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76章 风飘雪月(3)

第376章 风飘雪月(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我能应付!放心!”风烬不以为意。

    云浅月点点头。这些年风烬执掌风阁,时常与老皇帝的皇室隐卫在暗中打交道,在皇室隐卫眼皮子底下和夜天逸通信,他相信他能甩开皇室隐卫,不过还是要小心为上。如今老皇帝得知夜天逸与她通信打交道,不会再认为她无能了,定会转换策略,她思量了一下道:“既然容景和风家主谈过了,他定然会替你们将回程安排好!你要配合他!”

    风烬哼了一声。

    “不准胡闹!这可不是开玩笑之事!小玩笑无伤大雅,但是这等事情可开不得玩笑。你必须配合容景,知道吗?”云浅月板下脸。

    “知道了!”风烬扁扁嘴,嘟囔道:“还没嫁过去就开始夫唱妇随了!这要是嫁过去,你眼里还不就只剩下他,还能有别人的位置?”

    “我觉得你该和容景一起去卖醋!”云浅月好笑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向小厨房走去。

    风烬抬步跟在云浅月身后进了小厨房。

    赵妈妈、彩莲、听雪、听雨等人在老皇帝刚一出现就齐齐惶恐地跪在了地上。如今才战战兢兢起来。看着云浅月和风烬暗暗想着小姐和风公子见了皇上居然都不跪,皇上也未曾怪罪,这若是别人,早就治个大不敬之罪了。

    进了小厨房后,耽搁这么许多时间牛排已经腌制好。云浅月架上锅,倒上油,放上葱段,开始煎牛排。不出片刻牛排的香味就飘散出了小厨房。她用手帕一边捂着嘴挡住油烟,一边翻炒,过了片刻对外面问,“要几分熟!”

    “八分!”风烬道。

    “十分!”一个熟悉的声音与风烬几乎同时开口。

    云浅月动作一顿,猛地转过头去,只见容景不知何时站在了风烬身后,她一怔,“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容景挑眉。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转过头去继续翻炒牛排,提醒道:“牛排没有吃十分熟的!”

    “我就要吃!”容景道。

    “也给你做八分吧!”云浅月想着六分还是太生了,她也不太爱吃,八分正好。

    “就要十分!”容景道。

    “好,十分就十分!请容公子稍等片刻!”云浅月觉得这个人不来就不是他了!他被风烬大约气了一场,不找回场子就不是他。不知道明日风烬上路他会给他准备什么。这么些年她再不了解他黑心的本质就白活了!风烬还是不太了解容景黑心,所以敢惹他,等领教过两次,他估计就不敢惹他了。

    “我要吃四块!”容景又道。

    云浅月铲子一顿,看着四块大牛排无语,“你也不怕撑着!”

    “撑不着!”容景摇头。

    “我只做了四块!”云浅月回头瞥了容景一眼,她觉得这个家伙肯定是故意的。

    “那正好都给我吃!”容景又道。

    “景世子,我见你脸皮也不厚啊!不知道脸红为何物?我明日要离开,她今日这是在给我做的牛排。”风烬终于忍不住了,邪魅的凤眼看着容景。

    “你今日就离开!不是明日。”容景话落,忽然出手,飘出一缕气线点住了风烬的穴道。风烬身子悴不及防被定住,他张了张口没发出声音,顿时恼怒地看着容景。容景不看他,对身后温声喊,“弦歌!”

    “世子!”弦歌应声出现。

    “将风公子送出城外,好好伺候着!”容景将好好伺候那四个字说得微重了几分。

    “是!”弦歌上前将风烬扛起就要飞身离开。

    “等等!”云浅月放下铲子,看着容景,“不是说明日吗?怎么突然又改了今日?”

    “出其不意!”容景温声道:“明日皇上定然有万全准备,不好送他和风家主无声无息离开。我觉得今日时间正好。”

    云浅月想想也是,看了弦歌肩上气怒的风烬一眼,她刚就想着容景是个记仇的,肯定让风烬长教训,这不就来了。她看着风烬道:“也好!那就离开吧!”

    风烬转头瞪着云浅月,确切说看向她面前锅里的牛排。

    “给你带走两块吧!”云浅月从锅里铲出两块八分熟的牛排,在小厨房里找了个铁盒装进去。走过来递到风烬手里,将他僵硬的手紧攥一下,让他攥紧铁盒,对他传音入密道:“等你什么时候再回来,我就给你做冰激凌吃!你没吃到前我肯定不给容景做。”

    云浅月话落,风烬面上的怒意尽退。

    “你暂且不用管风阁的事情了,专心将风家收入手中。风阁的四大长老跟随着你一起去风家助你,风阁我让三公子接手。老办法传信不能用了,夜天逸熟悉,我不敢保证他会不会对风阁出手,我会选一种新办法和你联系。”云浅月想了一下又道。话落,她出手解开了风烬的哑穴。

    风烬看了容景一眼,点点头,“好!”

    “一路保重!”云浅月拍拍风烬肩膀,撇开脸,对容景道:“不准欺负人太过分!否则牛排你一块都没得吃!”

    “我安排的人一定会好好伺候风公子的,绝对不敢欺负他。你放心吧!”容景道。

    风烬冷哼一声,对容景道:“等我回去学会了风家的祠堂的武功,定于你一较高下!”

    “好,祝风公子早日学成!我等着!”容景浅浅一笑。

    “走吧!”云浅月对弦歌摆摆手。

    弦歌想着世子怎么可能欺负风公子,给风公子选了十名美人侍候呢!他心里虽然同情风烬,但面上也不敢表现出来,足尖轻点,扛着风烬飞身出了云王府。

    云浅月看着弦歌带着风烬离开,回头挑眉看着容景,“你给风烬安排了什么人伺候?”

    “牛排够十分熟了吗?”容景看向小厨房内,不答反问。

    云浅月立即转身进了小厨房,连忙用铲子翻炒了一下,只见底层有一层焦了,她道:“够了,不止十分,都十一分熟了。”

    “越熟越好!”容景点点头,眼睛不离牛排,对云浅月吩咐,“给我端进你房间来!”

    云浅月拿过一个盘子,将两块牛排盛到盘子里。想起老皇帝,皱眉道:“风烬如今就走了,老皇帝要问起来怎么说?”

    “云王妃当年时常来无影去无踪,风烬既然是云王妃娘家的人,同样来无影去无踪也没什么稀奇。”容景道。

    “老皇帝今日在府中用膳,刚刚也说要吃牛排!”云浅月又道。

    “赵妈妈不是学会了吗?让赵妈妈做一份六分熟的给他。”容景慢悠悠地道。

    云浅月默了一下,看向赵妈妈。

    赵妈妈连忙表态,“小姐,老奴刚刚学会了!就怕没有小姐您做得好……”

    “没事儿,你学会了就行。嗯,六分熟你明白吧?就是带着血筋的,似熟非熟的那种。”云浅月怕赵妈妈不明白,解释了一遍。

    “老奴明白。”赵妈妈点头。

    云浅月见容景已经向房间走去,她也端着盘子抬步跟了进去,对彩莲吩咐道:“拿一把匕首,两个叉子来,再拿一个空盘来。”

    “是,小姐!”彩莲连忙应声,想着那就是牛排啊,闻着好香。

    进了房间,云浅月将盘子放在容景面前,彩莲随后拿着云浅月要的东西跟了进来。云浅月拿起空盘,那叉子就要从那个盘里拨一块牛排过来,容景拿起另一把叉子按住她的叉子。云浅月挑眉,容景慢悠悠地道:“你不准吃!”

    “为什么?你一个人又吃不了!这可是两大块。”云浅月道。

    “我说了四块都能吃得了,何况两块?”容景按住叉子不动,见云浅月不撤回手,他霸道地道:“反正不给你吃!”

    “容景,我很辛苦做的!”云浅月软了口气。

    “我辛苦做了无数次芙蓉烧鱼,也没见你给我做一次牛排。”容景瞥了她一眼。

    云浅月垮下脸,“那时候我还没恢复记忆!”

    “恢复记忆之后你也没想着先给我做!”容景不为所动,再次强调,“反正今日这两块牛排不给你吃。要想吃的话你再自己去做!”

    “容景,这两块牛排本来都是给风烬做的!我才给他拿走了两块。”云浅月皱眉。

    “你是说我不能吃吗?”容景挑眉,眸光幽幽地看着云浅月,那意思是你要敢说是我就跟你没完。

    云浅月泄了气,放下叉子,无奈地道:“你能吃!都吃吧!”

    容景不再说话,满意地拿起匕首,用手帕轻轻擦拭了一下,然后用匕首将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然后拿起叉子将肉块叉起放进嘴里,整个动作优雅无比。

    云浅月睁大眼睛,第一次吃牛排的人就知道牛排怎么吃?果然是容景。她抬头望向棚顶,片刻后,可怜地看着他将一块块牛排放进嘴里。

    容景仿佛没看到云浅月的可怜样儿,动作优雅,吃得极香,两大块牛排在他不紧不慢的动作下被吃了个干净。吃罢,她看着云浅月哀怨的小脸浅浅一笑,风飘雪月,“嗯,好吃!不知道冰激凌是不是比牛排还要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