事儿别往云王府跑了,若是不小心一命呜呼,我们云王府又该遭皇上责备了!”

    云孟看了一眼老王爷,见老王爷对云浅月吹胡子瞪眼,而云浅月当没看见一般,他立即应了一声,一挥手,前院有两个伙计立即跑来,抬起了凤老将军出了云老王爷的院子。

    “孟叔!将大小姐也送回香荷院吧!大小姐似乎精神不太好,一惊一乍的。你给她找个大夫去香荷院看看。最近一段时间就让大小姐在香荷院静养身子吧!你命人看好香荷院,没有我的吩咐,大小姐不得随意出院,要好好养病。我这个当妹妹的怎么也不能不管她。”云浅月又道。

    “是!”云孟想着浅月小姐这是要将大小姐软禁了!不硬碰硬,而是就这样一声不响地打发回去了凤老将军。他对身后一招手,玉镯带着两个人立即走过来,将昏迷不醒的云香荷抬了下去。他看了一眼老王爷,老王爷没说话,他也转身退了下去。

    转眼间后院的茶亭就只剩下了云老王爷、风烬和云浅月三人。

    “爷爷!这对鼻烟壶我可以给你,但是云香荷是不可能嫁进孝亲王府的。我先与你说明白了。”云浅月看向老王爷,又甩了一下衣袖,衣袖里两个鼻烟壶碰撞发出铛铛的响声,他听见老王爷抽气,对他笑道:“您也老了,到了该颐养天年的时候了。即便想管些俗事儿,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您说是吗?”

    云老王爷哼了一声,怒道:“臭丫头,你敢将鼻烟壶损坏一点,我饶不了你!”

    云老王爷话落,云浅月忽然又猛地甩了两下衣袖,两对鼻烟壶发出更大的响声,他见老王爷更恼怒地瞪着她,她住了手,对他笑道:“不止是凤老将军了解你,是皇上也了解你吧!所以才让凤老将军忍痛割爱将这对鼻烟壶送来收买你。可是这对鼻烟壶若是碎了。你说,你还能把玩吗?”

    “你敢!”云老王爷恼怒。

    “或者说您这么大岁数了,还能把玩几年?您看看凤老将军,曾经驰骋沙场的将军,威风凛凛,气扫八面,几十万大军都没能将他吓退,如今呢?只不过这么小小一对鼻烟壶就将他吓昏过去了?起不贻笑大方?”云浅月扬眉,见云老王爷忽然没了声,她凑近他,低声道:“所以,爷爷,您从今日起还是继续生病吧!您的年纪到了现在也和凤老将军一样,也是不禁吓了。”

    “你个臭丫头!恢复记忆了,又开始在我老头子面前耀武扬威了!”云老王爷冷哼一声,不屑道:“忘了你两个月前吓得不敢见我那乌龟样了?”

    揭人伤疤最可恶!云浅月顿时大怒,“我看你真不想要这一对鼻烟壶是不是?”

    云老王爷板起脸,“你将这对鼻烟壶给我,我就装病!要不别想!我就要答应凤老将军将那大丫头嫁给孝亲王府去!”

    “本来我想吓吓你就算了,将这对鼻烟壶给你的!如今觉得啊!给你真不如摔了!”云浅月忽然将鼻烟壶从袖中抛出,这回她抛向的不是前方,而是身后。

    云老王爷腾地站了起来。

    “爷爷,您可别晕过去!我是不会接住您的!”云浅月懒洋洋地看了一眼云老王爷。糟老头子,不治治你,你真不知道你是我的亲爷爷!

    “臭丫头,还不赶紧去接住,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云老王爷眼见鼻烟壶要掉到地上,他终于软了口气。早说不就得了!云浅月伸出脚向后一勾,两个鼻烟壶落在了她脚尖,她轻轻一踢,鼻烟壶飞过头顶,她听到除了云老王爷外身后也传来一声抽气声,她笑了笑,伸手接住鼻烟壶,回转身看向身后,只见一个和云王爷年岁相当的老头站在不远处,虽然年岁相当,但老头身子挺得笔直,一身深灰色袍子,衣摆绣着云腾图案,未留胡须,面目虽然苍老,但不难看出当年的风华。她看着老头,眉梢微挑,“容爷爷今日怎么有空来了云王府?”

    她还是五年前见过一次容景的爷爷!不想今日倒是亲自来了云王府!今日是什么日子?让藏在各府背后的老人家都齐齐出动了?一个小小的云香荷就有这么大的本事吗?还是都闻到了老皇帝不一样的气息,想要挑起四大王府内部的争斗。

    “小丫头长高了!”容老王爷看着云浅月,笑道:“会吓唬你爷爷了!”

    “爷爷为老不尊,吓一吓也无妨。他身体结实着呢!禁吓。”云浅月将手中的鼻烟壶又抛了两下接住,抬步走过去,来到容老王爷身边,直直地问道:“容爷爷不想我嫁入荣王府?”

    “臭丫头!有这么问话的?不知羞!”云老王爷闻言唾骂了一句。

    云浅月不理会云老王爷,看着容老王爷。想着怪不得都说荣王府出美男子!一个七十岁的老头还有这等雍容丰仪,难怪夜家的男人会嫉妒!即便夜家金砖铺地,高坐金銮宝殿,面前总有那么一个人站在台下风华盖过高坐在金椅的帝王,任谁怕是心中也不舒服,这种不舒服挤压得久了,就会含恨,甚至想要毁去。

    “本来是不太想!”容老王爷点点头。

    “如今呢?”云浅月扬眉。

    “如今也不怎么想!”容老王爷道。

    “那若是我将这对鼻烟壶送给你。你会不会就想了?”云浅月问。

    “臭丫头!你敢!”云老王爷大怒,“还没嫁过去就准备拍马屁!我都替你丢人!你是嫁不出去吗?居然这么急?别忘了你还没有及笄呢!”

    云浅月仿若未闻,不理会云老王爷。

    “嗯!若是你将这对鼻烟壶孝敬给容爷爷了的话!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我就勉强答应了吧!”容老王爷看了一眼气怒的云老王爷,呵呵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