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87章 夫复何求(1)

第387章 夫复何求(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就好!那就好!”云孟闻言松了一口气,“那老奴先去禀告老王爷,老王爷如今也在世子的院子里,也很急,老奴说请太医,弦歌侍卫说景世子和浅月小姐你们很快就会回来,所以就没请。老奴去禀告老王爷,让老王爷先放心。”

    “好!”云浅月点头。

    云孟立即向府内跑去。

    云浅月看了容景一眼,容景对她点点头,她轻身跳下了车,容景探出身子,缓缓下了车,二人同时抬步向府内走去。穿过前院,绕到内院,来到西枫苑。西枫苑有婢女小厮端着血水进进出出。见二人来到,都连忙见礼,容景和云浅月进了主屋。

    透过帘幕,一眼就见云暮寒躺在床上,显然已经被清洗了血污,上身露着,下身仅穿着单裤。身上大大小小有十多道剑伤。床前坐着云老王爷,站着云王爷。

    “景世子,快进来,赶紧给他看看开个药方。”云老王爷见二人来到,连忙招呼容景。

    “好!”容景点头,先云浅月一步来到床前,伸手去把云暮寒的脉。云浅月也走来,站在容景身边看着云暮寒。

    “臭丫头,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云老王爷看着云浅月询问。

    “我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云浅月看了云老王爷一眼,见他瞪眼,她叙述道:“我和容景从军机大营回城,我听到夕颜湖传来尖叫声,感觉不对,就去查看。到那之后就发现数十个黑衣人在围攻哥哥,我杀了黑衣人,救下了哥哥。”

    “什么样的黑衣人?”云老王爷问。

    云浅月扫了一眼屋中见没别人,低声道:“南梁派来的杀手!”

    云老王爷面色一变,云王爷一惊。

    云浅月不再开口。

    “我给他开一副药方,立即煎服。他手臂的经脉废了一处,不过若是好好将养,能够修养好。”容景撤回手,对云老王爷道。

    “只要性命无忧就好!”云老王爷老脸凝重地点点头。

    容景走到桌前,扯过一张宣纸铺好,执笔开方,不出片刻一张药方开好,云王爷立即上前拿过,对外面吩咐,“孟叔,快去煎药!”

    “是!”云孟立即走进来接过药方跑了下去。

    “清婉公主如何了?她可是和寒小子一起出去的!”云老王爷想起清婉公主,又问。

    云浅月看了云暮寒一眼刚要开口,只见云暮寒忽地睁开眼睛,腾地坐了下来,她立即住了口看着他,只见云暮寒醒来之后看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有片刻迷茫,须臾,他看到了云浅月,似乎想起了什么,又看了一眼容景和云老王爷以及云王爷,并未说话。

    “寒小子,你感觉怎么样?”云老王爷看着云暮寒开口。

    云暮寒不答话,脸色晦暗。

    云老王爷皱了皱眉,看着他没再开口。云王爷走上前问道:“你爷爷问你话呢?你感觉如何?景世子刚刚开了药方,孟叔已经去煎药了!”

    云暮寒依然不言语,仿佛没听见。

    云浅月看着云暮寒,见他伤口如今并未包扎,对外面道:“来人,拿包扎所用的药箱来。”她话落,外面有人应了一声,她对云暮寒道:“你先躺下,你的伤很重,我给你包扎。”

    云暮寒忽然抬头,看着云浅月问,“清婉公主呢?”

    云浅月面色不变,淡淡道:“死了!”

    云暮寒身子一震,声音忽然沉暗了一分,“怎么死的?”

    “我杀的!”云浅月抿了抿唇,她觉得对云暮寒还是要据实以告,若是她说清婉公主自刎,云暮寒会不会有愧疚?不如就实话实说。若是他要怒,冲她来也无妨。总比一个人成承受要好。

    云浅月话落,云暮寒身子又是一震,云老王爷坐着的身子腾地站了起来,云王爷一个趔趄险些跌倒,都齐齐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

    “你杀了她?”云暮寒的声音忽然很轻。

    “嗯!”云浅月点头。

    “浅月,你怎么……怎么能杀……”云王爷只感觉身子发软,杀了公主可不是小事。

    云浅月并不说话,只是看着云暮寒。杀一个清婉公主对她来说不算什么,皇上追究或者就算知道是她杀她也不怕,她主要是在意云暮寒的态度。

    云暮寒身子一震后,面色表情忽明忽灭了片刻,忽然闭上眼睛。

    云浅月等了半响,没有等到云暮寒发怒,但他的表情太过莫测,她也拿不准他心中所想,偏头去看容景,容景眸光温润地看了她一眼,她微带紧张的心瞬间安定下来。事实就是如此,若是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也还会再杀了清婉公主,所以,云暮寒无论是何态度,这件事情已经成为了既定的事实,再也更改不了。

    “浅月,你怎么能……能杀了公主……这可不是小事儿……”云王爷脸色发白地看着云浅月,一句话打了数颤,身子有些摇摇欲坠。

    “我去的时候,她已经被人轮虐,折磨得不成人形,我不杀她的话,难道还真让她活着不成?”云浅月看着云王爷挑眉,不明白她有那样的娘亲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不重用的父亲,这么一件小事就将他吓成了这个德行,这么些年他是怎么活下来的!

    “你说……清婉公主是……”云王爷顿时大骇,他一句话说不完整,见云浅月不再理会他,他转头看向容景,容景面容清淡,一如往常,他看向云老王爷。

    云老王爷用不睁气的神色看了云王爷一眼,收起惊异,站着的身子缓缓坐下。

    云浅月想着果然是糟老头子比她这个懦弱父亲有筋骨。

    “死了也好!”云暮寒沉默半响,闭着眼睛睁开,面无表情地吐出一句话。

    云浅月一怔,看着他。

    “寒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随身也是有隐卫跟着的,即便隐卫没跟得太近,但你随身放有信号弹,可以放出来召唤隐卫,怎么会出了这种事情?”云老王爷镇定下来,见云暮寒开口说话,看着他问。

    云暮寒不说话,再次沉默不语。

    “你到是说话啊!”云老王爷对云暮寒瞪眼。

    “爷爷,我去的时候哥哥中了情花毒。”云浅月见云暮寒没有开口的意思,出声回话。

    “你怎么会中了那种东西?”云老王爷板起脸,皱眉又问,见云暮寒依然不语,怒道:“快说话!这件事情皇上很快就会追问下来,难道你也不说?”

    “爷爷,你急什么?总要先给哥哥包扎好伤口再问他也不迟。”云浅月一句话挡回去了云老王爷的怒意,看向门口,见那婢女正拿来了药匣,她招手,“将东西拿进来!”

    “是!”那婢女立即走了进来。

    云浅月将药匣接过,对那名婢女摆摆手,那名婢女退了出去,她将药匣打开,拿出包扎所用的纱布、剪子、创伤药等物事儿,给他包扎身上的伤口,她动作利落,转眼间就包扎好了一个。

    云暮寒本来垂着头抬起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头也不抬地低声道:“从我三年前知道你是我表哥的那一刻,我便没拿你当外人。如今更是。所以你就是云王府世子,只要身份没公开,你和南凌睿一日不调换回来,你都是我的亲哥哥。”

    云暮寒身子一颤。

    “人活在世上,不是什么事情都是两全其美的,必定会有失有得,也会有取有舍。我不管你对清婉公主抱有什么样的心思,可怜也罢,怜悯也罢,愧疚也罢,或者是你渐渐喜欢上了她也罢。今日之事被我撞见,我都会杀了她。重来十次也不后悔今日所为。”云浅月继续道。

    云暮寒身子又是一颤。

    “虽然我不明白今日情形,但今日大约是两方同时预谋,撞在了一起。头一波是土匪,大约也就是附近山头上的,后一波我相信你也能看出他们的来路。他们虽然极力隐藏自己的身手,用的是天圣的武功,但是有些习性和根深蒂固的东西是隐藏不了的。何况你又出身在南梁。”云浅月手下包扎的动作不停,又继续道:“我不知道南梁是谁要对你下手,但是不管是谁,如今要刺杀你,我都会让他尝到后果。”

    云暮寒眸光忽然聚焦在云浅月坚毅的眉心上。

    “如今南凌睿回到了天圣,也许你对于当初舅舅用你换了他之事心有不甘,但我觉得世间有些事情是讲究缘分的,也许你就是与云王府有这种缘分也说不定。”云浅月不看云暮寒,又低声道:“若是你还想做回南梁太子,我会想办法让你和他换回来。若是你不想了,我以后就拿你当亲哥哥。”

    云暮寒薄唇忽然紧紧抿起。

    云浅月不再说话,该说的她都说了,接下来就看云暮寒是否能想通了。她觉得云暮寒虽然寡言少语,但是有些事情是心里明镜的。十年时间,足够沧海桑田。