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79章 爱比海深(3)

第379章 爱比海深(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嗯!”云浅月又应了一声。

    彩莲不再说话,云浅月吃饭,过了一会儿她似乎想起什么又道:“对了,皇上走时似乎提到了清婉公主和咱们世子。说没想到以前公主好时咱们世子不给公主好脸色看,二人并不十分要好,没想到如今宫中得了病,伤了脑子,她和咱们世子到好起来了。他看着这是一桩好姻缘。”

    云浅月筷子一顿,眯起眼睛,老皇帝以前对清婉公主和云暮寒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么些年明明知道清婉公主心仪云暮寒,却是都不予表态,如今这是终于想要将清婉公主赐给云暮寒了?

    彩莲不再说话。

    云浅月放下筷子,忽然抬步向门外走去。

    “小姐,您才没吃几口早膳,要去哪里?”彩莲一愣,立即跟上云浅月。前两日小姐在宫里她没法跟着她伺候,如今回府了,她这个贴身婢女自然要跟上。

    “我去哥哥的院子里看看,你不用跟着我。”云浅月头也不回地摆摆手。

    彩莲停住脚步,想着小姐又和以前一样,去哪里也不需要她了。

    云浅月出了浅月阁,直接向西枫苑走去。路上丫鬟、小厮都对她恭敬地见礼。云王府府内一派清明,显然绿枝和玉镯用她的方案将云王府打理得井井有条。单看这清新的环境就能看出几分。

    “浅月小姐,七皇子来接您出府,如今正等在前厅,说是奉皇上旨意对您教导,七皇子说他已经给了您两日的时间,如今不能耽搁了。小姐您是知道的,否则他不好向皇上交代。”云孟似乎正要去浅月阁,正巧碰到她从浅月阁出来,连忙禀告。

    “让他等一会儿!”云浅月摆摆手,脚步不停,继续向西枫苑走去。

    “是!”云孟点头,见云浅月脚步不停,只能追着她一边走一边禀告,“孝亲王府的三公子来了,说来邀大小姐出府赏花。昨日大小姐醒来闹了一晚上要见老王爷和王爷,老奴派人看着没让人出去。如今这三公子来了,可是让大小姐见上一见?若是不让大小姐见的话,老奴这就去回了三公子。”

    “将他请进前厅,你派人去给大姐姐传个话!让她自己做主!”云浅月摆摆手。

    “是,老奴这就去传话!”云孟点头,转身往回走去,走了两步忽然觉得不对,又回转身对云浅月询问,“浅月小姐,您这是要去西枫苑?”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想着从那日她被宣旨进宫云暮寒一言不发地将她送了半路之后再没见到他。如今南凌睿不可能还回太子身份,云暮寒也不可能重新做回南梁太子。别看十年前可以无声无息调换,如今两人容貌各异,一旦换回来,那便是翻天覆地,不止云王府,就是南梁朝廷和天圣也会风云震动的。这可不是一桩小事,比她和容景请旨赐婚那日的轰动还要大上数倍。云暮寒不可能不清楚,一国太子变成云王府世子,被父亲遗弃他选中南凌睿他可有不甘?

    “小姐,您是不是要找咱们世子?”云孟又问。

    “嗯!”云浅月点头。

    “咱们世子如今在前厅。”云孟连忙道。

    云浅月停住脚步看着云孟,云暮寒在前厅?接待谁?一般前厅都是会客厅。

    “七皇子下了朝去宫中给皇后娘娘请安,正好清婉公主也在,据说闹着要出宫来找咱们世子,七皇子顺便就将清婉公主带来府中了。世子本来要出府,在咱们府门口碰到了来到府中的清婉公主和七皇子,于是将二人都带去了前厅。”云孟解释。

    “那好!我这就去前厅。”云浅月转了路向前厅走去。

    云孟见云浅月向前厅走去,不再说话,转身向云王府大门口跑去给三公子回话。

    来到前厅,远远就听到屋中传来清婉公主央求般的声音,她脚步一顿,没听到夜天逸和云暮寒的声音,继续向前走去。来到门口,透过珠帘,只见屋中夜天逸和云暮寒都坐在椅子上,清婉公主站在云暮寒身边,拽着他的胳膊,一脸乞求,云暮寒虽然脸色无奈,但不见丝毫嫌恶和恼怒,夜天逸低头品着茶,似乎没看到二人。

    云浅月伸手挑开珠帘,珠帘晃动,发出清脆的响声,打断了清婉公主的央求声,清婉公主猛地回头看向门口,当看见云浅月顿时睁大眼睛,云暮寒和夜天逸也同时向门口看来。

    云浅月不动声色地看了清婉公主一眼,脑子不好使的人还如此警醒吗?从她脸上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看向云暮寒,见他看着她面色清淡,再不复那日的阴沉,眉宇间也不见疲惫阴郁,她看向夜天逸。

    夜天逸对她温柔一笑,“以为你会让我等好久,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话落,他放下茶盏站起身,走向云浅月,“走吧!如今趁着天色还不热,我们骑马赶紧出城,一会儿日头升起,容易中了暑热。”

    “出城?”云浅月挑眉。

    “父皇命我彻查昨日西山大营粮囤失火一事。”夜天逸解释。

    云浅月心思一动,“西山军机大营不是不让女人去吗?你能带着我去?”

    “能!我已经向父皇请过旨了,父皇准了!说就应该让你见识一下兵将辛苦,才不会再无法无天,嚣张跋扈,有爱民之心。”夜天逸笑道。

    云浅月不置可否。

    “走吧!”夜天逸当先出了房门。

    云浅月看了云暮寒一眼,如今有夜天逸和清婉公主在,她自然没法和他好好谈上一谈,只能改日了。她跟着夜天逸出了房门。

    刚出房门,便见云孟领着一个年轻男子进来,男子一身锦裳,看起来文文弱弱,五官每一处都长得极为周正,可是合在一起却不怎么和谐,左脸上长了一块痔,让他本就不和谐的容貌又减了几分。不过看起来还能入眼,不至于看到吃不下去饭那种。

    云浅月盯着男子看了半响,嘴角细微地抽搐了一下,这样的易容术真是炉火纯青了!她刚这样一想,只听夜天逸忽然用过传音入密对她笑道:“这样的易容术如此精湛,孝亲王府的这个三公子原来也是个有意思的人!”

    云浅月闻言心思一动,转头看向夜天逸,夜天逸见她看来,面上的笑意深了一分。她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夜天逸精明无比,又是雪山老人的亲传弟子,雪山老人精通易容之术,能看出三公子精湛的易容术并不奇怪。

    “小姐,这是孝亲王府的三公子!”云孟指着三公子对云浅月介绍。

    “七皇子,浅月小姐!”三公子对二人一礼,声音有些粗噶。

    “三公子免礼!”夜天逸语气和缓。

    “我大姐姐稍后片刻就会来,三公子稍等片刻吧!”云浅月对三公子淡淡点头。

    “好!”三公子点头。

    “我们走吧!”夜天逸偏头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点点头,二人同时越过三公子举步向大门口走去。

    二人刚走了不远,只听清婉公主央求的声音又响起,“慕寒,我也想去军机大营!你也带我去好不好?”

    “那里你不能去!”云暮寒的声音响起,听不出情绪。

    “为什么我不能去?我就要去!”清婉公主伸手去拽云暮寒,央求道:“来的路上七哥答应了我的,说我可以去,你陪我去好不好?”

    “七皇子有正事要做,我带你去游湖吧!”云暮寒声音忽然温柔了几分,“你不是一直想去东城外的夕颜湖吗?我今日带你去。”

    “为什么不是北城外的夕颜湖?”清婉公主询问,见云暮寒不语,央求道:“我就要去北城外的夕颜湖!”

    “那也行!”云暮寒沉默片刻同意。

    “好喽!那就去北城外,正好和七哥顺路!”清婉公主欢呼一声,拉着云暮寒就冲出了房门,对着没走出多远的夜天逸喊,“七哥,等等我们!”

    云浅月脚步一顿,回头,正对上云慕寒的视线,那一双眸子里面让她分辨不出是什么颜色。她移开视线看向清婉公主,她像是吃到糖果的孩子,高兴地拉着云暮寒的手走来。她转头看向夜天逸。

    夜天逸对她一笑,柔声道:“既然云世子和清婉公主要去北城的夕颜湖,与我们正好顺路,那便一起走一程吧!”

    “我没意见!”云浅月淡淡点头。

    夜天逸对着欢喜的清婉公主笑道:“那就一起吧!可是你骑得了马吗?”

    “慕寒可以载着我!”清婉公主话落,对云暮寒小心翼翼死地询问,“是吧慕寒?你可以载着我对不对?”

    “嗯!”云暮寒点点头。

    “那也好!云世子的马术是极好的!”夜天逸笑了笑。

    云暮寒淡淡一笑,并未答话。

    几人说话间来到门口,云浅月见到一黑一白两匹马栓在那里。她对守门的侍卫道:“去将昨日风公子骑来的那匹马给我牵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