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67章 你要就给(2)

第367章 你要就给(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这一本黑色本子的最后一页日期是两个月前,正是火烧望春楼那日。最后一行用极重的笔迹写着,“我愿意倾尽十五年的记忆,换容景和我一个机会!娘亲,你说怎么样?”

    三公子目光定在最后那一行字上,久久一动未动。

    容景从窗外收回视线,目光也落在那一行字迹上,眸光乍然温暖。他从来只知道自己受了十年相思之苦,却不知道有一个人跟他一样,回府后也记录下了他的事儿。一本专门关于他的事。

    “这两个本子恐怕从来无人看到吧?景世子给我看,就不怕我泄露出去里面的秘密?”三公子忽然合上本子,抬头看向容景。

    “三公子会泄露吗?”容景挑眉。

    “也许会!”三公子道。

    “秘密早晚都会变成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没有永远的秘密。”容景看着三公子,浅浅而笑,“而且我说过,我既能救你,也能毁了你。我既然给你看,就不怕你泄露出去。”

    “浅月小姐说若是我能活着,她会许我一个锦绣前程大展抱负的机会。我想问问景世子,你能许我什么?”三公子挑眉询问。

    “除了她之外,我能许你的很多,就看三公子的心够不够大了!或者说你有没有能力吞下了!”容景忽然一笑,“天下之大,山河雄壮。三公子的心若是一直困顿于孝亲王府的话,那么就算我许你一个天,你怕是也挑不起,又有何意?”

    三公子不再开口,沉默下来。

    容景也不再说话,目光淡定从容地看着三公子。

    半响,三公子将手中的两个本子整齐地合在一起,递给容景。容景伸手接过,他看着她,认真地道:“浅月小姐很难让人不上心!”

    容景凤目眯起,看着三公子。

    三公子忽然一笑,“她的心一直在景世子这里,景世子却还处处防着,是没自信?还是怕浅月小姐装得人太多,最后挤得没了你的位置?”

    容景不说话,清泉般的凤目渐渐染上了一层黑色。

    “前二十年,什么苦都受过,这世界上再没我挑不起的东西。景世子说得对,孝亲王府不要也罢!”三公子看着容景,笑容绽开,当真是千娇百媚,若不是此时一身男装,给他换一身女装的话,任谁都不会将面前的这个人看成是一个男子。他极淡的声音也多了几抹生机盈然,“能让景世子日日防着,我忽然很期待以后的日子。”

    容景看着三公子,凤目的黑色忽然褪去,挑了挑眉,“我也很期待以后的日子!”

    三公子同样挑了挑眉,不再说话。二人心照不宣。

    云浅月用了一炷香时间来到德亲王府,她越过德亲王府的高墙,躲过隐卫暗桩,向夜轻染所居住的墨染居而去。不出片刻便来到了墨染居。墨染居门前是一面空阔的空地,摆着各种兵器。似乎是一个小型的较场。房后则是一片碧湖。墨染居临湖而建。方圆几十丈之地无落脚藏身之物。她想着果然是夜轻染的风格,只能提气飞身轻飘飘落在了房顶上,房顶上也没有暗角,不能藏身,她只能再不停顿,下了房顶,将身子倒挂在房檐上。

    她刚隐住身形,只听得里面传来一声苍老的怒喝,“你个小东西,你想气死我是不是?我告诉你多少遍了,让你不要去招惹荣王府那个景小子,你偏偏不听。你刚刚从西山军机大营被革了职务回来不立即进宫向你皇伯伯请罪,却去招惹景小子,还被点住了穴道。如今正是紧关节要的阶段,你却连动都不能,你说!该如何办?”

    云浅月想着德亲老王爷还是这么老当益壮,底气充沛!

    屋中没传来夜轻染的声音,显然是被点住穴道不能说也不能动。

    “就算人人都知道那粮草是景小子烧了,但那又如何?皇上只敢怒不敢发作,如今国库空虚,粮草紧张,黎民百姓不能再加重赋税,皇上要依靠荣王府,景小子就瞅准这一点,才敢和皇上如此阴奉阳违。”德亲老王爷又怒道:“皇上筹谋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轻易打消多年筹谋,让云王府荣王府四大王府格局再继续繁华下去?那岂不是前功尽弃?所以,到如今你还不明白?皇上从你回京就将你调进军机大营,那是防范这一日,相信你能看守住军机大营。不让景小子在军机大营动手,即便动手,也不能成功!可是你呢?看看你这两日都干了什么?”

    云浅月眨眨眼睛,夜轻染这两日拉着军机大营所有兵将没日没夜操练。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着什么!你喜欢云王府那个小丫头对不对?我早就告诉你死了这条心。那小丫头皇上不会准许她嫁入荣王府,也不会准许她嫁给我们德亲王府。如今又多了个七皇子,搅得这天圣京城一团乱麻!在我看来,她就是一个红颜祸水!我看早晚有一日天下会因她大乱。”德亲老王爷又怒道。

    云浅月想着您老人家真是太看得起我了!

    “你甭不爱听!景小子和云王府那小丫头是一心想要和皇上对着干了!别忘了你姓什么!你不是姓容,也不是姓云,而是姓夜。你的骨血里流着的是夜氏祖先的血。皇室和德亲王府别说百年,就是千百年后,那也是血液一样,骨血亲人。”德亲老王爷忽然用拐杖狠狠地敲了两下地面,地面发出叮叮的响声,他怒道:“你听到没有!”

    云浅月心底忽然一沉,是啊!夜轻染始终是夜氏的男人,流着的是夜氏祖先的血。他是德亲王府的小王爷,将来继承德亲王府的王位。德亲王府一直忠于夜氏江山。她和容景与老皇帝作对,那么是不是终有一日她和夜轻染要站在敌对的两端?她勾着房檐的手一松,忽然很想进去看看夜轻染此时的表情,想到就做到,她一挥手,窗子无声无息打开,她飘身而入,轻飘飘地落在了房间,窗子在她身后无声无息关上。

    她落地的位置正是德亲老王爷的身后,此时德亲老王爷正拄着拐杖站在床前,夜轻染直挺挺地在床上躺着,她刚一进来,夜轻染就发现了,只见他眼珠子忽然转了一下,眸光闪过一丝惊异,又很快就退去,忽然闭上眼睛,面上神情无所谓。

    “你个不孝子孙!我打死你算了!”德亲老王爷见自己说了半天,夜轻染居然是一副无所谓的神情,如今居然不愿意再听他说闭上了眼睛,他更是大怒,对他就挥出拐杖。

    眼见那拐杖要打下,云浅月想出手拦住,又觉得不妥,这样德亲老王爷就会知道她来了德亲王府,正在犯难之际。德亲老王爷忽然住了手,对夜轻染怒道:“我看景小子点你穴道点得好,这三天你就好好在床上反省吧!”

    扔下一句话,德亲老王爷拄着拐杖转身向门口走去。他走了两步似乎忽然觉得哪里不对,猛地回头,身后空无一人,房间没有任何异样,他哼了一声,抬步出了房门,又对门口的人吩咐,“你不准进去陪他说话,就让他好好反省,听到没?”

    “是,老王爷!”夜轻染的小书童立即应声。

    德亲老王爷气哼哼地离开了墨染居,走得老远还能听见他拐杖敲地发出的声响。

    云浅月从屏风后出来,想着德亲老王爷别看年纪大了,还居然如此警惕敏感。她向门外看了一眼,走到床前看着夜轻染。他显然已经被人打点过,梳洗干净,也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只是面容有些疲惫憔悴,眼里有隐隐血丝,这是没睡好的症状。

    此时夜轻染也睁开眼睛,看向云浅月,张了张口,没发出声音,他面色闪过一丝懊恼。

    云浅月上前一步,出手给他解开了哑穴,低声道:“我只会解开你的哑穴!”

    “小丫头,你怎么来了?”夜轻染刚一解开穴道,立即开口询问。

    “小王爷,您在和谁说话?”外面传来书童的惊异声,话落,他推开门冲了进来,当看到站在床前的云浅月一惊,“浅月小姐?”

    云浅月并未出手,对那书童点了点头。这个人她知道,一直是跟随夜轻染的身边人。

    “你守在门外,不准任何人进来。”夜轻染对书童吩咐。

    “是!”书童收起了惊异,看了云浅月一眼,退了出去,并且很利索地关上了房门。

    “小丫头,我问你怎么来了我这里?”夜轻染看着云浅月,见她有些犹豫,他挑了挑眉,“你是有事儿来找我?”

    云浅月看着夜轻染,沉默地点点头。

    “什么事儿?”夜轻染问。

    “我想要你的胭脂赤练蛇!”云浅月道。

    夜轻染忽然眯起眼睛,“小丫头,你要我的胭脂赤练蛇做什么?”话落,他又问,“是谁中了紫草之毒,你要用胭脂赤练蛇的蛇胆去救人?”

    云浅月一愣,没想到被夜轻染点了出来,看来他也是知道胭脂赤练蛇的蛇胆能解紫草之毒的。她看着夜轻染,见他紧盯着她。她点点头,承认道:“不错,我是要用它来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