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62章 情深一片(2)

第362章 情深一片(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好!给你了!”云浅月很是痛快地将那对鼻烟壶塞进了容老王爷的手里。对他道:“说话算数啊!”

    “自然!”容老王爷接住鼻烟壶把玩了一下,笑着点头。

    “你个臭丫头!还没嫁人就胳膊肘往外拐!”云老王爷忽然挥起拐杖向云浅月砸来。

    云浅月不躲,伸手将打来的拐杖攥住,对云老王爷道:“爷爷,生病的人别用这么大力,免得动了筋骨。”话落,她将拐杖往旁边一推,不再看云老王爷,对风烬道:“走,跟我去浅月阁!”

    风烬坐着不动。

    “臭丫头,你知道他是谁?凭什么听你的话,你让他跟你走他就跟你走?”云老王爷攥紧拐杖,显然是气得够呛。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这个人在她身边待了十年,发了三次最大的脾气。她还能不知道他是谁?她见风烬坐着不动,不再理会云老王爷,转身向外走去。

    风烬忽然起身,抬步跟上了云浅月。二人很快就出了云老王爷的院子。

    云老王爷瞪着眼睛看着风烬,并没说话。容老王爷笑看着云老王爷,将手中的鼻烟壶学着云浅月的样子扔了一下又接住,对云老王爷笑道:“云老头,你我都老了,还跟小辈较什么真,即便你叫了,也叫不过。不如省省力气!他们愿意折腾就折腾去吧!云王府和荣王府忍气吞声了这么多年,是该换换天了!”

    “哼,荣老头,你得了鼻烟壶自然这么说!你将那鼻烟壶给我!”云老王爷将拐杖放下,气怒难消地骂了一句,“臭丫头!”

    “不行,这可是孙媳妇孝敬我的!怎么能给你?”容老王爷将鼻烟壶揣进了怀里。

    “你个老不羞!”云老王爷眼睁睁地看着容老王爷将鼻烟壶揣进了怀里,斥骂道,“八字才一撇,想要划上那一撇早了去了!我的孙女还不是你的孙媳妇!”

    “那一撇早晚得划上。我先收了这孝敬总是没错的!”容老王爷走过来坐在云老王爷对面,对他道:“气大伤身!”

    “你个老不死的!当初你不是反对得紧?如今管不了了来跑我这里买好来了?”云老王爷不屑地瞥了容老王爷一眼,“想让景世子娶了皇上的六公主!也亏你想得出!”

    “他们一直温温吞吞的,我帮点儿小忙让他们快些好在一起,这有什么错?有人唱红脸,就得有人唱黑脸不是?红脸让你唱了,你将我孙子都快变成云王府的人了,回去对我这个老头子却没好脸色,我再不维护点儿孙媳妇,恐怕连一口粥都喝不着了。”容老王爷自己为自己斟满了一杯茶,叹道。

    “那是你没种!有种的话何必!”云老王爷哼了一声。

    “容王府的人不是没种,而是为天下百姓之仁义,舍小而顾大而已。”容老王爷叹了口气,“云老头,这你最清楚。你不用拿出来磕碜我!”

    “如今不怕对天下百姓不仁义了?”云老王爷叱了一声,“说白了,还是你们都不如景小子!他敢做,你们不敢做!什么是对天下百姓仁义?荣王府牺牲多大?百年来天下百姓念的不过是夜家的好,可念了你荣王府一分?你们没种,凭白地让云王府的女儿跟着遭罪,凭什么?”

    “都是孽缘!”容老王爷脸色一黯。

    “狗屁的孽缘!不过是你们假充仁义其实没种罢了。”云老王爷毫不留情地呸了一句,“不凭别的,就凭景小子敢对我说她想要我孙女,不惜反了夜氏江山,我就敢将我孙女给了他。这样的话,你们荣王府从百年来至今,我可没再听谁敢说出来!”

    容老王爷品了一口茶,并不说话,也不见被云老王爷喷的怒意。

    “哼!百年来荣王府总算出了一个有种的!”云老王爷又哼了一声。

    “皇上定然不允许荣王府和云王府联姻,两府若想联姻,即便不搬到台面上来,不见血的刀刃也会杀死不少人!黎民百姓好不容易安乐百年,再起战火,可想而知,遍地生灵涂炭啊!”容老王爷放下茶,叹息一声,“当年始祖不义,夺了贞婧皇后。祖父本想起兵。但后来怜悯百姓好不容易安平,所以一念之仁,甘愿舍小而顾大。后来我等又如何让祖父牺牲了一生的幸福换得的天下平稳毁于一旦?才有了如此百年。不管天下百姓念不念荣王府的好。荣王府总归是为天下百姓得了百年和平安乐。”

    容老王爷住了口,不再说话。似乎也想起当年,暗暗叹息。荣王是让人敬重的!

    “如今百年已过,天圣繁华背后千疮百孔!富者朱门酒肉臭,贫者无草棚来遮风。皇上一心想收权,巩固天圣江山基业。将荣王府、云王府视为两大祸害。荣王府和云王府再忠心为民下去,就等着两家的坟冢堆成山吧!这一点我还是分得清的!”容老王爷又叹息了一声,似乎无奈。话落,话音一转,有些骄傲地道:“更何况荣王府出了一个亘古来绝无仅有的痴情种。不惜毁了祖坟的不肖子孙,又哪怕毁了百年基业?今日他敢烧粮食,明日就敢烧皇宫!荣王府祖先的半点儿为民他也没学来。”

    “你个糟老头子!这些年为何天圣连年不是大雨就是大旱却没有暴乱?要不是景小子,十个皇帝老儿也忙得头发白了!你说他不顾念百姓?”云老王爷冷哼一声,“每年从他手中流出多少衣物米粮?否则你荣王府的金银能将你砸死还要多几倍!”

    “竟有这事儿?”容老王爷显然不知道,“这些年他大病在床的啊!”

    “你这些年一直扑在给你孙子找药治病身上,却不知道他背后都做了什么!你以为就管经营那些商铺赚银子买药材?”云老王爷不屑地看了一眼容老王爷,骂道:“老废物!”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不知道,按理说你也不知道才对。我可不相信你能比得过我手眼通天了!”容老王爷皱眉,看着云老王爷。

    “我家那小丫头藏到我房梁一个本子,记载的都是你孙子的事儿,从小到大。她清楚的很。被我老头子偶然发现了。我家小丫头对你家臭小子那也是情深一片啊!”云老王爷从怀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小本子,容老王爷立即伸手来接,他连忙撤回,对他伸出手,“用鼻烟壶来换!否则不给你看!”

    容老王爷手一僵。

    云老王爷白眉毛挑啊挑的!挑得老高!

    “我知道我孙子的事情我不会回去问?鼻烟壶可是未来孙媳妇孝敬我的,你想都别想!”容老王爷忽然撤回手,站起身,疾步就向外走去。

    “你个死老头子!果然狡诈,进了你手里的东西别想着拿回来了!”云老王爷瞪着容老王爷的背影,见他转眼间就走了个没影,他怒道:“臭丫头!知道我喜欢鼻烟壶还送了人!不孝!大不孝!她才是女生外向,气死我了!”

    他骂了半响,也无人应声,他住了口,胸脯一鼓一鼓的,胡子气得一翘一翘的。大约过了两柱香时间,他气怒才平息下来。

    就在这时,云孟从外面走来,轻声禀告,“老王爷,德老王爷来了,说受孝亲老王爷和孝亲王所托,前来给咱们府的大小姐和孝亲王府的三公子做媒!”

    “不见!让他哪儿远滚哪儿去!”云老王爷起身站了起来,一甩袖,向房间走回去。

    “老王爷,是德亲老王爷,这怕是不好吧?”云孟看着老王爷。

    “有什么不好?就说我病了!和凤老将军那个老东西一样,都被吓病了!”云老王爷头也不回,几个大步就进了房间,“砰”地一声将门紧紧关上。踢了鞋子上了床,盖上被子,闭上眼睛,又想起什么吩咐道:“玉镯,给我熬药!熬去头痛的药。熬一大锅,我喝半锅,给凤老将军府送去半锅!”

    “是!”玉镯忍着笑答应。

    云老王爷又骂了一声“臭丫头”,再没声音传出。

    云孟看了一眼玉镯,叹了口气,连忙向大门口走去。想着老王爷一直心心念念那一对鼻烟壶,却不好好与浅月小姐说话,难怪浅月小姐将那对鼻烟壶转手给了容老王爷。老王爷估计会气几天了。

    “糟老头子,就该这么治治他!”云浅月根本就没离开,而是躲在一株杏树的树干上,见云老王爷气冲冲地关上门,她笑了笑,偏头看向身边的风烬,“不气了?”

    风烬哼了一声,撇过头不理她。

    “风烬,我是真拿你当家人的!甚至是哥哥!我喜欢的人或着说爱的人真的是容景。”云浅月认真地道。他最不愿意伤的一直有两个人,一个是夜天逸,一个就是风烬。可惜似乎她为了容景而失忆,到头来将这两个人都伤了。夜天逸已经执着若此,她恐怕难以让他转变回来或者醒悟回来,所以,她不希望风烬也是如此。

    “我一直都知道你喜欢他!也不是一日两日,你不用向我强调!”风烬冷哼一声,有些怒气发作不出来的感觉,“你说你将我当做亲人,可是就这么当做亲人的?居然打算将我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